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到靠脸吃饭

作者:木木木子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章

      “大姑,”牡隽一步上前将愣了的江画挡在了身后,刚想说什么就被前头的蓝丽娟拦住了,牡丹把紧抿着一张小嘴的羊羊拉过来搂在腿侧,望向她爸妈。
      
      “有胆子把刚那话再说一遍,”在医院干了大半辈子,蓝丽娟什么人没见过,她手指牡大凤:“你信不信我把你嘴给撕烂了,”外面的人怎么说她不管,但江画是她儿媳妇,她容不得亲朋好友轻贱她。
      
      这会牡大凤也想扇自己一巴掌,只是一见蓝丽娟猖狂,她心中的怨气就噌的一下全涌上了来,忽地站起,一把甩开她男人的拉扯:“说怎么了,本来就是真的,你们家娶媳妇连带着我们都没脸。”
      
      “大姐,”二凤见她大哥脸黑熏熏的,心生不妙,赶紧去拦大凤:“今天是娘忌日,你少说两句成……”
      
      “别跟我提老娘,”牡大凤正找不着机会发作呢,避过二凤的触碰,豆大的眼泪说掉就掉:“她偏心了一辈子,眼里只有儿子没有闺女,你我出嫁的时候,有看见她陪嫁半根布纱吗?她恨不得把我们姐两拆了贴给她儿子。”
      
      蓝丽娟见她又扯老账,都被气笑了。
      
      半天没吭声的牡忠民终于说话了:“丹子,别杵在门口,进来把门关上。”牡丹轻轻拍了拍有些不安的羊羊,犹豫道:“爸,我还是带羊羊去点菜吧?”
      
      “不,”牡忠民的目光挨个扫过对面六人:“今天正好三家一个都不少,有些事情也是时候摊开来说清楚了,”右手手指用力点着桌面,“不然我牡忠民一辈子都是个吸姐妹血的怂货。”
      
      牡丹搂着羊羊往里挪了挪,将门关上。
      
      呼咙一声,牡忠民拉出一把椅子坐下,看向还站着的姐妹两人:“大凤比我小两岁,二凤比我小四岁,我54年出生,过完年就62了。”
      
      “70年爹因工厂事故撒手走了,那年我十六岁,刚刚高中毕业,爹的丧事一办完就下乡去了西北大山沟,这一去就是7个年头。”
      
      说到这段往事,大凤和二凤再也不吭声了,两人坐下脸稍稍撇向一旁,不敢看牡忠民。
      
      她们爹死的那年,牡忠民已经16岁,又有文化,找找老关系是可以直接顶了她们爹的职位入工厂,只是这样一来,才初中毕业的大凤就逃不过下乡的命了。
      
      “这七年里,老娘去大山沟看了我两次,第一次是72年,她跟我说大凤在家不吃不喝要顶爹的职位,”牡忠民问到牡大凤:“这是真的吧?”
      
      牡大凤抿了抿嘴,不情不愿地回道:“是,”不过她依旧有理,“但如果没我这一出,你也就是个下岗工人,哪会有今天的富贵?”
      
      “你这张嘴脸是真的丑陋,”牡忠民盯着还有些不忿的牡大凤冷笑一声,声调有力地说:“我会有今天的日子全靠我和蓝丽娟的不懈努力,”手指对面六位,“跟你跟你们没有半分关系。”
      
      “老娘不同意大凤顶爹的位置,是我写信给当时五金厂洪厂长的,”没有这茬事,他72年就能回城工作了:“74年,老娘第二次来看我,一脸欢喜,说她工厂里营收好,准备招工,她已经通好了关系,给我弄了一个临时工的名额。”
      
      牡二凤低下了头,她男人安明华也极为尴尬。
      
      “为了这个名额,你们是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牡忠民从不愿提这些往事,但是他们一直在逼着他,“二凤回家说她怀孕了,安家放话没有工作,他们家不娶,老娘要去告安明华,二凤干脆就不归家了,”手指牡二凤,“那年你16岁。”
      
      说完了他看向画着精致妆容的安婷:“你娘得了工作之后,随便摔了一跤就流产了,为了她的名声,家里一直遮着,直到20岁成了正式工才嫁给你爸。”
      
      “大哥,你提这些干什么?”牡二凤有些后悔今天听了大姐的话,现在好了,她在孩子跟前都没了脸面。
      
      “不提?”牡忠民轻笑:“我不提,你们大概都快忘了这些老事了,”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了一根叼在嘴里,但并未点着,“你们总说老娘偏心我,这一点我同意。”
      
      牡大凤抹了一把眼泪:“爹在工厂出事,工厂赔了一大笔钱给我们家,我和二凤是一分没沾着……”
      
      “妈,”坐在朱东成下手的朱晓披散着齐肩梨花卷发,微蹙起一字眉:“舅舅心里清楚着呢,也一直在补偿我们,你干什么总要提那些往事,”她是不是忘了他们今天还有事求大舅?
      
      补偿?牡丹瞬间就捕捉到了关键,冷眼看着他们:“大姑、二姑,你们不介意我说一句吧?”也不等她们应话,便直接继续往下说,“你们说奶奶偏心,没有给你们嫁妆,这一点我不认同,在那个年代,工作就是最好的嫁妆,难道给的还不够?”
      
      这话还真没有可反驳的余地,确实在70年代,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就意味着什么都有了。
      
      “工厂赔给我们家的钱,一部分被拿来疏通你们那两份工作的关系了,”牡忠民瞥了一眼朱晓,大概知道牡大凤是又有哪不满了,想要他给想法子,可惜他真的恼了:“一部分被用作我上安师大的学费了。”
      
      蓝丽娟插话进来:“你们既然不要脸,那今天咱们一次掰扯清楚,”她上前站到牡忠民下手,“牡忠民能回安城,是他自己通过高考考回来的,妈给交的学费,剩下的全靠国家补助。”
      
      “你们拿了工作,有往外掏过一分钱吗?”她憋了一肚子的话,今天是不吐不快:“怨妈偏心?我也说妈偏心,但你们同牡忠民一样都是妈亲生的,牡忠民给妈养老送终,你们有给她养过一天老吗?”
      
      “她要是给我带孩子,”牡大凤又杠上了:“我也给她养老。”大哥家隽子三岁,她生的朱晓,婆婆不帮手,她求亲妈,可她亲妈哪会管她死活。
      
      蓝丽娟手指牡大凤:“给你带孩子?”一脸讽刺,“然后你带着孩子吃喝全靠妈是吗?”
      
      “我家牡隽十一岁,老太太胃上长了个东西要动手术,你们都是大忙人,就在老太太动手术那天来了一回,没掏过一分钱没照顾过她一天,”想到那段日子,蓝丽娟都不知道他们两口子带着两孩子是怎么过来的?
      
      “你们两闺女躲得过去,老太太就一儿子,我这做儿媳妇的躲不过,伺候饭食,端屎端尿,什么我不做?”
      
      她就是念着老太太对她的好,给她看孩子:“老太太动了那次大手术之后,身子就一直不太好,我家牡隽十八岁,老太太走的。这七年,你们有给她买过一块水果糖,做过一次饭,我蓝丽娟这张老脸就扯下来任你们踩。”
      
      “偏心?”蓝丽娟眼睛都红了,一巴掌拍在桌上,直斥对面六人:“我两口子担得起老太太的偏心。”
      
      牡忠民要说的话都已经被老婆子说了,他站起来,拿了桌上的皮手套:“我牡忠民这辈子对得起爹对得起娘对得起你们,唯一对不住的就是蓝丽娟,”说到这他沉凝了稍许,“结婚时说要让她享福,可我却叫她受了半辈子的苦。”
      
      有他这句话,蓝丽娟也就知足了,她不后悔嫁给他。
      
      “今天人都在,我也把话放这了,”牡忠民看着对面的几人:“从现在开始,哪天你们死了,作为娘家人,我会去一趟,当然这要在我活着的情况下……”
      
      朱东成和安明华坐不住了,赶紧起身想要赔不是:“大哥……”
      
      但牡忠民不给他们机会:“你们活着,我牡忠民一家子绕着你们走,不会沾着你们一星半点,”说完就转身对牡隽说,“我们换一家吃饭。”
      
      “好,”作为A大教授,牡隽在外同他父亲一样情绪内敛,但今天有些话他必须要说:“江画干不干净,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们既然吃着锅里的还嫌饭食脏,那以后就不要吃了。”
      
      牡丹打开门,一把抱起羊羊:“我们去鱼市吃鱼。”牡隽搂着强扯出一丝笑的江画跟上妹妹和儿子,蓝丽娟老两口跟服务员说了一声便走了。
      
      牡忠民一家前脚离开,后脚御庭饭庄就把账单送到618包间,服务员拿着POS机,露出极为标准的笑容:“一共3288。”
      
      “怎么这么多?”牡二凤拿起账单翻看,顿时吞咽了下口水。
      
      “这房间是牡老校长订的,我们老板已经给了八折,”御庭饭庄可是极少给这么大折扣的。
      
      朱东成见安明华不动,只能掏出一张卡递给服务员:“刷1644,”两眼狠狠地瞥向坐在上手的牡大凤,“作,继续作,你不是说你是大哥亲妹妹吗?”
      
      牡忠民是什么人,一个一点底子都没有的穷汉子,能做二十多年的校长,那是有本事的。再看看人家两孩子,一个A大教授,一个名校金融硕士,牡丹投资失败怎么了?牡忠民手指缝漏点就够补贴他姑娘的漏洞了。
      
      “爸,你能不能别再说了,”朱晓现在烦得很:“妈今天都把话吹出去了,说我在国家电网上班,年薪30万,”舅舅现在翻脸不认人了,她拿什么进国家电网?
      
      “国家电网?”安婷看着她妈取了银行卡付了剩下的1644块,示意服务员送几个打包盒过来:“大姑这吹得有点没边,你们也别想着求舅舅了,他能给你弄进图书馆当个图书管理员,但绝不可能把送进国家电网。”
      
      朱晓撇开脸,不想理会安婷。牡二凤现在是真的有点怨她姐了,冷着脸,收拾包准备走人。
      
      到了这会,牡大凤还嘴硬:“我是牡忠民妹妹,这是铁一样的事实,容不得他想认就认,想丢就丢。”
      
      吃了饭到家已经下午三点了,牡忠民老两口带着羊羊进房休息,牡丹洗了个澡,刚躺到床上,就收到了一条微信。
      
      再次来到顶楼,她的心情已经不再那么晦暗了,双手插袋走上前去:“你还在介意大姑那话?”
      
      被泪沾湿的眼睫颤了颤,江画抽噎了两声,她全身都在发抖,咬牙说道:“我承认我咽不下这口气,”明明她一身清白,但却被恶毒的谎言泼得满身污秽,“丹丹,我不是一个人,我有孩子有家人,这个名声……我真的背不起。”
      
      “我知道,”牡丹抱住她:“你想要做什么就去做吧,我支持你,”当年画画就是太年轻了,背靠着江伯父的关系,一入圈子就极为强劲,结果江伯父那一有点风吹草动就栽了跟头。
      
      江画痛哭:“那些人做……做得太绝了,”她爸爸手下人不干净,上面只是让他配合调查,隔天斐韵依就联合苏夏等六位女星污蔑她,当时她一边担心着家里,一边应付着舆论,是身心俱疲,根本无力反击。
      
      即便后来上面查明了事情,确定她爸爸没沾手,她也被吓怕了,恨不能整个世界都忘了她的存在,她怕给她爸爸招惹麻烦。
      
      就在那当口,已婚影帝张哲出轨网红的事被爆出,而斐韵依那一群人一夜之间没了声音,事情虽然过了,但她“淫媒”的屎盆子却是被扣上了。
      
      原以为时间久了,这事就会被忘了,可是她没想到今天竟被人当着她3岁儿子的面说出,这叫她如何忍?
      
      “不要哭,”牡丹轻拍着她的背:“现在江伯父也退了,你不必再有所顾忌,既然咽不下这口气,那咱们就吐出来,”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江伯父没事了,张哲的事就被爆出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