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世轮回·点绛唇

作者:梦泽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
      
      在宫中的日子过得格外平静,转眼便是初春了。脱下了厚厚的袄子,看着万物生长的模样,钟宁洱的心情格外的好。
      
      暖阳早早地光临涅轩院,从窗棂照入钟宁洱的房间。
      
      院子正中心的那棵光秃秃的银杏树也开始抽芽,远远便可以看见点点绿意。那鹦鹉似乎也很是喜欢有暖暖阳光的春,叫声比平时更加嘹亮了。
      
      辰时方到,钟宁洱便已梳洗完走出房间。
      
      一出房间便看见白煜身着靛蓝色外袍白色中衣,坐在银杏树下的石凳上,一边吃着糕点,一边看着竹简。白煜的黑发不扎不束,一阵风起,蓝衣和黑发都微微飘拂,显得格外仙气。
      
      钟宁洱觉得,这世上定没有比白煜夫子更好看的男子了。
      
      “早啊,白煜夫子。”钟宁洱伸了懒腰后,眉眼弯弯看着白煜。
      
      白煜闻声转头,也对钟宁洱微笑,温柔极了:“早,过来吃点糕点罢。”
      
      于是钟宁洱便一蹦一跳地到白煜跟前拿起糕点吃起来。
      
      这糕点是桃花糕,带着桃花的香气,而且入口即化,很是好吃。钟宁洱正好刚刚起床也有些饿了,所以便坐在白煜旁边的石凳上,一口气吃了好几块。
      
      看见盘里的桃花糕所剩无几,钟宁洱便忍住不吃了,想着给南宫凌留一些。在一旁看书的白煜似乎知晓她的心思,便说道:“你若是喜欢,便全部吃掉罢,不必为南宫凌留。”
      
      钟宁洱点点头道:“御膳房做的这糕点着实好吃,待会再让他们给南宫凌做些罢。”
      
      “这可不是御膳房能做出来的糕点。”白煜含笑看着小小的钟宁洱,“是桃灼做的。”
      
      “桃灼?”钟宁洱疑惑道。
      
      “嗯,一位友人。”白煜回答道。
      
      “那我全部吃掉了,南宫凌岂不是吃不到了?”钟宁洱蹙起小小的眉道。
      
      白煜含笑道:“无妨,明日再让他做些便是了。”说完,又继续看起他手中的竹简。
      
      钟宁洱看了看白煜夫子手里的竹简上面似乎用隶书写着“宸冥器”三个字,很高深的模样。
      
      所以钟宁洱便好奇地问道:“白煜夫子,宸冥器是何物啊?”
      
      看着竹简的白煜一愣,抬头看向钟宁洱,然后微微一笑道:“一个…不太好的东西。”
      
      钟宁洱听后便奇怪地又问道:“那白煜夫子你,为何还要看它呢?”
      
      只见白煜夫子眸光暗淡了几分,却又唇角微勾,道:“以后你便会知晓了。”
      
      “以后?”钟宁洱不解。
      
      “嗯。”白煜点点头,又继续认真看起竹简。
      
      钟宁洱见白煜夫子认真看书,便不敢继续打扰了。所以她坐在石凳上安安静静将所有的桃花糕吃完后,便坐在旁边发了会儿呆。过了一会儿,又站起来逗了逗挂在银杏树上笼子里的鹦鹉。
      
      白煜似乎看见她闲得无聊,便道:“你去叫南宫凌起床罢,待会我带你们出宫听评书。”
      
      “听评书?好啊!”钟宁洱欣喜道。
      
      一听到可以出宫,钟宁洱的眼眸都有神了许多。
      
      ——
      
      出宫之后,钟宁洱同白煜夫子他们先回钟府看望了一下奶娘陈氏。整个钟府虽然没有主人在家,但是有奶娘陈氏打理着,一切都还是井然有序的。
      
      南宫凌看着气派的钟府,笑着道:“以后我的凌王府,定要比这钟府修得还气派。”
      
      南朝关于皇嗣的传统便是除太子和天子外,所有的男皇嗣必须在成年之日搬出皇宫,搬去属于自己的府邸。各个王爷府往往都得修建华丽,所以需要在皇嗣成年之前的四五年便要开工修建。
      
      但现在南宫凌才八岁,离拥有自己的府邸还要等整整十二年。
      
      所以钟宁洱道:“那可还要等好久啊!”
      
      南宫凌想了想,感叹道:“唉,是还要等挺久的。”
      
      奶娘陈氏见钟宁洱回家,立马激动得将钟宁洱揉进怀里,然后仔仔细细地将钟宁洱从上到下看了个遍。
      
      因为快到午膳时间了,钟宁洱他们便留在钟府用了午膳。
      
      许是因为很少出宫,出宫后的南宫凌分外激动,话也比平日里多了。
      
      吃饭时,南宫凌总是要在钟宁洱耳边叽叽喳喳,但钟宁洱吃着饭对南宫凌爱理不理。
      
      奶娘陈氏见南宫凌同钟宁洱这般,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宁洱,九殿下在同你讲话呢!你倒是理一下他。”
      
      钟宁洱蹙眉看了看南宫凌,认真道:“论语有言‘食不言’。”
      
      “好罢,那我不讲话了。”南宫凌说完,便安安静静地吃起饭来。
      
      奶娘陈氏慈祥地看着二人,然后转头对一旁用膳的白煜道:“我在此代表钟家,多谢白大学士对我们家宁洱的照料了。”
      
      白煜放下筷子,礼貌道:“不必言谢。钟丞相和钟将军为南朝安定殚精竭虑,能替钟家抚养钟宁洱,倒是我的荣幸了。”
      
      这时,府外传来了迎亲的唢呐声和喧闹声。
      
      “那是什么声音?”南宫凌问道。
      
      奶娘陈氏解释道:“谢家的大千金今日出嫁,应是李家公子来迎亲了。”
      
      “迎亲?”南宫凌眼珠一转,便起身拉起钟宁洱想去看热闹,“钟宁洱,我们一起去看看罢。”
      
      钟宁洱也没见过迎亲的场面,便放下筷子一道去了。
      
      钟宁洱和南宫凌出钟府时,舞狮正好经过他们俩面前,然后便是红幔翠盖,上面插龙凤呈祥,四角挂着丝穗的花轿了。
      
      一阵风飘过,带起花轿的帘子,钟宁洱便见到了里面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
      
      耳边都是唢呐声和锣鼓声,路两边都是看热闹的吵吵闹闹的路人,好不热闹。迎亲队伍最前面是骑着马的新郎官,因为已经路过了钟府门口,钟宁洱只能见着那新郎官挺得直直的背脊。
      
      “宁洱喜欢这种场景?”白煜在一旁问道。
      
      “嗯?”钟宁洱转头仰望着一旁的白煜夫子,解释道,“有点喜欢罢,毕竟我是第一次见。”
      
      南宫凌在一旁附和道:“我也是第一次见。”
      
      钟宁洱看了一眼南宫凌之后,便又抬头看了一眼白煜夫子,只见白煜夫子微笑着慢慢俯身,抬起手帮自己擦了擦嘴。唇上有白煜夫子手指带来的温凉的触感,钟宁洱一时间愣住了。
      
      便听白煜夫子道:“饭粒都还在嘴上。”
      
      钟宁洱这才想起,方才同南宫凌走得太急,连嘴都忘记擦干净了。
      
      ——
      
      吃完饭后,白煜便带着南宫凌和钟宁洱去书场听评书了。
      
      书场里热火朝天,座无虚席。
      
      钟宁洱一进去,便见身着墨色长衫的评书人,一人坐于勾栏中间的桌后表演着,而他桌上还摆有折扇、醒木和一杯茶。
      
      只听得评书人将醒木一敲,声音洪亮道:“下一个我要讲的故事,便是来自那些神怪书里的。”
      
      神怪书多以记叙神异鬼怪的故事传奇为主体内容。
      
      白煜夫子早已派人留好座位,一进书场便有店小二带着钟宁洱他们去了空座。
      
      评书人接下来讲了一个关于神仙渡劫的故事。
      
      女神仙因为一些原因堕入人界历劫,她的夫君为了助她渡劫,将自己的头发做成红绳护她周全。但是在人间渡劫的她失去了记忆,以为她的夫君是害她的坏人,便一直不相信她的夫君,甚至还因此伤害了她的夫君。不过还好,等到她升仙恢复记忆之后,又重新同她的夫君继续长厢厮守了。
      
      好一对神仙眷侣。
      
      说到女神仙历劫的悲苦时,艺人声音嘶哑,如泣如诉,声泪俱下。而座下的听众们,也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再加上一旁配乐,弦音低沉,悲从中来,整个书场无人不恸。
      
      不过还好,最后有个好的结局。
      
      一场过后,评书人合上折扇,喝了一口茶水。台下掌声响亮,钟宁洱也跟着鼓了鼓掌。
      
      钟宁洱望着中间的评书人,又看了看一旁的白煜夫子。
      
      此时同样望着评书人的白煜夫子也抿了一口茶水,而且眉眼还带着笑意。
      
      白煜余光发现钟宁洱在看着自己,便回首问钟宁洱:“怎么了?”
      
      钟宁洱见白煜夫子唇角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一时不太明白是为何,连忙摇头道:“没事。”说完,她一转头,便看见南宫凌竟红了鼻子。于是她嗤笑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南宫凌,没想到你竟如此……”
      
      “你懂什么!”南宫凌不服气地说道,“我这叫……叫极喜而泣!你们这些铁石心肠的人哪能跟我比?”
      
      “就会耍嘴皮子。”钟宁洱一把将南宫凌从白煜身旁拉开,然后站在白煜身旁,睁着大大的眼眸问道:“白煜夫子,这世上真的有书里面说的神仙吗?”
      
      “嗯……”白煜思索了一下,继续道,“这世间的确存在很多你们不知的事物。不过在人界的凡人大多一生都是不知晓的。他们只崇拜那些虚无的神仙。”
      
      白煜说完后仰头望向书场的房檐,眸光温柔而疏离。
      
      “所以说,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神仙吗?”钟宁洱继续好奇地问道。
      
      “宁洱啊,”白煜回头含笑看着她,“神和仙是两种不同的存在。你现在尚小,我以后会慢慢教你的。”
      
      钟宁洱仰视着高高的白煜夫子,只觉得白煜夫子整个人犹如高高在上的皎月,知道很多很多她不知道的神秘事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