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世轮回·点绛唇

作者:梦泽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
      
      倒春寒的日子里,加上父皇的禁令,街市甚是凄清,着实让坐在茶楼上的南朝九皇子南宫凌失望了好一阵子。
      
      “来尝尝这茶。”小小的南宫凌闻声回神时,白煜就端坐在他对面,点了两盏极好的茶,递给了他一盏。
      
      南宫凌嬉笑着道了声谢,放下暖壶,轻拿起茶盏,拟着白煜的模样将茶一饮而尽。
      
      白煜看着这个不过八岁的,满脸稚嫩的九皇子南宫凌。待南宫凌饮完茶后,才缓缓道:“这民间的光景你也见过了,并不如书中写的那般好。而且这棋你也输于我了,晚膳一过,我便送你回宫罢。”
      
      “那初凡哥你呢?”南宫凌蹙起小小的眉问道。
      
      “我还有我的事情。带上你,不方便。”白煜依旧淡淡地道。
      
      南宫凌听后眸光暗了暗,应了声。看看面前已经完全没有翻盘机会的围棋棋盘,南宫凌又无奈地扭头望向窗棂外面。
      
      窗外的白雪依旧飘飘扬扬。
      
      这时一个身着素缟的女童出现在南宫凌的视线内。那女童周身素白,若不是那一头的青丝,南宫凌哪怕眼力再好,也分辨不出茫茫白雪中那个穿梭的是个什么东西。但走在她前面的佝偻的老道士就明显了。
      
      那老道士身着破旧黑色长衫,举着个“凡半仙”的旗帜,不紧不慢地走在女童前面,而且那老道士身上似乎还挂了几个作响的铃铛。
      
      看多了志怪小说的南宫凌下意识觉得那铃铛有问题,或许可以左右人的心智。于是出于闲书里的英雄救美人的段子,南宫凌忽然就萌生了去救那女童的念头。
      
      他看了眼正静静地端坐着收拾棋子的白煜,再看了眼手旁的暖壶。眼珠一转,便想出了一个自以为妙绝的主意。
      
      他以如厕为借口,匆匆脱离了白煜的视线。然后下了回廊,出了茶楼,偷偷跟踪起那女童和老道士。
      
      然后一个转角处,南宫凌举起暖壶砸向了那老道士。
      
      自小便练习射术的他,一掷即准,直径扔到那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老道士头上,那老道士便直接晕了过去。
      
      钟宁洱还没反应过来,便眼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老道士被南宫凌一暖壶砸晕,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你在做什么?”钟宁洱惊愕之余便是愤怒。她慌忙小跑过去摇了摇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凡半仙,但凡半仙依旧未醒。
      
      见凡半仙似乎醒不来了,钟宁洱蹲在那里不知所措,任由冰凉的雪打在她的脸颊上,双眸都逐渐泛红了。
      
      南宫凌看着她这副可怜模样,一时间愣住了。好半会儿才解释道:“我……我以为他是拐你的坏人……”
      
      钟宁洱吸了吸鼻子,强忍着泪,低头喃喃道:“他是专门来救我爹爹的……你才是坏人……”
      
      钟宁洱低着头不知如何是,一滴一滴的泪便不由自主地落在了略微积着雪的地上。
      
      这时,一张白色手绢出现在了钟宁洱的面前,温文尔雅的声音随之响起:“乖,不要哭了……”
      
      钟宁洱一愣,啜泣着慢慢接下手绢。
      
      “人死不可复生,而且那个老夫只是个骗人钱的假道士。你的孝心,你爹爹黄泉之下定感觉得到的。好了,莫要哭了。”依旧是轻朗的声音。
      
      钟宁洱红肿着双眼,拿着手帕抬起小小的头,想看看手帕的主人的模样。
      
      这是她第一次望见蹲在她身旁,给她手帕,帮她撑伞的白煜。
      
      自下而上先是看见他纤细的手,薄薄的唇,再是挺拔的鼻梁,最后是一双温柔到极致又疏离的眸,带着些她读不懂的复杂情绪。
      
      他穿着很薄的靛蓝色外袍和白色中衣,极俊秀的轮廓,和着素青的油纸伞还有万里白雪为背景,宛若天人。
      
      莫名的,钟宁洱觉得自己的心似乎有些顿顿地痛。
      
      那时候钟宁洱并不知晓,对于白煜来说,这从来都不是初遇,而是第很多次的重逢。
      
      南宫凌没想到白煜也过来了,愣了一下才附和道:“初凡哥说得对,那个老头就是个骗子。说到底,你还得感谢我才对。不过呢,看在你哭得那么伤心的份上,我就……”
      
      话还没有说完,南宫凌便看见钟宁洱红着双眸一副要杀人的模样盯着他,他才讪讪地闭了嘴。
      
      白煜在一旁对着钟宁洱道:“南宫凌他一向这样,你可不必理会。”
      
      钟宁洱又转头看向白煜,只觉得这个被叫初凡的男子同小书里边所描述的神祗一般,温文尔雅又神秘。
      
      “谢谢……”钟宁洱红着双眸看着白煜,道了声谢。
      
      “无妨的,”白煜摸了摸钟宁洱的头,然后自我介绍道,“我姓白名煜,字初凡,是这个冒失鬼的夫子。”说着,白煜看了眼南宫凌。
      
      “什么叫‘这个冒失鬼’啊?”南宫凌不服气地问道。
      
      钟宁洱被眼前如神明般的大哥哥所吸引,完全无视了南宫凌,道:“那我可以,叫你白煜夫子吗……”
      
      只见得白煜听后微微一愣,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钟宁洱便自报家门了:“白煜夫子……我叫钟宁洱。”
      
      “钟宁洱?你是钟丞相的女儿?”南宫凌蹙眉道,“那你爹爹他岂不是……”愣了愣,南宫凌才知趣地闭了口。
      
      钟丞相突发隐疾逝世,连父皇都为此下旨三日内民间禁止一切欢娱活动。
      
      “这大雪天的,你一个小女孩也不大安全。我们送你回家罢。”白煜温柔地看着钟宁洱,扯开了话题。然后他看了看南宫凌:“这时候,陛下也应要到钟府了罢。”
      
      “我父皇?”南宫凌眸光亮了亮,但随即又暗了下去。他将情绪隐藏得很快,转头对着钟宁洱说:“走吧,我们送你回家。嗯,那个,我叫南宫凌。方才的事情,对不起了……”
      
      钟宁洱见南宫凌朝自己道歉,沉默了一会儿后,道:“其实,也没什么了……”
      
      “我就知晓你不会在意的。”见钟宁洱没再怪自己,南宫凌眉飞色舞道。
      
      于是钟宁洱给了南宫凌一记白眼。
      
      “走吧。”白煜站起来,将自己的油纸伞完全倾向钟宁洱。
      
      白煜很高,足足有两个钟宁洱那么高,钟宁洱要仰头才看得见他俊俏的脸。
      
      南宫凌看了眼白煜,又对着钟宁洱笑了一下:“走吧。”忽然他又想起什么,转身道,“那这个老道士怎么办?”
      
      可这方圆十里哪儿还有什么凡半仙的身影?
      
      正当南宫凌和钟宁洱疑惑时,白煜道:“方才我们说话时,他已经醒来离开了。”
      
      南宫凌听后轻哼了一声:“看他还敢不敢拐小孩!”
      
      “我说过了,他不是拐小孩的!”钟宁洱颦眉道。她真的觉得这个叫南宫凌的九皇子很是讨厌。
      
      ——
      
      钟宁洱是带着白煜他们从侧门进入钟府的。天色渐渐暗了,正门却很多人鱼贯地提着宫灯、撑着伞进入。一时间,钟府灯火通明。
      
      “怎么回事?”钟宁洱颦眉喃喃道。这么多人,她踮脚也找不到乳娘。
      
      “是陛下来哀悼你爹爹了。”白煜解释道。然后他放下油纸伞,双手抱起小小的钟宁洱,“来,我把你抱高些,你看看你亲近的人在哪?”
      
      被抱到最高处,钟宁洱一下就看见了奶娘陈氏。她挥舞起小手,不一会儿,奶娘便注意到了她。
      
      “宁洱啊,你怎可到处乱跑呢?害得乳娘我担心死了。”陈氏跑过来从白煜手上接过钟宁洱,对钟宁洱说道,然后又对白煜报以感谢地笑。
      
      “乳娘,我出去为爹爹寻大夫时,是他们帮我赶走了骗子道士。”钟宁洱抱紧了陈氏,对陈氏道。
      
      “那便感谢公子你们了。”陈氏抱着钟宁洱向白煜道谢。待白煜说了声这是举手之劳后,陈氏又颦眉看向钟宁洱,叹了口气:“宁洱啊,你爹爹他,是医不好的了。其实你爹爹他已经……”
      
      “我知晓的……”可是还是希望有人能救救爹爹。
      
      “没关系的,还有乳娘在……来,把这件衣裳穿上。”陈氏看着这个可怜的孩子,抹了抹泪,将拿来的狐裘给钟宁洱穿上。
      
      钟宁洱套上衣裳后,意外地发现南宫凌竟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她低头看了看南宫凌,才发现南宫凌立在白煜旁边,一直望着主院那边。
      
      钟宁洱被奶娘抱着,看不见南宫凌的神情,只是莫名地觉得他很落寞。
      
      “带着钟宁洱去拜见一下陛下罢。”白煜对着陈氏提醒道。然后牵起一旁出神的南宫凌:“一起吧。”
      
      “恕我冒昧问一句,公子是何人啊?”抱着钟宁洱的陈氏对着白煜道。
      
      白煜微微颔首:“我是宫中的大学士白初凡。”然后他又指了指南宫凌道,“他是九皇子南宫凌。钟小姐遇到的道士也是他赶走的。”
      
      陈氏随着白煜的解释看向南宫凌,然后朝南宫凌微微屈膝道:“多谢九殿下了。”
      
      南宫凌这才回神,害羞地笑了笑道:“举手之劳罢了。”
      
      见身着黄袄袍,两鬓微微斑白的天子为钟丞相黒棺前的祭坛里插上三炷香后,陈氏便带着钟宁洱来到了当今天子面前。
      
      钟宁洱顺着陈氏的嘱咐,给天子鞠躬行礼:“臣女参见皇上。”
      
      “你便是钟丞相的小女儿?来,过来朕身边。”站在驾銮前面身材高大的天子,随随便便开口也带着常人不可比拟的威严。
      
      戴孝的钟宁洱仰起头看着高大威武的天子,乖乖走到了天子身边。
      
      天子抬手揉了揉钟宁洱的头,带着慈祥地微笑道:“好好为你父亲守孝罢。”
      
      钟宁洱乖巧地点了点头。
      
      然后,白煜和南宫凌便在一旁行礼。
      
      “陛下。”“父皇。”
      
      皇帝这才注意到在一旁的白煜和南宫凌,看着白煜问道:“怎的白学士也在这里?”
      
      白煜答道:“回陛下,出来办些事情,途经这里时,见陛下已到钟府,便来打声招呼。”
      
      皇帝会意地点头,然后又看向一直在一旁低着头的南宫凌,严肃道:“可是凌儿?”
      
      “是、是的,父皇……”南宫凌完全没了之前的胆子,结结巴巴道。
      
      “白学士,以后还是少带他出来。”皇帝坐上驾銮,凝视前方钟丞相的灵堂,一手转着另一只手大拇指上的玉戒指,“毕竟也是皇子,应以学业为重。”
      
      “好的,陛下。”白煜恭恭敬敬在一旁颔首,然后又开口,“对了陛下,钟丞相自亡妻之后,便不再娶妻纳妾。所以现在,除了还在征战沙场的钟将军,钟府就只剩钟小姐一个主了。我在想,不如将钟小姐带入宫中抚养,一来可以让钟将军安心奋战,二来也可以彰显陛下对钟丞相的惋惜,以告天下陛下惜才之心。”
      
      坐在轿子上的皇帝手指有节奏地敲着驾銮的扶手,耐心听完白煜的话后,看了看身着缟素的钟宁洱道了一声:“也罢。”便起驾离开了。
      
      提着宫灯、撑着伞的宫人们也鱼贯地离开了钟府。
      
      看着天子离开之后,白煜边摸着戴孝的钟宁洱软软的头发,边温和地问道:“你先入宫适应一番,待你父亲头七、你兄长归来时,你便再回来。如何?”
      
      钟宁洱看着宛如神祗的白煜夫子,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于是,钟宁洱便这样,离开奶娘入宫,和南宫凌一同入住白煜的涅轩院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