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世家女后我嫁给了

作者:奶油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泰安元年,十月初一。
      
      平京城,卯时。
      
      自城中钟鼓楼处,传来阵阵鼓声,一声声缓缓传至城中角角落落。随着鼓声起,巨大的城门在守城兵丁的号子声中,伴着笨重的吱呀声,慢慢推开。
      
      等到鼓声终止,平京城东西南北四面城门一俱打开,开始日复一日的人来人往。
      
      拱顶马车在进城的人流中慢慢走近城门。前头的百姓肩挑着货,手提着篮,进出时还要稍稍查看一眼,陌生的车队入内则有人专门上前查验入匣的印信。
      
      冯缨坐在马车内,一手去掀帘子,一手握拳在腰上捶。
      
      马车诚通无阻,到了城门官跟前,马鞭子一甩,直接入内,竟是拦也不拦。
      
      “居然就这么放行了?”
      
      同坐在马车里的,是两个穿着一般无二的丫鬟。生得高壮一些的,是冯缨平日在盛府用惯了的绿苔,另一个身形纤细,面容素雅的叫碧光,听天使说是她皇帝表舅专门安排,一路上伺候她用的。
      
      从河西过来的一路上,冯缨已经知道皇帝表舅挑中碧光的原因了。
      
      碧光是个聪明的,博闻强识,问什么都能答什么。冯缨无趣时便拉了她聊天,倒是也能天南地北聊上许多。
      
      她这么问,碧光果真在旁答道:“车夫是张公公的人,马车上又挂了陛下的信物,城门官自然不敢阻拦查验。”
      
      冯缨舔了舔嘴唇:“这不好。回头要是有人使坏,那不就平白给人开了方便大门。”
      
      碧光一愣:“都是……陛下的人,还不至于出那样的岔子。”
      
      冯缨不说话,靠着车壁继续往外头看。
      
      她是第一次听到平京的鼓声。从前的电视剧、小说里虽然都会提到,古代的城池里会设有钟鼓楼,预警报时,晨时日暮都会以鼓声告知百姓一天的始与终。但是亲身体会到,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平京,大启的国都,分明是一座云气升腾,宝光闪耀的城池,从晨曦洒下的那一刻,这座城池就在极尽全力地展现它奢华绚丽的一面。
      
      尤其是进城之后,看着沿街的热闹,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混着各色吆喝声,和空气中飘散的属于食物的特殊香气,都叫人从骨子里生出一股淡淡的慵懒。
      
      冯缨再没比现在更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真真正正地离开了生活了二十年的河西。
      
      河西没有钟鼓楼,那里只有烽火台。
      
      河西也没有可并排走六辆双马车的街道,只有狭窄的一下雨就溅起各种污水的烂泥路。
      
      河西更没有这里人从心中自然而然散发的对安居乐业的欢喜,只有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及时行乐。
      
      如果不是皇帝表舅那道召她回京嫁人的口谕,冯缨还真没打算离开盛家,回平京讨生活。
      
      好在大舅舅后来问清楚了,表舅只是怕她在河西蹉跎太久,没打算让她盲婚哑嫁,随便把她指给一个三条腿的男人。
      
      他们八月离开河西,因为不必赶路,所以一路上慢慢悠悠,十月才到平京。
      
      说起来是为了让她松快松快,顺便游山玩水,可习惯了在马背上奔来跑去的冯缨,恨不能跟着先行回京的天使,骑着马,撒开蹄子就跑。
      
      她望着车外发呆,难免让身边的碧光生出了误会。
      
      碧光是在平京长大,虽然是个下人,可也是良家子。见二姑娘撩着车帘一直盯着外头看,她心里一阵酸楚,只当二姑娘在河西那样贫瘠的地方过了太久,一朝回了京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和赞叹。
      
      她原以为河西那位名扬天下的女杀神,女罗刹,该是传闻中那样生着结实的臂膀,身壮如牛,一双眼睛瞪得像铜铃。
      
      可见了人才知道,分明也是位娇俏的姑娘,只是比那些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多了几分难能可见的英姿勃发。
      
      “二姑娘,等今日见过老爷夫人后,奴婢再陪着二姑娘上街转转吧。”
      
      碧光说话时总是轻轻柔柔的,哪怕是规劝,也说得极其聪明,不会教人听得心里不舒服。
      
      冯缨听了笑笑,指了帘子外,把绿苔叫到身边。
      
      “那好像是酒垆。咱们下回去那吃酒。”
      
      “姑娘,那看着像是胡姬开的酒垆。你上回还说胡姬的酒不好吃。”
      
      “啊,可这家的酒闻着很香……”
      
      主仆俩一转眼,就着“酒”字聊开了去。一旁的碧光忽然觉得,陪二姑娘上街的时候,恐怕还得多带几个人,万一吃醉了酒也好抬回家。
      
      马车穿街走巷,一路顺畅,慢慢悠悠就转进了一处宽敞的街巷。这条街巷不像外头的街道多的是迎来走往的人,反倒只零星走着几个下人模样的男男女女。
      
      沿着街巷看两遍,皆是高宅大院,光是围墙就足有两人高。
      
      偶然经过几处院门,门内照壁正正挡着,壁上雕了点东西,要么是松鹤延年,要么是喜鹊登门,再不济还有大片花卉图纹,看着就觉得热闹。
      
      “这街从前叫折桂巷。几年前改了名,如今叫通济巷。再往前,就到二姑娘家了。”
      
      碧光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注意着冯缨,留意她脸上任何一点变化。
      
      冯缨扯了扯嘴角,放下帘子:“我记得二十年前还叫折桂巷,怎么突然就改了名?”
      
      “只是陛下一个小小的笑言,便叫平京知府做主,改了名,从此叫做通济,表往来通达之意。”
      
      冯缨随便听听,心下多少有些不太舒服。
      
      再往前,就是冯府。是她被大哥带去河西前住的地方,也是她和大哥的生母被人害死的地方。
      
      整整二十年,他们兄妹俩没有回来过。
      
      还不知道这里,究竟成了什么模样。
      
      马车又走了一会,终于停在了一处宅子前。
      
      宅子坐北朝南,地段、格局都是极好,看得出主人家的身份不容小觑。此刻正门大开,门后匆忙走来两排奴仆,又是端脚蹬,又是撩帘子,殷勤地要扶人下车。
      
      碧光拉上绿苔先下了马车,而后冯缨才跨步从车里弯腰出来。
      
      那站在马车旁伸手作势要扶的婆子满脸谄笑,看着有些眼熟。冯缨免不了多看了两眼,那婆子当即咧开嘴道:“二姑娘可回来了,老爷夫人这些年想死二姑娘了!”
      
      冯缨回了个笑,避开婆子的手,轻轻松松跳下车。
      
      是想死她,还是想她死还不知道呢。
      
      冯缨落了地,抬头看看门上悬着的匾额。她视力好,一眼就能瞧见上头布着的细细的蛛网,和正懒洋洋爬过的蜘蛛。
      
      “二姑娘,这车……”
      
      身后,婆子尬笑着出声。
      
      冯缨回头看:“从角门走,车夫日后也跟着我住在府里。”
      
      “那月钱?”
      
      婆子看看车夫,又往碧光和绿苔身上打量。
      
      冯缨敛了笑:“这几位都是宫里赏的,难道冯家还得问宫里讨月钱不成?”
      
      婆子不敢应是。
      
      冯缨扫了一眼身边的这群奴仆,抬腿进了大门。
      
      入得大门,几个穿着体面的老仆一路小心侍奉,更有婆子丫鬟在旁引路,一路往后院的花厅去。
      
      冯府的宅子,是平京典型官宦人家的宅院。不像河西的盛府没那么多前院后院的区别,女眷前后肆意能走。这里前院是前院,后院是后院,泾渭分明。
      
      冯府一进门,先是前院,是老爷公子办公处事的地方。风光寻常,看不到什么优美的景色。倒是过了二门,就入了后宅。
      
      门口偌大的一座屏山石后,豁然开朗,一片秀丽风光。
      
      哪怕入了十月,依旧能看到满院风景。
      
      冯缨记得很清楚,后宅又分了几处院子。正中的春晖堂,是她爹娘的院子。离春晖堂近些,是夕鹤院,她大哥原先就住在那。再边上,是她的不语阁。
      
      二十年过去了,还不知夕鹤院跟不语阁变成了什么模样。
      
      婆子们不敢说话,只领了她一路往前,到春晖堂前,原先那最是殷勤的婆子见了人,当即快步上前附在一妇人耳边说话。
      
      冯缨稍稍顿了顿脚步,眯着眼打量站在院子里的数十人。
      
      她爹不见人影,主事的是她的继母祝氏。那个在她娘死后不足一年就被迎娶进门,然后不到七个月立马生下儿子的女人。
      
      再看边上站着的一张张陌生的脸,冯缨抿了抿唇。
      
      见她进来,祝氏当下露出亲切的笑容,上前要去拉冯缨的手:“缨娘这么多年没回来,可是叫你爹和我好生想念。好姑娘,在河西吃了不少苦吧,瞧这手都……”
      
      祝氏抹着眼泪,想说“手都粗”了,可摸下去,却是滑溜溜的,叫人愣是说不出话来。
      
      再看她的脸,虽然不像平京的闺秀个个肤白如雪,可也细腻光滑,琼鼻樱唇,黛妹桃腮,漂亮的很。
      
      冯缨不动声色地抽回手,谦虚着回话:“并没有受苦,平日里舅舅和大哥最是照顾我,舅母和嫂子用什么好东西,都均一份给我用着,这才没叫我枯着脸回来。”
      
      她大大方方地打量一院子的女眷和夹在中间尤其显眼的几个男孩。
      
      “这些可是我爹给我和大哥生的弟弟妹妹们?”
      
      “是呢,都快过来见过你们二姐姐。”
      
      祝氏招手,几个男孩女孩一齐对着冯缨施礼。
      
      冯缨眯起眼,忽然冲着祝氏抱拳行礼,说出口的话满满都是真情实感。
      
      “母亲与爹爹果真是情深义重,短短二十年间,生下如此多的弟弟妹妹,实在是高产如母……不是,实在是功德无量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第二天~留言照例有红包~大伙儿走过路过赏个收藏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