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黑红的一天

作者:菩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4

      晚上九点三十,赵雯准时来载谭悦榕离开,谭悦榕昨日与白肃站在门口的照片被拍,果不其然的又被人黑上了热搜,她早知道,所以并没有看,倒是从赵雯的嘴里听出了几条内容。
      
      不过好在那天太黑,也没有人知道她进去的时候穿的什么,还以为白肃的外套正是她的外套,所以这点倒是没有上热搜。
      
      这次录制的地方是个郊区,有些远,好在晚上不堵车,赵雯将车速飙高,总算在九点五十六分将人送到了录制节目的地方。
      
      谭悦榕下来聆听完赵雯的告诫,伸了个懒腰进了录制的地方,这次与上次不一样,是从里面开始录制,而是在休息区的时候也已经开始了,因此她也挂着礼貌的笑容向比她先来的几位嘉宾打着招呼。
      
      而白肃也在其中,一到镜头面前,白肃就已完完全全是个邻家男孩了,他笑得腼腆,谭悦榕也笑得温柔,可她心里在疯狂吐槽。
      
      ‘男人啊,尤其是好看的男人,骗起人来真是一套接一套。’
      
      十点整的时候,加上谭悦榕,嘉宾还差一位,她看了一圈发现杨章还没有来,难道是因为第一集里很多人骂他怂,所以他不来了吗?
      
      她刚这么想到,就听机车轰隆隆的停在了休息室外,门开,来人果然是杨章,他显然早有准备,穿了件休闲衣,脖子上挂了张黄符,走进来时还对谭悦榕秀了下他手里拿着的耳塞。
      
      “这次绝对没问题了。”
      
      或许吧,谭悦榕耸耸肩。
      
      “上次王敬做得很好,但是根据观众的意见,白肃就是这次的队长。”
      
      王敬率先鼓掌,微笑的目送着工作人员将代表队长的胸牌给别到了白肃的衣服上。
      
      “谢谢大家,我这次也一定会认真做的。”
      
      “由于上次是为了你们磨合,所以这次将开放支线,希望大家能玩得愉快。”
      
      支线任务?
      
      众人被这话给弄迷糊了,一个密室逃脱为什么还要支线任务,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工作人员上前,将眼罩分发给各位。
      
      “请各位戴上眼罩,咱们这就要出发了!”
      
      谭悦榕熟练的将眼罩戴上,她随意的站到了王敬身后,白肃站在最前面,柳灿煌和杨章齐昊二人则落在最后三位。
      
      这次通往密室的路很平坦,但是很漫长,而且与上次周围黑暗一片的感觉不一样,她们能感觉到眼罩处有白光出现,有光?想来这次并不会很困难!
      
      工作人员将她们六人带到房间中央,便离开了,熟悉的广播声响起。
      
      “队长白肃,请问你的组员喜欢吃什么,说完就可以摘下眼罩了。”
      
      “嗯....”
      
      他想了想。
      
      “王敬喜欢,,,”
      
      他怎么可能知道自己队友喜欢吃什么!王敬也明白,于是小声道。
      
      “咸菜。”
      
      咸菜?
      
      “王敬喜欢咸菜。”
      
      “柳灿煌喜欢..”
      
      “酥肉。”
      
      被唤到名字的人自发的小声告诉白肃,广播没有响起,显然默认了这件事。
      
      “杨章...”
      
      “火锅。”
      
      “齐昊.....”
      
      “面条。”
      
      “谭悦榕喜欢....”
      
      谭悦榕心想要不为难他一下,白肃却没有停顿,自顾自的说道。
      
      “谭悦榕喜欢西瓜。”
      
      “白肃说对了吗?没有说对的话,不能摘下眼罩。”
      
      谭悦榕很想否认他说对了,但是她喜欢吃什么百度百科上都写得一清二楚,她撅着嘴将眼罩取了下来。
      
      因为她犹豫的时间,周围的人都已经取了眼罩,她是最后一个,她眯着眼看向前面的时候,正好看见白肃对她笑了笑。
      
      ‘呵呵。’
      
      是的,他看穿了她的想法,并因此嘲讽着她。
      
      谭悦榕就当没看见啊,她开始打量起她们所在的地方。
      
      这次的地方果然和上次完全不一样,她们正站在一个小诊所内,白炽灯亮得人刺眼,玻璃柜里全是满满当当的药品,身后的门被人从外反锁,她想了想还是上前拉了拉大门,纹丝不动。
      
      “大家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线索。”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尤其是在这样的场景下,杨章和齐昊都好了很多,自发的寻找起证据。
      
      谭悦榕打量着这间诊所,和其他普通的诊所一样,墙上张贴着人体的穴位图等一切与医学有关的图,而在这些医学图中又有一张奇怪的海报混在其中,海报上打底的是一个圆圈,随后是一双手作祈祷状,画面柔和,在这简洁的画风中,不免令人多看了几眼。
      
      “这是诊所的就医名单。”
      
      白肃坐在廉价的木头椅上,拿起放在前面茶桌的登记表,仔细翻阅一番后,发现只是些普通的发烧头痛,还有的是在医院开了药,然后拿到这里请人替自己扎针输液。
      
      “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啊。”
      
      王敬和柳灿煌正站在取药的玻璃柜前上下翻找着,也没见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杨章和齐昊则一个人负责着花盆等物,一个人在地面查看着。
      
      “我们进去看看。”
      
      这间诊所外面是取药拿药买药的地方,掀开一层白帘,里面二十几个平方的地方放了三张病床,六个椅子以方便输液,小电视挂在墙壁上。
      
      而在靠近厕所的方向,则有个小小的柜子,那是用来配药的地方,旁边还有个洗手台,这个诊所很简陋,但见它这里的病床椅子都挺多的,白肃猜测道。
      
      “这里的生意还挺好的。”
      
      “医院诊所的生意如果不好的话,还能有好的地方吗?”
      
      谭悦榕习惯性的怼他,杨章见势不妙 ,在房内找起线索,但唯一的线索就是这里面太干净了,没有钥匙,没有杂物,就连病床下面也干净得不行,连根头发也没有。这从何找起?
      
      白肃走到柜子旁检查起来,发现这里面没什么药品,并且柜子里很干净没有灰尘,这是两间普普通通的房间。
      
      “所以说我前几天去寺庙里求的平安符是没用了?”
      
      杨章垂头丧气,低头时看见自己脖颈处的平安符,一通抱怨,随后一屁股坐到了病床上。
      
      “这里好像真的没有任何线索。”柳灿煌从外面走进来,他刚刚在药柜的旁边上下查看了一番,的确是些普通的药物。
      
      “这里应该还藏了间密室。”
      
      谭悦榕的话并不是空穴来风。
      
      “我们参加的节目既然是密室脱逃,那么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打开大门逃出,第二个就是找到密室,接着往前走。”
      
      “一个普通的诊所为什么会藏着密室?”
      
      白肃的话正中众人所想。
      
      “或许...”
      
      谭悦榕耸耸肩。
      
      “或许是在做些违法乱纪的事?”
      
      白肃拍拍手,示意大家行动起来,杨章站起身开始检查病床,还是一无所获,甚至可以说,他们每一个人都并无收获。
      
      “节目组这次也藏得太深了吧!”
      
      齐昊顺手拿起柜台处的遥控器打开了输液室的电视,毕竟病人需要在这里待上一个下午,如果没台小电视那的确是有些难熬。
      
      “欢迎大家收看晨间新闻。”
      
      “我是主持人孟美。”
      
      “临近春节,不知观众们可有买到火车票?”
      
      “虽然现在不再是一票难求,但若要买到好位子的车票,大家一般得提前一个月进行预订,那么现在孟美就来告诉大家抢票的关键。”
      
      电视上穿着正装谈吐不凡的女主持人仍在满脸带笑的主持着节目,齐昊看得无聊。
      
      “难道我们现在在这里面的时间是临近春节?那不是冬天?”
      
      众人没有找到出口,也正围坐在一块看着电视。
      
      “换台看看。”
      
      齐昊点点头,按着遥控器,节目跳到了一个访谈节目。
      
      “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怪谈》节目。”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深夜时分,万籁俱寂,你一个人躺在床上,悠闲的拿着手机刷着新闻,手机屏幕前的光照亮了你的脸,你玩得很愉快,甚至愉快到忘记了注意时间,当你停歇下来时,突然发现午夜十二点已过,你的视线也从手机屏幕上转移到了前面。”
      
      “可是关掉灯的房间,前面是一片黑暗,唯一的光亮是你现在握着的手机上传来的。”
      
      “你抬头,那漆黑的前面除了书柜床头柜,也许还坐着一个佝偻着身躯的老人。”
      
      “你看不见他,是的,你应该是看不见的。”
      
      “但你能察觉到有人正安静的盯着你...不,也许他正对着你笑,不信?”
      
      “你回头看看,也许它又正攀在你身后的床头柜上,咧着血盆大口对你笑着。”
      
      诡异的音乐从电视机音箱里放出来,齐昊下意识的回头,见身后仍是雪白的墙壁,心里微微放松。
      
      “这是这么鬼节目。”
      
      他准备换台。
      
      谭悦榕制止了他。
      
      “再放下去看看好了。”
      
      他抬头见众人都赞同谭悦榕的说法,头一次感到孤立无援,或许杨章能懂他的想法,刚想到此处,他的视线就落在了杨章身上,杨章正坐在病床上,双手握着脖颈处的平安符,眉眼笑嘻嘻的,想来是因为平安符的钱没有白花,心情愉悦,他见齐昊朝自己这边看来,不免挑眉道。
      
      “看我做什么,接着看啊。”
      
      齐昊无力的放下手里的遥控器,此时电视节目里主持人正笑着挥了挥手。
      
      “这是我们特地为夏天准备的消凉节目,大家不知道心凉了吗?”
      
      齐昊:我不仅心凉了,我身体也凉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已码,自我感觉下一章挺好看的,讲鬼故事。哈哈哈哈。明天见宝贝们,谢谢评价。
    捉虫一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