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豆家里有道观

作者:言朝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若沧的命令,从宣纸划破绳索睡衣的时候起,就没人敢不听。
      
      四个保镖也算跟着许民强出生入死,见过大场面。
      许民强参拜了多少神佛,他们也拜了多少。
      
      然而从来没有一个道士、僧侣、传教士,拿着沾满朱砂的毛笔居高临下,视线似乎穿透了许满辉,凝视着另一个世界。
      
      片刻,若沧毫不留情的落下赤红墨点,挥毫打在许满辉脸颊上的瞬间,许满辉突然疯狂挣扎起来!
      四角的保镖几乎要摁不住这个狂性大发的许少。
      他不顾一切的想要挣脱桎梏,嘴巴仍旧缺氧似的张大,却失去了曾经声嘶力竭的疯叫。
      
      若沧笔锋锐利,横扫罩面。
      朱砂字迹,落在许满辉身上,变得诡异可怖。
      那不是可阅读的文字,而是符咒。
      如同一串烈火,烧尽了许满辉身体内的一切灾祸。
      
      室内的人认不清那些复杂的字符。
      只看得见许满辉渐渐平静。
      可隔壁房间的杜先生如遭雷劈,定在原地。
      
      若沧写的经文是普通经文,但是画在许满辉身上的符箓起势,来自他师门密不外传的赦令。
      他修行了十年,不过掌握了皮毛,就能替人趋吉避凶。
      若沧这一手符箓画下来,短时间内许满辉都别想升出一丝邪念,自然也无邪祟近身!
      
      那抹行云流水画出秘篆的身影印刻在他眼里。
      杜先生有了一个猜测,惊得他后背发凉,几乎想立刻推开卧室门,打断这场法事。
      
      “咳、咳咳!”
      在他迟疑的时候,许满辉已经发出了清晰的咳嗽声。
      紧接着,气息微弱的喊痛。
      
      家里保镖见惯了他大喊大叫、独自呓语,还第一次听到他正常的喊痛。
      许民强忍不住冲上去,轻声喊他。
      
      只见许满辉画满赤红符箓的模样狼狈不堪,脸颊和胸膛画满的红痕随着他的痛呼显得诡异。
      但是,他不再挣扎。
      
      许民强心头一喜,以为法事结束了。
      若沧却说:“还没完。”
      他一句话,让许民强从喜变惊。
      
      在中年人忐忑的视线里,若沧说:“你拿个笔记本,把他待会儿说的每一句话,都写下来。”
      “写、写什么?”许民强眼里满是困惑。
      “他会告诉你的。”若沧放下了毛笔,补充道,“记得,每一句。”
      
      卧室里只剩下了蜡烛和香火。
      宣纸烧尽的灰,堆在地上只有小小一团。
      
      许满辉重新盖上了被子,再也不需要绳索捆绑。
      许民强精神高度紧张,握着记事本和笔,坐在床边,严阵以待。
      
      大约等了四分之一柱香。
      躺在床上的许满辉似乎理顺了气,他说:“我砸了周晓峰一根钢笔。”
      “我打了康清一顿。”
      
      他声音沙哑,慢慢说起自己从小到大做过的亏心事。
      许民强听得一愣,正想问话,却见他儿子眼睛紧闭,眉头皱起,继续说道:“我还借了毛昌懂五十块没还。”
      
      他忽然想到若沧的话,也顾不上问,赶紧埋头写下来。
      许民强对他说的名字完全没有印象,仍是老老实实的记录。
      
      越长大越单调,许民强记录满了一页纸之后,许满辉说出口的事情,就只剩“打人”和“睡人”了。
      也许是近年来的经历更加清晰,许满辉还带自我点评。
      “我睡了林轻轻,可她也有点喜欢我,毕竟我那么有钱。”
      
      坐在一旁的若沧笑出声。
      有钱人的生活如此无趣,充斥着争风吃醋和自恋情结。
      在许满辉的视角里,所有他睡过的明星,都对他有着狂热的崇拜和迷恋。
      和他争锋相对的人,都是嫉妒他傲人一等的身家。
      
      再令他印象深刻一些的,说出来跟小黄书似的。
      许民强写着写着,简直想站起来再给他儿子一巴掌!
      如果许满辉不是这么没有自知之明,也不至于躺在床上折磨他的老父亲手录艳情史!
      
      室内气氛还算轻松,隔壁却变得凝重。
      杜先生一言不发,身边徒弟们也噤若寒蝉。
      然而他们的困惑并未消退,还愈演愈烈。
      许少怎么会说这些?里面的邪祟是怎么驱除的?
      那个明星……真的会道术?
      
      他们修行尚浅,跟着杜先生只不过做做递香烛,持拂尘的杂事。
      对道教符、阵法学得不多。
      但是,他们绝对没有见过,如此轻松写几篇经文,落几个符箓,就能帮人驱散身体邪祟的道法!
      
      显示器里的明星,坐在靠后的椅子里。
      他身姿挺拔,姿势悠然,隔着距离也能感受到他身上独特的出尘气质。
      偶尔听到许满辉自恋的话,他会勾起一丝笑,惹得监视器这边的人,完全被吸引了注意力,即使盯着他看一整晚,也不会觉得累。
      
      驱邪一刻钟。
      记录一晚上。
      
      若沧坐在椅子上,撑着头。
      听许满辉自白,跟听故事似的。
      
      许满辉做过的坏事,无非是打架斗殴,坑蒙拐骗。
      不是好人,但罪不至死。
      虽然好色,许满辉却没有强迫过人。
      
      每一次睡明星,都是一场交易,说是你情我愿谈恋爱也算得过去。
      最多遇到硬茬,被对方打一顿。
      然后许满辉再色厉内荏的在营销号上扭曲造谣,然后,又莫名其妙被打一顿。
      
      剥离了所有霉运之后,他确实是个命数极好的人。
      生于富贵,父母愿意倾尽全力帮他脱困,周围贪图钱财的人,都会恭维讨好他。
      这如果不叫命途顺遂,那就没人算了。
      
      许满辉的亏心事记录了满满三页,近百条人与事。
      最后,许满辉说:“我撞到了欧执名,他真是不长眼!酒吧可是我的地盘!”
      专注记录的许民强,听到这句话唰的站起来,惊慌的看向若沧。
      “大师,怎么办?是欧执名啊,欧执名!”
      
      若沧没听过这个名字,只是本能的觉得不对劲。
      “欧执名是谁?”
      许民强欲言又止,解释道:“一个导演。”
      “他死了?”
      “怎么可能!”
      “他会法术?”
      “不、不……但是……”许民强很难解释,“他、他可能是造成我儿子这样的原因!很可能是他干的!”
      
      那副无助求人帮忙的样子,若沧无法理解。
      他走到床边,发现许满辉嘴角带着酣然笑意,再也没有说出半个名字。
      
      撞?车祸?
      若沧疑惑的走到案台前,点了柱香。
      窗外吹拂的夜风,也没能撼动一缕青烟飘然上空的影子。
      
      没有邪祟,没有厉鬼,更没有其他索命的源头。
      
      若沧说:“许总,他会说出欧执名的名字,代表着他对欧执名有亏欠,而不是欧执名亏欠他。你亲手记下来的,都是许满辉的债主,他曾经做过的恶,也是导致他躺在这里的原因。”
      “要不要弥补,随便你们。但是现在——”
      
      若沧在烛火暧昧掩映的光亮中,只见一身朱砂印迹狼狈不堪的许少爷,嘴唇都说得干燥开裂,脸颊消瘦颓靡。
      他真诚建议道:“送他去医院吧。”
      
      若沧乘着许家送他的车,回到宿舍。
      闯进许满辉体内的邪气微弱,在经文烟气里撑不过一炷香,更不可能让许满辉发疯。
      
      于是他特地下了符咒,让许满辉把自己做过的恶事交代清楚,以免有所疏漏。
      结果却发现……都是些金钱交易、自恋自负的小事,不该造成他变得疯癫、险些丧命的后果。
      
      他想到许民强心有余悸的神情,抬手打开电脑,网上一搜,就获取了大量关于欧执名的消息。
      欧执名的长相英俊,宽肩窄腰长腿,身材堪比模特。
      履历清晰写着:演员、编剧、导演。
      七岁出道,大奖无数。
      尽显一代优秀演员风姿,连网页下方随便一张路透照片,都比若沧见过的很多男明星的硬照俊朗。
      
      各大新闻标题上,都在重磅报道欧执名的状态。
      闭关准备新电影,旅行取材。
      和知名编剧碰面,新电影有望。
      都是一些客气的套话,若沧看了看那些新闻里的照片,更像是一个年轻导演四处旅游会友,和电影完全没什么关系。
      
      最新的一条,写着:今晚欧导接受采访,表示暂时没有开机准备,演员待定,请以官方消息为准。
      若沧算了算时间,许满辉疯了三天,欧执名还活着接受采访,应该不是什么厉鬼索命。
      
      他再往下翻了翻,发现无数网友聚众迷信。
      ——得罪欧导的家伙赌输了,要破产了。
      ——十赌九输,但我还是要说:欧导的玄学体质无人能挡,倒霉鬼+1
      里面洋洋洒洒发表了一通“得罪欧导的人自动坟头长草三尺”等等言论。
      经历了爱益党的汪洋大海,网友观点在若沧眼里,根本不可信。
      
      欧执名一个导演,又不养小鬼,也没供神佛,哪里来的玄学体质?
      若沧瞟了一眼照片上眉目锐利的欧导。
      这样精神强大的男人,应当不畏惧所有阴邪,阳气克敌。
      
      因为太累,若沧洗洗睡了。
      等到天光大亮,他来到公司,立刻见到了他家公事公办的经纪人,神秘兮兮的靠过来。
      
      敖应学神情有些忐忑,充满了好奇。
      自从若沧跟彭逸走了,再无消息,最后他竟然只等到彭逸回来,还信誓旦旦的告诉他,别等了,回去给若沧挑剧本吧。
      
      一晚上,敖应学挑出几个适合若沧的剧本,但是心思总在若沧身上,还打听了不少消息。
      
      他问:“你的驱邪除恶干得怎么样?”
      “还不错。”若沧笑道,“你帮我看的合同看得怎么样?”
      “也还不错。”敖应学说,“昨晚我听说许满辉进医院了。”
      若沧笑得更加灿烂,点点头,“嗯,我去了许宅,发现他惊厥抽搐、眼鼻歪斜,当然赶紧叫许总送他去医院,万一是羊癫疯怎么办。”
      
      敖应学辗转反侧了一晚上,得到了若沧的亲口回答,顿时松了一口气。
      “我就说嘛!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鬼,娱乐圈的人真是神神叨叨的。”
      
      敖应学刚正不阿,浑身正气,若沧一见就觉得是个好人。
      不信鬼神,也不会不敬。
      他胆战心惊,害怕若沧说出鬼神论断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
      
      撒完谎,若沧煞有介事的告诉他真相,“其实去医院之前,我还给许满辉画了符箓、烧了经文,做了一场法事。”
      敖应学拥有唯物主义者的骄傲,回他世纪名言,“真的吗?我不信。”
      
      若沧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学哥,果然还是相信科学的样子最适合你。”
      
      “不信科学难道信神佛?老天爷又不给我开工资。”
      敖应学笑着翻开记事本,把准备好的资料退给若沧。
      他说:“你的综艺要上了,宣传出来之后,可以挑星辰集团的几个偶像剧,我比较看好这部现代剧,因为它的导演比较有名。”
      
      若沧听到导演,说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欧执名的导演?”
      这个名字仿佛点了敖应学的死穴,他眼睛充斥着不可思议。
      似乎他完全没有想过,若沧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个名字。
      
      “怎么了,学哥?”
      敖应学难以表达心情,皱着眉胡乱翻了一下笔记本。
      
      最终他犹豫的问:“你是给他看了相,还是打了他?”
      他语气里都带着后怕,经过慈善晚会,敖应学重新评估了若沧的武力值。
      唯恐若沧说:两样都干了,先看相再动手,一个不拉。
      
      若沧十分无辜,回答道:“我不认识啊,所以问问。”
      敖应学松了口气,“还好只是问问。虽然娱乐圈有很多不能得罪的人,但是欧执名是不能得罪之首,不是我迷信啊,是他邪门!”
      
      “怎么说?”
      “怎么说?我觉得不好说。”
      敖应学撇撇嘴,仿佛拥有沉痛经历。
      
      “可以形容我心情的,只剩那句很流行的话了——”
      敖应学叹息一声,“我曾经相信科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现在也很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