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你不可

作者:清澄白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第二天宋珮宁到公司的时候就看到蒋思丝正和赵菀菀不知道因为什么吵了起来。
      吵闹声引得聚过去了好几个人。
      她闻声推开人群挤了进去:“怎么了?”
      
      宋珮宁刚进公司,赵菀菀只不过和她见了面,就指着她的鼻子不加掩饰地对她说:“我不喜欢你。”
      自那以后,凡事都要和她争抢。
      但是她和蒋思丝没什么过节。
      
      “宋珮宁,虽然我知道我实力比你好你一向嫉妒我,但是你也不能这么玩阴的吧?”
      宋珮宁自动忽略了她话里的前半句,问道:“我玩什么阴的了?”
      
      “蒋思丝又不是我们部门的,她特地来通知你给戚总拍封面是什么意思?”
      虽然蒋思丝是人事部的,但为了方便,他们编辑组专门有统筹的同事负责联系模特嘉宾,按理来说,也的确不应该是蒋思丝。
      “戚总忙啊,于总想联系你们的时候都不在,正巧碰到我了让我传达一声怎么了?”
      
      “再说,赵菀菀,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吧,谁不知道宋宋水平比你高——”
      
      蒋思丝还想说下去,却被宋珮宁扯了扯胳膊,插口道:“多大点事。”
      谁也没想到宋珮宁开口的下一句话居然是:“赵菀菀,既然你这么想要这个机会,那我让给你。”
      
      闻言,赵菀菀不可置信道:“……真的?”
      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让给她?
      她知道宋珮宁不是肯轻易妥协退让的性格。
      
      只见宋珮宁非常肯定:“真的。”
      
      她和宋珮宁争锋相对这么久,在赵菀菀的印象里,从来没见过她主动放弃过任何一个机会。
      所以赵菀菀很快得出了一个结论:“我拒绝。”
      
      宋珮宁:“……”
      
      该说她防备心太重呢还是人太傻呢?
      
      宋珮宁耐着性子继续解释道:“赵菀菀,你要想清楚,鼎盛集团的总裁,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赵菀菀轻哼一声:“这么好的机会,你会平白无故让给我?”
      
      “所以我,更不要。”
      一定有阴谋。
      
      她双手抱胸,懒洋洋地睨着她“不然,你给我个理由?”
      
      理由?
      她当然不可能说因为她不想和戚嘉言有任何纠缠。
      见宋珮宁没有立刻反驳她,赵菀菀当下几乎可以肯定,这次机会被拱手相让绝对没有简单。
      她更加肯定了,“宋珮宁,我可没有这么好糊弄——”
      
      宋珮宁清了清嗓,很快截断赵菀菀的话头道:“赵菀菀,我和你可不一样。”
      
      赵菀菀一愣,刚想发火,却听宋珮宁气定神闲地接着道:“这些总裁,表面看上去光鲜亮丽,背地里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宋珮宁一本正经地接着道:“我长得这么貌美如花,我不能冒这个险。”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宋珮宁,包括赵菀菀。
      
      宋珮宁觉得她下一句话一定会被质疑她要不要脸,谁知赵菀菀的一句话才更是语出惊人。
      “宋珮宁,你这么说,那我岂不是更危险?!”
      
      赵菀菀一脸坚定:“我不去。”
      宋珮宁:“……”
      她彻底服了这位姐们的脑回路了。
      
      此时一旁的蒋思丝也不解地开口道:“宋宋,你就去呗,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干嘛拒绝啊?”
      蒋思丝眨巴着大眼睛:“这不像你诶。”
      
      宋珮宁看了眼蒋思丝一脸八卦的表情,自知是躲不过了,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那我去。”
      
      蒋思丝立刻拍掌道:“这就对了嘛!”
      “我看一下时间!”
      蒋思丝刚打开手机,宋珮宁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吞吞吐吐地开口道:“思丝……”
      
      “怎么了?”
      她有些犹豫着问道:“他知道……他要裸?”
      蒋思丝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我记得没错的话,于总告诉我戚总的原话是,荣幸之至。”
      
      她歪了歪脑袋,没有注意到宋珮宁此刻脸上的表情,只是自顾自颇为意外地感叹道:“没想到吧,他还挺随和的。”
      说话间,一条新消息又弹了出来。
      “时间从后天八点调整为今晚八点……”蒋思丝念着念着,眼睛瞪得更大了,“在云庭酒店?!”
      蒋思丝看着宋珮宁,忍不住咋舌道:“……我收回我刚刚说的那句话。”
      
      ……
      
      蒋思丝虽然表示很担心她,但最后还是用一副“壮士断腕有去无回”的眼神目送着她离去了。
      
      晚上八点,宋珮宁如约来到云庭酒店。
      她根据蒋思丝发来的地址如约来到了标着“2302”的房间。
      用门卡刷了一下房门,很快开了。
      
      然而房间里没有人,只有卫生间内传来水流声。
      
      她来得还真是时候。
      
      宋珮宁只能找了个地方放下器材,起身的时候落眼就是一片巨大的落地窗前里倒映的自己。
      透过这道人影可以看到窗外灯火辉煌,车尾亮起的灯好像一个个光斑,朝远处无限蔓延。
      
      宋珮宁想到什么一般,站在窗前愣了神。
      
      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水声已经停了。她抬眸看到透明玻璃中和自己的身影交织在一起的那道高大的身躯。
      她立刻警觉地转过了身,几乎是脱口而出他的名字。
      “戚嘉言。”
      
      宋珮宁的声音带了低不可闻的颤抖。
      
      男人很随意地裹了条浴巾在身上,胸前隐隐约约露出肌肉线条。
      宋珮宁不动声色地别看了眼。
      
      他只看了面前的女人一眼,薄唇扬起意味不明的弧度,很快在落地窗户前的沙发上坐下,随后视线落到宋珮宁身上,懒散地问道:“怎么拍?”
      
      宋珮宁迫使自己视线落回男人身上,她努力平静地道:“脱了。”
      
      “宋珮宁,”戚嘉言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指尖捏着高脚杯不紧不慢地晃了两圈,笑意渐深,“久别重逢,你就这么猴急?”
      
      “……”
      
      她告诉自己,宋珮宁,你要忍耐。
      
      她深吸了一口气,依然冷静地道:“戚总,我没时间和你开玩笑,早一点拍完,才不会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
      
      静默片刻,男人再度开腔道:“我第一次拍,没什么经验。”
      只见他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不如你教教我?”
      
      宋珮宁终于是忍不住了,没好气地反问:“脱衣服,你不会?”
      
      此时戚嘉言忽然从沙发上起身,移步坐到了那张巨大的双人床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我怎么知道宋小姐需要我脱到哪个程度?”
      戚嘉言双手向后撑着,胸前的肌肉线条更加清晰地显现了出来。
      男人唇角微翘,说得有理有据:“你亲自上手,不是更节省时间?”
      
      “……”
      
      一年多不见,这男人倒是比之前更加厚颜无耻了。
      
      他就这么耐心地看着她等着她的答案,好似一点也不着急,又仿佛胜券在握。
      宋珮宁几乎没怎么犹豫,很快走上前去解他的衣服。
      
      她倒不是被他的动作给激到了。
      只是宋珮宁很清楚,即使她现在不做,戚嘉言也会有别的办法戏弄她。
      与其耗着,那倒不如直截了当地让她来切入正题。
      反正总是要脱的。
      
      虽然心里是这么理直气壮地想着的,伸手解他衣服的时候到底还是慌乱的。
      手向下伸出想要解开他浴袍的系带,却因为一时间没有找准位置摸到了男人身下的某个庞然大物。
      
      宋珮宁几乎是当下就恼了,语无伦次道:“戚嘉言!你控制一下你的……东西!”
      “宋珮宁,你脸红什么?”戚嘉言笑得性感而慵懒,“你摸都没摸到,就知道它有反应了?”
      
      男人唇边的弧度渐深,越发肆意:“你倒是比我想象的,要更了解我。”
      
      宋珮宁终于忍不住爆发了:“戚嘉言!你到底要不要脸!”
      
      男人淡淡睨她一眼,只轻笑了笑,没有回应。
      他仍然维持着那个姿势,示意她继续。
      
      宋珮宁再一次告诉自己,要冷静。
      人活一世,当然要为五斗米折腰。
      于是她再次把手伸向了男人的腰腹处。
      
      这次她很快就把男人的衣服解下,衣服全部褪去的时候,她才发现这个男人身上真的什么都没穿!
      未着寸缕。
      
      宋珮宁几乎是下意识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心上很快窜起怒火,抬着的手很快扬起,就差落下——
      却生生被男人扣住了手腕。
      
      戚嘉言借着手腕的力道很快将她拉近了自己的身边。
      他们之间只差了一寸的距离。
      
      男人喷薄的呼吸落在她面颊,黑眸沉沉地盯着她,只听他玩味地低声道:“光拍有什么意思?”
      宋珮宁在那一刻意识到了,这个男人是没有脸皮的。
      
      她也很快嘲讽地笑了,抬眸毫不避讳地和他对视着道:“我又不是没感受过。”
      戚嘉言看着面前的女人红唇一张一合,一字一句地说道:“老实说,很一般。”
      
      话音刚落,宋珮宁很快挣脱开了他。
      男人显然被这句话给刺激到,因而恍了神。
      只听他单手撑着额头,自嘲般笑了,低低地重复道:“很一般?”
      
      此时宋珮宁已经向后退了几步来到了门边,垂着眸,“戚总,既然你不是真的想拍,那等你想好了再联系我们公司吧。”
      
      说完这句话以后,宋珮宁几乎是逃也似的打算离开这里,怎料下一秒戚嘉言从床上站了起来想要拉住她的瞬间——
      
      下一秒,女人细却坚硬的手肘迅速地顶上了他的胸腔,他几乎不受控地摔在了地上。
      
      臀部前所未有的疼。
      关键是,他全身上下还什么都没有穿。
      
      然而比起疼痛,从未有过的屈辱感抢先占据了戚嘉言的大脑。
      他怒极反笑,几乎是不受控地大笑出声。
      
      他看着面前的女人显然也一脸震惊的神情,笑意逐渐从脸上散去,唇边的弧度染上了嘲讽的意味:“宋珮宁……你可真他妈行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们戚总,好惨一男的。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Paprik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