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貌诱君

作者:独歌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7

      “我想回任府一趟。”倌倌眸色一亮,立马从妆镜前起身去找韩暮,尚未起身,霎时感到头皮一紧,她疼的发出“啊”的一声短促,跌坐在妆凳上。
      
      “对不起,对不起,小姐,发簪插偏戳到头皮了。”身后的青枝忙将她头上的发簪拆下来,手忙脚乱的解释。
      
      此刻顾不得疼的倌倌,抬起晶亮的双眸从妆镜里看韩暮,见对方黑沉着脸,目光沉沉的盯着她,一语不发。
      
      她忙看了眼窗外,确定是午后,再想不到这个时辰本在镇抚司当职的韩暮怎么会忽然回府了?
      
      还没等她想明白,韩暮已走到她身后的小榻上坐着,垂眸自顾自的倒杯茶喝着:“去任府做甚么?”
      
      他语气淡淡的,是寻常不讥诮她时的语气,不知是不是倌倌的错觉,她竟嗅出股风雨欲来的危险气息。
      倌倌心下突忽疾跳,小心斟酌着措辞:“道萱妹妹邀我过去帮她相亲。”
      
      齐荣国民风开放,诸如上次任道萱坐在幕帘后相看男人的事,贵女中比比皆是,拿这个说辞定不会出错。
      
      韩暮端着茶盏的手一顿,仰头一口饮尽,掷下茶盏。
      “砰”的一声,盏底撞上桌案发出沉闷的声响。
      
      倌倌因这一声浑身抖瑟了下,忙从妆镜里看韩暮,男人除了脸色黑的可怕,和寻常别无二致。
      事出反常必有妖,倌倌忙屏住呼吸,端正坐好,唯恐一个不慎被乖戾的男人迁怒了。
      
      许是她乖觉取.悦到了韩暮,韩暮正阴沉的脸突忽一笑,那笑容阴恻恻的,令她心跳的更快了,只觉没好事。
      
      果然,下一瞬,就听他慢悠悠的道:“知道欺骗我的人下场吗?”
      
      倌倌身子倏然僵住,实诚的想要摇头表示不知,见他脸一扳似要发怒,忙点头。
      
      对她没出息的举动,韩暮又轻嗤一声,他慢条斯理的倒了杯茶握在手里,走到她跟前柔声问:“喝茶吗?”
      
      对男人突兀的示好,倌倌受宠若惊,她朝茶盏内望了一眼,滚滚热气从盏口冒出,显是茶水很烫,便忙摇了摇头,她可不想被茶水烫死。
      她脑中这念头刚一闪过,下一瞬只见韩暮握茶盏的手微一用力,“咔嚓”一声闷响,茶盏霎时碎裂,杯中滚烫的茶水如泼墨般撒了一地。
      
      丫鬟因这一声吓得匍匐跪了一地,浑身抖瑟不停,屋中冷凝的气氛几乎恐怖。
      
      韩暮拿帕子慢慢擦拭被茶水烫的通红的虎口后,这才撩起眼皮看她,寒声道:“当如此盏。”
      
      倌倌目光从他虎口,转到地上碎裂的茶盏,面色倏然变得惨白,险些一头从妆凳上栽下去,她忙扶住妆台稳住身子,再抬眼就见韩暮已背过身去,他望着窗子的方向,淡声道:“只给你两个时辰,快去快回。”
      
      若说方才倌倌听到任道萱来找她时的心情有多雀跃,眼下她就有多沮丧,她皱着小.脸,慢腾腾的任由青枝帮自己梳发,穿戴整齐,整个人如同提线木偶般被青枝推着走到门口。
      
      韩暮眸色晦暗,心中低低的唤:“一,二,三......”
      
      “三”还未数完,正要出门的倌倌忽然折返,她快步到韩暮跟前,语速极快,如倒豆子般说道:“韩大人方才倌倌骗了您,道萱妹妹并不是找倌倌去帮她相亲,而是倌倌托道萱妹妹把我爹前几年在京城里购置的房子找到收拾出来,倌倌要把留在任府的二十几箱家财搬进去,所以才要去任府的。”
      
      她说罢,胸脯剧烈起伏,睁着晶亮的眸子哀求的看着韩暮。
      
      “韩大人,倌倌这次说的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去问道萱妹妹!”
      
      背对着倌倌站着的韩暮,唇角缓缓勾起,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
      .............
      秦坚早年在京城述职时,曾在僻巷购置过一处宅子供养倌倌的生.母绮罗,绮罗生倌倌时难产死后,这处宅子就闲置下来了,之后秦坚去外地述职再未回过京城,这宅子无人居住,又经年失修,故,早已破损不堪。
      
      “小姐,这屋子就算修葺一番,也住不成.人,更何况是放钱银这些贵重物什。”青枝和倌倌在任府清点完家财后,从任府出来,望着眼前比任府她们住的那个院子还要破落的院子,险些惊掉了下巴。
      
      也难怪青枝有这样的反应,一进一出的宅子,五六间房蛛网密布,屋中器具杂乱无章似被贼洗劫一般,能称的上入眼的,便是院中植了一株梨树,梨树树冠茂盛,一派生机勃勃之景。
      
      倌倌站在梨树下,望着院中景象也发了愁。
      
      “这有什么,我掏钱雇几个下人住在这里看着财物不就行了,再不济可以让青枝来住着看家嘛。”跟在青枝身后的任道萱抹了把房门上的灰尘,出馊主意道。
      
      青枝跺跺脚,急声道:“不行不行,我一个人住在这会害怕,小姐你倒是说句话。”
      
      倌倌打趣道:“那谁看家财?”
      
      这问题似乎无解,倌倌最信任的是青枝,若青枝能住在这最好不过,可青枝只是个弱女子,势单力薄,倌倌也不会让她留在这。
      
      她话音方落,一道寡淡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我住在这儿帮你看宅子。”
      
      听到熟悉的声音,倌倌身子猛地僵住,不敢回头看来人。
      
      青枝已欢快的叫出声,“小姐,柳公子来了。”
      
      装聋作哑已不可能,倌倌指尖蜷缩了下,慢腾腾的转身看向柳时明。
      
      几日不见,他依旧身穿一袭半旧蓝衫,身姿落拓,望着她的眸光里依旧是古井无波,激不起一丝涟漪。
      
      而倌倌心里早已泛起惊涛骇浪,那日.她被韩暮从他跟前抱着离开,他会不会认为她是行止轻浮的女子?会不会以后低贱她?会不会.......
      霎时无数个念头在脑中闪过,她竟找不到一句合时宜的开场话,心头如小鹿乱撞砰砰直跳。
      
      柳时明倒比她淡定许多,他抬眸对青枝和任道萱道:“我有几句话和倌倌单独说。”
      
      青枝是知道倌倌和柳时明关系的,拉着一脸诧异的任道萱出了院门。
      
      “柳表哥,你怎么找到这里的?”倌倌终于从混沌的脑中扒拉出一句话。
      
      柳时明似不意她这般问,微微一怔,眸光变得幽深。
      
      “我刚巧住在附近,听到这里有响声便过来看看。”
      
      柳时明入京述职,不应该住在表亲任家吗?怎么会住在偏僻的暗巷?倌倌刚想问问,柳时明已微微沉声道:“你爹的案子是圣上亲判,哪怕是韩暮也替他翻不了案,若你执意留在京城,只会惹祸上身,听我的话,你即刻回襄县,就当此生没来过京城。”
      
      “我知道......可我爹是被人构陷冤枉的,身为人女,我不能不管不顾。”   
      
      “这就是你委身韩暮的理由?”
      
      他果然会轻贱她,倌倌心头发堵,极力抑制住他略显厌恶的态度,灼热的眸色渐渐转冷,轻声说:“是,只要能救出我爹,我委身与谁又有何干系?”
      
      “包括任道非?”
      
      倌倌忽然想起来,来时路上任道萱提起的任道非扣住她的家财不放说要纳她做妾的话,她从未应下,而这事在柳时明眼里,也成了她勾引任道非。
      
      “是与不是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倌倌眸色酸胀,眼前玉树兰芝的男子渐渐模糊,变成一个黑影。
      
      柳时明胸口激荡,他伸手压住她肩头,用力的似要掐断:“回去,听我的话,你爹的案子我会尽力周旋,把他救出来,你回去在襄县等我。”
      
      若她还是几个月前一心痴缠他懵懂无知的秦倌倌,恐怕听到他说这话定会欢喜若狂,而如今,她看遍人情冷暖再非往日。她仰起头将眼眶里的泪水逼进去,声音轻飘飘的问:“是因为爱我吗?”
      
      柳时明眉峰霎时紧皱成川。
      
      倌倌又问了一遍:“是因为爱我,才想要为我爹翻案的吗?”
      
      柳时明语气沉下去:“你无需多问,只管照我的话做便是。”
      
      他的回答是,此答案与她毫不相干,她不该多嘴过问,这是懒得敷衍的借口,明明早知道结果,她却执拗的想要个答案。
      
      芳心似被撕成两半,皮肉连着鲜血从伤处翻涌.出来,痛不可支,倌倌指甲紧紧扣入掌心,定定的看着他,用极平静的连自己都怕的声音说:“我原想着你帮我爹求情,令圣上赦免我家老小的罪是因为爱我,可原来并不是,你是出于我爹对你栽培之恩才出手相救,这回你说帮我救爹,我也以为你爱我,这样我就可以把我家的事交给你去做,我回襄县等你,三五年也好,一生也好,我都愿意等,可你并不爱我,你便算不上我什么人,我没权利再要求你做这危险的事,表哥,倌倌谢谢你不爱我,也不愿欺骗我,也谢谢你这些年对倌倌的纠缠并无不耐烦,一直忍耐着倌倌的无理取闹,倌倌谢谢你,从今往后,你不要再管倌倌的事,这就是对倌倌最大的帮助。”
      
      “你再给我说一遍?”
      
      柳时明眸色渐暗,掐在她肩头的双手用力,疼的她想大声尖叫,她却紧绷着唇一语不发。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我的话你应不应?若你不应,以后我不会再管你。”
      
      说来奇怪,柳时明的喜怒哀乐似统统被施法的仙人收走了,可这一刻,她依旧能感到他的怒意。
      
      “不,今后我的事与你无关,我祝愿柳表哥以后......仕途顺遂,步步高升。”
      
      倌倌终于落下泪来,一字一行,簌簌落在衣襟上,眼前男人身影模糊成小黑点,融入泪里滴落。
      
      柳时明闭目几息,再睁眼眸底一片清冷:“好。”
      
      这是他留给她唯一的话,之后便拂袖离去。
      
      他们终于再无关系,至此她不会再痴缠他,他那里也无需再敷衍她。
      
      倌倌望着他身影消失在院门,身子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手掌按在从地上斜插的瓦片上,霎时鲜血从掌下蜂拥而出,她却似不知疼,只怔怔看着肆流的鲜血。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青枝见柳时明走后,忙进了院子,便看到这一幕。
      
      倌倌慢慢回神,只觉眼前无数黑影晃动,她忙摇了摇头,这才看清楚眼前站着的是青枝和任道萱,刚要开口说自己无事,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公子,秦倌倌有没有答应你的话?”柳时明刚回到院子,六.九忙上前追问道。
      
      柳时明眉峰一凛:“掌嘴。”
      
      六.九吓得双肩一抖,“哎呦”一声,佯装给自己重重一个巴掌。心猜此事肯定没成,便退了下去。
      
      院中只剩柳时明一人了。
      他闭目默了几默,将心头烦乱强行敛下。
      
      对于秦倌倌,这个聪慧又讨喜的女子,无疑他是喜爱的,不过,但也仅仅是喜欢而已。
      
      记得曾有一回,他犯了心疾未愈,尚才十二岁的倌倌急红了眼,非要帮他请名医来治病,他嫌她呱燥便随口称南面山上的熊胆可治他的病,这本是胡诌的一句话,未成想倌倌竟连夜带着他的随从木三.去了南山......
      
      几日后,当她一身血污拿着熊胆回来给他时,他不是不震惊的,震惊这女子胆大妄为,更震惊于她对自己的真心,只可惜她是秦坚的女儿,他又冷起了心肠。
      
      可他到底也是念着她好的,想到这,随即自嘲一笑。
      
      今日听任道非语中隐有贪图她美色想纳她为妾的想法,他佯装应下游说,未等下职便托人打听她人在哪里并找了过去,劝说她回襄县脱离这危险之地。
      更为了她能安心离去,他甚至违背心意许下了诺言。
      
      想着不管将来他的正妻是谁,他都会给她留个名分,哪怕她被别的男人玩弄过,他都不介意.......
      
      这已是他能给予她感情的最大限度,她竟毫不领情。
      
      倌倌.......那以后就莫怪他绝情。
      ...........
      倌倌再醒来时,猝然看到眼前一张放大的脸,她一惊,忙要起身,就被人按坐在原地。
      
      “别动。”
      
      却是韩暮。
      
      没等她想明白尚在韩府的韩暮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下一瞬,掌心传来剧痛,倌倌疼的“嘶”一声,就要缩手,却被韩暮牢牢控住。
      
      “还知道疼?”是微微讥讽的语气。
      
      倌倌这才回想起自己是怎么受伤的,她垂下头,眼眶霎时红了。
      
      韩暮拿着伤药轻轻洒在她掌心伤口处,也不询问她缘由,可动作却粗.鲁的似要把她手指捏断,“疼了就叫出来,别忍着。”
      
      “叫出来,就不疼了吗?”倌倌疼的身子跟着一颤一颤的,实诚的接话。
      
      她话音方落,韩暮捏着她指尖的大掌倏然收紧,眸底似翻腾着汹涌的欲望,直勾勾的盯着她修长的双腿,晦暗难辨。
      
      倌倌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甚么,令韩暮生了邪念,脸轰的一下红透了,她忙要辩解。韩暮已微微哑了音:“疼了你就说出来,我会轻点。”
      
      倌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一段话决定了将来两人xx时的态度。
    15号的更新写了整整一个通宵,已更上,依旧有红包雨,欢迎留评来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逸轩 3瓶;隔壁家的本本、十七、错过的补回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