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貌诱君

作者:独歌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6

      次日一早,天还未亮,伺候韩暮穿衣洗漱的春兰轻轻推门而入,正要去唤睡在碧纱橱里的秦倌倌和她一同伺候韩暮洗漱,尚未抬脚,就被穿戴整齐的韩暮低声喝止。
      
      “这里不用你伺候,下去吧。”
      
      春兰昨夜连番被韩暮训斥,生怕再做错事,忙垂下头正欲退下去。
      
      “.......木三,你别走.....”
      
      这时,碧纱橱内传出一声似隐泣般的呢喃。
      
      身为值夜丫鬟起的竟比主子还晚,成何体统!同为奴婢的春兰隐隐不悦,抬眸看向主子,想看看主子怎么训斥秦倌倌。
      
      韩暮朝门外走的脚步一顿,快步折返回碧纱橱内,他小心翼翼的将梦境不安的秦倌倌搂抱在腿上,轻拍她后背安抚,似怀里抱着的不是个低贱丫鬟,而是珍宝。
      
      双目紧闭的秦倌倌,无力的靠在韩暮胸口小声啜泣着,不时还打个小嗝。
      
      表情冷漠克制的韩暮,不知想到什么,他眸底微暗,俯在她耳边低斥道:“再敢叫一声木三,他就亲你。”
      
      受到威胁的秦倌倌身子抖瑟了下,立马不哭了,只闭目无声的落泪,过了一会儿,嘴里低低的唤:“.......柳表哥。”
      
      她话音方落,屋中气氛倏然冷凝。
      
      韩暮面色黑沉的可怕,掐在她腰.肢上的大掌渐渐收紧,秦倌倌似感到疼痛,眼皮剧烈的跳动,似下一瞬就要醒了。
      
      韩暮有些粗.鲁的将她放回榻上,黑着脸,大步出了碧纱橱。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春兰,再想不到主子竟未罚懒惰的秦倌倌,而像是吃了秦倌倌嘴里喊得“柳表哥”的醋,.......
      她似发现了了不得事,忙将眸底惊愕之色掩住,垂手恭送韩暮出了屋。
      
      与此同时,镇抚司衙门出了件大事。
      
      前几日韩暮勒令任道非去南京布政司造假通宝一事经三司会审后,终于有了进展。
      
      原是前南京布政司右参政秦坚下调到知州后,这几年左参政黄毅督造通宝事宜,单从督造的铜钱数量上看毫无纰漏,可市面上流通的二十万两铜钱的其中五万两竟不翼而飞了。
      
      须知,从圣上下旨督造铜钱时,从国库里拨出的二十万白银,是由户部拨下去,又有锦衣卫护持拉到南京布政司,其中辗转众多官员之间,少的那些银两却无人上报朝廷,这昭示着什么。不言而喻。
      
      圣上雷霆震怒,当场令锦衣卫彻查此次涉事一众官员,力图整治贪污受贿之风,因此,户部侍郎任良翰,户部郎中柳时明,锦衣卫副指挥使任道非皆要配合锦衣卫重新调查此案。
      
      此时,往日喧嚣的镇抚司气氛低沉的极尽压抑,韩暮坐在桌案后,刷拉拉的快速翻着任道非从南京布政司搜查来的账本,“啪”的一声,掷在任道非脚边。
      
      “账本是死的,在街上随便拉个账房先生都会做假账,副指挥使,你去南京搜集证据这么久,就拿回来这些无用的废本?”
      
      屋中官员都因这一声撞击吓得心尖一颤,忙垂下头去,安静如鹌鹑。
      
      任道非脸上不是颜色,硬着头皮解释:“南京布政司官员调动频繁,属下查访涉事官员需周旋各地,就......就耽误了时辰只搜寻到这些,大人,不若您再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属下务必搜集好全部证据。”
      
      “三个月?”韩暮冷睨着他:“那就要看看你项上人头还在不在了!”
      
      锦衣卫看似风光无量,实则整日将脑袋别在裤腰上,一个不慎便惹怒圣上丢了脑袋。
      任道非额上冷汗津津,知自己将差事办砸了,心有不甘道:“一个月,再给属下.......” 
      
      “半个月。”韩暮寒声道:“若半个月还没破案,别说是你项上人头,镇抚司上下都会跟着你一起没命。”
      
      “是,不过属下需要个帮手。”任道非吓得浑身一颤,咬牙道。
      
      韩暮这才撩起眼皮打量任道非身边的柳时明,今日.他身穿一袭半旧蓝衫,身姿挺拔,透窗入内的光影投在那张儒雅英俊的脸上,晦暗一片。
      他少时曾和柳时明打过几次交道,知此人心思谋略远在任道非之上,若他不是倌倌的心上人,或许他们还能引为知己.......
      他眯了眯眸,一缕寒芒乍现。
      
      瞧出韩暮神色异样的任道非,立马引荐道:“柳时明曾在南京镇抚司待过几年,熟知铸造通宝的过程,若能助属下一臂之力,此案定能及早侦破。”
      柳时明曾当过倌倌爹爹秦坚几年幕僚,陪其在南京布镇司述过职,若非此次事态紧急,任道非也不敢把柳时明拉出来帮自己查案。毕竟,锦衣卫行.事本就隐秘,若被圣上知晓有外人掺和进来,头一个便要杀他和柳时明,他也是抱着尝试的态度,想要韩暮通融下。
      
      韩暮眸底微动,寒声道:“副指挥使你可知自己说了甚么?”
      
      任道非心中揣揣,额上已然大汗淋漓。
      
      下一瞬,柳时明淡声道:“如今贪官污吏横行,国库空溃,圣上焦头烂额之际,韩大人不想着怎么为圣上分忧,反而计较司内规矩,是怕时明破了案,顶了韩大人的功劳吗?”
      
      柳时明虽生与乡野却身世显赫,是当今皇室旁支,因祖上不知怎么得罪了当朝圣上,全家被皇族除名改为柳氏,家族一辈辈落魄下来,到柳时明辈分上,柳家已和庶族无疑。
      
      经年不见,柳时明城府越发深了,竟先发制人刺他就范。韩暮眸底寒芒掠过,讥诮道:“我韩暮如何行.事无需旁人指摘,圣上那自有论断。”语气微顿,“只不过,既然你有胆子自荐查案,我便给你这个机会。”
      他倒要看看柳时明此次入京到底在刷什么花样。
      
      一旁战战兢兢未说话的王湛忙叫住韩暮:“大人,大人不可啊,若被圣上知晓了,这可是杀头的大罪。”
      
      话音未落,韩暮冷睨他一眼,王湛吓得双肩一抖,立马闭住了嘴。再想不通大人明明可以自己侦破此案,为何要给自己招祸答应柳时明。
      
      同时,柳时明双手朝前一拱,面无波澜的道谢:“谢韩大人。”
      
      之后,韩暮又委派了心腹锦衣卫同柳时明,任道非一同去查案,因此事兹事体大,韩暮进宫回禀圣上案子进度后,便命王湛为自己备下几匹快马,称待会儿去选马。
      
      猜大人要去南京督查案子,王湛不敢怠慢,忙去马厩去选马,他人尚未走近,就见柳时明和任道非正摸着一匹骏马选着,两人不知说了甚么,柳时明声音淡淡的:“倌倌哪里我帮你游说一二,至于能不能成,还在她自己。”
      
      任道非眉峰骤然一松:“倌倌自小和你热络,也最听你的话,此事由你出面最好不过,至于到时候事不能成,我再想别的办法。”
      
      柳时明眸色一深,颔首应下。
      
      王湛是知晓两人嘴里说的倌倌是何人,可不就是上次和大人私会的美人吗?莫非这美人不光是大人惦记,还被眼前的这两男人惦记?
      王湛暗暗心惊,忙扭头回去添油加醋的禀告给了韩暮。
      
      正伏案处理公务的韩暮,眸色倏然一沉,捏软毫的右手猛地朝下一划,登时底下宣纸碎裂成两半,碎纸染着赤色墨汁,凌.乱的触目惊心。
      
      王湛吓得大气不敢喘,过了好一会儿,韩暮掷下笔,寒声道:“再换个笔来。”
      
      ..........
      韩府。
      昨夜倌倌做了一夜的梦,睡的并不安稳,等在醒来时才发现已日上三竿了,她捂着胀痛的脑袋,怎么也想不起来梦里经历了什么,只知道睡梦中,眼前浮现的是木三清隽的脸,时而是柳时明温润的眉眼,两者轮流交替着变幻,最后,忽闻一声低斥,梦中光影流离的景象倏然消失,取而代之是无底深渊。
      
      她身子朝深渊底不住下坠,她惊惶大叫,徒劳的想要抓着什么时,挣动中身子似撞到了什么,疼痛袭来,她双眼蓦然一睁,醒了。
      
      她不知自己为何会做这怪异的梦,抱膝坐在榻上好一会儿,后脊的冷汗才消散了些。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青枝入内,急忙替她穿衣,边道:“小姐,任家小姐托人给您捎信了,说让您傍晚过去一趟。”
      
      前几日.她托任道萱帮她物色宅子的事应当是成了,眸底骇意尚未散去的倌倌,头还有点懵,“什么时候的事?”
      
      青枝把她从被窝里拽出来,推到妆镜前坐着,为她梳着头:“就是刚刚,任家小姐人现在还在府外等着您回信呢。”
      
      倌倌一瞬回神,忙要起身出门,就被青枝强拽着坐回来,她怒其不争的道:“小姐,您这个样子怎么去啊?”
      
      倌倌狐疑的看向妆镜,这才发现自己的双眼肿如核桃大,忙拿起脂粉涂上去,刚涂完一只眼,她手一顿搁下了脂粉。
      
      青枝忙问道:“小姐怎么了?”
      
      倌倌似没骨头般趴在妆镜前,满脸痛色的道:“没韩暮的允许,我出得了韩府吗?”
      
      “倌倌想出府做甚么!”
      
      与此同时,房门被人从外推开,倌倌嘴里的韩暮入内,面无波澜的盯着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佳神助攻出现了,韩儿子的春天快要到了。
    今夜再发一波红包,欢迎留评来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逸轩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