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贵公子

作者:海蓝宝星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愿

      
      入夜,殷公爵府。
      
      翰林院编修并不是闲职,完成了一天的公务后,殷玉已有些疲倦了,但他顾不上休息,便将棋盘和黑白棋子取出摆好。
      
      近日他得了一本古旧棋谱,如获至宝,用完晚饭后,就立即开始研习了。
      
      他依照棋谱,一步一步地将黑白两子缓缓落下,时不时侧头沉思,玉面俊颜,偶尔露出明悟的微笑,按在古朴棋盘上的手指温润修长。
      
      房间很安静,只偶尔传来轻微的落子声。
      
      他手执黑白两子,独自一人对弈,也不觉得静夜漫长了。
      
      只是这次棋谱研习没能持续太久,房门便被轻轻敲响,他的贴身仆从端砚上前打开门,入内的是他父亲殷公爵的仆从,说老爷有请。
      
      殷玉只得合上棋谱,随这仆从来到公爵府书房。
      
      他走进书房后,仆从便躬身退下,合上房门。
      
      殷玉上前行礼,殷公爵指了指书桌上的炖盅,温声道:“坐下吧,你近日清减了,我命人给你炖了补汤。”
      
      殷玉谢过,打开炖盅的盖子,这汤里放了几十种名贵药材,口感并不好,气味也冲,但他并未露出异色,只将补汤一勺一勺地全部喝下,姿态优雅。
      
      殷公爵暗暗点头。
      
      他们殷家是大陆最显赫的贵族世家之一,家族历史可追溯到诺氏皇族立国前,数百年来,贤臣辈出,代代清贵。
      
      这儿子自小学习贵族礼仪、待人接物,如今一举一动都文雅端方,让最挑剔的人都无法挑出一点错处。
      
      而且容貌俊美,贤惠大度,精通琴棋书画,才华横溢。
      
      论家世品貌,论性情才华,放眼帝都所有贵公子,有几个能及得上他?
      
      可他却是姻缘不顺。
      
      殷公爵心下暗叹,当初陛下有意与他们联姻,他见诺意公主容色娇艳,性情温柔宽和,也很是喜欢,心想两人真是金童玉女,天作之合,殷玉这般人物,本也该成为驸马,侍奉皇家公主,才不至于委屈了他。
      
      皇家与殷家都极为看好这门亲事,朝野上下,包括跟他们不对付的政敌,都不得不承认,以殷玉的容貌气度,全帝都就找不到比他更适合做驸马的人了。
      
      所有人备着贺礼,就等着陛下宣布喜讯了。
      
      可他们最终还是没有缘分。
      
      他至今不明白到底为何公主不选择殷玉,他儿子有什么地方比不上那穆王府原世子穆玄的?
      
      也许是因为他们两人相处的时间不够?
      
      要知道虽然世道是男多女少,女子稀少珍贵,男子竞争激烈,但男子绝不能过于主动去亲近女子。
      
      因为女子有太多选择,往往不知珍惜,那些为了争得女子青睐而主动献殷勤,甚至投怀送抱的男子,不是被玩过就扔,就是沦为小侍受人轻贱。
      
      越是出身高贵的男子,越要矜持守礼,才能保住名声,日后成为正夫,得妻家尊重。
      
      诺意公主一直专心修炼术法,对殷玉并不热情,从不主动,这边殷玉碍于礼教,也不能上赶着,于是两人就很少见面了。
      
      而穆玄却能借教授公主剑术之机,日日与公主相处整整一个时辰,将近一年。
      
      公主与殷玉相处不多,感情不深,而与穆玄却有了互相切磋,日久生情的机会,也许这儿子就是这样输了的?
      
      殷公爵想得远了些,出了一会儿神,殷玉喝完补汤,见父亲不说话,他也不急,就静静地等待着。
      
      殷公爵回过神来,惋惜地摇摇头,算了,反正公主已和穆玄成婚,他儿子这么优秀,总不能与人做侧。
      
      他轻咳一声,温和地对殷玉说道:“你觉得诺容郡主如何?”
      
      殷玉身子一僵,诺容郡主,是公主的堂妹,也是皇室宗亲,他是见过几次,现在父亲跟他提起她来,是要……
      
      殷公爵道:“她比公主小两岁,如今也到了大婚的年龄了,日前她跟陛下说,心悦于你,想娶你为正夫,陛下很赞同,我也觉得她容貌性情都不错,做郡主正夫,也不委屈你了。”
      
      殷玉低下头,轻咬下唇,浓密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
      
      殷公爵问:“你觉得如何?听说她去翰林院找过你几次?”
      
      殷玉道:“郡主是来过翰林院,但我公务繁忙,并未与她说什么话。”
      
      殷公爵问:“那你愿不愿嫁她?”
      
      殷玉顿了顿,低声道:“儿子的亲事,父亲做主就是了。”
      
      殷公爵见他虽然态度恭顺,但脸上全无喜悦之意,只有认命的黯淡之色。
      
      他很烦恼:“我知你向来贤惠懂事,但我与你父子至亲,你不需要在我面前委屈自己。我只希望你出嫁后能过得好,夫妻和顺。我们殷家家世显赫,权势地位财富都不缺,又不是那些暴发户平民,不需要牺牲你的幸福来联姻啊。”
      
      “你若是喜欢郡主,我会为你备下丰厚嫁妆,你若是不愿,就算是郡主,我也是可以回绝的,陛下向来喜欢你,也不会为难你。”
      
      “你今天就给我句实话,你心里到底愿不愿嫁她?”
      
      殷玉听了父亲这番肺腑之言,眼眶微湿,他抬起头,对父亲说道:“谢父亲关怀垂问,我是愿意听从父亲的吩咐,但若您要知道我自己的意愿,那我……并不情愿。”
      
      声音很轻,却很坚定。
      
      殷公爵声音放柔:“你不愿,是不是因为还对公主……”
      
      殷玉不愿让父亲忧心,咬咬牙,摇了摇头。
      
      他心中也是迷茫。
      
      贵族世家,规矩森严,长幼有序。通常来说,是由嫡出长子迎娶入赘妻,承继家业,而幼子则是其他世家的正夫人选,从小学习贤惠大度、端庄得体的正夫风范。
      
      身为嫡次子,他自小就知道以后会嫁与某个贵族女子做正夫,侍奉她,为她掌家,为她管理后院,为她教养儿女。
      
      那时候,陛下有意让他做驸马,父亲也是极赞同。
      
      婚姻本是父母之命,更何况对方的父亲还是皇帝陛下,圣命难违,所以当时对这门亲事,他并没有抗拒的想法。
      
      更何况公主温柔美貌,待他客气有礼,他心里更是愿意。
      
      一次次见面相处,他对她好感渐增。
      
      他默默期盼着,默默等待公主开口向他求亲。
      
      可她总是很忙,每次都是因为陛下的吩咐,才会与他相处一会儿。
      
      后来他见过几次她与穆玄相处的情形,就渐渐明白了。
      
      公主从来不去找他,不仅仅是因为忙,更因为在她心里,他的分量并不重,她的心是在别人身上的,他不去见她,她就根本不会想起他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对公主的感情有多深,知道她心里喜欢的是穆玄后,知道她要与穆玄成亲后,他只是心里有些难过与失落,并没有到痛彻心肺、彻夜难眠的地步。
      
      这份浅浅的伤痛,他觉得自己承受得起。
      
      他想,他并不是还心心念念着公主,只是想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待着,不太愿意再与其他女子接触相处,尤其是那位与她长得有几分相像的郡主。
      
      殷公爵看到儿子脸上淡淡的哀伤,心里难受,他儿子一向是云淡风轻,心绪平和的啊。
      
      他反复考虑,迟疑良久,终于下了决心:“要不我跟陛下说,让公主立你为侧夫吧。虽然是委屈你了……”
      
      殷玉惊道:“父亲,请三思!我……我不愿……”
      
      殷公爵问:“你不愿为人侧夫?我原先也不愿让你做侧,但她是皇家血脉,身份尊贵,做她侧夫,也不至于太失身份。”
      
      “你嫁过去后,在穆玄面前是要低一头,但你是我殷家嫡系,还在朝中为官,深受陛下信任器重,他必不敢为难于你,你的日子想必不会难过。”
      
      殷玉急了:“父亲,我真不愿,请您不要与陛下提起……不然她……她会看轻我的……”
      
      她成婚后,他偶尔会在路上看到她,她总是温和地对他微笑致意。她没有亲近他,没有再和他说什么话,但眸光中有着尊重、友善和歉意。
      
      她贵为公主,日后免不了会再娶夫纳侍,但若他成为了那些人之一,他总觉得,他会变成她的烦恼,变成她避之不及的人物。
      
      她既无心,他又何必那样轻贱自己呢……
      
      他也不希望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那样不堪。
      
      成不了夫妻,就各自安好吧,何必毁掉两人之间最初的美好。
      
      见殷玉坚决不愿,殷公爵只得作罢。他想,这儿子优雅得体是很好,但就怕有苦不说,郁结于心,于是说道:“你既不愿嫁与郡主,那还是先避开她一段时间吧,这个时节,我们在外城的别庄果实成熟,风景也不错,你明日告假,去那里住上一个月吧,顺便处理一下庄务。”
      
      殷玉应下,见父亲没有别的吩咐,就行礼告退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卖萌萌求收藏^^



    穿成女A后我娶了男O将军[ABO]
    女A男O,沙雕牌小甜饼。



    (女尊)贵公子
    拯救受伤公子,治愈系互宠文。【男多女少男尊女贵系列文】



    忠犬驸马又脸红了
    能开后宫的公主,偏要独宠驸马。【男多女少男尊女贵系列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