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每天都在跪求复婚[穿书]

作者:十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骗子

      鹿娅看这群熊孩子的架势和心虚表现,心里已然有了数,但他们一见有大人在便机灵地瞬间作鸟兽散之态,显然已经不是再追究的好时候。
      
      那群小孩跑远的同时还不忘频频回头去注意鹿娅的动向,一发现她动了脚步似乎有朝他们追去的模样,不再报有侥幸心理,纷纷一溜烟跑没影。
      
      他们如果能再扭头看,就会发现鹿娅与他们背道而驰地进了一家24h便利店,买了鱼罐头出来,然而他们因为担惊受怕所以不敢出现在鹿娅的视线中。
      
      大人的威慑力还是起了一定作用。
      
      “喵——”鱼罐头一被打开,香味诱得那只藏在车底的野猫迟疑地叫唤,声音颤颤得怪让人疼。
      
      鹿娅问了便利店老板,街对面的写字楼旁边就有家宠物诊所,而这只猫迟迟没有逃窜的一个原因,肯定是因为受伤的缘故,她需要将它送过去治疗。
      
      “小可爱,还能不能出来?”鹿娅放柔了声音,抖了点小鱼干进车底后,特意将鱼罐头放在车外的空包里。
      
      那浓郁的香味让只浅尝几口,饥肠辘辘的野猫来说,诱惑极大,成功地让那只猫挪了挪脚步,一瘸一拐地慢慢露出一个白色的小脑袋,冰蓝的猫瞳满是戒心。
      
      但仅仅是望梅止渴的程度对它来说远远不够。
      
      “喵!”那只野猫气恼鹿娅的伎俩,声音里都仿佛能听出它恼羞成怒的情绪。
      
      鹿娅特地将今天背出来的爱马仕铂金包里的东西转移到烘焙店送的纸袋,空出来的包便是为了让这只猫钻进来,方便带它去宠物诊所。
      
      “这好几十万美金的包给你作窝,还凶我。”鹿娅耐心地跟白猫沟通,或许是跟白猫接触了一会儿熟悉了鹿娅的气息而让它产生安全感。
      
      白猫虽是警惕但架不住食物诱惑和好奇心,前脚不便地探进空包里,刚伸出小舌卷了几口罐头就被鹿娅拎起包带,一把提溜起来,慌张了起来。
      
      还扑腾着的白猫在用包拎在半空要炸毛时鹿娅安抚地拍了拍,奇异地慢慢乖了起来,前脚受伤让它无法抓挠,在察觉鹿娅的善意后竖起的尾巴犹豫地摇了几下,窝在大小正好合适的包里的姿态放松些许,心无旁骛地开始埋头于罐头。
      
      “看到那包没,肯定A货。”
      
      “A货?”
      
      “可不是,那包我在时尚杂志上看过要十几万美金,美金啊!换你你会愿意装只杂种猫?还真背出来?肯定供着了。”
      
      两个衣着靓丽的女人待鹿娅转绿灯过了马路后,迫不及待地留在原地窃窃私语,眼神颇为艳羡地紧随她,却毫不掩饰地流露出高傲的鄙视,“我家那只折耳猫可贵了,花了我小几万,不是什么杂种猫可以比的。它还爱卖萌,天天给我站立呢。”
      
      她们还欲再探讨之时,身侧不知何时站了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他戴着黑色口罩,露在口罩上方的眼睛似乎有包容万物的温和,但眉头却颦了起来,眼窝的深邃和眸光流转出的冷淡,让她们下意识噤了声。
      
      她们趁着等红灯的间隙悄悄用余光打量着男人,总觉得男人颇为眼熟,但刚刚她们在背后嚼舌根不知道被这人听到了多少,尤其是男人的眉头似乎轻皱起来,这让她们颇为尴尬,不自然地撩着头发,刻意眨动眼睛,正欲装不经意跟男人对视,攀谈时——
      
      绿灯了。
      
      男人迈开步伐,不过错过几秒的关注就发现他已隐入人潮和车流中,而她们仍想捕捉着男人的背影,却无功而返,随着人流走过马路。
      
      “婉婉你,你有没有觉得那个男人很眼熟。”
      
      “啊?好像有点像,像……”
      
      鹿娅剥开随身携带的水果硬糖的彩色透明糖纸,甜腻的水蜜桃味让她在消毒水味中的不适感减轻一些,耐心等着兽医去给白猫拍片出结果,好在情况没想象中的糟糕。
      
      “猫受到惊吓,前脚脱臼,现在打了消炎针,情况不严重,静养一段时间让猫自愈就好,但得戴着伊丽莎白圈。”兽医看了眼拍出来的片,顺口道,“可以留在诊所静养,虽然费用不低但是更专业。这猫野性太重,是你放养的?”
      
      鹿娅摇了摇头,“可能是只野猫。它钻在车底,我看它受伤就送来这了。”
      
      “那这只猫还算喜欢你了,能乖乖地让小姑娘你给带过来,没被挠伤。”兽医笑了起来,鹿娅没有养猫经历,想了想还是先让这只猫留在诊所比较放心,填表留了联系方式,直接付了医药费和一个月的照看费,“如果方便的话,可不可以帮我留意下有没有人愿意养它?”
      
      “好。”兽医开完账单,答应下来。
      
      “好好养伤。”鹿娅离开诊所前揉了揉白猫的小脑袋,它眼睛闭成一条缝,在闻到鹿娅气息和听见说话声时颇为傲慢地摇了摇尾巴,像是在回应鹿娅。
      
      ……
      
      “我知道了!”被唤作婉婉的女人在走了一段路后猛地停住脚步,拉着同伴的手语气难掩激动,“是许雪润!许雪润呀!我们快回去,肯定还没走远。”
      
      “肯定是了,这离工作室不远,我们回去试试运气。”
      
      鹿娅推开诊所的玻璃门,就看见两个女人急匆匆跑过去的背影,掀起好一阵风,“……”她们这是在追什么?
      
      鹿娅注意力不由放在了她们的背影上,没怎么察觉眼前的路,冷不丁就撞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口袋里没塞好的一捧水果硬糖被这一撞,哗啦地散落在地,像掉落的宝石一样泛着灿然光辉。
      
      “抱歉。”清越微沉的声音落在头顶,鹿娅连忙退了一步,跟对方几乎是同时边道歉边弯下腰拾起东西,在弯下腰不经意对视的一瞬间,男人冷清温和的眼睛让鹿娅怔了怔,而男人的眼底微微划过讶异。
      
      但突然的电话铃声让鹿娅没能注意到这么一个细节,边接通电话边捡起那些小小颗,五颜六色的糖果。  
      
      “小娅。”是傅峥的声音,他的声线略沉,此时说起话来颇有点不自然,“明天有空吗,我特地推了行程,带你去约会。”
      
      “学长,明天我正好有事情。”鹿娅抿起唇,她的手心没防备地被对方放上了几颗糖,指尖相碰的触感分散了打电话的注意力,鹿娅抽空抬起眼看向对方,眼睫微微颤了颤,轻声朝他道,“谢谢。”
      
      “不要紧,没事就好。”许雪润站起身,悄悄摩挲着手指。刚刚他触碰到鹿娅的指尖似乎有羽毛轻拂过,一路从指尖痒进心底。
      
      他摊开的手掌心上还静静躺了好几颗糖果,由于离得近,许雪润哪怕不是有意,还是能隐约听见电话那头有一道低沉的男音,隐约传来明天约会这几个字眼,眉心微动。
      
      “小娅?”傅峥隐约听见那头有男声,电话便被挂掉,嘟嘟嘟的挂断声让他脸色沉了下去,还想再打过去,陆忻桐拨来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起。
      
      “这几颗就送给你了。”鹿娅笑容柔软,眼波漾开三分柔媚七分纯真,娇俏地朝许雪润眨了眼道,“很甜的。”
      
      许雪润喉结微动,垂下眼敛看着手掌心静静躺着的那几颗过分可爱的彩色糖果,还想说点什么,鹿娅已经走远几步,朝他挥手,垂落肩胛骨的发尾小卷微微被风漾起赏心悦目的弧度。
      
      “果然。”许雪润微不可查地低低叹了口气,站在原地看着鹿娅的背影失笑半响。
      
      ——小骗子。
      微博上喊着润润男神,转头本人站在面前愣是当路人没认出来。更好气的是,那两路人都给认出来喊着跑来追,她仍一副有热闹但不知热闹是何物的怔神样子,让许雪润竟一时移不开眼而没躲闪开鹿娅的无意碰撞。
      
      许雪润双眼微微阖动,敛起眼底的暗色。
      
      “许老师!”江玲玲咽下吸管吸溜上来的珍珠,朝正摘下黑色口罩的许雪润打了声招呼,“来喝吗?这杯就三分甜度。我们给林原哥和你都订了。”
      
      “不用了,你们拿去喝。”许雪润看了眼周围,“太甜了,有看见林原吗?”
      
      江玲玲摇了摇头,目光在许雪润的手心停顿了几秒,“没看见欸,我打电话问一下好了?”
      
      正巧郑敏上完洗手间回来,听见许雪润在问林原的去向,顺口回道,“好像有两个网红来我们工作室,林哥跟她们在会客室,我刚路过看见了。”
      
      “网红?”江玲玲惊了,“谁啊,难不成有合作不成。”
      
      郑敏耸了耸肩,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不清楚,不过那两个网红真的是整容脸,离了美颜滤镜真的没那么好看。一个比较出名,叫婉婉吧。”
      
      “沈婉婉吧,最近人气还挺高,存在感也强。另一个应该就她好基友,小沐了。”江玲玲分析道,再回头就发现许雪润已经离开。
      
      “敏敏,我刚看见许哥手上有一把糖果。”江玲玲悄悄招来郑敏嘀咕。
      
      郑敏不以为然地看了眼江玲玲,“糖果怎么了。”眼神里满是奇怪江玲玲的大惊小怪。
      
      “许哥不喜欢甜的东西啊,那糖果肯定不是自己买的啊,说不定……”江玲玲笑得八卦。
      
      “……”郑敏一阵无语,“想太多了,快醒醒,工作了。”
      
      江玲玲翻开文件,认命继续工作起来,但内心总有一股熊熊燃起的八卦之魂在蠢蠢欲动,化八卦为动力,干劲值爆棚。
      
      “不好意思,先失陪一会儿。”林原将门带上,就听见许雪润透过玻璃看了眼里面的人后,冷淡地询问,“里面是什么情况?”
      
      林原没注意许雪润的态度,笑了起来,“哦,她们啊。我们最近不是在跟蓝莓直播有合作吗,她们说想问我们能不能签下她们,她们跟平台合约快到期,很多工作室都朝她们抛了橄榄枝,我们工作室先前也有意向……”
      
      “不签。”许雪润言简意赅。
      
      林原没有太大异议,“她们是虚红,的确需要斟酌。对了,刚我出来,她们看见你了,说想跟你拍照要签名。”
      
      “推了,说不方便。下次可以不用考虑跟她们的合作。” 许雪润眸色极淡,这下直接让林原看出了他对那两个网红的不悦,纳闷她们一个个嘴甜的模样是怎么给惹到一向不爱动怒的许雪润。
      
      “行。”林原点头,余光瞄到许雪润的左手似乎攥着什么东西,还闪动着细微小碎光,“那什么?糖果?你不是最不喜欢这种甜死人的……”
      
      “哈,哈哈。”林原见许雪润宝贝似地护着那捧糖果,突然就想到了昨晚,他宝贝似地护着那女孩子的照片,“……”竟然在这么一瞬间,和谐地重合在了一块。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沈婉婉几乎差点没控制住难看的表情,好在身旁的李沐儿拉住了她,打着圆场,“许老师忙我们就不打扰了,林哥,我们签约这事情……”
      
      林原笑眯眯道,“你们人气很高形象也不错,我们会考虑的。我们是一直有意向在蓝莓直播平台签人,名单还在拟定,还请你们耐心等待结果。”
      
      没有打包票的答案而是打太极,这让沈婉婉心下不安,尤其是刚刚她一瞥,便是许雪润唇线压得低平,冷淡的侧脸,跟她所了解的许雪润似乎有点出入。
      
      [叮!恭喜宿主正式解锁新人物许雪润,目前解锁人物进度五分之三。]
      
      鹿娅挑眉,“不是已经出现了四个人物了吗?怎么才进度五分之三。”
      
      “双方见面才视为正式解锁新人物。”系统如是道,“宿主刚刚认出了目标人物许雪润?经过宿主的行为数据分析,并没有演算出这个结果。”
      
      鹿娅突然怀疑起系统是不是沉迷数据分析而魔怔降智了,“人类有一个成语,欲擒故纵。你说是想擒还是想纵?”
      
      系统沉默了一次,“宿主你在挑衅我们系统的智商,经过该词的数据演算和行为分析,客观上是纵,但主观有擒的成分。”
      
      鹿娅忍不住一笑,打开直播做饼干的动作都顿了一下,对着镜头含着笑意道,“大家下午好,今天直播时间不会很长,内容很简单,是手工饼干的制作。”
      
      ——小姐姐笑声好苏好甜,是有什么喜事吗!
      ——终于迎来了手残党的春天,我爱饼干饼干爱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