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貌诱君

作者:独歌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5

      对于这不友好的开场方式,倌倌悔的恨不得咬断舌根。
      她立即站起来,试图挽救:“韩大人有举世之才,倌倌倾慕,也是......也是.......”
      许是急切,她竟想不出任何字眼恭维他。
      
      “牙尖嘴利。“韩暮冷嗤一声,双手一撑越过栏杆,抬脚就要朝诏显公主方向去。
      
      “韩大人,倌倌想单独和您说几句话,行吗?”倌倌无视他恶劣的语气,忽生出执拗,追出两步阻住他去路。
      
      男人居高临下盯她片刻,眸底汹涌难辨,答应的倒很干脆,“行,就在这说。”
      
      此处东临菡萏池,西靠亭台楼阁,中央嶙峋假山勉强阻隔住坐与水榭中女眷的身影,饶是如此,阵阵的笑闹声仍频频从四面八方涌来,着实不是叙话的好地方。
      
      明白他有心敷衍她,倌倌攥紧冻得发僵的指尖,慢慢道:“......先前在任府,倌倌无意唐突了韩大人,倌倌先向您赔罪。”
      
      “你费尽心机来找我,只为说这个?”韩暮不时盯水榭方向一眼,态度极其不耐。
      
      不知他为何从一见面就对她语含不善,她想破头皮也没想明白原因,便小心措辞道明来意:“我爹做官一辈子,从不曾贪污受贿,我不相信他会以权谋私,贪污修宜州桥的官银,所以,这其中定然有什么隐情。”
      
      她想到那段时日爹爹督修宜州桥事务繁杂,在信中说无暇给她写信,还称修完桥后,便亲自将她接回秦家,再替她指一门好亲事,他便可解甲归田过上闲云野鹤的日子等云云。
      
      这本是封爹爹思念她的家书,如今她想来却疑点重重,比如从不曾和她说官场事宜的爹,屡次提到修桥细节的事,更在信里提起她从不曾听说过的男子名讳——韩暮。
      
      “哦?”韩暮下意识摸向腰间,却没摸.到绣春刀,随即把手背在身后,冷嗤:“据我所知,秦坚督建宜州桥贪污受贿之事已经三司会审,圣上亲判,已然证据确凿,怎么会出错?再者,哪怕他没贪污受贿,但是督建宜州桥不力,致使宜州桥坍塌,已是罪责难逃,更何况,这桩桩件件没一条冤枉了他。”
      
      倌倌被他噎的说不出话,早知爹爹翻案难,却没料到还牵这么多事,她霎时手足冰凉,愣站在原地。
      
      “可.....可我爹不会做知法犯法的事的。”明知板上钉钉的事,倌倌仍不死心的辩解,“倌倌听说韩大人当初曾亲自护送官银去宜州给我爹修宜州桥,我想......这案子其中曲折,韩大人多少知晓一二,所以,倌倌想求韩大人能不能看在我爹多年政绩的面上,帮我爹重申此案。”
      
      韩暮闻言一语不发,眼底晦暗不明。
      
      倌倌也知自己强人所难,以秦家和韩家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韩暮没理由犯上忤逆圣上帮她爹平.反。
      
      此念头刚生出,果然下一瞬就听他冷讥道:“你舅父贵为户部侍郎,在朝位高权重,你怎么不去求他,反而舍近求远来求我?”
      
      她爹落难后,舅父一家为避嫌,早将嫡母的名讳从族谱中剔除,对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尚且薄情如斯的人,没对她落井下石已是宽仁,这也是她没求助任家的缘故。
      
      倌倌羞愧的垂下头解释:“皇上亲审的案子,若没他钦命的锦衣卫翻供,便没人敢接这案子。”
      
      韩暮统领锦衣卫,为她爹翻供的机会最大,这也是她弃任道非而求助韩暮的缘由。
      
      显然韩暮也猜到她心中所想,他寒声道:“倌倌,你凭什么认为我要再帮你?”
      
      他脸上愤怒神色竟与当日在任府朝她说“这是最后一次”,如出一辙。倌倌被他突兀的高音吓得下意识朝后退了半步,后背“咚”的一声,狠狠撞在枝丫上覆满积雪的枯树上,霎时残雪从树冠纷纷扬扬撒下,洒满两人肩头。
      
      曦曦白雪中,男人上前一步逼近她,眸底似怒海翻腾,绞着不知名的情绪。
      
      “倌倌,倌倌。”站在假山旁为倌倌把风的任道萱轻呼声传入这边,她实在不放心倌倌和韩暮那杀人狂单独在一起这么久。
      
      倌倌对任道萱的声音充耳不闻,她迎着男人怒意腾腾的脸,紧.咬着下唇,终于下定决心,道:“若韩大人能帮倌倌救父,倌倌愿为大人奉上自己的一切。”
      她未言明的是:包括她自己!
      这已是她能做以交换的所有。
      
      “是吗?”韩暮一把攥着她手腕,将她拉入怀里搂着,俯身慢慢凑近她唇。
      
      “是!”明明她早已做好了心里准备,可事到临头还是会感到屈辱难堪。她身子惊怕着微微发抖,哽咽声不受控的溢出。
      
      “呵”男人止了动作,嫌恶的丢开她。
      “我竟不知曾目中无人的秦家女儿,今日竟堕落至此!只可惜我韩暮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无视他冷嘲热讽,倌倌知他此话不假。
      
      身为锦衣卫指挥使,圣上跟前的大红人,又有傲人的家势,巴结他的官员如过江之鲤,他又是血气方钢的年纪,自然有人上赶着给他送女人,只不过那些女人他收不收,又是另一回事了。
      
      倌倌沮丧的低头,快速思索着对策。
      
      “倌倌.......”此次传来的是任道非低沉的嗓音,提示着她错过这一次机会,为爹翻案无望。
      
      她极快拿定主意,抬头定定笑看韩暮。
      “韩大人身边环肥燕瘦的美人多如云,倌倌这等蒲柳之姿自然入不了韩大人的眼,可俗话说得好,看惯了娇艳家花,总会有换换口味的时候——”
      
      倌倌忽然踮起脚尖,攀着韩暮的肩头吻住他的唇,随即分开“我等着韩大人答复......”
      
      韩暮身子猛地一震,直盯着她,似在等她下一步反应。
      
      “倌倌—— ”
      
      “嘘——“倌倌食指放在唇上,对韩暮比个“噤声”动作,在任道非传来的呼声中,快速转出假山。
      
      “表哥,我在这。”
      走出去的倌倌轻笑着朝任道非和任道萱招手。
      
      “倌倌,你有没有被他怎么样呀?“任道萱立即上前,紧张的上下打量倌倌周身。
      
      “没有。”倌倌眸色躲闪,避过任道萱伸过来毛手毛脚。
      
      “事成了吗?”任道非目光依次凝在倌倌发髻,脸颊,颈侧上,见并无被人碰过的痕迹,这才状似关切的问。
      
      倌倌正笑着的脸立马僵住了,对任道非摇了摇头。
      
      “舅父的事不急一时。”他也是料定韩暮定不会帮倌倌救父,才放心把倌倌引荐给韩暮。
      碰壁后的倌倌自然不会再念叨着韩暮,转而求助他。届时,他假意为难,趁机讹说帮她救父,走投无路的她哪怕再不甘心也得委身与他。
      
      任道非越想越得意,柔声哄着人道:“有我在一天,我定是要帮舅父的。”
      
      倌倌朝假山后瞥一眼,未见韩暮的身影,失落的转头对任道非点头,“嗯。”
      
      “就是就是,倌倌,我也会帮你的。”任道萱附和道。
      
      送倌倌见韩暮的目的已达成,任道非便把人送回任府,去了刘氏的屋子。
      
      “你最好收了对秦倌倌的心思,否则别怪我无情,把她撵出去。”
      
      “母亲是什么意思?”
      
      任道非霍然起身,冷声道:“一个走投无路的孤女,母亲也容不下吗?”
      
      刘氏和任道非已因秦倌倌去留问题争吵很多次,自然知道这个儿子越来越看重秦倌倌,不禁也是一怒。
      
      “若她是普通的孤女也就罢了,可她偏偏是罪臣之后,你若执意想纳她为妾,便和她等同于罪臣,到时你晋升锦衣卫指挥使的职位定会被人诟病藐视圣上,仕途断送个干净。”
      
      任道非跟着一惊,“爹帮我晋升锦衣卫指挥使一职有消息了?”
      锦衣卫虽名为圣上办事,铁面无私。可私下里买官贪污藏污纳垢的事多不胜数,任道非资质平平却能短短几年从小卒坐到副指挥使的位置,便是任家四处打点关系得来的。
      
      “哪有那么容易!”刘氏禁不止一叹,“这几年韩家权势如日中天,韩暮身价也跟着水涨船高,今日昭显公主为何高调开茶话会?便是炫耀她那儿子因破了前几日的无头公案,近日要升官了。”
      
      同是京城中的贵勋,韩家仗着韩暮立下的奇功,权势从众朝臣中扶摇直上,短短几年就达到令他们望尘莫及的高度,一举成为齐荣国顶级门阀,私下里,谁家不艳羡这泼天的权势?
      
      “只要有他在锦衣卫一日,你想加官进爵谈何容易!”
      
      明明破案时他和韩暮出的是一样的力,可韩暮却占尽头功,任道非不服气道:“儿子迟早会想到办法绊倒他的!”
      
      “那就要先把这污点送走,免得影响你仕途!”
      
      门外,倌倌拿着任道非遗落在她哪处的绣春刀,怔怔的听着屋内的争吵声,身子似坐雕像般一动不动。
      
      夜幕四合,廊下悬吊着的羊皮灯被风挂的摇摇欲睡,忽明忽暗的烛光中,将她憔悴的侧脸照的分明。
      
      一滴晶亮的水滴忽落在她手背上,渐渐淌入衣袖内,消匿无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倌倌:如果有一个吻解决不了事情,那就来两个 (>??)
    韩暮:这贿赂真香!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新月清兰 5瓶;隔壁家的本本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