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貌诱君

作者:独歌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8

      她伤口的疼痛还没他紧捏的指尖疼!被男人出其不意的调戏一把的倌倌燥红着脸,忙要将手缩回来。
      
      韩暮“嗤”的一声,嫌恶般先撒开她的手,冷声道:“宅子看完了?”
      
      提起这个,倌倌就想掉眼泪,忙偏过头盯着男人衣玦上繁复的玄色纹路,喃喃道:“嗯。”
      
      “就没甚么想和我说的?”韩暮语气微沉,冰冷的声线里夹杂了五分胁迫,五分柔意,和方才柳时明质问她的语气如出一辙。
      无情又冰冷,好似她是个不知廉耻的罪人。
      
      还没从伤情中缓过劲的倌倌,一下子攥紧了指尖,哽咽道:“没有。”
      
      “是没有还是不想说。”
      
      不意被他说中了心事,倌倌身子一震,心中悲戚悉数涌上,她能和他说什么?
      说当初柳时明,若非一直对她若近若离,从不拒绝她,她也不会痴缠他多年,情愫未泯。
      说她今日脑子终于清醒了,拒绝了柳时明施舍般的心意,两人情断,各走天涯。
      说她心里难受的想哭,却不敢在他面前表露一丝异样,免得被他讥笑□□?
      
      纵然这些话藏掖在她心里又苦又痛,她能和他说吗?
      
      不能!
      
      倌倌揉了揉酸胀的眼睛,再仰头时,面上神色已恢复如常,甚至带了一丝浅笑:“那宅子我娘曾住过,如今荒废下来荒草横生,倌倌看了触景生情,心中难受。”
      
      显然男人并不满意这个答案,他眉峰一压,眸色渐变阴蛰,令人丝毫不怀疑下一瞬他要过来掐死她。
      
      周遭的轻松的气氛一刹那跌至冰点。
      
      倌倌心头微窒,慌乱莫名,隐隐有什么东西从脑袋破土而出,难道她今日碰到柳时明的事被韩暮知晓了?
      他那么厌弃自己提起柳时明,难道逼问她便是想知道她对柳时明的心思?
      怎么可能???
      倌倌忙摇了摇头,把脑中这个荒谬的念头甩出去。
      若韩暮是木三,对柳时明敌视倒能说得通。可关键是,这几日.她密切观察韩暮举止,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木三的影子。
      所以,韩暮到底知不知道她骗了他?
      
      “你若不想说我不会逼你,若你骗我.......”
      
      等等,韩暮这话是什么意思?未等她想明白,下一瞬,她手腕被韩暮擒住朝后一拽,她猝不及防,一头扎入韩暮怀里,她一惊,忙要挣扎着起身,韩暮已曲起膝盖,将她身子牢牢迫在他双臂之间。
      
      “今日就叫你记住骗我的惩罚。”
      
      男人垂头一口咬在她唇上。
      
      倌倌大脑霎时一片空白,吃痛惊呼之余,男人改咬为碾,重重的碾压她唇.瓣,随即迫不及待的将舌滑入她嘴中......
      
      倌倌和柳时明做过最亲密的事也不过是扯他袖口,如今她被韩暮迫在怀里亲吻,不可谓不震惊,身子也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她忙用手去推男人胸口,而韩暮常年练武练就的健壮体魄那是她推得动的,他眉头一深,擒住她双手圈在颈后,继续吻着她。
      
      说是吻,倒不如称为啃,他先咬住她的唇,古怪的碰撞几下她的牙,似受到什么刺激般将她上唇也咬入嘴里,后来,他舌头一并滑入她嘴里,碾着她舌重重吸吮,似要把她拆吃入腹般........
      
      她身子渐渐发软,手脚无力的靠在他肩头,只能任由他施为,直到唇.舌被他亲的痛死了,他还没停下。
      实在太痛了,倌倌眼角飙出泪花,呜咽出声,用指尖狠狠抓他后背一把,韩暮清醒过来,眸色.欲色渐退,这才意犹未尽的放了她。
      
      倌倌忙从他腿上下来,站在离他几步远的位置,她慌措的垂着头攥紧指尖,心头砰砰直跳,比见柳时明时跳的还快,弄的她已完全不知要说什么好?
      
      若说他罚她说谎,可以如教训奴婢般打她一顿,不是?
      若说他喜欢她,怎么可能?
      
      前几次她主动对他投怀送抱,他非但没碰她一根手指,反而叱责她不知廉耻,言中极尽折辱。
      
      不会是他对上赶着的女子不敢兴趣,反而喜欢强迫的?
      
      想到这,倌倌身子跟着抖瑟了下。
      
      反观韩暮,他远不似她这般惊惶,只摸了摸唇角,慢条斯理的说:“记住惩罚了吗?”
      
      不愧是锦衣卫指挥使,他还真当事情完全没发生一般,听他语气似在闲闲的对她打招呼:“吃过了吗?”倌倌心头微窒,红着脸险些把袖角抠烂了,才生若蚊蝇的说:“.....记,记住了。”
      
      “声音大一点。”
      
      倌倌立马拔高了音,可声音却只比方才大了点,“记住了,倌倌以后都记住了。”
      
      韩暮冷着脸满意的“嗯”了一声,抬眸又道:“宅子的事,我已派人过去修葺了,至于你的家财,我也留了下人跟任府交涉,等从任府搬出来,就依你心意放在你母亲的宅子里如何?”
      
      倌倌一怔,忙抬眸看韩暮。
      
      他正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见她看他,他立马偏过脸去,拳头放在唇边轻咳一声。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倌倌脑子还有点懵,点了点头:“嗯。”
      
      “晚上我再来看你。”
      
      他不就是和她住一间房吗?未等倌倌将此话讲出来,眸色躲闪的韩暮,似逃也般的出了房间。
      
      倌倌:“.......”
      
      “小姐您没事吧?”待韩暮走后,青枝立马入内,焦急的打量倌倌周身,见她无碍,这才松了口气。
      
      倌倌却想起了另一件事,忙问青枝:“韩暮怎么知道我娘的宅子里的事?”
      韩暮又没跟着她去老宅,怎么那么清楚宅子里发生的事?还一口咬定她说了谎?
      
      青枝眸色躲闪,支支吾吾的道:“是我给韩大人说的。”
      
      “你撒谎。”依青枝维护她的性子,不可能主动给韩暮透消息。
      
      青枝被她逼问的没法,“哎呀”一声懊悔道:“奴婢拉着任道萱出门留您和柳公子在院里说话,刚出院子,就见对面的宅子门开着,韩大人正站在院门口似在听院内的动静,奴婢和任道萱想提醒您一声,却被韩大人属下捂住了嘴,勒令不许声张他来了。”
      
      这便说......她和柳时明的对话,韩暮都听到了。
      而他明明什么都知道却并未揭穿她,难道是想借“处罚”令她招供自己和柳时明的关系?
      倌倌心头一紧,忙追了出去。
      
      .........
      
      待韩暮出了院子,一早等在垂花门外的经武立马上前道:“柳公子人已来了,正在前厅候着。”
      
      韩暮眉峰倏然一紧,点头朝前厅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韩儿子:媳妇终于没了白月光,我便暗搓搓的把攒了20年的初吻献出去了,可技术不太好也不知道媳妇会不会嫌弃。(落荒而逃)
    倌倌(懵逼脸):说好的处罚呢???
    此章依旧有红包雨,欢迎留评来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逸轩 2瓶;隔壁家的本本、十七、错过的补回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