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世家女后我嫁给了

作者:奶油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那家兄弟姓牛,兄弟六个虽然不像朱家兄弟那样混不吝,满大街耍无赖。可会叫的狗不凶,他们几个闹起来,那才是真真正正的凶狠。
      
      那一棒子下去,朱老三直愣愣地仰面倒在了地上,满头是血。
      
      朱老大吓得腿软,张嘴就喊:“你们要干嘛?要干嘛?”
      
      “你们兄弟三个简直就是畜生!你们居然连起来欺负娇娘!”
      
      “娇娘一个弱女子,怀了你们的孽种,被丈夫抛弃,这都是你们的错!”
      
      循声赶来的人越来越多,听到声音一时间议论纷纷。人群里嗡声一片,都在问谁是娇娘。
      
      哦,是那个行脚商带来的女人。
      
      朱家兄弟三个居然欺负了那个小妖精?
      
      是睡了吧,不是说有孽种了?
      
      乡间的热闹,就是你一句我一句,甭管真假,先说为敬。
      
      朱老大已经吓得懵了。朱老三还躺着,生死不知。唯独醒着的,只剩下一个朱老二。
      
      一阵惊恐过后,朱老二大叫起来:“我没欺负娇娘!我没欺负她!我跟娇娘是相互喜欢,她是自己愿意给我生孩子的!”
      
      “胡说八道!娇娘是你嫂子,她怀的明明是我的孩子!”
      
      朱老大也叫了起来,“我把黄脸婆赶走了,我跟娇娘说好了挑日子就成亲的!”
      
      朱老二瞪圆眼睛。
      
      有个粗胖的婆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冲着朱家兄弟吐了口唾沫。
      
      “呸!那个女人就是被你们兄弟几个欺负了吧!我侄女嫁给你们家老三,前天哭着回家说老三半夜睡着了还在喊那个女人的名字!”
      
      婆子的话说完,朱家兄弟俩愣住了。
      
      牛家兄弟冷笑,拿着棒子就要去揍朱老大:“你们这几个畜生!”
      
      “要不是小弟救了娇娘,她就要带着孩子自尽了!”
      
      “简直是畜生!报官,一定要抓你们去见官!”
      
      朱老大被打得毫无反手之力。他年纪本就是兄弟三人当中最大的,家里孙子都有好几个,被牛家兄弟揍倒在地后,只能抱着头在地上翻滚想办法躲闪。
      
      朱老二赶紧去护大哥,身上被狠狠打了一下,疼得连忙求饶。
      
      “娇娘在哪里?我们找娇娘问问好不好?”
      
      “那孩子明明是我的,我跟娇娘感情好得很,我还把我的家当都给娇娘了,我怎么可能欺负她!”
      
      牛家兄弟不说话,怒气冲冲直管下手揍人。
      
      还是围观的人群在边上喊了一嗓子“牛家的,你们就带他们兄弟几个去看看呗,那女人肚子里的娃到底是怎么来的,是谁的种,问问不就清楚了!”
      
      “对,问问不就清楚了!”
      
      “就是,人都不在这,光打能打出什么事来。”
      
      牛家的到底还是听进去了,兄弟六人停了动作,拉上朱家兄弟,连地上的朱老三都不放过,直接抬着就去了隔壁村。
      
      一路上,牛家兄弟还在骂骂咧咧。
      
      说来说去,都在骂朱家不是人,欺负小女子。
      
      朱家兄弟俩不住解释,说得越多,心下越觉得有些不对劲。等到了牛家,却发觉好像出事了——大门半开着,站在门外,能清清楚楚看到院子里的模样。
      
      牛家兄弟六个都没什么手艺,只能靠爹娘留下的几亩田地过活。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六个兄弟只存了二三十两银子。
      
      就算这样,家里总还是攒下点东西。
      
      可柴门推开,看着空荡荡的宅子,别说兄弟六人,就是跟着来看热闹的,全都惊呆了。
      
      牛老大最先冲进正房去找娇娘。朱老二紧紧跟在他后面,生怕他这时候把人藏起来。
      
      进了正房,空无一人。
      
      再去兄弟几个的房间找,更是什么都没有,甚至连他们用来藏钱的瓦罐,都被人在角落里翻了出来。瓦罐里,自然已经空了。
      
      看到这情景,还有谁不清楚那个娇娘是有问题的。
      
      牛家兄弟脸都黑了,朱老大在旁边捂着心口就哎哟哎哟叫唤。
      
      有人这时候探头打量,嘿嘿笑问:“那女的是个骗子?你们不会都被骗了吧?骗走多少银子了?”
      
      朱老大说不出话来,朱老二更是不敢说自己偷偷把自己的房子抵了出去,就为了给娇娘买一只金灿灿的镯子。
      
      看朱家这样子,那人又去问牛家的:“你们呢?被偷了?有另外骗过钱吗?”
      
      牛家兄弟几个谁都不说话。牛老五生得人高马大,容貌最是凶狠,这会儿知道自己被骗,气极了抄起棍子就往牛老大身上砸。
      
      朱老大不肯再挨揍,吵嚷着互殴起来。
      
      一时间,牛家院子里乱成一团。
      
      朱家牛家闹成一团的时候,冯缨就坐在茶楼里和娇娘坐在一起吃茶。
      
      娇娘是她特地从外面找来的妓子。容貌、才情都不是寻常妓子可以比的。冯缨答应,只要她完成交待的事情,事成之后就能拿回她的卖身契,并且给她一笔银子,送她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娇娘欣然答应,果真很快就在朱家兄弟三人间如鱼得水起来。紧接着,又与牛家兄弟有了往来。
      
      冯缨没让娇娘去与那些男人有身体上的接触,娇娘却是毫不在意。至于怀孕,那不过就是找了大夫演的一场戏。
      
      冯缨如约给了娇娘那些东西,娇娘吃过茶,很快就喜盈盈地坐上了马车往她想去的地方去。
      
      “姑娘。”绿苔还在楼下,碧光见冯缨慵懒地趴在桌上,轻声问道,“姑娘这么做,会不会惹上什么麻烦?”
      
      “恶人总要有恶人磨不是吗?”冯缨笑。
      
      门外脚步声“噔噔噔”。冯缨头一扭,就见绿苔小跑着从外头进来。
      
      “姑娘,朱家报官了!”
      
      “这么快?”碧光诧异的盯着绿苔,“朱家已经进城了?”
      
      绿苔挠挠头:“我也是听说。朱老三被打得满头是血,乡下的郎中不敢看,朱老大的一条腿被打断了,朱老二又打伤了牛老大跟牛老四。两个村的里正见闹得不像话了,就把人往城里送。我听说,朱老二一进城,就嚷嚷着说要报官。”
      
      看出碧光的担心,冯缨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担心,他报官才好呢。”
      
      说完,冯缨下楼。
      
      楼下果真已经有人开始在议论朱牛两家的事。听说朱老二进城的时候一路吵嚷,恨不能叫所有人知道牛家打伤了他们。
      
      茶楼外,季景和正搀着季母走过。
      
      “季公子。”冯缨抱拳拱手。
      
      季母神情尴尬,季景和回礼:“二姑娘。”
      
      谁也没说要去哪里,要去做什么。冯缨就这么跟着季家人前后脚地到了府衙。
      
      季母想说些什么,被季景和拦住。
      
      冯缨弯了弯唇角,穿过慢慢围拢的人群,站在了门内屋檐下。
      
      知府坐在堂内,头疼地望着门口越聚越多的人,再看底下被打伤了还能中气十足地与人吵嚷的朱牛两家兄弟,狠狠地拍了下桌子。
      
      “吵吵吵,你既报官,不如将所告之事说个清楚!”
      
      他平日里那是管这些芝麻绿豆大小事的,
      
      朱老二能告谁,自然是告那个娇娘。
      
      知府又问那娇娘姓甚名谁,籍贯何处,所犯何事。
      
      朱老二张了张嘴,被牛老五抢了先,却分明是个假的名字,假的籍贯。
      
      一个女人,在两家男人中间吃得这般开,便是知府和围观人群都知道是个骗子,也忍不住对着两家兄弟嘲讽了几句。
      
      尤其是听说那女人一边怀着身子跟朱家几个兄弟分别痴缠,说是他们的孩子,一边又和牛家的哭诉,说被朱家兄弟几人欺负,怀上孽种,走投无路,唯有一死。
      
      更是觉得这两家的男人实在是蠢到无法言喻。
      
      牛老五涨红了脸:“我们兄弟六人,只是见她一个弱女子,可怜兮兮的,所以多照顾她几下,没有……没有做任何事!”
      
      “那个女人妖精一样,谁知道你们六个人有没有也没她迷了心思!枉我还想把妹妹嫁给你们!”
      
      朱老二突然义正辞严。
      
      知府皱了皱眉。
      
      牛老五猛地跳了起来:“你才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为了二十两银子,愿意把亲妹妹卖给我们六兄弟当婆娘,谁知道娇娘是不是被你威胁的!”
      
      牛老五话音落,人群一阵哗然。
      
      朱老二噎了一瞬,站起来怒道:“你们不想买,我还能强卖吗?钱我还没到手,你们都祸祸到那个妖精身上了!”
      
      “那你还想把你妹妹的傻子女儿也贴给我们!你还说傻归傻,但是年纪小,能给我们生儿子!”
      
      朱老六是个病秧子,从进府衙开始就时不时咳嗽两声。
      
      谁都没拿他当回事,可偏偏就这么个人,突然爆出一句话来。
      
      “朱老三有一回拉我去喝酒,喝得烂醉,跟我说,她那个甥女五六岁的时候就被他碰过了。”
      
      牛老六声音不重,围观的自然没听清,可知府离得近,听得一清二楚,当下变了脸色。
      
      “你说的可真……”
      
      知府张嘴要问,却见有人猛地从人群里冲了出来。他来不及喊“当心”,朱老二已经被人一拳打翻在地。
      
      堂下众人瞠目结舌。
      
      “你刚才说了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脚踩朱老二,冯缨看着牛老六一字一句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