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世轮回·点绛唇

作者:梦泽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拾伍

      ——
      
      钟宁洱回到院子时,便见自家师父已经坐在石椅上又开始打瞌睡了。果然不愧是桃灼所调侃的寰宇第一睡神!
      
      钟宁洱悄悄走过去,然后重重拍了一下铭泠子的肩,吓得半梦半醒中的铭泠子一颤,瞬间清醒了不少。
      
      铭泠子用雕翎扇掩面打了一个哈欠,淡笑道:“徒儿你去了好长时间,等得师父我都困了。白煜呢?难道他没在府上?”
      
      “在的。白煜夫子马上就过来了,让我先招待着你。嗯…师父你想喝什么茶吗?对了,桃灼哥哥昨天做的桃花酥还留了些,我也拿过来给你尝尝,很好吃的。”钟宁洱道。
      
      钟宁洱刚说完,铭泠子便好像是忽然就被自己的唾液呛到了。他掩面咳嗽了好一会儿,直咳到白皙的脸颊都泛红了,才苦笑着回答:“乌龙茶即可,桃花酥什么的还是免了罢……”
      
      见铭泠子似乎被呛得很难受,钟宁洱微微蹙眉关切道:“师父,你没事罢?”
      
      “咳咳,没事,没事。”连说了两个没事之后,铭泠子又恢复了平日里一副很有仙气的温和模样。
      
      看着这般仙风道骨,偶尔又冒冒失失的铭泠子,钟宁洱只觉得自家师父很是亲切。
      
      钟宁洱刚唤来婢女去准备乌龙茶,便见白煜夫子已经从书房出来,在回廊里朝这边走来。
      
      白煜走过来后便对钟宁洱道:“宁洱,我同这位客人有事情要商议,便不能看着你练剑了,今日你便去藏书阁看会儿书罢。”
      
      “那午膳呢?”钟宁洱问道。因为现在已是正午了。
      
      “已经是午膳时候了吗?”白煜这才反应过来,思索了一会儿又道,“那宁洱你让厨房帮你做午膳,然后拿去厢房吃罢。”
      
      白煜身为仙,其实是没有一日三餐的必要的。不过平日里他还是都会入乡随俗般同钟宁洱和南宫凌一起用膳。
      
      但看今天的情况,许是有何重要的事情,应是不会再同钟宁洱一起吃午膳了。
      
      钟宁洱看着白煜夫子乖乖点点头,又移眸悄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铭泠子。
      
      这时的铭泠子,在白煜背后对着钟宁洱微笑着,眸里又流露出似乎能够被名为慈爱的光芒。
      
      在厢房吃过午膳后,钟宁洱见白煜夫子和自家师父还在院子里谈论事情,便又回内屋睡了一觉。再睡醒时,已经是之后丑时末了。
      
      钟宁洱伸着懒腰出了房门,通过回廊再走到院子时,发现白煜夫子同自家师父还在聊天。
      
      钟宁洱很是好奇他们在聊些什么,但是中午时见白煜夫子的模样显然是极其不想让她旁听些什么的。
      
      白煜和铭泠子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钟宁洱隔得不是很近也听不见什么。而且当钟宁洱走近时,他们便中止了话语。
      
      白煜喝了一口茶,侧首看着走来的钟宁洱,刚开口想说些什么,钟宁洱便很知趣地开口道:“我去藏书阁看会书,白煜夫子你同师…这位客人继续聊罢。”
      
      钟宁洱去了藏书阁,只是没想到又在藏书阁遇见了南宫熏儿,而且南宫熏儿旁边还坐着南宫世旻。
      
      藏书阁二楼的窗台边,这时的南宫熏儿正端坐在围棋盘前,同她三哥南宫世旻下着棋。只见南宫熏儿认真看着棋盘上的棋子,眉头微微皱起,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
      
      当南宫熏儿发现了钟宁洱的来到,眉头舒展开来:“钟宁洱你快来帮帮我。”
      
      钟宁洱应了一声走过去坐在了南宫熏儿旁边,看着棋盘仔细思索了一下,拿起南宫熏儿的白棋同南宫世旻下起棋来。
      
      不一会儿,南宫世旻便败给钟宁洱了。
      
      “钟小姐果真棋艺精湛,我自愧不如。”南宫世旻感叹道。
      
      因为一不小心赢了南宫世旻,觉得可能会折了南宫世旻的面子,钟宁洱尴尬道:“三殿下其实也很厉害的。”
      
      谁知南宫世旻看着棋盘摇摇头:“不够,完全不够。”说完叹了口气,起身要走,又道,“我去看会儿棋谱,熏儿你便同钟小姐待在一起罢。”
      
      南宫熏儿点点头,看着南宫世旻离开的背影,一双绿眸逐渐暗淡无光。
      
      “熏儿,三殿下他……”钟宁洱刚想问些什么,但看见南宫熏儿一脸受伤,又不好开口。
      
      只听南宫熏儿叹了口气,道:“我父皇酷爱围棋,若是三哥他棋艺甚佳,会很受青睐的。”
      
      果然,还是为了皇位。
      
      钟宁洱想起那位与世无争的太子殿下,又看着逐渐走远的对皇权充满渴望的三殿下,心情格外复杂。于是她开口问道:“熏儿,你们真的要……”
      
      “不要问我!”南宫熏儿立马打断了她的话,又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其实,一切自有天数的,我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
      
      此时的南宫熏儿垂眸看着棋盘,一双绿眸里满含着的复杂情绪,钟宁洱并不太懂。
      
      直到几年后的那些事情发生之后,钟宁洱才明白此刻南宫熏儿的眼眸里包含的无助、痛苦与迷茫。
      
      ——
      
      因为南宫熏儿心情不好,钟宁洱又陪着她出宫玩了。
      
      皇城似乎永远繁闹不止。
      
      阳光普洒在大街上,入眼皆是人头攒动的道路、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琳琅满目的小玩意。耳边皆是商铺小厮的叫卖声,偶尔还能听见从勾栏里传来的唱戏声。
      
      茶坊、酒肆、围棋店、肉铺、庙宇……往来行人皆带着笑容,其乐融融。
      
      好一派南朝盛世之景。
      
      南宫熏儿很喜欢在货摊上买各式各样的小玩意,不一会儿便买了一大堆。而且南宫熏儿出宫从来不带侍卫,所以等到她拿不下时,只能让钟宁洱帮她拿些。
      
      晚膳时分,钟宁洱同南宫熏儿走进了路旁的一家较为高档的酒肆。
      
      南宫熏儿付给了店家小二许多银两,托他将所有的小玩意送去皇宫。然后和钟宁洱一起坐在酒肆靠窗的二楼吃起晚膳。
      
      耳边有酒肆中酒客们的聊天声,,还有那些歌姬的婉转的歌声。
      
      酒肆的环境倒是不错,不过饭菜实在无法同御膳房相比,所以南宫熏儿只吃了一点点后,就倚头对着窗外发呆了。
      
      钟宁洱倒是没那么挑食,有一口每一口地吃着。
      
      “钟宁洱,你穿过男装吗?”望着窗外的南宫熏儿淡淡问道。
      
      “没有。”钟宁洱不假思索地回答。从这个角度看南宫熏儿,钟宁洱正好能看见南宫熏儿的后脑勺。
      
      梳着发髻的南宫熏儿,柔顺的青丝里些许白发若隐若现。尽管这些白发被藏在青丝后面,钟宁洱还是能感觉到这些白发的数量,比南宫熏儿及笄之时她在南宫熏儿头上看见的白发还要多些。
      
      想着南宫熏儿定有什么难言之隐,钟宁洱只得将心里的疑惑压下,然后顺着南宫熏儿的目光看向窗外。这才发现,原来酒肆的对面正好是一个成衣铺。
      
      所以钟宁洱迟疑地问道:“熏儿你想女扮男装?”
      
      南宫熏儿回神,对着钟宁洱一笑:“等你吃完,我们去试试。”
      
      然后,钟宁洱便被南宫熏儿拖着去成衣铺换男装了。
      
      进入成衣铺前,南宫熏儿便施法让自己和钟宁洱变成了男儿身。所以当她们一身女装进入成衣铺挑选男装时,店家的神情都变得极为奇怪了。
      
      在成衣铺内换完合适的男装之后,南宫熏儿扔给了全程一脸尴尬笑容的店家许多金子,带着钟宁洱洋洋洒洒地离开了。
      
      一想起成衣铺店家一言难尽的震惊神情,钟宁洱就忍不住扶额叹息。
      
      再看着前面一身男装,手里还拿着一把折扇的南宫熏儿,又看看一身男装的自己,钟宁洱又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钟宁洱以为这样就完事了,但是没想到,南宫熏儿竟然还想带着她去“梦醉楼”看看……
      
      “梦醉楼”并不是普通的酒楼,而是皇城最大的青楼。
      
      “熏儿,那种地方不是我们该去的。”钟宁洱拒绝道。
      
      “无妨的,反正我们现在是男子模样。”南宫熏儿一边说,一边玩弄着手里的折扇。
      
      梦醉楼并未如其他商铺般大门敞开,而是紧闭着朱门。门外由四个侍卫把守,若非那“梦醉楼”的匾高高挂着,钟宁洱绝然是不会把这里与风月场所联想到一起的。
      
      远远的,钟宁洱便见几个公子模样的人走到梦醉楼门前,然后同那几个侍卫说了些什么,侍卫便开门让他们进去了。
      
      南宫熏儿拉着钟宁洱快步走了过去,也跟着那几位公子进了梦醉楼。
      
      朱门一开,一片纸醉金迷之景进入眼帘。
      
      香气和酒气扑鼻而来,夹带着乐器声和许多女子娇羞的嬉笑声。
      
      钟宁洱定眼一看,才发现这梦醉楼内部竟是天井围栏式的建筑。只是正前方的天井的上方不是露天的,无数的灯笼和五彩的丝绸挂满天井的上空,遮住了原有的阳光。加上朱红的梁柱和各式金灿灿的装饰,一切都显得奢华至极。
      
      梦醉楼共三楼,四周的走廊上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数百,皆一脸娇羞陪着不同的客官。
      
      天井中间搭了一个戏台,戏台上一舞姬正手持琵琶载歌载舞。
      
      那曼妙舞姬身着五彩收腰托底罗裙,彩带飘逸,三千青丝束起,粉面桃花。那舞姬轻阂着双眸,边弹奏着琵琶,边踩着细碎的舞步,灵动得如同步步生莲的仙子。
      
      钟宁洱一眼便看呆了。再回神时,便听见轻摇着蒲扇的老鸨笑脸相迎道:“二位小公子似乎是生面孔啊!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告诉我哦~”
      
      这老鸨看起来至少三十有余,说起话来却是嗲声嗲气。
      
      钟宁洱忍不着打了一个寒颤,便见南宫熏儿拿折扇倚着下颚看了看台上的舞姬,然后用折扇指着台下的那个空位压低了声线道:“那个位置我们要了,顺便再叫两个女妓来。”
      
      钟宁洱一听,大惊,僵硬地转头看向南宫熏儿,然后抽着嘴角道:“一个即可……”
      
      一旁的老鸨眨眨眼,会意地点点头,唤来一个的女妓招待钟宁洱她们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
    (收藏、评论、收藏、评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