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望清单

作者:空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古堡(五)

      
      虽然不知道姜桥那里处理的如何,但是朱王富贵知道自己这边快要给莱露小姐跪下了。
      
      和管家库斯好说歹说他才肯放他们进去,还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刺激莱露,她吃了药午饭时候才回复正常,千千万万不要去挑战疯子,不然她疯起来不仅伤害客人还能把整个古堡给烧了。
      
      一开始都还好好的,莱露只是一边画画一边神经兮兮的时不时瞧他们一眼,万花丛中过的朱王富贵发挥了他交际花的潜质,和莱露说了几句话,莱露最后停下了手中的画笔盯着他和他聊天,虽然说十句才回一句但是好歹对他们的敌意没有那么大了。
      
      结果叶榴冷不丁突了一句话“丽丝小姐死的时候你在里面干什么?”。莱露就发了狂,砸了画架,砸了水杯,屋里为了防止她摔东西能摔的东西已经很少了,可是莱露却还是把房间搞得稀巴烂,到处都是垃圾。摔完后就开始了一波土拨鼠的尖叫,叫了足足有三分钟,朱王富贵觉着自己的耳膜都要破了,管家才带着人姗姗来到。
      
      “把小姐绑起来。”
      
      “快快,镇静剂,给莱露小姐打镇静剂!”
      
      “小心点!别伤了她!”
      
      管家库斯完全无暇顾及客人,紧张兮兮地盯着莱露,生怕她出一点差错,那心疼的眼神就差自己上去被按住打针了。
      
      “你有没有发现,这老头儿对莱露小姐好的过分啊。他老板都觉得莱露是个祸害,他还尽心尽力的照顾,生怕莱露哪儿疼。”朱王富贵俯下身子靠近陈漾,在她耳边悄声说道。
      
      虽然朱王富贵这会真不是故意的,但是他的气息萦绕在陈漾的耳朵到右脸颊,他没发现陈漾的脸红了一大块,还在自顾自的说话:“你说这老头儿会不会和莱露有什么关系?”
      
      陈漾脑子晕晕乎乎的,结结巴巴地回道:“啊.......他,他们能有,什么,什么关系?”
      
      朱王富贵直起身来看她一眼,眼神关切:“怎么结巴了?你刚刚被莱露吓到了?”
      
      陈漾不敢看他的眼睛,侧过头看向可怜的莱露小姐继续结巴:“没......没有,我只是,只是在想问题。”
      
      莱露不乱蹦跶了,气息喘喘的躺在床上,眼神涣散,嘴里叨叨念着:“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陈漾觉得她说的话可能就是对凶手行凶的描述,头脑一下子清醒过来,想要前去询问清楚。
      
      管家库斯却是一把拦下她:“陈小姐真的对不住,莱露小姐昨晚对各位语出不敬真的很抱歉,但是她也是个可怜人,从小父母就死了,被接到古堡来就没有过过开心的日子,后来因为一些出格的事情疯掉了。以前多么可爱的姑娘,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语毕,库斯两行热泪流了下来。
      
      “我知道各位急于查出丽丝小姐死亡的真相,可是各位可以等到莱露小姐情况稍微稳定一些再进行询问吗?她每次闹过就会非常难受,希望各位可怜一下莱露,等到明天她情况稳定了再问她,这药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完全有作用,各位等到明日她清醒了再问对侦探们侦破案件也有助益的。”
      
      “这老头儿在暗示什么?”朱王富贵打量着他心中想到。
      
      陈漾是个救死扶伤的医生,又是个软心肠,看见莱露这样也不忍心,只能点点头,同意了库斯的做法,三人只好离开了房间,等到明日再来寻找答案。
      
      “那老头儿刚刚话里有话啊。”朱王富贵见走廊没人了,对着面前的二人说道。
      
      叶榴终于聪明了一会,说道:“这两天看他不是很听伯爵的话吗,为什么感觉刚刚的话他在落井下石?”
      
      朱王富贵:“老头儿明知道他们家伯爵还有伯爵妹妹的龌龊事,不仅不替他们遮掩,为了保护一个受欺负的落魄疯子小姐,反而不惜将这些龌龊事说出来给我们这些外人听。所谓家丑不外扬,这老头儿有秘密。”
      
      陈漾:“而且他好像是故意说给我们听的,他想让我们去调查伯爵?”
      
      朱王富贵啧了一声,叹道:“这伯爵是有多禽兽,跟了这么久的管家都要背叛他为可怜的小孤女说话。”
      
      叶榴瘪瘪嘴,打了个哈欠,她有些困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莱露那边是不能问了,我们回去睡觉吧。”
      
      朱王富贵摸了把自己的寸头,摇摇头:“别呀,第一天还有几个小时就要过去了,我们得趁怪物强大之前把凶手给杀了。刚刚老头儿不是给我们指明方向了吗?叫我们去调查他们家伯爵,这么大的心意我们哪儿能不接受。”
      
      最后觉得自己待着实在不安全,叶榴屁颠屁颠地跟着两人后头去四楼找德拉。
      
      结果刚到四楼三个人都惊呆了,朱王富贵觉得自己的嘴巴惊讶的都能塞下一个鸡蛋。姜桥正拿着那种大锤80的锤子打墙,白沅在后头一脸有趣的看着她,画家贝斯拎着笔在画室画画丝毫不理会外头的动静,而古堡的主人德拉此刻脸已经黑的像被人踹了一脚。
      
      “好了!”德拉终于忍不住低吼出声。
      
      姜桥放下锤子看向他。
      
      “这里面确实有密室,我带你们进去。”德拉咬牙切齿地说道。
      
      虽说这德拉那一档子事怎么看他都不像啥好人,但是平时说话还是很有风度的,就是“伪君子”做派,此时却能被逼得脸色涨黑还能让他无话可说。
      
      老妹儿!牛逼!朱王富贵这么想着。
      
      画室的黑板后头果然藏着一个密室。面积竟然比外面的画室要大了两倍,里面摆放着各种红酒,密室里面香味醇厚却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脑门儿后头感觉有人在往衣服里头吹风,凉意从背后爬上了中枢神经。
      
      姜桥在四周走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德拉声音阴森森的透着一丝诡异:“姜小姐满意了?我平时爱酿酒,但是身体不好,父亲在世的时候不让我饮酒于是我开了这个密室做了酒窖。如今却要被人说成不祥之地,姜小姐的家里就是这么教你礼仪规矩的?”
      
      这酒窖肯定不对劲。姜桥抿了嘴唇,转头朝着德拉笑道:“是我看风水的能力太差了,给伯爵造成困扰真是抱歉了。”
      
      “不过,这酒窖的确有蹊跷。”姜桥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如果现在就出去了,那这里的证据立马就会被毁灭,这次机会绝对不能失去,撕破脸也必须继续下去。
      
      德拉手中青筋凸起,他抓着轮椅的扶手,一字一顿的问道:“那就请姜小姐说说哪里有蹊跷?”
      
      姜桥笑道:“我们就先不说风水,就说说这酒窖的环境。这么大量的葡萄酒所需要的环境温度需要稳定在10摄氏度到176摄氏度之间,可是您的这件酒窖温度未免过低了吧,再者湿度也有一定要求,如果太湿软木塞就会毁坏,您看您的软木塞都腐烂成什么样子了,伯爵不是很爱酒吗?自己精心酿造收藏的酒都成这样了,伯爵不心疼?”
      
      德拉伯爵的脸色越来越白但还是强扯出一角的笑容:“原先看管酒窖的老伯走了,我虽爱酒但是腿有残疾。而且这里温度太冷对我的腿也没有益处,之鞥呢增加痛苦,所以很少亲自来,今天要不是客人吵着要进来,我是不会亲自过来的。再加上下人当中没有懂得管理的,这酒窖的酒便成了这样。哎,我这腿,现在有点疼了。”说完还装模作样地敲了敲腿。
      
      白沅走到一个木塞已经完全腐烂的酒瓶旁,装作不在意的闻了闻,转身将那酒瓶掷向了德拉伯爵,德拉还在和姜桥辩驳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猛地一惊就看见他的红酒杯朝他砸了过来,他眼神中却流露出一种叫作害怕的东西,竟然身手敏捷地离开了轮椅起身站在桌子旁。等到他想起方才他做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已经晚了,四周的人全都在盯着他。
      
      朱王富贵不敢相信:“你不是瘸子啊。”
      
      德拉似乎在极力忍耐什么,嘴角抽了好几次,最后叹了一口气,放声笑了出来,笑声咯咯咯的令人毛骨悚然:“我当然不是瘸子,你们不都看见了吗?”
      
      姜桥注视着他,平静的说道:“丽丝的腹部的匕首是你捅的吧,德拉伯爵。”
      
      “是我,是我杀了她。谁叫她不听话,非得爱上外面那个穷小子,我爱了她这么久,为了她杀了莱露的家人杀了我的父母,她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德拉指着不知什么时候走进酒窖的贝斯恶狠狠地说道。
      
      不对,怎么会是他杀的?是哪里出错了?
      
      德拉大口地喘着气,眼神阴鸷的望着在场的所有人:“凭什么我拥有的东西,要被这个穷小子践踏,凭什么?凭什么!既然我得不到,那谁都别想得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继续=W=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