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世家女后我嫁给了

作者:奶油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开文啦!这个月先是五一加班,紧接着去贵州疗休养,再接着回来狂上班,事儿多到晕头转向,幸好四月底存了稿子_(:з」∠)_
    没看黄历,随便挑了自己的公历生日开坑发文!
    大伙儿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照例新文开坑前三天留言会送红包,大家快打赏我点收藏吧~~~~

      河晏三十八年,政通人和,百姓阜安,六畜兴旺。
      
      这年,多年无子的太子有了后,庆元帝大喜,遂改年号泰安。
      
      等改年号的消息传到远在平京几千里外的河西镇,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而这之前,河西镇仍旧是那个多战缺水的边陲小镇。
      
      “缨娘,不是小舅舅要说你,刘副将的儿子虽然不擅功夫,可脑子聪明,会读书,你嫁了他总是有太平日子过的……”盛晋顿了顿,“大舅疼你,所以由着你拖到这个年纪还没成亲,可你一个姑娘家,再拖下去,难不成还真想孤独终老?”
      
      冯缨骑在马上,点点头,没忍住,重重地打了个哈欠。
      
      哈欠没打完,头上戴的盔被人杵了杵。
      
      “你啊你。”
      
      说话的功夫,难免慢了速度。
      
      盛大将军骑着高头大马,走在离舅甥倆两丈远的地方,一身铠甲蒙了层沙尘,把明光甲的光泽遮得密密实实。
      
      大约是发觉人没跟上,他回过头来,眯着眼睛喊:“干什么呢?”
      
      冯缨舔舔干裂的嘴唇,眯了眯眼:“大舅,小舅舅又逼我嫁人。”
      
      “他自己都没讨到媳妇,哪来的资格管你!”
      
      她咧开嘴笑,一抽马鞭赶紧跑。
      
      听着马屁股后头小舅舅气急败坏的叫喊声,冯缨心里暗暗腹诽。
      
      果真是到了年纪,哪哪都有人催婚。
      
      上上回是孙裨将的大孙子,媒人说得天花乱坠,结果见了面先挑衅,说女人就该从战场上滚回家奶孩子,于是被她一拳从马背上捶到地上,碎了两颗门牙。再说话,满嘴漏风。
      
      碍着她几位舅舅,孙裨将没敢拿她怎样,私下纵着孙子到处说三道四,又被她揪着狠狠捶了几次。
      
      上回是个平京来做买卖的商人,看她在街上闲逛,立即捧着金子银子凑到跟前,说要讨她过门做小,张口闭口就是生了儿子就给她几家铺子多少银子。
      
      一次回绝后,甚至还绕着弯从八竿子远的亲戚里找了说客上门来游说。
      
      她当时怎么做来着?
      
      好像是扒了那人的衣服,把人丢到了城门外。
      
      还有上次,是二舅母娘家的侄子,也入了军营,追着她跑了半个多月,后来亲眼看到她三拳打倒一个大汉,吓得回家立刻就娶了个温柔贤淑的姑娘为妻。
      
      听说没两个月,小俩口就有怀上了。
      
      这次这个刘副将家的小儿子,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文弱书生。她是不讨厌书生来着,毕竟她原先的那个世界,几乎满大街都是这类男人。
      
      可这样的书生,在河西镇想要安安稳稳地活下去,实在太难。
      
      冯缨想着又舔了舔嘴唇。
      
      她原先是一所初中的体育老师,二十八岁,单身,刚刚正式步入被家人疯狂催婚的年纪。
      
      她倒是有积极相亲,积极参加各种聚会活动,但就是……没男朋友。
      
      原因是她家姥爷觉得,那些男生没有一个符合他的眼光。
      
      这个含胸驼背,那个不到三十岁长了四个月大的啤酒肚,要不就是说话畏畏缩缩,看人眼神游离。
      
      她是不觉得这个年纪嫁没嫁人有什么要紧的,所以刚穿过来发现自己成了个只会哇哇大哭的小孩子,冯缨只觉得有些对不住家里人。
      
      但,既来之则安之,她只能睁眼喝奶,闭眼睡觉,混混吞吞地长到两岁,这才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是穿书了!
      
      这个世界是一本名为《我的夫君是首辅》的古言小说。她粗略地看完,不算多好看。
      
      内容和某江小说网上众多的“首辅”差不多,都是穷苦出身的男主少年才智,偶然结识娇软温柔的女主,对女主一见钟情或者日久情深,中间各种三角狗血,最后迎娶娇妻过门,宠妻爱妻,仿佛开了挂,一路官运亨通,最后年纪轻轻,官至首辅。
      
      不过她不是女主,也不是女反派。
      
      她成了书里一笔带过,没有太多笔墨描述的一个女将军。
      
      不爱红装爱武装。
      
      她姥爷就是位退伍军人,姥爷对她的影响太深,以至于五岁那年,被这具身体同父同母的哥哥带到河西投奔舅舅,看到落日余晖下的沙漠,看到骑兵战马,冯缨当即一改混吃等死一辈子的念头,成了舅舅们屁股后面的小尾巴。
      
      这条小尾巴一当,就当了二十年。
      
      她跟着舅舅们驰骋沙场,无数次杀退侵扰边疆的游牧部族,成了河西镇上数一数二的杀神,也是在这个十五六岁就出嫁生孩子的世界里,年过二十五还没出嫁的大龄女青年。
      
      大舅三舅没说啥,年过四十同样没成亲的小舅倒是开始到处找媒人给她说亲了。
      
      换句话说,她小舅,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冯缨骑马进城,眼皮子一抬,就瞧见城门边上的布告栏后,几个小孩探头探脑往这边看。
      
      她索性勒住马,指着当前一个小胖墩,勾了勾手指:“要不要骑马?”
      
      “要要要!”
      
      小胖墩看着体积不小,像枚小钢炮似的从后面冲了出来。
      
      后头跟了一连串的小崽子,高矮胖瘦,什么模样都有,鼻涕挂到嘴边,吸溜一下,张口就喊:“冯姐姐!冯姐姐!”
      
      冯缨手里的马缰稍稍紧了一些,怕马蹄踏步踩着人,忙翻身下地,抱起小胖墩就往马鞍上放。
      
      小崽子们顿时齐齐“哇”了一声。
      
      小胖墩更是两眼发亮,粗短的两条腿努力去夹马肚子,夹不住也不害臊,呵呵直笑。
      
      “姐姐,糖!”
      
      有个小姑娘往她手里塞了颗黏糊糊的糖。冯缨也不嫌弃,丢进嘴里,捏了把小姑娘的脸,冲着人吹了声口哨。
      
      边城清苦,小孩们没什么可吃的零嘴。
      
      肉干、骆驼奶酪都是极好的零嘴,一般人家吃不起,就连最寻常的糖块,也不是那么便宜的东西。
      
      就算这样,每回她回城,遇见她的小崽子们总会把自己存下来的一点零嘴塞她手里。
      
      所以,冯缨也尽可能地带小崽子们玩。
      
      得空的时候,带他们骑马、放纸鸢、跳格子,还绞尽脑汁找工匠做了些体育课上用的小器材。
      
      这么一来,谁家的小崽子见了冯缨,不缠着闹着要一块儿玩。
      
      就像现在,小崽子们你粘着我,我粘着你,谁都想让她抱一抱,摸摸头,凑得近了,连走路都有些困难。
      
      这一拖,盛晋也进了城。
      
      “这么喜欢小孩,怎么也不见你自己去生一个。”
      
      冯缨扭头,冲着人笑:“小舅舅这么喜欢春风楼里的小姐姐,也没见舅舅你把人娶回家不是。”
      
      见人瞪眼,冯缨笑得更欢,嘴上说了句“坐好了”,拉着马带着小崽子们往前走。
      
      到了巷子口,她把小崽子们往回赶,牵着马就要和舅舅们先绕到偏门,走近路去马厩。
      
      前脚才迈出去,后脚管事从巷子那头火急火燎地赶了出来。
      
      “大老爷,六老爷,表姑娘,你们可回来了!”
      
      “天使、天使来了!”
      
      冯缨好奇问道:“怎么这时候有天使过来?”
      
      天使是天子使臣的意思。
      
      河西,隶属大启最靠西北的州府承北,是大启的最边境。尽管如此,河西镇却还是大启极其重要的一处军事要地。
      
      离小镇不过几里地的地方,就是河西军营,里头驻扎的是常年镇守边疆的盛家军。
      
      再往外,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沙漠,沙漠里,人烟荒芜,却时常流窜着西北游牧民族。他们性喜厮杀掠夺,时常侵扰大启边民。
      
      今日是掠财,明日是杀人夺地。大大小小的争战从未停止。盛家军上下更是从未离开过驻地,一守就是几年几十年,直到战死,方能魂归故土。
      
      往日除非必要,平京那头鲜少会遣天使来河西,至多是到承北府,再有知府大人派人送信。
      
      这一下有天使亲临,冯缨免不了有些好奇。
      
      管事一时回答不出。舅甥几个只好往正门走,门外候着天使随行的护卫,再往里就是盛府的正厅,女眷们已经在厅内招待天使吃茶,见了他们忙迎上前来。
      
      盛家六子一女,冯缨的娘是盛家最小的女儿,顶头六个哥哥,府内自然少不了女眷。
      
      冯缨同舅母们一一见礼,这才转头去看那位天使。
      
      那天使看模样,是位宦官,从她进门起就始终留意着她,这会儿手一拱,竟是捧出一道圣旨来。
      
      圣旨的内容冯缨听得有些七晕八素,大致听懂是太子妃终于为太子诞下嫡子,朕龙颜大悦,想起远在河西的几位表兄弟,特地告诉你们这个好消息,要你们和朕一同开心开心。
      
      冯缨看着大舅恭恭敬敬接了圣旨,正要跟着起身。那天使突然道:“冯二姑娘。”
      
      冯缨疑惑。
      
      天使乐呵地眯起眼:“陛下有道口谕,专门是给二姑娘留的。”
      
      “陛下说,缨娘,你该嫁人了。”
      
      欸?
      
      嫁、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