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只想低调[八零]

作者:莫二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这本书中的原女主叫做方婧,重生前的方婧美丽、温柔、善良,可惜一辈子身边围绕的都是渣男。
      
      重生后,方婧奋起反击,把前世欺骗过她的渣男狠狠虐翻,一个个全都从高处打落了下来。
      
      原本这一切都和肖亚蕾没有关系,可是不巧的是,方婧报复的第一个渣男,就是肖亚蕾的小哥肖亚兵。
      
      书里肖亚兵和方婧原本是一对恋人,可是肖亚兵却作风不检点和别的女人暧昧不清,在两人准备结婚的时候,肖亚兵突然提出来分手,让方婧措手不及。
      
      要知道在八十年代,人的思想还是相对保守的,方婧和肖亚兵要结婚的消息周围人都知道。被分手后,大家看方婧的眼神就带着异样。
      周围人整天议论纷纷,害得方婧为了躲避这些流言匆匆嫁人,谁知道她嫁的这个丈夫也是一个渣男。
      
      后来方婧才知道,肖亚兵会和她提出分手,是因为一个叫樊桂香的乡下女孩怀了他的孩子。樊家人找上门来,肖亚兵不敢不娶她。
      肖亚兵就是害方婧一辈子生活凄惨的源头,重生后的方婧肯定不会放过他。
      
      肖亚兵高中毕业后就进了市电影院上班,方婧就利用肖亚兵下乡放电影的时候,设计他和樊桂香幽会。自己又带着村民去抓奸,坏了两个人的名声后,直接和肖亚兵提出了分手。
      
      樊桂香家里当然也是不肯罢休的,一家人进城找上了肖家,让肖亚兵负责。两家人闹成一团,肖亚蕾为了护着哥哥被樊家人推到在地,划破了脸。
      
      肖亚蕾穿越就在这个时间,算起来,樊家人是昨天来闹过的,肖亚蕾去医院检查后已经回家休息了。
      
      等等,划破了脸……
      肖亚蕾神色大变,立刻掀开蚊帐下床,先奔到镜子面前。
      镜子里的这张脸白皙无暇,没有一丝疤痕,如同一块美玉一般,肖亚蕾看得都要爱上了。
      
      这个世界的肖亚蕾和原本的她,五官还是有一些相似的.只不过,这个世界的肖亚蕾更美,身材也更标准。
      因为和她的名字相同,关于肖亚蕾的一些剧情,樊丽丽细细和她描述过。
      
      小说里,肖亚蕾被划伤脸以后,四处求医,想要修复疤痕。肖家人更是在肖母的哭闹下集全家之力给肖亚蕾看脸。
      可惜的是肖亚蕾被一个游医骗了,脸上的疤痕不仅没消,反而越来越狰狞。心高气傲的肖亚蕾接受不了自己毁容的事实,居然吞药自杀了。
      
      失去爱女的肖母,把所有人都恨上了,尤其是造成女儿毁容的罪魁祸首樊家人。嫁进肖家的樊桂香就成了她折磨的对象,也没有一个好下场。
      
      书里的这些情节,让樊丽丽等一众书迷看的很是过瘾,直呼大快人心。可是肖亚蕾听着很不舒服,肖亚兵是个渣男,这和他的家人有什么关系?
      
      书中肖亚蕾和肖亚兵因为是龙凤胎,所以兄妹两个感情极好。肖亚蕾脾气有些娇纵,觉得和肖亚兵谈恋爱的方婧抢走了哥哥的疼爱,对她一直没有好脸色,不过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举动。
      好好的一个花季少女,又从未伤害过女主,怎么就落下了这么一个下场。
      
      樊丽丽却不同意,在她看来,渣男贱女就该下场凄惨.至于他的家人,只能怪他们没有教育好肖亚兵,活该被连累。
      
      不过现在因为樊丽丽的穿书,在昨天樊家人来纠缠时,肖亚蕾摔倒后直接伤到了后脑。估计那时候原身就已经消失了,所以肖亚蕾才会穿到她的身上,而且她的脸也没有受伤,剧情从这里就已经改变了。
      
      肖亚蕾还在回想着记忆中书里的情节,房门就被从外面拉开,钱大梅走了进来。
      钱大梅已经五十多岁了,可是一头短发还是乌黑,梳得整整齐齐用黑色的发夹夹在耳后。
      
      她穿一件灰色的短袖上衣,黑色的裤子,人很是精神。
      看到闺女正在照镜子,钱大梅会心一笑,闺女爱美她是知道的。
      
      “没事,脸上没有伤。这幸亏是没伤到,地上那个碎砖头又坚又硬,要是划伤你的脸可就麻烦了。妈一想起来就害怕,你说你小哥挨揍,你往前冲干什么。他一个大小伙子皮糙肉厚的,用不着你护着。”
      
      对于渣男肖亚兵,穿越而来的肖亚蕾自然没有好感。现在肖母这么说了,肖亚蕾也就顺势应下。
      “妈,我知道了,这事想想也是小哥做错了,我以后就不帮着他了。”
      
      钱大梅看着肖亚蕾的目光,满是慈爱,让肖亚蕾有些无措,这种来自长辈的热切关注,她已经许久没有体会过了。
      
      钱大梅知道兄妹两个感情好,对肖亚蕾的话也没有当回事,反而更关心闺女的身体。
      “头还疼不疼?昨天你小哥已经给你请过假了,今天不用去上班。先吃了早饭,你再睡一会。”
      
      “我不睡了,妈,我和你一起去吃早饭。”
      “好,你换了衣服出来。我在前街那里给你买了油条和粥,都还热着呢。”
      
      钱大梅嘱咐完闺女,端着屋里的搪瓷洗脸盆就出去了。
      肖亚蕾没有注意到这些,她正对着衣柜发呆。
      
      原身是个非常爱美的女孩,衣柜里满满当当都是衣服,一年四季的服装都是最新的款式。
      肖亚蕾的父母都是六零后,她也曾经听他们说过八十年代初期的事情,不过大都是那个年代物资多么的贫乏、单调。
      
      可是现在看这衣柜却完全不是那样,原身的衣柜里,光是连衣裙就挂了七八条。
      大红色、白色、浅黄色……有些款式即使放到后世也不过时。
      
      肖亚蕾挑了一件收腰的白色波点连衣裙换下了身上的睡衣,睡衣是人造棉的短裤背心,穿着非常舒适。也就是钱大梅疼闺女才会舍得给她做睡衣,要知道现在买布还是要用布票的,家家做几件新衣都不容易。
      
      肖亚蕾刚刚换好衣服,钱大梅又端着一盆洗脸水放到了洗脸架上。
      她刚刚接收了原身的记忆,还没有消化完整,原身一直被肖母娇养着。收拾房间、洗衣做饭全都不用做,就连洗脸水都是肖母帮着打好。
      
      “妈,以后我自己打洗脸水,不用你帮着。”
      钱大梅不以为意,“端一盆水能费什么劲,你快洗脸吧。”
      
      肖亚蕾站在洗脸架前洗脸,钱大梅就站在她身后,还轻轻扒拉着她的头发,查看后脑勺上伤到的地方。
      
      肖亚蕾把脸洗净,刚拿起毛巾擦脸,钱大梅又忙着把洗脸水给她端了出去,肖亚蕾完全来不及阻止。
      肖亚蕾只好收拾完赶紧跟着出了房间,站在院子里她粗略打量了一下肖家的情形。
      
      肖家住在城中的一片大杂院区,肖家的房子不大,主屋有三间,她住的是东厢房,只有一间。院子四四方方的,收拾得很干净,院子中央还种着一棵大树。肖亚蕾仔细研究了半天,才确认这是一棵枣树。
      
      枣树好呀,大红枣脆甜脆甜的,还可以做成蜜枣,晒干了还可以泡茶……
      对着这刚刚开花的枣树,肖亚蕾瞬间就想到了好几种吃法。
      
      “奶奶,我也要吃油条……”
      “等一下,你小姑还没来呢。”
      主屋里传来钱大梅训斥孙子的声音,肖亚蕾这才把目光从枣树上收回来,掀开门帘进了堂屋。
      
      堂屋的面积也不大,正中摆着一张条案,条案上的东西有些多。一个笨重的收音机、一张肖父的遗照还有一些瓶瓶罐罐。靠西墙摆了一张八仙桌,几把椅子,东墙放着两个高低不等的玻璃门橱柜。
      
      钱大梅已经把粥给她倒好了。
      “蕾蕾,快点来吃饭,粥还热着呢。”
      
      肖亚蕾走到桌子前坐下,两个双胞胎男孩也围坐在桌子前,眼巴巴地盯着桌上的油条。
      肖亚蕾知道这两个孩子是肖家老二肖亚军的儿子,因为父母都上班,一直由钱大梅照顾。
      
      钱大梅见闺女坐下了,立刻又把一根油条挟给她。油条炸的金黄酥脆,一股焦香味引得两个孩子垂涎不已。
      两个孩子齐声叫了声“小姑”,立刻就把眼睛望向奶奶。
      
      “吃吧……”
      钱大梅也给两个孙子一人挟了一根油条,还不忘追问他们。
      
      “慢点吃,你妈早晨送你们过来,没给你们吃早饭呀。”
      “没有,妈妈说奶奶这里有好吃的。”
      
      钱大梅听了大孙子的话,撇了撇嘴,这个儿媳妇就是这点让她看不过去,太爱算计了。这都几点了,在家里也不给孩子准备早饭。
      所以说这挑儿媳妇可要仔细,不能什么人都娶到家里。
      
      原先和小儿子谈对象的那个方婧,除了人有些没主见,其他的她倒是挺满意。谁知道小儿子下乡放电影,言行举止这么不稳当,居然招惹了一家子无赖。
      
      一想起昨天来闹的樊家人,钱大梅顿时没有什么心思吃饭了。她气的把碗往桌上一丢,叹了一口气。
      
      肖亚蕾刚刚咬了一口油条,见她这样,愣了一下。
      “妈,你怎么不吃呀!”
      对着闺女,钱大梅勉强挤出一个笑。
      “我吃不下,你快吃!”
      
      肖亚蕾立刻就明白了,估计还是被肖亚兵这事气的。
      “妈,别气,我小哥惹出来的事情,你让他自己想办法解决。这油条特别好吃,你吃一口。”
      
      “他想办法?他能有什么办法,就知道躺在床上装死。我和他说多少回了,下乡的时候好好工作,别和那些村里人走的太近,可是他就是不听,这下被算计了吧。”
      
      这话,肖亚蕾没有往下接。做父母的,都觉得自己孩子是无辜的,出了事,首先就是帮着开脱。
      就在这时,西间挂着的布门帘“唰”地一下被掀开了,里面走出一个人急急往门口冲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