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老婆掉了

作者:六盲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鹿桑桑做事向来很快,决定要找段敬怀帮忙后,当天中午就从婆婆那里收集到了段敬怀的工作安排,出发去医院前,她给段敬怀发了几条微信,不过他一条都没有回。
      “搞什么,还在做手术?”
      她把手机丢在了边上,从车库里把车开了出去。
      
      原本段敬怀在入院前有更多的休息时间,不过他在家待不住,所以昨天就告知医院提前入职。
      在鹿桑桑出发的时候,他正和之前的导师一起,结束了一门关于脊柱的手术。这个手术从一大早做到现在才结束,换下手术服回到办公室时,已经到了饭点。
      “谁的?”
      段敬怀看着他桌上摆着的鲜切水果、牛奶和小点心,询问了边上位置的医生李潜。
      李潜年纪比他大两岁,算是前辈,他闻言苦嗖嗖地抬眸:“外面一群小护士给你送的。”
      段敬怀默了默,没吭声。
      李潜继续道:“啧啧,段医生啊,你这一来可把我人气都抢走了,都没人跟我送吃的了。”
      段敬怀把东西往边上推了推:“你吃吧。”
      李潜:“啊?”
      段敬怀道:“我不喜欢吃这些。”
      李潜笑意盎然:“这样,那给我给我,我能吃得很。”
      段敬怀嗯了声,拿上手机准备出去。
      李潜:“去吃饭啊。”
      “嗯。”
      “一起一起。”
      ……
      毕竟是同办公室的医生,未来会一起工作很久,所以段敬怀即便是不喜欢跟不太熟的人一块吃饭,这会也没拂人家面子。
      两人一起去了医院的餐厅,第二医院的餐厅在业界是有名的好吃,只是段敬怀吃东西比较清淡,也没有拿那些特出名的菜。
      等他把菜都拿好准备找个桌子坐下的时候,看到了不远处朝他招手的李潜,而他那个桌上,还坐了两个护士。
      “段医生!这这!”
      段敬怀最终还是走了过去,在位置上坐下来。
      他话本来不多,更何况是在饭桌上,所以在其他三人边吃饭边侃侃而谈的时候,他只管自己低眸吃饭。
      
      两个小护士在跟李潜说话的时候眼神不住的往段敬怀身上瞟,男人穿着白衬衣,套着白大褂,明明跟大部分医生都一样,但看着就是有另一番味道。
      她们从没在医院看到过长成这样的医生,微垂的睫毛又长又浓,吃饭的时候下颚一动一动,让人恨不得下一秒就化身他筷子上的花椰菜,被席卷入腹也甘之如饴。
      两个小护士看得脸色绯红。
      
      段敬怀本规矩地吃着饭,就在这时,手机震了下。他拿出来看了眼,发现是鹿桑桑给她发的消息,此前,她已经给他发了好几条,只是他在手术中,没看见。
      【段医生,昨天谢谢你呀,麻烦了】
      【你照顾我一定非常辛苦,这样吧,我中午请你吃饭】
      【知道你没时间!所以我给你打包了黄雀楼的饭,我去医院找你~】
      ……
      然后是刚发的:【我到医院了,你在哪】
      
      段敬怀看完后疑惑,她何时这么殷勤过。
      下一秒,他便回复:【不用,昨天我没照顾什么】
      鹿桑桑:【用的用的,我这人知恩图报,快说你在哪,再找不到你饭要凉了】
      “……”
      不死不休。
      段敬怀知道她不达目标不会轻易放弃,于是最终只能道:【医院第三食堂,靠窗】
      【好嘞】
      
      段敬怀放下手机的时候,李潜还和两护士聊得起劲。就在这时,李潜手机响了。李潜接了之后眼眶微睁:“好好好,我马上来。”
      说完低头狠扒了几口饭,“诶各位,病人有点问题,我先走了啊,你们慢慢吃。”
      说着,火速地离开了现场。
      段敬怀视若无睹,只管自己吃饭,顺便等人。
      而两个小护士面面相觑后,很默契地安静了。她们对段敬怀很感兴趣所以不会立马走人,只不过,就这样面对这个段医生还真不敢说什么啊……
      
      鹿桑桑提起饭盒走到第三食堂,进来后,她在靠窗那排找到了段敬怀的身影。
      不过看到后她倒是愣了愣,因为段医生竟然跟女孩子一块吃饭,而且还是俩。
      她新鲜地看着,啧啧称奇。
      观望了一会后,她直接走了过去。
      “段医生好。”
      鹿桑桑也不管那俩姑娘的眼神,直接把装饭菜的袋子放在了桌上,自己则一屁股在李潜方才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你怎么已经吃上了,我不是跟你说了我给你送饭过来嘛。”
      段敬怀看了她一眼:“我也让你不用过来。”
      鹿桑桑哑口无言,不过想着有事相求,态度还是好得不像话,“没事没事,我看你也还没吃多少,吃吃我带来的呗。”
      
      护士有些意外地看着鹿桑桑:“段医生,这是你的——”
      鹿桑桑:“病人!”
      段敬怀瞥了她一眼。
      鹿桑桑笑嘻嘻道:“我是他病人,承蒙段医生的治疗,特地来谢谢他。”
      护士纳闷道:“可是段医生才来我们医院啊。”
      “啊……”鹿桑桑想了想道,“我是说在香港的时候。”
      “哦哦这样啊。”
      鹿桑桑把饭菜都拿出来:“两位姐姐要不要一起吃?”
      “啊?不用不用,我们吃完了。”
      “对对,那咱们先走吧。”
      “嗯。”
      
      两个护士快速收拾好碗筷站起来,但两人端着餐盘离开的时候不停地回头看。
      “真是病人?”
      另一个道:“是吧……我的天,香港的病人追到这来。”
      “哈哈,那是段医生嘛,要你,你不追来?”
      小护士不好意思道:“我哪敢啊……”
      
      两护士走远了,鹿桑桑端坐着,热情地看着段敬怀:“尝尝看,都是招牌菜,可好吃了。”
      段敬怀没伸筷子:“你什么时候是我病人了。”
      鹿桑桑:“说你病人比较方便呀。”
      “方便什么。”
      “你看,如果我说我是你老婆那她们得多失落。”鹿桑桑往前凑了凑,小声道,“段医生您人气这么高,红颜这么多,我怎么能随便拉低你的人气。”
      段敬怀拧了拧眉,良久吐出两个字:“无聊。”
      鹿桑桑也不介意,把排骨往他前面推:“你吃啊,怎么不吃。”
      段敬怀其实已经吃的差不多了,虽然美食当前,但食欲已经没有了,“你吃过了?”
      鹿桑桑摇摇头。
      “那你自己吃吧。”
      “啊?”
      “我吃饱了,你吃吧。”
      “喔。”鹿桑桑想,吃也不是重要,重要是让他感觉到她的心意,于是她拿起了筷子,“那未免浪费,我帮你吃点。”
      “……哦。”
      
      今天天气很好,靠窗的位置有大片的阳光照射进来,落到人身上,暖洋洋的,很舒服。
      段敬怀已经吃完了,只他边上这人才刚开始吃,良好的涵养不会让他就这么直接走人。
      “段医生,下午有手术吗。”鹿桑桑问。
      段敬怀:“有。”
      “听沛洁说昨天是你特地来酒吧接我的,辛苦了啊。”
      “还好。”
      “我昨天没折腾你吧?”
      段敬怀顿了顿,想起了昨晚她在他背上闹腾,也想起了她在浴室非要当着他的面把自己扒光的样子。
      “还好。”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怕我瞎闹吓着你。”
      段敬怀心里冷笑,确实够吓人的。
      
      “段医生啊,还有那个……”
      “鹿桑桑。”段敬怀打断她。
      “啊?”
      段敬怀皱眉,不甚满意道:“吃饭就不要说话了。”
      鹿桑桑脸颊还一鼓一鼓的:“但是——”
      “安静。”
      “……”
      鹿桑桑睁着大眼睛看着他,想开口,又被他严肃的眼神盯得不敢开口。
      段敬怀见她终于安分了脸色也缓和了些,他放下筷子,拿起手机翻阅。然而还没看两行资料,袖口就被人揪住了。
      抬眸,段敬怀看到眼前那人竖了根食指,十分乖巧道:“我就再说一件事,一件事就好。”
      
      一个人脸上最能蛊惑人的是眼睛,鹿桑桑的眼睛像一汪泉水,清澈的、温和的、好像与世无争。但段敬怀知道,这只是她伪装出来的。其实她的眼眸更像一盅烈酒,浓郁又辛辣,放肆又热烈。
      果然,在他默许她说话后她顿时正色,眼里都露出了几分精明来。
      “我家分公司最近有个项目是关于医疗器材的,你感不感兴趣。”
      ”不感。”
      “……我还没具体说什么呢。”
      段敬怀往后一靠:“我只是个医生,不是商人。”
      “你不仅仅是个医生,还是段家的人呢。”鹿桑桑挑挑眉,“你们家对医疗这块资源更广,品牌立得更好,所以我想跟你们合作,实现共赢。”
      “既然你知道这块上段家已经做得很好了,那你就该知道这杯羹不会再分出去。”段敬怀淡淡地看着她,“说是合作,不如说是你的踏板。”
      
      靠,有必要这么实事求是吗!
      鹿桑桑心口一跳,但好在面上没慌:“谁说的,真是共赢。据我所知你们应该还未涉及假肢这块吧?近几年来假肢技术也是飞速发展,不过很多技术比如仿生智能膝关节都是国外进口,这也导致假肢安装的价格昂贵,很多家庭都安装不起的。现在我们公司研发中心就做出了我们国内自制的零件,在价格上绝对占据优势,如果你……”
      “所以凭什么相信你研发中心做的能比得过别人的。”
      “我有信心!”
      “你有信心,病人可没有信心。”段敬怀面色严肃,“鹿桑桑,你真的了解你说的东西吗,若只是为了利益,为了生意,我劝你还是别浪费这个力气。”
      鹿桑桑猝然起身:“谁说的,虽然我是商人,可是我也是真心为了那些失去手脚的人。”
      假的,但是她说的情真意切。
      就如段敬怀所说,其实她并不了解细节,她只是站在领导者的角度,寻找合作,寻找商机,然后,在爷爷面前赢过鹿霜他们。
      
      可她说完后望着段敬怀似乎能看透人的眼睛,心却莫名虚了,“你要是不信任我我可以拿出很多资料给你看,或者带你们的团队去我们的研究中心考察。”
      段敬怀起身:“要上班了,我先走了。”
      “别别别,别走啊。”鹿桑桑连忙拉住他的衣摆,“好嘛好嘛,我一定去好好了解,认真考察,等我完全看明白了再把策划案带来给你看好吧?”
      段敬怀神色平静:“鹿桑桑,别闹了。”
      “就看看,真的,要是到时候你还是觉得不靠谱,我绝对不来烦你。”
      段敬怀:“回去。”
      “拜托了!”鹿桑桑揪着他的衣摆晃,“段医生,求求你了,给我一次机会。”
      “……”
      “拜托拜托,人家是真的想跟婆家一起赚钱呐,段医生?段敬怀?”
      段敬怀:“鹿桑桑——”
      “老公?”
      段敬怀:“?”
      鹿桑桑:“夫妻一场,给个面子。”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鹿桑桑:老公?老公!老公啊~
    段敬怀:我想把这人的嘴缝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