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豆家里有道观

作者:言朝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欧执名是来拿素描本的。
      不忙的时候,他有在片场画分镜草稿的习惯。
      
      白天出了意外,大家都忙成一团,欧执名一边考虑后续进度,一边回酒店。
      人躺下了,才想起素描本没拿。
      
      酒店离马场不远,欧执名到了片拿到了素描本要走,就听到了硬物刮擦地面,发出的割裂声。
      夜色下稍稍远眺,他就能见到若沧专注的模样。
      
      黑暗之中浅淡人影,持着长杆自如的以地面为纸张,恣意书写。
      欧执名以为他在练舞,就没出声打扰他,自己悄悄过去看看。
      没等他靠近看清地面划出的图案,已经成为了若沧的敌人。
      
      杆尖弥散而出的敌意,连带着若沧的眉眼都显得凶狠。
      他很年轻,不过十八岁。
      但是在拍戏的过程中,足够欧执名明白:他的心境不止十八。
      
      没有一个演员,可以不经磨练,表演出另一个人的模样。
      若沧却可以。
      
      无论是杀人犯、深沉骗子、傲慢偏执狂,通通不在话下。
      所有负面的情绪,他都能演绎得无比精准。
      仿佛他亲身经历,感触极深。
      
      正如现在,他视线锐利,好像对峙的不是导演,而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匪徒。
      还要匪徒做出合理解释。
      
      “我来拿东西。”
      欧执名无所谓的扬了扬手上的素描本。
      并没有解释的意思。
      爱信不信,他也没空奉陪。
      
      即使欧执名对他画在地上的图案感兴趣,也不是迁就外人的风格。
      他向来喜怒善恶随心,不受欢迎那就走。
      
      然而,欧执名刚转身,背后扫过一阵疾风。
      他学过防身术,这么近距离横扫过来,下意识转身伸手轻而易举的接住了袭击他的长杆。
      欧执名皱眉,“你……”
      
      他还没问出疑惑,若沧顺势近身一提,对趁着他没有防备的瞬间,趁机抬手一劈,砸在欧执名的风池穴上。
      下一秒,欧执名骤然眼前发黑,失去意识。
      
      若沧抱住倒下的身躯,腾出手接住了掉落的素描本。
      欧执名比他高,但不妨碍若沧轻而易举的把他放倒,平放在地面。
      而他的素描本,整整齐齐摆放在旁边。
      
      月上中天,时间不多。
      
      若沧居高临下,虚空拜了拜祖师爷。
      他拿起长杆划破黄土大地,以欧执名为核心,勾勒出蜿蜒曲折的法阵。
      
      地面躺倒的欧执名,位于一切符咒中心。
      他在温润月光下眉头轻皱,睫毛投下浅淡阴影。
      可见并不安稳。
      而他浑身阴损气运叫嚣欲出,仿佛护主一般疯狂的想要冲破桎梏。
      
      若沧抬手击溃所有袭来的戾气,转手一提,又是数道篆文刻画在法阵之上。
      
      他可以不要工作,更可以得罪导演。
      但他不能放纵邪祟横行,伤人性命。
      
      先有许满辉,后有沈氏怨气。
      无论欧执名是不是故意,这场驱邪法事,若沧一定要做。
      
      他脚下走阵,落杆锋利,起势走尾,迅速的以欧执名为中心,画出雷霆斩妖伏魔大阵。
      
      繁复篆文为欧执名编织了一张巨网。
      若沧站在大阵雷字诀上,直视正中央阴损气运覆盖的欧执名。
      
      “九天应元府,无上玉清王——”
      《普化诰》一出,能摄召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幻象,引天雷,斩邪祟,主生杀,定枯荣。
      法阵符咒应声而动,不灭邪祟不肯休。
      
      若沧不管欧执名是怨气成精,还是邪祟入体。
      他只想尽快除掉他一身混沌祟气,以免继续为祸人间。
      
      果然,在九天雷公、八方云雷劈斩之下,欧执名的黑灰气运渐弱,隐约有了颓然之势。
      
      若沧声量更大,急促念出最后的召请,“大慈大圣,至皇至道,泰安派二十三代玄裔弟子若沧,恭请九天应元——”
      
      诰文未完,变故突生。
      欧执名阴损气运冲破法阵,直杀出去。
      若沧持杆要追,却发现那丝邪气钻进了旁边净化14颗佛珠的驱邪法阵里。
      
      雷光电闪霹雳万钧,那些萦绕在马场的怨气,被劈了个干净。
      瞬间,紫檀佛珠迸发出万物滋生的阴绵气息。
      
      佛珠的光亮阴沉黑暗,却有无法忽视的辉光。
      本该隐晦的色泽,流转在紫檀木里,竟然显得温和绵长,好似经过了念诵祈福的法器。
      
      若沧难以置信的捡起一颗,确定了佛珠不剩半点污秽气息,反而带上了普世慈光,温润柔和。
      
      雷霆者,乃阴阳之枢机,号令万物之根本,无妖魔可在大阵中安然无事。
      而躺在雷霆斩妖伏魔大阵中的欧执名,仍是气运阴损,漆黑邪祟。
      
      现象过于诡异,远远超出了若沧的认知。
      
      忽然,他想起杜先生曾说……
      欧执名位主玄武,贵人命格。
      
      欧执名向来睡眠不好,时常做一些光怪陆离的梦。
      正如现在,梦到自己位于一方诡异法阵之中,身边万丈雷霆霹雳而下,紫色利刃直落地面,铿锵的声音吵得他不得安宁。
      
      等雷声骤然停了,欧执名从梦中惊醒,只觉得身下冷硬,眼前是片场简陋昏暗的塑料雨棚。
      
      他还没能理清思绪,转头就见到月光之下的年轻人。
      
      若沧对着光,串起一枚漆黑的珠子。
      整整一串圆润的木珠,在月色照耀下,闪着柔和白光。
      
      画面美好静谧,如果这人没有弄晕他,欧执名可能还能欣赏一下。
      他皱着眉翻身起来,椅子发出一声“嘎吱”。
      
      若沧澄澈的视线看了过来,收起佛珠,前来嘘寒问暖。
      “你醒啦?”
      欧执名觉得浑身不适,他声音冷冽的质问:“你袭击我?”
      若沧果断否认道:“不是袭击,是给你做了一场驱邪法事。抱歉,我忘记先跟你商量一下。”
      
      之前狠厉的若沧消失不见,面前的人诚恳坦白,真挚无比。
      但是欧执名眼里写满了不信,视线锐利的盯着他。
      
      若沧拿出手上的佛珠,认真解释道:“今天莫悦悦的马会失控,都是因为这串珠子导致的,上面沾染了阴晦气运……”
      他迎上欧执名质疑的视线,“还有,你从沈氏宗祠出来之后,身上一直带有沈家人遗留下来的怨气,会损伤你自身的气运。所以我必须立刻做法事驱邪,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空气沉默得凝重。
      欧执名嗤笑一声,“无稽之谈。”
      他像极了一切唯物主义论者面对骗子的神情,站起来直接往外走,根本不准备继续和若沧交谈。
      走的时候,还没忘拿上自己的素描本。
      
      “欧执名!”
      若沧厉声喝住他,“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运势独特,如果不尽快消除你身上的阴损气运,可能会连累很多人。你既然信吉人天相的话,为什么不能信我的呢?”
      
      欧执停下脚步,转身看他,视线写满不悦。
      他说:“别提那个神棍,我是有职业道德的导演,任何人说我敷衍对待拍摄,连累剧组,都是质疑我的能力。哪怕只是一部偶像剧,我也能做到最好。”
      狂傲自负,还有对神棍的深恶痛绝。
      
      神棍本人十分汗颜,仍不肯就此放弃。
      若沧提醒他,“我听说有个微博大V公开说你的坏话,最后进了局子。”
      欧执名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个人。
      他眼里尽是讽刺,说道:“非法集资,他不坐牢谁坐牢?”
      
      “有演员因为看你不顺眼,出了车祸。”
      “酒后驾车,都不舍得找个代驾,跟我有什么关系。”
      
      若沧不解的转了转佛珠,低头看着这串万字紫檀木。
      “刚才我用法阵驱散你的阴损气运,你不但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还击碎了佛珠残存的怨气……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欧执名的视线都变得疑惑,想起了自己雷霆万钧的梦境。
      但是梦,始终是梦。
      他不止做过一次类似的梦。
      
      于是,他勾起一丝危险的笑,“我只记得你打晕了我,需要我报警吗。”
      
      语气满含威胁,若沧怀疑自己再提鬼力乱神的事,这人不介意明天就换个主演。
      什么叫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
      这才是!
      
      若沧行走江湖多年,还第一次遇到这种驱逐不散、自带祸端的硬茬。
      他蹙眉深思,觉得欧执名所作所为充满矛盾。
      
      若沧困惑问道:“可是你之前,明明还过问我会不会道术,开机仪式也特地来看杜先生做法事。”
      
      欧执名视线在若沧脸上逡巡。
      年轻人表情真挚坦诚,他也不舍得恶声恶气。
      最终,欧执名无奈的叹气。
      他语气稍稍温柔了些,说道:“因为我下一部电影和道教有关,取材不代表我信这些,你明白吗?”
      
      若沧偏偏头,更无法理解,“既然你不信,还拍什么道教电影?”
      
      夜色之下,欧执名身影颀长。
      他声音低沉,目光深邃,“道教,是中国本土依附道学产生的宗教。严格来说,我要拍的不是道教,而是道教研究者。”
      
      欧执名很少跟编剧、导演以外的人聊自己的想法。
      但他不介意告诉若沧,自己将如何扯下所有封建迷信的遮羞布。
      
      “我想拍摄的那位道教研究者,精通一切道教文化,他要做的事情,不是推崇迷信,而是透彻的了解道教之后,破除神棍的装神弄鬼,狠狠击碎所有宗教骗子的把戏,还以道教本来面目。”
      
      若沧从未听过这样的设想。
      以无神论的角度,去剖析有神论的世界。
      本质矛盾,却意志坚定。
      
      欧执名觉得没必要和一个年轻人较劲。
      他刚要走,若沧忽然出声问道:“你觉得什么才是道教的本来面目?”
      声音清亮,独有的干净透彻。
      
      欧执名沉默许久,似乎在回忆什么,以至于他的气息诡秘万变。
      最终,他眼神深邃看向若沧,语气肯定的说道:“人死后的世界,不会有鬼魂,也不会有轮回。”
      更不会有救赎和福报。
      
      “道教的本来面目,不过是活人的精神寄托罢了。”
      
      第二天,莫悦悦休息好了,又恢复了一贯的简单快乐。
      片场都能听到她清脆悦耳的笑声。
      她几乎随时都在跟剧组的人炫耀——
      看,我的手串,杜先生亲自帮我修好的。吉人天相说我逢凶化吉,果然是真的!
      
      久违来到片场的杜先生,再次被剧组成员围住。
      经历了一场意外,大家都希望能和这位法力高强的道长,聊一聊人生烦恼。
      
      中午休息的时候,杜先生终于抓到机会,和若沧碰头。
      
      “师叔,我照你的要求说了。莫悦悦以为我神机妙算,知道了佛珠帮她挡了劫,特地给她修好了手串。”
      杜先生摸着胡须,想到莫悦悦感谢他的话,甚是欣慰。
      好歹是知恩图报的小姑娘,也不枉他多提点几句。
      
      不过,他困惑问道:“既然你已经做过法事了,为什么不自己给她?”
      顺水人情这么送出来,杜先生觉得受之有愧。
      
      若沧回得坦然,“麻烦,我怕她误会。”
      他一想到莫悦悦的烂桃花就头痛,小姑娘容易被感动,他可不想好感度爆表,造成烂桃花孽债。
      
      若沧视线一扫,远远迎上了欧执名的目光。
      然而,这位导演的回应也格外直白,扭头避开,十分不想理他的样子。
      
      整整一个早上,欧执名跟他对视必然会移开视线。
      哪怕墨镜遮挡着,也挡不住他的刻意回避。
      若沧想,这人恐怕还在埋怨他昨晚的突然袭击。
      碍于工作,才没有挟私报复。
      
      他沉吟片刻,问道杜先生,“有因……你眼里欧执名是什么样?”
      杜先生闻言,转头看向剧组雨棚。
      欧执名正和林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他端详许久,终于捋着胡须感慨道:“欧先生仍是万事顺遂的贵人气运,世间难得。”
      
      若沧好奇的问:“那我呢?”
      杜先生略微诧异,捻须沉吟,久久不曾开口。
      
      他看若沧的眼神都带着敬畏。
      因为若沧的气运与任何人都不同,清淡优雅,看起来极弱,本质却极强。
      如山中苍松翠柏,集天地灵气,虽稚嫩却傲然挺立山崖。
      坚不可摧。
      
      杜先生微微一笑,如实说道:“师叔,你自然是一身世间独一无二的得道仙气。”
      
      若沧眨眨眼,觉得他在开玩笑。
      他是看不到自己的气运,但是很显然,他眼中的欧执名与杜先生截然不同。
      
      若沧不得不说:“其实,我眼里的欧执名气运诡秘,不仅没有贵人命格,还可能伤及无辜。”
      杜先生脸色凝重。
      欧执名的气运他亲眼所见,做不得假。
      但是若沧道行比他深厚,即使他看错了,若沧也不会错。
      
      杜先生声音低沉,谨慎问道:“既然师叔觉得他会伤及无辜,可有应对办法。”
      
      “有是有,但是昨晚我用雷霆斩妖伏魔大阵,强行给他驱邪的时候——”
      若沧还没说完,杜先生脸色愕然。
      “雷霆斩妖伏魔阵?!师叔,这阵法伤人颇深,直入肺腑,欧导怕是撑不过几日了!”
      
      杜先生语气认真,透着焦急,几乎下一刻就要帮欧执名拨120,把若沧惊了一跳。
      
      “……你别慌!”
      若沧赶紧拦住他,完全没法理解他的惶恐,“我在山下驱邪除祟、祈雨求水,都用的雷霆斩妖伏魔阵,别说人,上过阵的猪鸭鹅都活蹦乱跳的,他不会有事!”
      
      杜先生的惶恐退了些,反反复复查看欧执名的状态。
      气运安稳柔和,应当无事。
      顿时,他松了一口气。
      杜先生差点忘了,若沧从小识字断文学法阵,三岁稚龄早已有模有样。
      比他强了许多。
      
      杜先生看着若沧的视线,满是骄傲和叹服。
      毕竟是自己的师叔,哪怕年纪轻轻,也当得起他的敬重与敬仰。
      
      杜先生感叹道:“不愧是师叔。想你小时候就能行走山林,排阵布局,功力如此深厚,使用区区雷霆斩妖伏魔阵,确实不在话下。只可惜我没有亲眼见到你做的法事,不然必定受益匪浅,胜过多年修行。”
      
      若沧对三岁前的事情,没多少记忆。
      被一位花白胡子的师侄吹捧,他只觉得赧然。
      
      “别再夸我了,法事虽然做了,但是欧执名一身戾气未除。我现在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
      若沧叹息一声,“现在想来,那些网上流传的玄学事情,和欧执名一身气运脱不了关系。”
      
      一身邪祟,不仅能带出沈氏宗祠怨气,还能借用阵法把这些怨气击溃,怎么想都不同寻常。
      可惜杜先生只能看出欧执名一身富贵,没法给与若沧更多帮助。
      
      泰安派两辈人碰头,也没算出个结论。
      杜先生担心道:“欧先生的气运诡秘,会不会是导致佛珠邪气逸散的源头?如果有问题的不是七世佛,而是他的话,这……”
      
      杜先生的担忧没有宣之于口,若沧也清清楚楚。
      莫悦悦的佛珠,有浅淡阴晦之气。
      许满辉会中邪,也是一丝祟气随风潜入。
      然而,浅淡阴晦气不会引得马匹惊恐,一丝祟气更不会让许满辉那样的大男人发疯。
      
      欧执名确实有问题。
      一旦不可控制,谁也说不准会不会小事变大,无法收场。
      天降异象必有妖邪,虽非乱世,他们也要保一方泰安。
      
      若沧想了想,说:“我有办法镇住他。”
      
      马场戏份结束之后,剧组搬进了豪宅,继续拍摄有钱人的奢靡生活。
      偶像剧有了惊悚内核,也不会放弃炫富本质。
      
      敖应学随叫随到,还提了一箱若沧要的东西。
      他问:“你要笔墨纸砚干什么?”
      这剧的男主角根本没这种文化人设。
      
      若沧接过箱子,回得坦荡,“你不是说,要我录点Vlog或者拍点照发微博吗?我想了个更有意思的。”
      
      剧组的人忙碌的准备晚上泳池派对的场景。
      若沧坐在宽敞的花园,坐在石桌旁,摆开宣纸笔墨。
      抬手落字,流畅恣意。
      
      他改不了欧执名的气运,改改宅邸风水,保护剧组别再出意外还是轻而易举。
      作为公众人物,他不方便大庭广众写符箓,但可以抄点诗歌,夹几页经文,淡化欧执名阴损气运对剧组的影响。
      
      一人书写,全组围观。
      忙碌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在若沧身边驻足。
      若沧落笔的文字弯弯曲曲,繁复深奥,实在是看不懂。
      他们不禁问道:“若沧,你写的这是什么啊?”
      “这是篆文。”
      若沧隐去秘篆,只提了文字的大类,“我抽空练练字,抄点唐诗宋词,免得久了不练字,手生。”
      
      几千年的文化传承,走到诗词歌赋上,大家总有许多共同语言。
      若沧跟人边聊边写,人少的时候,再抄几页宝诰经文,压在剧组镇邪。
      
      若沧冷清的微博,终于有了固定的营业主题。
      一天一次的书法练习发出来,配上诗词,广受好评。
      今天发“长安少年游侠客,夜上戍楼看太白。”
      明天写“吟复笑,一轮明月长相照,谁谓阿师来问道。”
      
      那些能让人感到安宁的诗词,让人了解了这位年轻的爱豆。
      若沧垂眸提笔,落下篆书的模样,即使身穿衬衫西装,也挡不住粉丝们感受到古代文人般的风骨。
      
      一开始,网友只是去看着热闹。
      但是那些篆书诗词看久了之后,只觉得自己心绪平静,怒气全消。
      
      “不知道为什么,看若沧写字都觉得心平气和,可能是因为人好看字也好看吧。”
      “原来篆书这么美,以前都没觉得过,如果有弹幕就好了,我需要野生的翻译君!”
      
      有文化的艺人,总比文盲受欢迎。
      若沧一武惊天动地,现在舞文也比别人高级。
      
      连论坛都有了若沧大师书法专楼,集中放置他的墨宝。
      那些若沧微博发出来的篆书,汇聚成了美好诗篇,让人频频驻足赞赏。
      
      于是,网上都在夸若沧写字写得好看的时候,《星星之下》剧组也跟风剪了一期若沧练笔。
      
      经常关注若沧的网友,分分钟刷到抖音,兴高采烈的搬运到论坛上。
      
      然而,看着看着,有人对剧组的剪辑产生了质疑。
      “若沧这几页写的……好像不是诗也不是词啊?”
      
      剧组抖音发的是大拼盘。
      有些若沧写好的纸面随意摆放着,密密麻麻满是篆文,不太像唐诗宋词的样子。
      
      一方有问,八方回答。
      然而,懂行的坛友,没办法顺利读懂那些篆书,翻译器也给不出答案。
      
      “会不会是若沧写错的废稿?”
      “也对哦,篆书这么扭扭曲曲的,写错笔画很正常。”
      “我发现,剧组拍的这几张字,都没在若沧的视频里。”
      
      若沧微博上精心挑选,都是好词好句。
      剧组就拍到什么剪什么,角度都很随意。
      
      大家都倾向于剧组未经筛选,不小心把若沧写错字的片段发了出来。
      大部分人都是错字专业户,对此嘻嘻哈哈的,没当一回事。
      
      顾益粉丝却闻风而动,火速响应。
      他们终于抓到了最恨的人的把柄!
      这简直是瞌睡送枕头,杀人递刀子。
      正愁若沧没有黑点,这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他们顿时内部广播,传遍粉圈——
      若沧装逼写错字,被剧组的抖音打脸了!
      
      这群恨死若沧的家伙,兴高采烈的到处宣扬。
      由爱益党卧底建成的黑沧bot,总算有了真凭实据的新鲜素材,供大家嘲笑。
      
      错字视频一发出来,就有无数“理中客”点评吃瓜。
      “哟,有些明星没文化就别装,居然写错字了,丢不丢人啊。”
      “我叔叔就是研究古文的,他说这是‘涂’字写错了。”
      “唉,所以说莫装逼,装逼必翻车,别以为写篆文就没人懂哦,傻了吧,我们有翻译器!”
      
      疯狂嘲笑里透着得意洋洋。
      字里行间都是幸灾乐祸的讽刺。
      网络因此热闹非凡,随时一刷,都能看到大批营销号长吁短叹——
      又一明星卖文化人设,果然翻车!
      
      顾益粉丝大仇得报,他们憋着一口怨气,终于为自家哥哥做成了一件好事!
      
      正当他们被自己感动的时候,一个粉丝众多的科普博主敲出了问号。
      “什么错字啊?这些是道教的秘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入V,四更2w4,我尽力了_(:з」∠)_
    大家有空可以收藏一下《世界一级基建狂魔》《今天开始做猫王》,写完这本就开。
    因为基建狂魔文案可能会改,我先把喵喵放这里。
    《今天开始做猫王》文案:
    齐沛穿越到异空间,正好撞上托孤现场。
    可惜托付给他的不是人类小孩,而是一只……长毛猫崽。
    四爪、长尾、小不点。
    圆眼睛毛绒绒的它什么都不会,只会细声细气扒拉着齐沛要奶喝。
    齐沛每天吃饭睡觉养奶猫,过着平静的生活,直到村里开始传染一种奇怪的病症。
    患者浑身无力,精神疲乏,无药可医,生无可恋,唯有那只猫能够让病人恢复正常。
    于是,齐沛揣着的小猫崽成为了全村的希望。
    后来,他们成为了全天下的希望。
    被猫救下一命的皇帝道:“今有东南西北四王坐镇,保天下平安。从今天起,你就是猫王。”
    齐沛:“……”
    #猫王殿下,我还有救吗?#
    #依我之见,你再不吸猫就要死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