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黑红的一天

作者:菩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3

      “一线大演员也能这么嘴贱,我也可以。”
      
      谭悦榕没有生气,四两拨千斤般将这话给拨了回去,她从讲台底走出来,把自己刚刚推测的告诉了王敬,王敬显然也早就想到了,他皱着眉毛,招呼着众人靠近。
      
      “从现在现有的线索能看出什么?”
      
      “水是温的,不烫嘴,节目组很人性。”
      
      齐昊喝了口温水,迟疑的将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众人默,一阵寂静,他也很无奈,耸耸肩。
      
      “我所触碰的线索里只有这一项。”
      
      “张群英写了这本日记,按理此时应该已经转学了却没有将它带走,根据后文,她是不是已经发生了不幸。”
      
      白肃晃了晃手里的日记,他从身后走出来,脸上又是那么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笑容恰到好处,落在谭悦榕的眼里,令她嗤之以鼻。
      
      “文中浮现出的几个人名,苏宁好也出现在了废纸上,那么按照顺序,应该是韩菲先出事,随后是苏宁好,接着才是她。”
      
      柳灿煌说完后看向杨章,杨章他脸色僵硬起来,他支支吾吾道。
      
      “嗯……现在是晚上。”
      
      “……”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我们进来的时候是十点四十,也就是说保安巡逻一圈需要二十分钟,而第一次他站在门口,第二次他推开了门,那么第三次他应该就会进来。”
      
      “韩菲在张群英的日记里写,校方对于消失的学生都是以校外消失为由报警,但是她显然并不相信,并且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个关键的地方。”
      
      谭悦榕淡定的将日记翻到三月六日和三月二十日。
      
      “既然苏宁好自从和隔壁班的住进了414后,就发生了变化,那么说明苏宁好的室友是隔壁班的,因此她是怎么做到熄灯以后走到张群英的床边?除非她也是414的室友,否则,这个苏宁好就不是真的苏宁好。”
      
      齐昊一听,连忙捂着肚子摆摆手。
      
      “你的意思是那个苏宁好是鬼?”
      
      他感觉自己本来好些了的肚子又开始翻腾起来。
      
      “是不是鬼,我不确定,但是我们必须在剩下的十分钟内找到下一个地方。”
      
      “下一个地方……”王敬现在还未抓到头绪,就被白肃抢先说道。
      
      “隔壁班。”
      
      “对!苏宁好和隔壁班的住在414,那么隔壁班一定有线索!”
      
      王敬反应过来,连忙指挥着众人出门到隔壁班去,齐昊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杨章正好站在他的身边,便顺手扶在他身边。
      
      作为花瓶定位的谭悦榕狠狠的出了把风头,出门时,王敬先是探头张望片刻,确定没人出现,招招手示意各位跟着他往隔壁班去。
      
      漆黑的夜风呼啦啦的刮动,树影张牙舞爪,好似有谁正在咆哮,齐昊与杨章对视一眼,抖了抖身子,努力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王敬带着队友进了隔壁三班的教室,教室里与二班并无太大的不一样,黑板上干净不染一丝尘埃,谭悦榕走在最后面,刚进入,就低着身子四处看去,见没有保安出现,她心里一放松,
      
      “你们快看三班有无线索。”
      
      王敬率先走到众人前面,翻箱倒柜找了起来,其他人见状也加入到了翻找线索的过程中,齐昊捧着泡着枸杞水的水杯,如七老八十的老大爷一般,柔弱的倚靠在门边。
      
      “你们加油找,我这肚子不听话,只能替你们放哨。”
      
      杨章张了张嘴,他也想像齐昊一样,左右门神守着教室门,可他没有理由,总不能硬生生的告诉众人,他胆子只有黄豆大小。
      
      原先来的时候,节目组告诉他,密室逃脱是个需要体力的节目,他孔武有力,英俊不凡,一定能拯救他们于危难之中,可现在他只觉得小腿肚子打颤。
      
      尤其是新来的这个女明星胆子比他还大,东摸一下西摸一下,称得他的肌肉都变成了软弱无力的病鸡肉。
      
      “杨章你来看看,这空调上面有没有东西。”
      
      “……来咯。”
      
      队长召唤,不得不从。
      
      谭悦榕正翻着校桌,白肃翻完第二排的桌子转身时正好对上谭悦榕的视线,他背对着门口的摄像头,面容怀疑的指了指桌子。
      
      “你觉得我们会在这里找到线索吗?”
      
      落到谭悦榕的耳里似乎是想从她这里知道其他的情况,她慢条斯理的伸手在柜子里摸了摸,视线朝摄像头的方向瞥去。
      
      “我觉得会,毕竟这里既有摄像头,还有一个木盒子。”
      
      话落,她的左手拉着个木盒子拖出了柜子里,柳灿煌眼前一亮,招来王敬打开手电筒,小小的光束合着众人的视线齐聚到了木盒上。
      
      盒子只有巴掌大,被一个有它二分之一大的密码锁给锁住了,王敬拿出之前带来的黑包里的钥匙,却发现这密码锁除了一排一排的数字,根本没有锁孔。
      
      “看来这把钥匙不是用在此处。”
      
      “这个桌子的主人是李君。”白肃将书桌里的书本全部拿了出来,伸手来过王敬的手电筒,好生检查起来。
      
      书本中并无夹页,都是些普通的教材书,唯一厚重点的是用了一段时间的新华字典。
      
      “你们看,新华字典中间藏着个小的手电筒!”
      
      白肃顺手一翻开就见新华字典中间被人挖空了,里面安静的躺着个食指长短的小手电筒。
      
      柳灿煌拿起这小手电筒,头朝下打开开关,紫色的光线射在地面上,起了一块光斑。
      
      “紫外线。”谭悦榕念叨了几句,突然脑中灵光乍现,她将新华字典的棱边转过来,见棱边上没有任何字体,却福至心灵,她将新华字典移到柳灿煌手中的紫外线手电筒前,那棱边隐隐约约浮现出几个数字出来。
      
      “哇!”
      
      摸了半天空调顶端却什么都没有的杨章,见此情景,吃惊的轻声叫道。
      
      “你是不是有剧本?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
      
      后期突然出现,熟悉的花体字:节目绝对没有剧本!
      
      “谭小姐好厉害!”
      
      齐昊也听见了他们的交谈,他拿着玻璃水杯,人已入佛,附和着夸奖道。
      
      “63495”
      
      白肃探头将新华字典上面的数字念出声来,随后伸手将密码锁一一扭到指定的数字上,“咔”密码锁打开了,王敬总算见缝插针找到个空位,准备将盒子里的东西取了出来。
      
      躺在盒子里安然入睡的是一个右手大小的布娃娃,红裙黑色长发,脸上没有五官,只有一个大黑叉叉,从额头蔓延到下巴,整张脸明明没有眼睛,但令人恐怖的气息攀上众人的背脊。
      
      这布娃娃的红裙在手电筒的照射下似有反光,细细一看,布娃娃上面还插着十几根银针,而它肚子处被一银针贯穿,同时被贯穿的还有一张白色纸条。
      
      “苏宁好去死!!”
      
      最后一字鲜艳如血,浓厚的怨气如实质似刮刀。
      
      “这……这是?”
      
      杨章迟疑的出声,引来齐昊的目光,他拖着他胖胖的身子走了过来,借着光线只隐隐约约看见个黑发布偶,他嘴巴一咧。
      
      “喝,这娃娃标致。”
      
      众人听闻这话,齐刷刷的抬头看向他,他估摸着说错话了,等转到正面,见到了这娃娃的全身,他脸上肥肉一皱,哎呦喂的捂着肚子叫唤了起来。
      
      “这娃娃是代替人的?这戒指是谁的?”
      
      他手指颤巍巍的指到娃娃脖颈处的一项链处询问道。
      
      说是项链,其实只是一根头发串着一个戒指。
      
      “如果没有猜错,这戒指和这头发都应该是苏宁好的。”
      
      白肃推测着,可他闹不明白的是。
      
      “两个高二的学生能有多大的仇恨?以至于用布偶去诅咒她人?”
      
      “那谁能知道呢,我每天兢兢业业的工作,还不是每天被人骂,我和他们又有什么仇恨呢?”
      
      谭悦榕打了个哈欠,她以往的生物时钟正在提醒她该睡觉了,伸手揉了揉眼睛,揉出几滴泪水。
      
      其他男明星此刻也比较尴尬,谭小姐好像在哭,不知道该不该商业安抚一下?他们的情绪全写在脸上,谭悦榕捂着嘴巴又打了个哈欠。
      
      “别想着安慰我了,这点小事还不至于让我伤感,我就是有点困,咱们赶紧破关了好回去……哈……睡觉。”
      
      谭悦榕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眼睛一眯一睁,原地跳动几下,让自己精神起来。
      
      “李君既然对苏宁好有这么大的怨恨,说明她二人是认识的,甚至有可能就是室友。再看看柜子里有没有其他的线索。”
      
      柳灿煌赞同的又搜索一遍,发现只找到一本巴掌大的小本子,翻开一看,上面满满当当的全是字,蓝色一排黑色一排,中间还有红色的笔迹穿插其中,似乎是几人在对话。
      
      “李君,你今天怎么回事,手机怎么响了?”
      
      “对啊,今天第一节课就是老班的,你怎么没调静音?”
      
      “好了,老二别说了,老三你去办公室找找手机,我看见老班把手机放在办公桌内了。”
      
      往后又翻一页,仍旧是这个话题。
      
      “我去找了,办公桌里没有我的手机,呸,晦气,被老班抓到了,她说要等到期末家长会的时候才会还给我。”
      
      “太过分了吧,我看老班就是没人要才一天像个怨妇一样,瞧不得我们的好。”
      
      后面几页几乎全是咒骂的话语,白肃揉了揉鼻梁,抬头眼睛笑眯眯的看着谭悦榕,他好看的唇形里说出讨好的话。
      
      “谭小姐有没有想法?”
      
      这话岂不是将她放在漩涡之上,说对了是顺着他话,更显他眼光毒辣,说错了是自己本事不够,不闻不应又称得她高傲。
      
      这只看着傻白甜的邻家小狗狗,老给她设着陷阱,她难道有惹到他?谭悦榕实在对这些两面三刀的人提不上兴趣,她也不应,只带着礼貌的笑容盯着他笑。
      
      等到他的笑容已经僵硬,她才回声道。
      
      “我认为咱们应该听听队长的话。”
      
      沉思许久却没有任何想法的王敬突然被点名,感受到视线聚集过来,他尴尬一笑,挠了挠头。
      
      “那我们去办公室找找那个消失的手机?”
      
      “那这个木盒?”
      
      白肃指了指,从右陡然伸来一双玉手,软糯糯的声音顺风而来。
      
      “既然白先生害怕这个小布偶,那就由我暂时帮你保管。”
      
      木盒已被转手,可那拿着木盒往前走的女人似乎突然惊醒,她不好意思的捂着嘴转头过来。
      
      “白先生害怕是正常的,你可千万不要因为担心自己是男生,就得硬撑。”
      
      白肃:呵呵,我怕?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