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成为妖怪的合法结缘者

作者:布丁琉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我的主人叫李清。他八岁生日的那天,他的爸爸将我从车后座的纸箱子里抱出来,亲手送给了他。直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八岁的他抱着我高兴到尖叫的样子,他不停地抚摸我,将我举起来和他对视,他的眼睛是那么的干净、温柔。”
      
      秋千上的男人还在继续作画,而十米之隔的拐角处,金灿灿和夏露坐在阴凉的长椅上,隔着石榴叶缝注视李清,悄声说着他过往的故事。
      
      “可是没过多久,他的父母离婚了——那时候我灵智还没开,不懂得什么是‘出轨’,什么是‘离婚’,只是奇怪为什么别的小主人都有爸爸妈妈,而李清却只有妈妈没有爸爸。他待我很好很好,每天早晨上学前都要和我告别,下午放学时会给我热情的拥抱,冬天的时候,他最喜欢抱着我睡觉,说我的身体像太阳一样温暖,那时我真的很开心,我喜欢被人需要的感觉……可是高二那年,他生病了,他好像忘记了该怎么去微笑,忘记了和我玩耍,他每一天都过得很痛苦,很痛苦。”
      
      夏日的午后,绿意成荫,夏露静静地听着这段回忆由温情转入伤感。
      心脏的疾病纠缠了夏露二十年,她比谁都能体会病人的感受,所以忍不住问:“他生了什么病?”
      阳光透过叶缝洒下一地斑驳,燥热的风拂动石榴枝条。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说:“抑郁症。”
      夏露一愣。
      
      从金灿灿有一搭没一搭的叙述中,夏露得知了李清少年时的情况。
      
      李清的妈妈将婚姻的不幸强压在了孩子身上,她接受不了自己的儿子是个平庸的人,不希望儿子像她一样失败,所以她疯了似的压榨李清的时间,送他学各种辅导班,连玩耍的时间都要控制在几分几秒以内,那几年间,金灿灿作为一只宠物犬,看得最多的就是李清早出晚归、被书包压弯的身影。
      
      慢慢的,李清长大了,却变得更沉默。上了高中后,他整日整夜地泡在书海里,明明成绩很好却还要忍受妈妈的不满和责骂。
      
      犬类天生灵敏,能嗅到人类嗅不到的东西,那段时间,金灿灿敏锐地察觉到李清平静外表下的日渐崩溃,那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他身上明明没有伤口,但金灿灿就是能感受到他撕心裂肺的痛苦和绝望,曾经温柔的眼睛也变得像死水一样灰败。
      
      夏露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没有了解过抑郁症这个群体,但从金灿灿的叙述来看,那或许比心脏病更可怕——因为外人没法理解和共情,只有患者自己才能感受到有多痛苦。
      
      “听说很多心理压力大的人都会养宠物治疗,李清有你的陪伴,一定会慢慢好起来吧?”夏露朝秋千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安慰道,“你看,他现在过得挺好的。”
      
      “我还是很担心他。以前他也是这样,白天的时候能和朋友交谈欢笑,就像戴着伪装的面具,但晚上一回到家里,面具剥落,他会整晚整晚地失眠,会突然撕碎所有的卷子,会趴在桌子上失声痛哭。有一天他失眠到凌晨四点,焦虑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然后他敲开了她妈妈的门,红着眼睛说他想死,不想活了。”
      
      顿了顿,金灿灿叹了一口气,“他是在求救,他一定很想得到妈妈的拥抱和安慰……可是他妈妈根本不理解,只是说‘一个大男人这么矫情,神经病’,然后就睡了。”
      
      “她在摧毁自己儿子的求生欲,会一步一步亲手把他推入地狱。”夏露的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
      “那天晚上,他抱着我哭了一整晚。”金灿灿弯腰撑着下巴,金色的额发垂在眉间,像是漫画里的美少年。他换了个姿势撑着座椅,说:“我舔他,告诉他我会去妖怪世界许愿结缘,下辈子由我来照顾他。可惜,当时他听不懂我的话。”
      
      这大犬妖天生有一种魔力,明明是哀伤的故事,被他那朝气蓬勃的嗓音讲出来,竟是暖意大过忧伤。或许,这就是养宠人才能体会到的幸福吧。
      
      夏露问:“现在他可以听懂你的话了。打算什么时候和他结缘呢?”
      “还要一年吧。”金灿灿扳着手指头算了算,然后笑出两个梨涡,“我现在修为还不够,尾巴和耳朵常常会冒出来,明年应该就差不多啦。”
      
      一年啊……等金灿灿和他主人结缘的时候,自己也该去投胎转世了。
      她刻意不去想这些烦心事,轻轻一笑,长舒一口气说:“就一年的时间你都等不及?跟着我溜出来,被罚我可不管。”
      
      “我们有规矩,自杀死亡的人类不能再和妖怪结缘。”金灿灿很小声很小声地说,“所以,我得时常来看看他。”
      
      《圣经》里说:自杀者不能上天堂。
      原来是真的。
      
      “放心,他一定会好好活着,等着你去找他结缘的。”
      夏露说着,秋千上作画李清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从画布后抬起眼来,黑色的眸子定定地望向石榴花丛的方向,眯了眯眼,好像在辨认什么。
      
      “夏露夏露!他看过来了!”花丛后,金灿灿有些紧张地坐直了身子,语速飞快地絮叨着,“我们是不是被发现了?怎么办,我要不要过去和他打个招呼?可是可是……我该说什么好啊!他会不会怕我?啊啊啊!他站起来往这边走了!”
      
      这一连串的问题,夏露还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回答。她哭笑不得,按住躁动不安的金灿灿道:“冷静点,实在不行就摊牌了吧,反正他迟早都得知道自己会跟妖怪结缘的。”
      
      话音刚落,李清停了脚步,清瘦的身姿立在阳光下,有些犹疑地朝着金灿灿所在的方向喊道:“灿灿?”
      金灿灿腾地一声站起来了,按捺不住惊喜道:“夏露你听见了吗?他还认得我!”
      
      “灿灿,是你回来了吗?”李清握着画笔,有些急切地呼唤了一声。
      “是我是我!”金灿灿再也忍不住了,从石榴花丛后大步走出来,抬起手准备打招呼……
      
      就在此时,一旁的灌木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接着,一只奶狗汪的一声窜出来,大步扑向李清的怀里——
      是只三四个月大的小金毛,有着和金灿灿一样漂亮热情的眼睛、一样柔和灿烂的金色毛发……
      以及,和他一样的名字。
      
      夏露怔了怔,金灿灿抬起的手也僵在了半空中。
      
      “去哪儿疯玩了?现在才回来。”李清嘴角挂着浅淡的笑意,伸手将那只胎毛还没换完的尴尬期小金毛抱在怀里。
      夏露注意到男人的左腕上戴着一串很大的佛珠,在那细瘦的手腕上很是突兀。
      
      在金灿灿离开李清的第九年,李清重新养了一只和金灿灿一模一样的金毛,并给它取了一样的名字,或许是缅怀,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但不管怎么样,这份爱不再是金灿灿独有……
      夏露有点担心,以为金灿灿会伤心,会生气,毕竟这种事放到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不会好受,没有谁愿意被替代。
      
      然而,当她扭头望向金灿灿时,这傻子笑得和之前一样纯粹……不,甚至是更开心了,因为连一双眼都完成了月牙。
      “太好了,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金灿灿轻轻放下手,说,“看来我要更努力存钱才行了,将来买个大房子,将李清和小灿灿一起接过去住。”
      
      真是个傻子!
      夏露在心里叹了声,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本市房价不便宜呢,你要加油!”
      金灿灿满是期待,郑重点头。
      
      李清怀里的小金毛感应到了什么,忽然挣开李清的怀抱,一颠一颠的跑过来,摇着尾巴直蹭金灿灿的小腿。
      金灿灿蹲下身,笑着摸了摸小金毛的脑袋,低声说:“你好,小灿灿,我是你的哥哥!你要好好照顾主人,明年我来接你们……”
      
      “抱歉,蹭你们一身狗毛。”李清赶紧小跑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声音真的很温柔。
      
      他伸手将过度热情的小金毛抱起来,距离这么近,夏露这才看到他左腕的佛珠下盖着一条细长狰狞的疤痕——伤疤微微凸起泛着白,应该有些年头了。
      
      这样横亘手腕的伤疤、缝了那么多针,只有可能是……
      夏露没敢细想。
      
      燥热的夏风拂来,李清微微眯了眯眼,犹疑了好久,才望着少年模样的金灿灿轻声问:“抱歉,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言情文哈,里面所有的男孩子都是纯洁的友谊啦!一般的小妖怪都会帮助自己的结缘者去找对象,内部消化的还是很少很少滴~么!
    今天没有男主暴躁喷火,好不习惯呢~
    没事,下章就有了(*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