奢望清单

作者:空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见鬼

      白澈:???他的第一反应是用手捂住眼睛,害怕女孩儿的鲜血溅到他。
      
      但是预想中温热的鲜血并没有到来,反倒是听见姜桥清脆地问道:“奶奶,您家住哪儿,我们送您回去。”
      
      老奶奶佝偻着背,用手中的拐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破旧老房子,白澈记忆之中那个地方好像都是一些独居的老人。他也意识到了方才自己的失态,害怕姜桥对于他的印象会差许多,多扫了几眼面前的老人,发现她慈眉善目好像真的没有什么问题,于是赶忙上前搀扶,一脸笑意:“奶奶,我来扶您。”
      
      老奶奶对着二人点了点头,一路上还和他们扯了许多家常,因为老奶奶的脚程比较慢,所以即便十分近的距离也走了将近十分钟。将老奶奶送回到家里之后,姜桥同她道了别,二人便离开了老房子。
      
      一出老房子,方才阴凉透骨的感觉又来了。白澈大着胆子回头看了几遍,背后的确没有东西,他想到刚刚自己讲的鬼故事,心里头想道:不会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姜桥没有被自己的鬼故事吓到,反而是自己惊了一身的汗。白澈偷偷摸摸淬了自己一口。
      
      “你怎么了?”姜桥见他不断回头,也好奇看了眼后面,但是巷子里头除了黑啥也看不到。
      
      白澈当然不会说自己被刚刚的鬼故事吓到了,挥挥手:“今晚的风有点大,刚开始以为是猫。”
      
      真能扯。姜桥略微扯了扯嘴角。
      
      又走了一段路,白澈因为总觉着有人在他后头吹风,所以一直心不在焉,就连谈话的兴致都没了。走着走着,白澈终于发现了不对劲,抓住前头女孩的手腕,抖着嗓子问道:“姜桥,这段路我们是不是走过啊?”他神经质地看向四周,这段路他们刚刚绝对走过!
      
      “是啊,走过了四次。”姜桥的声音阴恻恻的从前头传来,比平时多了一份凉意。
      
      白澈突然觉得自己手中的手腕似乎有些凉的过分,而且貌似没有脉搏。他缓慢地低头,终于发现女孩儿如玉的手腕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截透明的冰。吞咽了口唾沫,白澈壮着胆子抬起头来,一张面目全非的脸怼在了他的面前,自己一直抓着的这个“姜桥”不知道何时居然变成了一个妖怪!
      
      除了头还能让人看出她是一个人,其余身体的部分全部都变成了透明的冰块,但是那个头也不能称之为头,因为没有鼻子、嘴巴还有眼睛,整张脸就如一张白纸一样平的可以,头上也只有光秃秃的几根毛,只听见她咯咯地笑了几声:“我们走过了四次,小哥哥你现在才发现吗?”
      
      “啊啊啊!!!”白澈终于失声叫了出来,转身想要逃跑,脚底下突然打滑,他慌忙爬了起来却发现身后出现了另外一个人——
      
      他的继父,也就是白沅的亲生父亲。他坐在轮椅之上,身体如柴火般干瘦,衣服所不能遮蔽到的地方全都是发黑的,没有一块白色的地方,他的眼睛灰浊没有神采,但是那双没有任何神采的眼睛此刻却死死地盯着他。
      
      “不是我,不是我,是我妈!叔叔你去找我妈!啊啊啊啊——”白澈屁股坐地,用双手向后头扑腾了几下,手中突然摸到一双老式的绣花鞋,他的喉结动了动,大喘着气朝身后望去——
      
      一个老太太拄着拐杖七窍流血笑盈盈地望着他。这个老人就是白沅的祖母张氏。
      
      白澈感觉自己裤子上温温热热的,低头一望,居然尿裤子了。但是此刻他顾不得许多,脑子飞快运转着,这三个人突然站成了一排,他终于想起来那个面目全非的女孩儿是谁了!
      
      七八年前,有个名叫刘甜的女孩儿怀了他的孩子,硬要他娶她,白澈没同意她便说要闹得整个小镇都知道白澈始乱终弃,白澈一时失手将她从楼上推了下去,接着怕警察发现,将刘甜砌在了她家的墙中,当时因为鼻子露了出来,白澈便将刘甜的整张脸都给切平了再将墙给糊上。
      
      “这些人是来找他复仇的,这些人是来找他复仇的!!!”好不容易找回的理智在想起前女友的事情之后,全都喂了狗,一时间白澈的脑子里头就只剩下这句话了。他们时来找他复仇的,是来取他命的。
      
      因为害怕而手脚都没了力气,就连跑都做不到,白澈只能手脚并用朝后头爬去,他觉着手中的血肉都已经模糊,手中湿淋淋的,脚也崴了,后头似乎听不到那三个人,哦不,是三个鬼的声音了,他这才回头,三个鬼都消失了,他这才松了口气坐下。
      
      “你怎么不跑了?”刘甜在身后问道,“我们在这里等你好久了,你跑的好慢,我们继续来玩追逐的游戏呀。”
      
      白澈失声尖叫,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他实在是跑不动了,再跑下去他的手脚就都要废了!
      
      他朝着三个人跪下,头磕在青石板上清脆作响:“不是我,不是我,是我妈教我干的,你们去找她,她会法术,一切都是她干的啊啊啊啊!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们!真的不是我,我会给你们烧纸的,求求你你们放过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重新做人,求求你们了!我还没有结婚,不要杀我啊啊啊啊啊啊!”
      
      “你怎么了?”白澈还在尖叫,熟悉的女声在他头顶响起。
      
      他立马抬头,是姜桥站在他的面前,他试探着问了一句:“姜桥?”
      
      姜桥点点头蹲下了身子,扫了他一眼:“你发生什么事情了?刚刚突然尖叫向后跑,怎么叫你都不听,找了你半天,这才找到你。你……”姜桥望了一眼他湿漉漉的□□:“你还好吧?”
      
      白澈发现自己尿了裤子,脸上不自然地爬上了一层绯红,慌忙用双手遮住了裤子:“没……没事,刚刚有小孩儿撞到我了,把水倒在了我的裤子上。”
      
      有些苍白的解释。但是白澈也顾不上这些了,他侧头侧脑地望了几眼周围,没有那三个鬼的影子了,这才放下心来,不管怎么样,都先回去再说,回去问问他妈老狐狸是怎么回事。
      
      “我们快回去吧。”白澈眼神躲闪,还在看着四周有没有奇怪的东西出没,根本没有注意到面前的人又变了模样。
      
      “白澈,你是在找我吗?”他的耳边吹过了一丝凉气,姜桥的脸不知道何时又变成了刘甜贴在他的耳边说道。
      
      暧昧的气息游走在他的耳廓,此刻白澈什么感觉都没有,只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他就连尖叫都叫不出,只有一个念头——跑!
      
      他推开了身边的人,只顾着惊慌,没有注意到女孩儿小声的轻呼,他只顾着失声尖叫跑了回去。
      
      “不要抓住我,不要抓住我!!!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你们放过我,都是我妈干的啊啊啊啊!不要杀我!”巷子里的灯不知何时亮了起来,与来时大不相同,听到怪异的叫声,还有几家探头出来,发现居然是河边小屋的那个白家二哥,此时不知道发着什么疯到处乱窜,□□上还湿漉漉的,整个人看着就不正常,他嘴里说出的话更是耐人寻味。
      
      门后有人偷偷拿出了手机,按下了录音键。
      
      当然,这些事情白澈是没有注意到的,他只顾着奔跑,只想快点回家,家里有禁制他们是进不来的,这么多年都进不来,今天一定也进不来。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看到了家里的老式朱红色大门,他嘴角咧出了可怕的弧度,跌倒在大门前,疯狂拍着门。
      
      “咯吱——”门开了。
      
      “小澈你怎么了?”白沅发现自己的二手弟弟一脸惊慌,身上还有一股尿骚味,手上的皮也都磨破了,嘴里还念着“不要抓我、不要抓我、不是我杀的!”
      
      “哥,哥!”白澈死死抓着白沅的手臂,都将他手上印出了红印子,“快带我进去,有禁制他们就进不来了!”
      
      白沅皱着眉头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还是将他扯起来扶进了院子,白澈这才松了口气,但是还是四处张望。
      
      “姜桥呢?”白沅问道。
      
      白澈这才想起来,好像很久没有见到姜桥了,他刚刚只顾着自己逃命,并没注意到她,不会被他们抓了把!白澈脸色白了白,支支吾吾地:“我……我不知道,我没注意到她。”
      
      白沅眼神突然变得锐利,反手抓住了他的胳膊,白澈觉着自己的胳膊好像要断了。
      
      “哪里走散的?”
      
      “就,就前面那条巷子。太黑了,我没有注意到。”白澈努力想着当时的情形,说道。
      
      白沅盯着他看了一瞬便跑了出去。白澈咽了咽口水,觉着刚刚白沅的眼神就好像好像要杀人。但他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慌忙跑到里头去找他的母亲,问问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不是说将老头儿还有老太太的魂魄都打散了吗,永远都不能轮回,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你说什么?你遇到了谁?”狐狸停下了手中洗碗的动作,平静地看了白澈一眼。她之所以这么平静是因为他们根本不可能回来,这其中肯定是有问题的,也就她的儿子傻乎乎的被人骗。
      
      “白家老爹啊,还有那个张老太婆,还有……”白澈舔了舔嘴唇,声音小了许多,“还有刘甜。”
      
      前面两个是狐狸做的,狐狸是知道的,倒是后面一个……她记得白澈当初和她说的是给了刘甜一笔钱去外地了,她皱着眉头看着儿子:“刘甜是什么意思?”
      
      事到如今,白澈只能硬着将当时自己做的混蛋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你他妈做的什么事情?把砌在墙里头,你是生怕警察不知道你杀人?留下这么大的痕迹,你现在才和我说?”狐狸气得火冒三丈。
      
      “妈!她逼得太紧了当时,我没有办法!”
      
      “十万块她还想怎么样?你肯定没有把钱给她是不是!”狐狸厉声问道,“是不是!”
      
      白澈垂着头:“我当时赌钱赌输了……我,我后来给了她一千……她嫌不够,我才失手的。”
      
      狐狸现在只想锤爆他的头:“一千她连打胎的钱都不够,你他妈是疯了吗?”
      
      “妈!事情都过去了!你现在骂我有有什么用!!!”白澈被骂的也烦了,直接顶了嘴问道,“现在总的想想办法吧,现在骂也没用啊!你总要帮帮你儿子吧现在!”
      
      狐狸死死瞪了他一眼,努力平息自己的怒火:“到底怎么回事,刚刚巷子里头的事情你一五一十地复述一遍。”
      
      白澈将他与姜桥从门口到他回家的事情全都说了,就连对话都没漏下。
      
      狐狸皱皱眉:“姜桥现在在哪儿?”
      
      “我……不知道,白沅已经出去找了。我当时太害怕了,没有注意到。”
      
      “姜桥看到鬼了吗?”
      
      白澈挠挠头:“我不知道。”
      
      门口传来了脚步声,狐狸用眼神示意白澈住嘴。她起身走到了门口,看见白沅正背着姜桥,她装作一副关心的样子:“怎么了这是?”
      
      白沅脸色不太好,声音淡淡的:“崴了脚,没事。”说完还幽幽地看了白澈一样,白澈心想可能是自己丢下了姜桥才出的事情,第一次在白沅面前低了头,错开了目光。
      
      “快,快进来。”狐狸连忙招呼二人进房间。
      
      经过这么一出,大家都没什么心思吃饭,随便扒了几口便都回了房间。
      
      姜桥正蹦跶着想要给白泽发消息,门口传来了白沅的声音:“姜桥。”
      
      腿脚不方便,姜桥便坐在沙发上说道:“进来吧,门没锁。”
      
      “你这怎么搞得?不是说不会出事情的吗?”白沅脸色看不出情绪,看了一眼她有些肿的脚踝问道。
      
      姜桥蹦跶起来捂住了他的嘴,示意他等等,接着变出了一道符咒,将整个房子封了起来这才将手从白沅嘴上放了下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四个小可爱
    啊啊啊啊!发出土拨鼠的尖叫,桥桥和白哥要搞事情了!感情+复仇,秃头发出了欣慰的笑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