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世轮回·点绛唇

作者:梦泽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拾贰

      ——
      
      自从钟宁洱问起白煜颂埙这个乐器的事情之后,白煜便在乐阁给她寻了个陶做的鱼形埙和乐谱很耐心地教起她。
      
      当然,她没有告诉白煜关于铭泠子的事情,而是说自己是在古书上知晓颂埙的事情的。
      
      她也不知晓为何要瞒着白煜夫子,但是总觉得不应该让白煜夫子知晓。
      
      转眼便到了钟宁洱的第十四个生辰,不过南宫凌身在边疆,纵使给钟宁洱准备了礼物,也送不过来罢。
      
      看着涅轩院里金黄的银杏树,钟宁洱独自坐在椅子上,胡思乱想了半晌。
      
      而且白煜夫子一大早便被皇上召去陪下围棋了,所以很是无聊的钟宁洱便偷偷跑去了御花园后山的海棠花海。
      
      可惜已到秋季,海棠花海早已没有了花。
      
      钟宁洱在一片落叶中站了很久,再转身回去时,便注意到南宫熏儿正独自一人在一棵树下玩秋千。
      
      其实也不能说是在玩,只是坐在秋千上面一动不动地发呆罢了。
      
      平日里总见到南宫世旻陪着南宫熏儿,现在看来,应是因为没有南宫世旻陪着,所以南宫熏儿心情也不太好罢。
      
      见南宫熏儿少有的落寞,钟宁洱就走了过去。
      
      南宫熏儿感觉到钟宁洱的靠近,回神抬头看向钟宁洱。
      
      “四公主……”钟宁洱礼貌地道。
      
      “唤我熏儿即可。”南宫熏儿道。一双清淡的绿眸在看见钟宁洱后却是没有太多的惊讶,声音也是淡淡的,“你怎么也在这儿?”
      
      “嗯……闲得无事,想过来看看花。”钟宁洱回答。
      
      “闲得无事?”坐在秋千上的南宫熏儿微微蹙眉,极其不相信的模样,又道,“白学士应当不会让你闲着罢?”
      
      钟宁洱听后尴尬一笑:“你父皇召白煜夫子陪他去下棋了,所以我便偷跑出来玩玩。”
      
      “偷跑出来的啊……”南宫熏儿面无表情地复述,然后用脚点了点地,摇了一下秋千,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一般,站起来对钟宁洱道,“看花有什么好玩的?这样罢,我带你出宫玩。”
      
      “啊?”钟宁洱显然没有反应过来,见南宫熏儿直接拉着她的手作势要带着她出宫,便急忙道,“要是白煜夫子知晓我没有好好学习,还偷跑出了宫,定会不高兴的。”
      
      “不会的。若他知晓我带你出去长了见识,指不定还会夸奖你和我。”南宫熏儿不由分说地拉起钟宁洱就出宫了。
      
      出宫之后,南宫熏儿先带着钟宁洱回了一次钟府。
      
      钟宁洱进了钟府同奶娘陈氏叙了一下旧后,便跟着南宫熏儿去了另一个大臣的府邸。
      
      所以现在的钟宁洱便是坐在这个陌生的府邸的南宫熏儿身边,看着非常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南宫熏儿坐在雕刻着精美图案的檀木椅上,训戒着已年过花甲的大臣:‘‘你竟敢向父皇诬告我三哥,就不怕我剥了你的龟甲炖汤给我三哥喝吗?’’
      
      南宫熏儿说话间,那白发苍苍的大臣竟忽然直直跪在南宫熏儿面前。
      
      这场面显得极其诡异。
      
      “熏儿……”坐在一旁不明所以的钟宁洱小声道。
      
      她很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却不知晓怎么开口询问。
      
      南宫熏儿听见钟宁洱叫她,便转头看了看钟宁洱,抬手用食指尖在钟宁洱额上点了一下。
      
      被点了这一下之后,钟宁洱再看向那大臣时,看见的却已经不是刚刚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了。
      
      而是,一只海龟,一只面脸褶皱连壳都龟裂了的老海龟……
      
      南宫熏儿似乎早已预料到钟宁洱的震惊,所以完全没有在意,只是轻轻抿了口桌上的藻茶,皱着眉吐了吐舌头:‘‘好难喝!”
      
      然后南宫熏儿又看了看海龟干得都起了褶子的皮肤,略带关心地说道:“你哪日有空也该去东海里待待,光靠这个维持水份可不行,”她顿了顿,皱眉又道,“你在这皇城,可是有何牵肠挂肚之人事?”
      
      一般海里的妖怪来签订契约来人界,必须常去东海维持水分。
      
      但是每去一次东海就得花上一年半载的时间,如果不是这皇城有牵挂的东西,他怎会宁愿这样靠藻药活着,也不愿去东海?
      
      见海龟继续沉默着,南宫熏儿站起来道:“算了,不说也罢。我此番来就是想问问你,你投靠我三哥否?”
      
      听到这里,一脸不明所以然的钟宁洱看了看南宫熏儿,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老海龟。
      
      只见老海龟背着龟壳,佝偻着背,慢慢抬头,目光凝重地望着南宫熏儿的绿眸道:“溯洄后人的旨意,老夫怎敢不从?”
      
      ——
      
      从海龟的府邸出来后,钟宁洱才终于知晓南宫熏儿绿眸背后的秘密。
      
      原来南宫熏儿之所以有一双独特的绿眸,是因为她是神秘的溯洄族的后人。
      
      溯洄族,是天地之初生时便有的一个族,说是族也不对,因为她们一直是以女子一脉单传的。她们生而为人,却传承着天地之母的绿眸。
      
      她们既可算作仙又不算仙,因为她们没有长生不老一说,却是统管着人界人妖不能通婚的事务。
      
      “我看书时,一直以为妖离我们凡人很遥远很遥远。没想到居然就生活在我们身边,真是出人意料。熏儿,没想到你是这么厉害的人。”回宫的路上,钟宁洱还在对看见真正的龟妖啧啧称奇。
      
      南宫熏儿见她如此没见过世面,淡淡道:“这只是冰山一角罢了。你若好好跟着白学士学习,日后,会比我厉害许多的。”
      
      钟宁洱点点头,对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越发的好奇了。
      
      因为钟宁洱怕白煜责备,所以南宫熏儿便陪着钟宁洱回涅轩院。
      
      半路上,关于南宫熏儿问老海龟的“你投靠我三哥否?”的那句话,钟宁洱很想知道是不是南宫熏儿想让她三哥南宫世旻当皇帝。但是明明南宫席尘早已是太子殿下了啊……
      
      忍了很久,钟宁洱终于下定决心问清楚这件事情:“对了,熏儿……”但还没等她说出口,便看见南宫熏儿停下了脚步,蹙眉盯着前方。
      
      钟宁洱感到疑惑,问道:“怎么了?”然后顺着南宫熏儿的目光看向前方。
      
      前方不远处正是涅轩院的门口,只见一位身着暗橘色长袍的女子随着一个穿着暗紫色锦袍的男子走进了涅轩院。因为距离不算太近,钟宁洱没看清那女子的面容。但是那个暗紫色的身影不用猜便知晓是桃灼,因为那男子手里还拿着一个桃木烟杆。
      
      “看来涅轩院来客人了。你若是现在回去,白学士定不会当众责备你的。而且涅轩院客人太多,我也不便去了,就送你到这里罢。”南宫熏儿看着钟宁洱道,并且松开了握着钟宁洱的手。
      
      钟宁洱感觉南宫熏儿一定是认识涅轩院里来的人的,但是看似南宫熏儿并不想去和他们打招呼。
      
      于是钟宁洱点点头没有多问,道:“还是谢谢熏儿你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走进涅轩院,钟宁洱便看见白煜夫子同另外三个仙风道骨的人坐在主堂议事。
      
      那三个人,钟宁洱只认识桃灼一个,还有两个都是生面孔。
      
      其中一个是刚刚在门口看见的美艳女子,还有一个是位陌生的男子。那陌生男子一身月牙白锦袍,倚靠在桌上小憩,未束起的墨黑色的发丝正好挡住了他的脸颊。
      
      想着这时候不应当打扰他们,钟宁洱便悄悄路过他们门口想着要快些回到自己寝房。
      
      结果,白煜夫子却叫住了她:“宁洱,回来了?”
      
      “啊?嗯,白煜夫子……”钟宁洱吓得一颤,僵硬地转头看向主堂内。
      
      这时主堂内的女子也转头看向了钟宁洱,因为隔得没有方才那般远,钟宁洱便将女子的面容看得清楚了。
      
      这女子虽略施粉黛,却也知是个浑然天成的美人。淡漠的眉目如画般,加上额间的蝴蝶形花钿,很是美艳,似上天细心雕琢的芙蓉。青丝用发簪精致地束在身后,同暗橘色的锦袍一起,又显得极其高贵。
      
      不知为何,钟宁洱就觉得这位高高在上的美艳女子同白煜夫子很是般配。
      
      “去哪玩了?”白煜看着门外望着女子出神了的钟宁洱,眸光很是柔和。
      
      钟宁洱回神,站在门外咬了咬唇,见白煜夫子完全没有要责备的意思,便诚实道:“四公主带着我出宫玩了一会儿……”
      
      “嗯,出去玩玩也好,不过下次出门定要先告知于我。过来罢,来拿你的生辰礼物。”白煜道。
      
      钟宁洱点点头走进了主堂,便见白煜面前的桌上放着四个礼物。一个玉镯、一个桃花簪子、一本乐谱和一个做工精细的紫砂鱼形的九孔颂埙,这颂埙上还雕刻着彼岸花。
      
      过去的几年生辰,钟宁洱每年都是收到三个礼物的,一个是远在北郡的哥哥送的、另外两个分别是白煜夫子和桃灼哥哥送的。但是今年居然收到了四个。
      
      所以她好奇道:“嗯?怎么多了一个生辰礼物?”
      
      “玉镯是钟将军送你的,桃花簪是桃灼送你的,那个颂埙是他赠予你的。”白煜指了指在一旁坐着睡觉的白衣男子。
      
      钟宁洱听后朝桃灼表示感谢的微笑了一下,然后便想同那白衣男子道谢,但见那白衣男子似乎正在熟睡,又不好打扰,钟宁洱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在一旁的桃灼吸了一口烟杆吞云吐雾后,戏谑道:“你还是不要打扰寰宇第一睡神休憩了。待他醒时,我代你给他说谢谢罢。”
      
      “那有劳桃灼哥哥了。”钟宁洱对桃灼笑着说。
      
      “嗯~”听见钟宁洱叫他哥哥,桃灼很受用地点点头,又打趣道,“来,宁洱,多叫几声哥哥我听听。”
      
      这时,白煜轻咳了一声,看着桃灼冷冷道:“别那么无聊。”
      
      “哎呀,就叫几声哥哥又不怎么样。白煜你怎么这么较真啊!”桃灼邪笑道。
      
      钟宁洱看着这一幕,不知晓该如何是好。一侧目,便看见那位美艳女子正一脸冷漠又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于是她对着美艳女子微微颔首,礼貌地唤了一声姐姐。
      
      女子象征性地点头回应,依旧是一副淡漠模样。
      
      钟宁洱看女子这样子,直觉似乎这位姐姐不是很喜欢自己。
      
      “好了,宁洱。我们要谈些事情,你便拿着这埙去院里练习罢。”白煜打破了钟宁洱同那美艳女子之间的尴尬气氛。
      
      桃灼在一旁补充道:“还有,院里的石桌上有我新给你做的桃花糕,宁洱你定要全部吃完哦!”
      
      钟宁洱点点头,拿起桌上的四个生辰礼物乖乖离开了。
      
      当钟宁洱走到主堂门口,正跨过门槛时,便听见身后的主堂内传出一个陌生的男子的叹息声。
      
      似乎是那睡觉的白衣男子发出的,虽然很好奇,钟宁洱还是忍住了没有回头去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