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贵公子

作者:海蓝宝星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错爱

      
      殷玉听从父亲的吩咐,在庄子里住满一个月后,就启程回帝都,继续在翰林院办公。
      
      这天,殷玉正在撰写公文,突然,四周静得落针可闻。
      
      他抬起头,见诺容郡主正站在门口,微笑看着他。
      
      殷玉停下笔,觉得有些烦闷。
      
      诺容郡主走到他面前,温声问:“我能和你谈几句吗?”
      
      殷玉环顾四周,见其他文官们都似在低头忙着,但耳朵都竖得高高的。
      
      他不想被人看笑话,只得点点头,随郡主走了出去,到附近的凉亭坐下。
      
      身后,有文官酸溜溜地说道:“殷大人真不愧是顶尖世家的贵公子,就算做不成驸马又怎样,转眼就有郡主来献殷勤了。”
      
      有人瞪他:“人家殷大人有的可不止是家势,他的才华品貌,哪点不是上上选?被女子喜欢太正常了,你嫉妒不来的。”
      
      有人八卦:“你们说殷大人会和郡主在一起吗?”
      
      有人想了想道:“按理说,他们是很合适的,殷家如此显赫,能配得上殷大人的女子真不多,郡主虽不及公主尊贵,但也是皇族出身,容貌性情都很好,对殷大人来说,是个很理想的妻主人选了。”
      
      有人附和道:“是啊,而且最重要的是,郡主对殷大人是情真意切啊,她都来翰林院看望过他好几回了,想当初陛下牵线公主殿下和殷大人时,公主殿下可从来没有来这里找过他一次啊,就这点来说,殷大人嫁给郡主,说不定比嫁给公主更好呢。”
      
      众人悄声议论,感慨连连。
      
      虽然从来没有人在殷玉面前谈论这些,只是私下议论,但殷玉多少也能猜到一些,他对此事不愿多想,一直是假作不知。
      
      此时他和郡主坐在偏僻角落的凉亭里,替她倒了茶水,静待她开口说话。
      
      诺容郡主踌躇了一会儿,问道:“听父亲说,你们家拒了我的提亲……你不愿意嫁给我?”
      
      殷玉轻声道:“承蒙郡主错爱,臣暂无婚嫁之念,郡主金尊玉贵,美貌温柔,定能觅得品貌出众的贵公子为郡主正夫。”
      
      诺容郡主柔声问:“你不愿嫁人,是不是因为……还喜欢着我堂姐?”
      
      殷玉一时沉默,公主与穆玄定亲的消息传出来后,他知道一直有人那样私下议论他,但除了他父亲殷公爵,还真没有人敢当面这样问他。
      
      此时听到郡主这样直白地问出来,他觉得有些尴尬难堪。
      
      诺容郡主见他没有回答,有几分怜惜:“堂姐和堂姐夫感情极好,依我看,别人是很难从堂姐夫那里分宠的……”
      
      殷玉不愿再听,低声道:“臣知道,臣并无他念。”
      
      公主大婚以后就日夜住在驸马的院子,从不去其他夫侍房里,又不是什么秘密。
      
      诺容郡主柔声道:“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要是愿意嫁给我,我以后会待你好的,决不会负你,你给自己一个机会吧。”
      
      殷玉有些感动,奈何心底还是不情愿,只轻声道:“郡主错爱,臣很抱歉……”
      
      诺容郡主无奈,想了想道:“家中对我的亲事催得很紧,我不能拖太久,你再考虑考虑吧,我还可以等你半年。”
      
      殷玉道:“郡主不必如此……”
      
      诺容郡主道:“这半年,也是我给自己的一个交代,可惜我也只能等你半年。你就多考虑考虑吧,你放心,若你还是不愿,我也不会纠缠你。”
      
      说完她就对他笑笑,离开了翰林院,留殷玉在凉亭里呆坐了一会。
      。
      
      入夜,宰相府。
      
      向来脸上总带着几分阴沉的宇文博宰相阁下,此时心情极好,笑容慈祥:“你平日修炼辛苦,难得回帝都一趟,你说你来就来了吧,干嘛还这么客气带东西来?”
      
      宇文瑶笑道:“这酒是我用灵语山谷的灵泉泉水酿的,有滋润清补之效,外面可没得卖,伯父公务繁忙,侄女平日疏于问候,难得回来,总得表表孝心。”
      
      宇文博笑着拿出酒杯:“既是你的手艺,我可得尝尝。”
      
      两人月下小酌,谈谈笑笑,只觉温馨。
      
      宇文瑶喝了几杯后,鼓起勇气,问道:“伯父,我听说今年会试已经结束了?”
      
      宇文博奇道:“是结束了,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来?”
      
      宇文瑶低头扯了扯衣角,小声说道:“我一时好奇……今年的状元叫什么名字?”
      
      宇文博看到她脸上的红晕,灵光一闪,促狭笑道:“哦,我明白了,瑶儿长大了,想娶夫侍啦。”
      
      宇文瑶俏脸绯红,不敢抬头,把衣角都揉搓成麻花了。
      
      宇文博知道因为侄儿的事,这侄女向来对男女之事避之不及,现在看来是终于想通了,他很为她高兴,当下不再调笑,向她详细解释道:“会试是定不出状元的,会试是让各省的举人及国子监监生应考,考完后,录取前三百名为贡士,贡士还要参加殿试,也就是由皇帝陛下主持的考试,考核过策问后,才由陛下钦点出状元榜眼探花来。”
      
      “现在殿试还未开始呢,瑶儿想要在今科进士中选夫侍,可还得等等。”
      
      宇文瑶尴尬道:“我不是想在今科进士中选夫侍,是……是这样的,我……我日前遇到一个赴京赶考的考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宇文博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不知道是怎样神仙般的人物,才能让我们瑶儿如此心折?嗯,状元是还未定,但三百贡士的名单已经出来了,我都记得,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吧?”
      
      宇文瑶小声道:“知道,他说他叫殷玉。”
      
      她神情羞涩,眼神温柔如水,显然是动了真心。
      
      宇文博拿着酒杯的手僵住了。
      
      半晌,他不敢置信地问:“你说他叫什么?”
      
      宇文瑶有些疑惑,但还是重复了一遍:“他叫殷玉。”
      
      宇文博手中的酒杯掉到地上,砰一声,碎片飞溅。
      
      又过了半晌,他才回过神来,怒道:“他居然敢骗你!”
      
      宇文瑶惊道:“什么,什么骗我?”
      
      宇文博站起来,在房间里绕了几圈,又疑惑道:“这不对啊,他骗瑶儿图什么?这种男女之事,是男子比较吃亏吧,他再怎么样,也是个饱读诗书,知道自重自爱的,不至于去做欺骗女子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吧……”
      
      宇文瑶又吃惊又疑惑:“伯父你在说什么?你认识殷玉吗?他不是考生吗?”
      
      宇文博怒道:“他算哪门子的考生?他是那个殷公爵的小儿子,顶尖贵族出身,一成年就直接入了翰林院了!他不但不用参加科考,两三年前,他就已经开始参与科考命题与阅卷了!”
    插入书签 



    穿成女A后我娶了男O将军[ABO]
    女A男O,沙雕牌小甜饼。



    (女尊)贵公子
    拯救受伤公子,治愈系互宠文。【男多女少男尊女贵系列文】



    忠犬驸马又脸红了
    能开后宫的公主,偏要独宠驸马。【男多女少男尊女贵系列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