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世家女后我嫁给了

作者:奶油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平京西郊有片围场,原就是前朝留下的皇家狩猎场,里头动物种类繁多,数量也不少。
      
      到大启开国,围场一度被闲置,经过几代帝王的“忽视”,到先帝重拾秋猎,围场里的动物已经繁衍生息了一代又一代。
      
      庆元帝好武。身为帝王,他只能把好武投放到每年的秋猎上。
      
      皇帝秋猎,随行的队伍自然庞大。好在围场不过就在西郊,倒不妨碍他玩够了能立即回宫处理政务。
      
      “朕听说,太子妃又有身孕了。等回去,你且多陪陪她,好叫她安心养胎。”庆元帝骑在马上,望着广袤的围场,扭头对跟随在身边的太子道,“还有你宫里的那些个女人,若是有不安分的,早些揪出来,别祸害了妻儿。”
      
      太子含笑点头:“父皇放心,儿臣明白。”
      
      庆元帝见太子如此,当下也点了点头:“你明白就好。身为太子,你有开枝散叶的任务,可也不能为了这,叫宫里的女人们乱了规矩。”
      
      “含光,青雀和你年纪相当,如今都有三子一女了,你什么时候考虑娶妻生子?”
      
      左右都不过是近前伺候的宦官,庆元帝一开口,便是连连叫了太子和魏韫的小名与字。
      
      这样的称呼,显得格外亲昵。身边的人听着,丝毫不觉得惊异。
      
      “陛下,臣这样的身子何必拖累了人家姑娘。”魏韫驱马往前几步,只稍稍落后于太子。
      
      “你身子虽弱,可也不是不良于行。”庆元帝摇头,有些不满他常年不变的回答,“若是城中那些世家不愿把嫡女嫁给你,便是庶女也不差。总归你成家后留下子嗣,与你与、魏家,都是个好事。”
      
      “陛下,臣不能。”
      
      同样的话,庆元帝也不是只说过这一回。君臣二人已经接连好几年,就这个问题上产生过一模一样的对话。
      
      魏韫能听到庆元帝的叹息声,他的眼神黯了黯。
      
      他并不是自小身子不好,相反在他的记忆中,很小的时候,他是能让人头疼的泼猴。可是泼猴有一天突然病倒,捡回一条命后,就成了病恹恹的药罐子,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将苦涩难咽的药汁,当做汤水天天服用。
      
      这样的身体,叫他去娶妻生子,分明就是祸害别人。
      
      当然,平京城里的世家们不是不知事的——没人敢把女儿嫁给他,哪怕是庶女,也没人肯冒险。
      
      其实也不算冒险,毕竟满城的人都认定了,魏长公子是个短命的。今天没死,明天没死,后天一定会死。
      
      “你们这些小孩,一个两个,不是不肯娶,就是不肯嫁。”
      
      庆元帝到底心里不满,听太子在旁劝慰了几句,忍不住抱怨道,“你这身子骨……算了,有个强健如牛的还说什么都不肯嫁人呢。”
      
      太子哭笑不得:“父皇,表妹不是不肯嫁。”
      
      恰好就在此时,有眼尖的宦官瞧见忠义伯府的人到了。
      
      太子远远看了眼那头走过的人:“是忠义伯府的两位姑娘。”
      
      忠义伯就是冯奚言。
      
      因为只是三等伯,所以尽管有了爵位,也不过是个得依靠庆元帝的恩赐和妻子家世才能在平京城里站稳脚跟的普通男人。冯家自称世家,更是成了人人嘲笑的事情。
      
      尽管冯奚言后来成了知府,可自从原配夫人和静郡主过世后,忠义伯府在平京城的地位又跟着一落千丈。很快,冯奚言因犯事,被贬官,身上只剩下一个忠义伯的爵位。
      
      这几年,众人一边冷眼看着冯家打肿脸充胖子,跳着脚要把后来娶的妻子所生的两个女儿嫁进侯府高门,一边一次次听见从承北府传来的大小战事消息。
      
      那些消息里头,被冯家遗忘的一对兄妹,名声总是最为响亮。
      
      太子说“两位姑娘”,显然指的是冯家如今的两位嫡出姑娘。
      
      “怎么是她们?”庆元帝不满,“缨娘呢?”
      
      庆元帝话音落,就听见“哒哒哒”,一阵马蹄声从稍远处传来。
      
      魏韫低头咳嗽两下,这才循声去看。
      
      一匹通体乌黑的骏马驮着一身大红锦袍的女子,从远处朝这边飞驰而来。日影在她身上洒下了金色的光晕,夺目的叫人不忍放过她的每一个动作。
      
      随着马蹄踏近,魏韫认出了马背上的人。
      
      冯缨。
      
      忠义伯府的那位二姑娘。
      
      或者说,是河西盛家军的冯校尉。
      
      她是那种十分明艳的长相,眸含春水,眉眼如画。如果不是消息确凿,很难想象这样一位秾艳的美人,会是杀得关外部族闻风丧胆的女罗刹。
      
      琼鼻樱唇,黛眉桃腮,这些放在美人身上的形容词,无一不能在她脸上找到。
      
      如果她在平京长大,只怕是多少人少年时心里期盼的那个妻子人选。
      
      魏韫在打量冯缨的同时,那头的冯缨也在初初发现皇帝表舅和太子表哥后,发觉了与他们同行的魏长公子。
      
      他似乎、身子仍旧不大好?
      
      “长公子。”她轻轻喊了一声。
      
      魏韫颔首:“冯姑娘。”
      
      “缨娘可算来了。”庆元帝望见冯缨,面上的笑顿时浓了几分,“这马不错,是匹好马,缨娘从哪里寻来的?”
      
      冯缨勒马停在庆元帝面前,翻身下马,拱手行礼:“臣女见过陛下。”
      
      她说完起身,笑嘻嘻道,“前几日去集市上转了一圈,正好开了马市就瞧见它了。表舅,你也觉得它不错吧。”
      
      她前头还称呼的陛下,一转头就喊起了“表舅”。
      
      魏韫下意识抬头看了她一眼。
      
      黑马红衣,气定神闲,还透着与传言不符的小女儿的神态。
      
      到底……还是个年轻鲜活的女孩。
      
      “你这丫头倒是打小眼光不错,像你小舅舅。”庆元帝看着眼前的冯缨,脸上笑得不行,“你小舅舅最会挑马,他第一匹马,就是你大舅舅把他带到马市,让他自己挑出来的。可不是陪着他冲锋陷阵了许多年!”
      
      “表舅说的是踏云吧。那的确是匹好马,可惜为了救小舅舅,被毒蛇咬了死在沙漠里,甚至无法带回河西。”
      
      一提起舅舅们,提起河西,冯缨就有说不完的话。
      
      庆元帝也十分乐意听她说那些旧人旧事,听着听着不知不觉时间便过去了许久。直到皇后命人来催,才发觉到了时辰。
      
      围猎开始前的祭祀,人人郑而重之,不敢马虎对待。冯缨好奇地在底下看着,看了一会儿,便又觉得无趣得很,遂低下了头,把玩起腰侧的佩刀。
      
      魏韫站在前头,他的位置正好可以清楚地望见女眷群中的冯缨。
      
      目光落在她嫩白的侧脸上,随后移开视线。垂下了眼帘。
      
      祭祀结束,男人们很快追随庆元帝开始了狩猎。女眷们闲来无事,三五成群围在一处谈笑。
      
      冯缨坐在边上,拿着一柄匕首无所事事地在地上写写画画。实在坐不住了,腾地站起身召来碧光说了几句话。
      
      碧光面露惊异,转身走开,不多会又走了回来,低声回话。
      
      全平京城的人都知道,忠义伯的二姑娘最近是个什么名声。各家女儿多得了家中长辈的叮嘱,要她们远着些。是以,女眷们都离得远远的,谁也听不见那头的主仆俩说了啥。
      
      等她们再注意到那头的动静,冯缨已经骑上马,跟在男人们身后往陛下狩猎的林子去了。
      
      “二、四姐!你看她!她哪点像我们冯家的姑娘,成日里跟着男人,简直……简直伤风败俗!”冯蔻见女眷们都看着冯缨追着男人们进林子,便觉得心里呕得很,转头对冯凝道,“盛家简直不知所谓,怎么能这么养女儿?”
      
      冯凝冷笑:“盛家就是一家子粗人,除了打仗杀人,他们懂什么!养出一个姑娘,还没个姑娘的样子。”
      
      旁边有女眷诧异地看着冯家姐妹。都是官宦人家的姑娘,大多都互相认识,冯家姐妹素来喜欢追着世家女眷跑,伏低做小最是顺手,突然这么说话,有同样是将门出身的女眷当下皱了眉头。
      
      冯凝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拈着帕子掩了掩唇:“是我说错了话。只是我那二姐……实在有些不像话。”
      
      旁人家里事,非要掺一脚,还同那家的儿子来往频繁,似乎还差点坏了自己妹妹的亲事?
      
      女眷们面面相觑,有的人不发一言,有的脸上露出了显眼的不屑一顾。
      
      魏韫因着身体不适,就近从女眷身后绕过,冯家姐妹的话凑巧被他听在耳里。
      
      他下意识停下脚步,身边的长星想开口询问,被他止住声音。
      
      “那位李大人,想必姐姐妹妹们也都认得。我家庶出妹妹虽说还没正式定下婚约,可也是交换过庚帖的。二姐姐这么做,惹得爹娘丢脸,我们都不知该怎么安慰妹妹。”
      
      这是冯家如今行四的姑娘。
      
      “你那嫡姐一看就知是个不安于室的。正经姑娘该做的事,她看着似乎一桩都不做。”
      
      这位好像是崔御史的女儿。
      
      “她这般年纪还未出阁,还不如死了算了。分明就是故意拖累你们姐妹嘛,她不嫁人没事,你们总是有人要的。”
      
      这是宫中某位嫔妃的妹妹。
      
      魏韫又听了几句,多是些女儿家尖酸刻薄的嘲讽,也有姑娘劝说她们少胡乱说话的。
      
      他稍稍站了一会,想到那种明艳动人的脸,摇了摇头。
      
      她是鸿雁,是鹰,与这些家雀如何相提并论。
      
      魏韫走得悄无声息,女眷们的话题在冯缨上绕了一圈又一圈,大多都在表露对她的不喜。
      
      冯凝听得高兴,冯蔻却突然大喊了起来。
      
      “四姐,快看!那不是申家哥哥嘛!”
      
      冯凝猛地去看,稍远处的林子里,有个熟悉的身影骑着马凑到了冯缨的身边。再眨眼的功夫,两个人已经一块隐没在林海中。
      
      那个人……那个人……
      
      分明就是她还未退亲的未婚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