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到靠脸吃饭

作者:木木木子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笑僵在脸上,张卉颜没想到齐虹盈会当众发作,一时间有些下不来台,倒霉的是今天她的经纪人有事正巧不在,心中算计着违约金,清楚那将是个天文数字,立时放低姿态:“虹姐,今天真的是太赶了,下不为例。”
      
      齐虹盈淡而一笑:“不用了,我记得你的合约是到16年6月,”这时在一旁理着头发的东小西动作一顿,后将手中的镜子递给她的经纪人,极为乖巧地笑道:“虹姐,我再去挑几套衣服。”
      
      “去吧,”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齐虹盈看着东小西扭着腰臀不急不缓地走去她的更衣室,后再次对向张卉颜,冷声说道:“大家都在等你,你也去准备吧。”
      
      “好,”此刻张卉颜再没了之前进棚时的盛气,朝着齐虹盈点了点头后转身离开,不等进化妆室就脱去身上的那件粉色小香大衣,脚下的步伐也有些凌乱。
      
      东小西不愧是国际超模,换衣服的速度极快,张卉颜刚走,她就回来了:“虹姐,要继续吗?”
      
      “继续吧,”齐虹盈双手半插在呢子裙口袋里,仔细地品着东小西身上的这件连体工装,后对一旁的工作人员说:“你去把A20c和B11d、B011那三款衣服拿出来,”手指向牡丹,“让她换上。”
      
      一直都在准备着的牡丹闻言,没有丝毫迟疑地跟着工作人员走了,东小西垂首打量自己这身,没有多问,面上仍然带着笑。
      
      圈里的人谁不知道洛莱姓“齐”,而这位虹姐就是洛莱老董事长齐天酬最看重的长孙女,不然她也不敢那样下张卉颜脸面。
      
      牡丹跟着工作人员取了衣服,就快步跑向更衣室,在经过张卉颜化妆间时,听到从里面传出的怒斥和不断的道歉声,她脚下速度更快,不过两分钟,便回到了摄影棚。
      
      江画把手里的东西给吴清,赶紧上前帮牡丹整理衣服,齐虹盈往这边看了一眼,就让东小西先上拍摄台。
      
      将贴身的黑色低领打底衫收进高腰破旧的牛仔工装裤中,外搭米白色的无扣休闲西装,脚踩七公分鸭嘴裸靴,牡丹把一头羊毛卷扎了个松松的低马尾,见齐虹盈点头了,她便走向拍摄台。
      
      站在拍摄台上的东小西打量着牡丹,待她走近笑着低语说道:“你是新人,”不然长这模样,她不可能不认识。
      
      “对,”牡丹站到东小西的身侧:“我刚入行,什么都不懂,还请您多多指教。”
      
      今天东小西心情美,什么都好说:“没事,拍照而已不用太过紧张,”凑近牡丹抬眼扫了下她的身高,后将腿往一旁稍稍叉开,侧头问到站在吴浩身旁的齐虹盈,“虹姐,这样可以吗?”
      
      对东小西的表现,齐虹盈很满意:“GOOD,”示意吴浩开始拍照。
      
      抱着水杯、衣服立在江画身后的吴清两眼都已经冒星星,压抑着想要尖叫打CALL的冲动:“太飒了,”怎么办?台上的两人,帅酷到她小心脏怦怦直跳。
      
      双手抱臂的江画一直注视着拍摄台,吴浩调准了镜头,瞧了又瞧,只觉还差了点:“虹姐,让化妆师给牡丹上阴影,”她太白了,这使整个画面显得有些突兀。
      
      候在一旁的化妆师立马拿着阴影刷上台,牡丹低头配合。
      
      趁着间歇,东小西打趣自己:“要不我也再扑点粉?”不等说完就乐了,她并不羡慕牡丹的白皙,毕竟她们走的不是一路。
      
      二人接连拍了两套衣服,张卉颜才进摄影棚,接着东小西和张卉颜开拍,不得不说张卉颜虽然脾气大,但业务能力还是很好的,抓镜头抓得很准。
      
      因为要拍照,洛莱中午并没有给模特放饭。吴清备了无糖巧克力,牡丹嚼了两块也不到哪里去,撑到下午四点,终于又轮到她了。
      
      江画杵在牡丹耳边说:“还有三张就OK了,咱们再坚持一会,晚上去吃火锅。”
      
      “先别提,”她都饿了一天了:“我这口水都下来了。”
      
      赤脚站在张卉颜后侧,按要求摆好姿势,找准角度正打算微仰下巴,突然小脚趾上传来钝痛,她想低头查看,但吴浩在说“准备”。
      
      为了不影响她人,牡丹只能忍着,好在很快拍完,扭头看向踩着细高跟走开的张卉颜,轻吁一口气,瞧了一眼被细高跟盖了章的左脚小脚趾,试着动了动,淡笑着下了拍摄台。
      
      来时是晨光正好,离开已是华灯初上,坐上车三人都不自禁地长呼一口气,异口同声道:“终于结束了。”
      
      江画拍了拍牡丹放在腿上的手:“小脚趾还疼吗,要不要去医院拍个片子?”
      
      张卉颜今天丢了一个代言,心情不爽,有齐虹盈在她不敢大作,但小动作却不断,就连东小西都被她踩了一脚。
      
      “没事,”牡丹摇了摇头:“一点乌青,过两天就好了。”
      
      吴清发动车子:“张卉颜这几天日子不会好过的,”面上带着浓浓的讽刺,“作为洛莱女装的代言人竟穿着小香进洛莱总部拍宣传画报,她经纪公司应该还不知道这事,”洛莱女装给的代言费在业界可不低。
      
      “估计是这两年身价涨了,她已经忘了自己只是个乙方,”江画有些不屑道:“张卉颜比东小西差远了。”
      
      牡丹点首:“东小西是混时尚界的,她比张卉颜更在意行规,”张卉颜没了代言,还可以拍戏、唱歌,但东小西不成,坏了行规,怕是连秀场都难再上。
      
      江画扭头看向牡丹:“咱们先去吃饭,然后回酒店好好休息一夜,明天早上回家。”
      
      “听你的,”总的来说牡丹对这趟活还是很满意的,毕竟原只打算赚个两万块了事,现不但钱多了,而且还拿了一份不错的合同,这算是惊喜。
      
      次日天还没亮,江画就睡不着了,翻来覆去扰得牡丹都跟着醒了,嘟嘟囔囔地说,“现在才4点,你折腾什么呢?”
      
      “我想你哥了,”江画拿着手机,翻看她老公和儿子的照片:“自羊羊生下来,我就没跟他分开过,也不知道晚上看不见我哭没哭?”
      
      牡丹蒙头继续睡。
      
      在酒店吃好早饭,等吴浩接走了吴清,两人就退了房出发回家。
      
      江画是归心似箭,牡丹开着车,她就拿着手机跟牡隽接了视频,听到家里吵吵嚷嚷的,不禁蹙眉问道:“我怎么听到大姑的声音?”
      
      “你没听错,”视频中牡隽神色自然:“大姑要爸想法子将朱晓弄进国家电网,爸让她滚,她又哭又闹赖着不走,爸打了110,妈正拿着鸡毛掸子赶人呢。”
      
      “国家电网?”牡丹轻嗤一声:“图书管理员还不够好吗?”朱晓能进市图书馆已经是她爸托了关系的,这还想去国家电网,她们真当安城是牡忠民同志的?
      
      江画跟牡隽说了两句就结束了视频:“真是可笑,你跟你哥是一点没叫爸费精神,她们倒好,快60的人了,要是朱晓、安婷结婚早都当姥姥了,还扒着娘家大哥不放,”想到几天前那事,不忿嘀咕,“好像我们家欠她们一样。”
      
      “不用担心,”牡丹注意着路况:“爸妈性子不软,既然拍桌说断了那就是断了。”她爸妈都退了,脸面什么的还能比得上日子舒坦?
      
      “明年搬去京都正好,”江画还是有些恼:“离那两家远远的,耳根子都清净。”她重开工作室,保不准到时就属那些所谓的亲人最能嚼舌根。
      
      一路上虽有些堵,但好在安城离申城并不远,两人赶在午饭前到了家。
      
      推开家门,扑鼻的饭香勾得肚子都开始咕噜咕噜叫,不等换好鞋,牡丹就嚷道:“我们回来啦……”
      
      套着红太狼围裙的蓝丽娟手拿着木铲跑出厨房,见两人提着大包小包,赶紧上前去接:“怎么样,听隽子说这次很顺利?”
      
      江画换了拖鞋,就抱上蓝丽娟:“妈,是太顺利了……”
      
      还想说什么,就见一三尺高的小肉团子从书房中冲了出来,嫩嫩软软的奶音响起,“妈妈……妈妈,”江画放开婆婆,蹲下接住她家胖儿子,好一番亲香。
      
      牡丹翻出在申城买的变形金刚,把脸凑到羊羊跟前:“姑姑也要亲亲。”
      
      “机……机人,”胖羊羊看着牡丹,伸出一根圆乎乎的指头去触碰变形金刚,那双承了江画的圆眼一弯,小嘴一窝:“谢谢姑姑。”
      
      “小机灵鬼,”牡忠民跟着出了书房,神色没有丝毫不对,慈爱地看着堵在门口的两大一小。牡隽在书房修理儿子的遥控车,听着外面的欢声笑语,嘴角不自禁的上弯。
      
      将东西放回自己的房间后,牡丹撸起袖子进了厨房:“妈,还要做什么菜,我给你打下手。”
      
      “再烧一个鱼丸汤就可以吃饭了,”蓝丽娟洗着青菜,看了一眼闺女问道:“打算好了没有?”最近她也听老头子说了,外面不景气,“我这还有一笔钱给你备着呢。”
      
      拿起一棵菜开始掰,牡丹已经认真想过了:“您那笔钱放着吧,我先跟着嫂子混一阵子,积累一点资金,待时候好了再来。”她交了那么贵的学费,总不能就这样罢手了。
      
      “好,”蓝丽娟随她:“娱乐圈其他的不说,但那些男的确实是长得养眼……”
      
      牡丹知道蓝丽娟同志想要说什么,立马提醒她:“妈,你锅里的鱼可以盛起来了,”掰好了菜开始洗,“今天大姑来闹,你和爸没怎么样吧?”
      
      提到牡大凤,蓝丽娟语气就不好了:“不要了那体面,我和你爸可不怕她闹,正好趁着今天这机会,我抡起鸡毛掸子就抽,”现在通体舒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