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世轮回·点绛唇

作者:梦泽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
      
      戏台上的戏子换了一个又一个,唱的戏也换了一个又一个。因为是冬日的缘故,外面的天色也暗得格外的早。
      
      喝了很多水果茶的钟宁洱很想如厕,于是钟奚漠便带着她下楼找茅房。刚下楼时,便忽然听见一个女声唤起了钟奚漠的字。
      
      “钟尘?”
      
      钟奚漠字尘,但少有同龄人会唤起他的字,大多都直接尊称他一声钟将军。
      
      于是他疑惑地转过头去,便看一身着桃粉绒装、手拿绣花手炉、身后还跟着两个婢女的女子站在不远处,正一脸惊奇地看着自己。
      
      这女子身上沉淀着端雅沉静之质,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着端庄、温雅,令钟宁洱莫名的有好感。
      
      钟宁洱看着这女子很是眼熟,似乎爹爹曾带她去见过这位女子。
      
      钟奚漠看见这位优雅的女子一愣,然后直直看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晴姗,许久不见了。”
      
      此女子是谢家的小千金,名为谢晴姗,本是钟奚漠的青梅竹马。但自钟奚漠从军之后,再重逢便已是今日了。
      
      而钟宁洱出生较迟,不曾见过自家哥哥和这位女子嬉笑玩耍的场景,只是偶尔听起奶娘陈氏说起他们俩的少年往事。
      
      钟奚漠早知自己未满弱冠便会去北边守卫边关,所以在成年前便已取字。而谢晴姗觉得他的字比名更好听,所以叫着叫着便习惯了。
      
      谢晴姗抱着手炉同样注视着钟奚漠走过来,眼眶里闪着光亮,想必是很激动了。她走到钟奚漠跟前,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钟奚漠的脸颊,檀口轻启,声音还微微颤抖:“钟尘……”
      
      闺中女子千言万语藏在心间,便是瞧见了真人也不敢直直说出心意。
      
      但看钟奚漠的模样,谢晴姗也并非一厢情愿。因为此时的钟奚漠对于久别重逢也很是激动,剑眉星目里满是爱意。
      
      钟宁洱看自家哥哥和谢晴姗姐姐重逢这般激动,定有无数言语想告诉对方。况且明日哥哥便要回北郡了,于是钟宁洱很懂事地自行离开去找茅厕了。
      
      在店小二的带领下,钟宁洱终于如愿以偿地如厕了。等到钟宁洱回来时,远远地便看见自家哥哥从怀里拿出一个香囊,谢晴姗姐姐看见这个香囊后拿起手帕拭了拭泪。
      
      看见这般场景,钟宁洱也有些感动。
      
      “两情相悦,真好啊!”一个男声从钟宁洱头上响起。
      
      钟宁洱抬头看向说话的男子,首先入帘的便是一个被佩戴在胸前的八卦坠,然后便是一个俊俏的男子脸颊。
      
      这男子比钟宁洱高上许多,胸前佩戴着一个八卦坠,看起来弱冠年纪。身着玄色衣衫、黑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一双勾魂摄魄的深紫色眼眸,眼角微微上挑。薄唇也微勾,露出虎牙,邪邪的似笑非笑。
      
      “很是羡慕啊……”这男子看着远处对着钟宁洱继续道。
      
      “可我哥哥明日便要回边关了,他们并不能长厢厮守。”钟宁洱回道。
      
      “你兄长也不可能一辈子守在边关,只要那女子情愿等,长厢厮守也并非没可能。”男子分析道。然后他抬手玩起钟宁洱的青丝,戏谑道,“看你生得这般惹人怜,要不,我也等你长大,娶你做我的娘子?”
      
      钟宁洱何曾被人说过这般话,脸颊一下便红了。一把将自己的头发从那男子手里夺过来,转头便要离开。
      
      男子依旧戏谑地微笑着,露出好看的小虎牙,挡在钟宁洱前面:“怎的就害羞了?小朋友,你还未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钟宁洱看了看挡在前面比自己高上许多的男子,低头回答道:“我名为钟宁洱。”
      
      “钟宁洱?好名字啊,我记住了。现在开始,你也要记住我的名字哦。”这个男子俯身用左手捏了捏钟宁洱的小脸蛋,露着小虎牙笑着继续道,“我叫莫珂临。喏,这个给你。你要日日戴着,万万不可取下啊!”
      
      钟宁洱看向莫珂临的右手,一个半月状、晶莹剔透的用红绳系着的玉佩,正躺在莫珂临的手心里。
      
      虽然莫珂临说最后一句话时,一脸正经,但钟宁洱依旧不相信他,也不愿意伸手去拿这块玉佩。只觉得这个莫珂临定是个江湖骗子。
      
      当钟宁洱正思索着怎么离开这个莫珂临时,一个温暖有力的手握住了她的小手。钟宁洱转头一看,原来是自家哥哥。而谢晴姗姐姐也站在哥哥后面。
      
      “宁洱,我们回家罢。”钟奚漠道。完全无视了一旁的莫珂临,牵着钟宁洱,同谢晴姗一起朝勾栏外走。
      
      “等等!”莫珂临忽然在他们旁边直起身子,拿着玉佩的红绳子,将那玉佩摆在钟奚漠面前,正色道,“钟小姐此去命途多舛,这玉佩可于艰险中护她几分,请钟将军亲自为她戴上。此玉佩本是本道去寺庙祈福所得,今日我赠予她,请钟将军务必相信我不是什么江湖骗子。”
      
      钟奚漠皱眉看向这个陌生男子,见这男子一脸正色,又唤他一声钟将军,似乎并非戏言。然后又看向自家妹妹,想起明日钟宁洱便要入宫生活了,便更加相信这男子的话了。
      
      于是他接过莫珂临手上的玉佩,放在眼前转来转去仔细看了看,便半蹲在钟宁洱面前为钟宁洱戴上。然后站起来对莫珂临颔首:“多谢公子。敢问公子何名?改日好来阁下府邸重谢。”
      
      “谢礼就不必了。名字的话,她是知道的。”莫珂临含笑看着一旁的钟宁洱,然后回神对钟奚漠拱手作揖:“那我在这里祝愿钟将军一生所向无敌并能与佳人长厢厮守,先告辞了。”
      
      钟宁洱看了看胸前被哥哥戴上的半月形玉佩,又看了看穿着玄色衣衫的莫珂临不回头地走上了楼梯。
      
      钟宁洱再看向楼上的包厢时,便见莫珂临坐在了侧边的包厢里,在他旁边,还坐着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女子。见莫珂临回到包厢,他身旁的女子就对他说着些什么。
      
      但是莫珂临似乎并不赞同她的话,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然后莫珂临又注意到钟宁洱还在看着自己,便转头与钟宁洱对视,勾唇露出尖尖的虎牙给了钟宁洱一个邪邪的笑。
      
      小小的钟宁洱一愣,转头移开目光,躲在了自家哥哥身后。
      
      ——
      
      “钟宁洱,你可是曾习过箭术……!”南宫凌一脸震惊地问道。他之所以这么震惊,是因为钟宁洱在练剑课上,自己练习地第一箭便射中了远处靶子的靶心。
      
      此时的钟宁洱已经离开哥哥钟奚漠和奶娘,来到宫中多日。在白煜夫子的照顾下,她也逐渐适应了宫中的生活。
      
      钟宁洱拿起手里的小弓仔细翻来覆去地看了看,回了一句:“不曾。我爹爹喜文不喜武,我自有记忆起便是在书斋度过的。我们家的练武场,自我哥哥出征后便荒废了。”
      
      南宫凌听见钟宁洱这般言辞,更加震惊了:“天哪!钟宁洱,难不成你便是所谓的天赋异禀?你再射一箭,我看看是不是偶然。”
      
      钟宁洱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南宫凌叹了口气,在旁边箭囊里又拿起一支箭,然后拉弓射箭,行云流水地再一次射中靶心。
      
      看见这一幕时,南宫凌已经接受了钟宁洱是天才的事实,于是垂头丧气地道:“你这样厉害,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的啊……”
      
      要知道,极喜欢射箭的南宫凌虽然日日练习,依旧无法次次射中靶心。
      
      “你是钟大将军的亲妹妹,钟大将军也是这般厉害,一定是你们钟氏的血缘里有些什么厉害的东西。”南宫凌分析道,然后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弓,叹气道,“唉,念书也比我厉害、射箭也比我厉害,钟宁洱你这般,让我很是嫉妒啊……”
      
      “你多加练习,定可以练好的。”钟宁洱看看一旁垂头丧气的南宫凌安慰道。然后又看看远处正在练箭的其他人。
      
      不远处,有好些世家公子和皇子公主都在练箭。南宫熏儿还是待在她三哥南宫世旻身旁,帮她三哥拿着装有箭的箭囊。
      
      当今太子南宫席尘虽也在练箭场,却并未练习射箭。他手拿着一本书坐在台阶上认真地看着,弓和箭篓都被放置在一旁。
      
      “我自然知晓,但就是很羡慕你们这种有天赋的。”南宫凌在一旁道。然后也顺着钟宁洱的目光看向其他人,感叹道,“唉,仔细想想,从小到大我似乎都毫无优点。”
      
      “有的。”钟宁洱回答道。
      
      “真的吗?那你说说我优点是什么?”听见钟宁洱这般说,南宫凌瞬间高兴得转头看向钟宁洱,满脸期待的模样。
      
      看着南宫凌这么激动,钟宁洱道:“比如:吵吵闹闹,自以为是,肆无忌惮,不求上进,还贪睡。”
      南宫凌一听,大失所望,委屈道:“这这这,算什么优点啊?”
      
      “还有,没心没肺,每天脸上都带着笑。”钟宁洱又认真道:“我也想,像你这般。”
      
      听见钟宁洱忽然这么认真地说,南宫凌愣了愣:“嗯?这个倒是。其实啊,也不是我想这般,只是就算我日日思着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也无能为力去改变些什么。所以后来想通了,不如潇潇洒洒地过。你说是吧!”
      
      “嗯。”钟宁洱点了点头。
      
      “那你也笑一笑。”看钟宁洱赞同了自己的话,南宫凌得寸进尺地道。
      
      看着这般不正经的南宫凌,钟宁洱选择无视,撇过头继续拿箭练习。南宫凌抢过她的箭篓:“你笑一笑嘛,笑了我就还给你。”
      
      “南宫凌,你怎么这么无聊?”钟宁洱看着这般幼稚的南宫凌,很是无语。
      
      “我人就这样啊,你又不是第一日知晓。快笑一个嘛,就笑一个。”
      
      钟宁洱扯着唇角假笑了一下:“好了,快还给我。”
      
      “不算不算,扯嘴皮算什么笑啊!”南宫凌依旧不把箭篓还给钟宁洱。
      
      “南宫凌!你信不信我打你了。”钟宁洱微微蹙眉,握紧了手里的弓,作势要收拾南宫凌一顿。
      
      “别啊!我不和女孩子打架的。还给你、还给你了,别生气啊!”南宫凌看见钟宁洱似乎真生气了,马上把箭篓还了回去。
      
      似乎和钟宁洱打趣,已经成为了南宫凌日常必不可少的事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