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贵公子

作者:海蓝宝星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陪伴

      
      这天,殷玉在藏书库整理资料,宇文瑶在旁边看着,欲言又止。
      
      半晌,她下了决心,颤声问道:“殷公子,我能和你谈谈吗,我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嗯……不会超过半个时辰。”
      
      殷玉抬起头看着她。
      
      这段时间,宇文瑶在各方面助他良多,他自然感激,而且她虽然喜欢自己,但极为守礼,从来没有纠缠烦扰过自己。
      
      半个时辰而已,于情于理,他都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就应下了,取出书签夹好手上的书卷,收好桌子上的资料,安静端坐,等待她说话。
      
      宇文瑶踌躇了一会儿,一开口,话题却扯到了天边去。
      
      她说:“殷公子,我以前曾向一个人求过亲。”
      
      殷玉愕然,完全没料到她会说这种话,但既然答应了给她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听她说下去吧。
      
      于是他就礼貌地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倾听着。
      
      宇文瑶脸色尴尬,但还是开诚布公地说道:“前段时间,温公爵反叛,我随军出征,就是在那时候认识他的,他也是个随军术士。”
      
      随军术士,这个殷玉也知道,每次大军出征,都会带些术士上战场,一般是从灵语山谷挑人,偶尔有些谷外的术士,身份可靠,又得到火焰宫端木宫主或灵语山谷谷主认可的,也可以编入随军术士团。
      
      随军术士人数不会多,但术法玄妙,有时能发挥奇效,所以领军的主帅不但要带上他们,还要将他们当成奇兵一样宝贝着。
      
      随军打仗,对术士本人而言,也是难得的历练,往往有修炼陷入瓶颈的术士,在战场上经历过生死厮杀后,就会有所领悟,一举进阶。
      
      宇文瑶继续说道:“他术法高超,性情温柔随和,我那时候对他也颇有好感,但是……”
      
      她和缓的语气,突然变得急促起来:“但是,我觉得,我对他并不是那种怦然心动的男女之情,只是……只是像个好友一样……”
      
      林若和他是不一样的。
      
      她对林若是温和的好感,对他却是热烈的倾慕之情。
      
      她与林若相处时,也是谨守礼仪,不愿损他名节,但林若言语态度亲和随意,她在他面前不自觉就会放松下来。
      
      可面对殷玉时,她常会紧张,她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一个细微的表情,她都会胡思乱想好久,然后挖出好多含义出来。
      
      殷玉看到她漆黑如墨的眼眸紧紧盯着自己,像是要澄清什么,一时有些尴尬。
      
      这种男女之事,他一个未婚男子,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再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宇文瑶像是松了口气,接着说道:“那日没有战事,大军休整,我们术士团在城内驻扎,我外出时,不小心被毒蛇咬伤了……”
      
      语气里还有些后怕。
      
      “林公子刚好在场,他为了救我性命,亲自动手帮我处理了伤口,还一路背了我回军营,被很多人看见了,我是应该负责的。”
      
      说完这话,她认真地看着殷玉。
      
      殷玉点头,帝国是一个古老守旧的国家,礼教森严,对男子尤为苛刻。
      
      男子就算只是被妻主与未婚妻以外的女子拉了手,只要被人看见了,也会名声受损。
      
      更何况那林公子背负了她一路,她要是不娶他,他的名声就完了。
      
      宇文瑶见他脸上毫无异色,心里有些轻松,也有些酸涩,他真的是完全不在乎自己啊。
      
      她继续说道:“当天晚上,我就向他求亲,但他拒绝了,说已有心上人了,不能嫁别人,我也就没再提。”
      
      “可我总觉得,他当时神色复杂,似有难言之隐。”
      
      她想起那晚林若那张柔嫩秀美,仿若女子的脸,和那尴尬讶异,欲语还休的神情,心下疑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我就想着,他救过我性命,又因此而名声受损,如果他日后遭遇不幸,被他的心上人遗弃,我还是会给他名分,一辈子对他负责的。”
      
      她说完后,就再次认真地看着殷玉。
      
      殷玉只得再次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宇文瑶问:“你觉得我这样做好吗?”
      
      殷玉道:“这是宇文姑娘的家事,我不便多言。”
      
      宇文瑶问:“我想知道你的意见,你能告诉我吗?”
      
      殷玉听这话音,倒像是一个女子在想娶新夫侍的时候,征求正夫同意一般。
      
      他很尴尬,他并不是她的谁,他的意见重要吗?
      
      就算他真的是她的正夫,她要询问他的意见,那直接问就是了,何必说那么多的铺垫,还用这种惶恐小心的语气?
      
      世道本就是男多女少,女子多夫侍,他又自小按正夫的标准严格培养,一直被要求着要贤惠大度,要善待妻主的其他夫侍。
      
      只要妻主看上的男子不是祸乱家室之人,名声出身不要太过不堪,有辱家风,他有什么不能容的。
      
      除非是妻主收纳了太多男子,纵欲过度,不知节制,他才要劝谏劝谏。
      
      现在她提及的不过是一个两个男子,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何况听起来他性情还不错。
      
      她还在惶恐小心地看着他,他只得按常理答道:“他既然是为了救你而声誉受损,那你对他负责也是应该。若他之前跟过别的女子,贞节有损,念在救你有功,只要你不介意,家中长辈不反对,也是可以照样给他名分的。”
      
      宇文瑶点点头,神情放松了很多,然后她很认真地说道:“在认识你之前,我就只和他一个男子有过瓜葛了,以后我也不会再招惹别人,除了他,我不会再多娶了。”
      
      殷玉有些发愣。
      
      原来她是在跟他交代情史。
      
      还在向他表忠心。
      
      虽然正夫都是要贤惠大度,但妻主不滥情,不胡乱纳娶,妻家夫侍人数少,人口简单,总会省心很多的。
      
      她如今十七八岁的年纪,一般女子在她这个年龄,早就夫侍成群了,她只有这一段不算什么的经历,实在是罕见的单纯。
      
      按世俗观念来说,她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妻主人选。
      
      可是他与她之间的问题并不是这个啊。
      
      她不知道,他与她之间是有不可调和的矛盾的吗?
      
      宇文瑶是知道的。
      
      她再单纯无知,总是明白贵族派与平民派仇怨极深。
      
      于是,她继续很认真地看着殷玉,说道:“殷公子,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可我也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不会纠缠你,让你烦恼。”
      
      殷玉听她说得直白,尴尬道:“我很抱歉。”
      
      宇文瑶轻轻摇头:“你不用抱歉,你又没有做错什么,是我自己喜欢你,怎么也忘不了你。”
      
      她顿了顿,轻声问:“你不要讨厌我,可以吗?”
      
      她神情哀伤,又带着惶恐。
      
      殷玉心中恻然,世间女子珍稀,个个都被千宠万爱,这个容貌性情都是难得一见的姑娘,却在自己面前如此卑微。
      
      他暗暗一叹,轻声道:“我没有讨厌你。”
      
      他确实不讨厌她,只是对她没有男女之情。
      
      宇文瑶微微一笑,笑容依旧温暖明亮,可眼睛里却掉下几滴晶莹的泪水,落到地上。
      
      殷玉一怔,立刻收回视线,不再看她,只专注地盯着面前的桌面。
      
      静默了一会儿,宇文瑶又轻声道:“你……可以容许我心里喜欢着你吗?可以容许我远远地陪着你吗?我会站得远远的,不会打扰你……”
      
      少女情窦初开,他是她心里无法忘怀的最美好的梦。
      
      可是,他于她,遥远虚幻得如同水中月影,根本无法靠近触碰。
      
      如今,她所希望的,只是在远处默默地陪伴他守护他,仅此而已。
      
      殷玉无奈,她若是站得远远的,是不会打扰他,可是,这又何苦?
      
      这人虽是敌对阵营的重要人物,但她从来不参与朝政,殷玉对她并没有敌意,她一个纯善的姑娘,对他又是一往情深,他并不是心冷如铁之人,实在不愿看她这样痛苦。
      
      于是,他温声劝道:“宇文姑娘,你何必如此?依我这段时日所见,灵语山谷内有不少家世品貌都不错的男子对姑娘钟情,你完全可以从中挑选合意的,娶为夫侍,早日开枝散叶,这才是世间女子该走的正途。”
      
      宇文瑶认真地看着他:“我为什么会这样,你应该很清楚啊,听说你拒绝了诺容郡主的提亲,她身份尊贵,美丽温柔,对你也很好,是一个很合适的对象,你不也没有接受她吗?”
      
      殷玉沉默。
      
      宇文瑶继续道:“我之前跟你说的男子,是我在遇见你之前认识的,而且我损了他的名声,所以要负责,别的男子再好,跟我也没有关系,除了你,除了他,我心里眼里,再也容不下别的人了。”
      
      殷玉心想,这宇文瑶倒是难得的专情,她身为女子,何必跟个男子一样?
      
      他又听她说道:“我……我想陪着你,一是我心里喜欢你,只远远地看着你,我心里就很快乐,二是,我觉得你不开心,你看起来,有一种孤单寂寞的感觉,我想陪着你,就算你不喜欢我,但有人真心喜欢着你,陪伴着你,你总不会那样孤单了……”
      
      殷玉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殷玉很聪明哒~他其实什么都明白,
    在他面前,一切手段技巧都是没有用的,唯有纯粹的真心能打动他,
    所以设定了女主先爱上。
    先爱上的人,注定要委屈些,不过作者菌是女主控,不会让她委屈太久的,
    下一章某神助攻就出场了~
    打滚卖萌萌,求收藏哇~~



    穿成女A后我娶了男O将军[ABO]
    女A男O,沙雕牌小甜饼。



    (女尊)贵公子
    拯救受伤公子,治愈系互宠文。【男多女少男尊女贵系列文】



    忠犬驸马又脸红了
    能开后宫的公主,偏要独宠驸马。【男多女少男尊女贵系列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