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你不可

作者:清澄白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因为她吗?
      
      “宋小姐或许知道盛娱的总裁温斯衡?”
      宋珮宁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如果说戚嘉言是那种最不讨人喜欢的总裁,那么温斯衡绝对称得上是男人中的个中典范,甚至可以说挑不出比他更好的男人了。
      
      “据说他曾经向温斯衡讨教,要怎么追回一个女人。”
      “你猜他怎么说?”
      
      宋珮宁想了想,猜测道:“温斯衡说,要变得强大到……可以保护她?”
      
      戚正升摇头道:“他说,要等。”
      “………………”
      
      宋珮宁几乎失笑:“温斯衡大概是……骗他的。”
      
      他这人曾经吊儿郎当惯了,又给温斯衡使过绊子,宋珮宁几乎当下就可以肯定,温斯衡是和他说着玩的。
      
      指尖抚上下本身的长裙,宋珮宁看着自己未着一色的指甲淡淡道:“他有很多方式可以找到我,可是他没有。”
      
      “宋小姐,”戚正升很快道,“我无意为他辩解,可是你知道,要找到你的确很简单。”
      
      他话音一转,“但是要让你真的和他在一起,并不是那么简单。”
      
      “他很明白这一点,所以,”戚正升说,“他真的在等。”
      “等到有一天……即使你想拒绝他,他也有底气把你追回来。”
      
      ……
      
      戚正升把宋珮宁送到了楼下,在她准备下车的时候忽然叫住了她。
      男人从车窗里探出头,夕阳的余晖洒在这张和戚嘉言有六分相似的脸上,唯一不同的是温和的笑,他说:“宋小姐,其实你和那小子,真的很互补。”
      
      宋珮宁愣了愣,很快看到汽车尾气消散在空气中。
      
      她回到家第一件事,先是习惯性地打开了微博。
      一转眼这个微博的粉丝数,居然已经破小10万了……
      她一天多没看,就积攒了几百条评论和好几条私信。
      
      宋珮宁原本想先打开消息比较少的私信看一下,却没想到收到一条来自[雪白的白]的私信。
      “戚总,我让人给你送去了邀请函,听说你不打算来?”
      
      “过去每一次我的生日你都会来,不知道这次是我有哪里做的不好,让你觉得不高兴了?”
      
      过去每一次生日,他都会去?
      
      宋珮宁点进去这个人的主页看了看。
      还真是白冉。
      
      她也是后来才想起来,在她和戚嘉言交往那段时间里,曾经有一个女人一直缠在戚嘉言身边,她没把这个人和白冉放在一起。
      
      因为那时的白冉根本不长这样,要比现在的她胖上许多。
      只是没想到一年多以后再见到她,已经瘦到完全没有从前的影子了。
      
      只不过照道理来说,白冉不可能选择在微博联系戚嘉言,除非……是她联系不上他。
      而且白冉她,大概不知道这个微博是宋珮宁在打理吧?
      
      她垂了垂眸,很快装作戚嘉言的口吻回道:“我会去。”
      
      关掉微博后,宋珮宁给戚嘉言发了消息。
      
      [你明天,来接我吧?]
      [当然,我没忘]
      
      [今天我爸和你说什么了?]
      宋珮宁想了想,[小时候穿着平角裤到处乱跑,看到好看的小姑娘就两眼放光。]
      [……]
      
      [宋珮宁你唬谁呢?]
      戚嘉言:[我看到你两眼放光了?]
      宋珮宁:“……”
      
      [神经]
      
      虽然手上是这么回复的,可看着手机的宋珮宁却忍不住对着屏幕笑了。
      戚嘉言,是有那么一点点,真心喜欢她的吧?
      
      [对了,我刚刚看微博私信,白冉让你去她的生日会]
      宋珮宁:[我替你答应了]
      
      [生日会?]
      [那不就是明天晚上?]
      
      宋珮宁:“……”
      她没注意到日期。
      
      [你不正好缺个女伴么,看完展我陪你一起去]
      
      ……
      
      一大早宋珮宁拉开窗帘的时候,阳光还从云层缝里漏出丝丝的光。
      她还想着,真是个好天气。
      
      只是没想到她收拾好下楼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阴沉了。
      她记得她出门之前还看过天气预报,今天只是多云而已。
      宋珮宁到底已经出了门,就也没有折回去拿伞。
      
      然而当她走到打开车门却只看到陈叔没看到戚嘉言。
      
      “陈叔,戚嘉言今天……?”
      
      陈叔握了握方向盘,又松开,“戚总昨天通宵了一晚,今早李特助去找他说看他趴在书房也就没忍心叫醒他。”
      
      “他今天没工作,我倒也没多想,后来才想起来昨天他让我来接您。”陈叔道,“我怕赶不及,就先来了。”
      
      “今天宋小姐和戚总有约?需不需要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
      
      宋珮宁想了想,面上淡淡,但眼神却暗淡了下来,语气寥寥:“算了。”
      
      一路上,陈叔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上的宋珮宁,时不时地看着手机,兀自苦着一张小脸却不自知。
      
      轿车很快行驶到了展馆。
      
      当叶易宁看着从黑色轿车上走下来的宋珮宁,却发现她居然是一个人过来的。
      “不是说戚总今天也来?”叶易宁问道,“他爽约了?”
      
      宋珮宁听了这话却也有些烦躁了,“不知道他,不管了。”
      “我们先进去吧。”
      
      谁知就在他们刚准备进去的时候,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停了下来。
      身形挺拔的男人从轿车里走了下来,有些喘,声音里还带着些疲倦。
      
      “宋珮宁。”
      
      闻声她转过头,就看到了戚嘉言穿着和昨天一模一样的西装,眼睛下遍布着暗青色。
      昨天到底有什么事,值得他忙到衣服也没换,甚至今天还迟到?
      
      宋珮宁没说什么,只敛了敛眸,淡淡“哦”了一声。
      
      反倒是叶易宁揶揄着走到戚嘉言跟前凑近看了看,“你这黑眼圈……可真的是有点深。”
      叶易宁故作玩味地说:“不惜爽约也要熬夜……工作这么忙?”
      
      戚嘉言本就睡眠不足,立刻就被这一两句话惹恼了:“你别有事没事挑拨离间。”
      宋珮宁瞥他一眼,转而对着叶易宁说:“别管他了,我们进去吧。”
      
      叶易宁仍然不死心地回过头看了眼戚嘉言,无奈地摊摊手,无声地比划了一下,那意思不言而喻:“她生气了。”
      戚嘉言发现叶易宁这人真的不懂得什么叫吃一堑长一智,烦的可以。
      
      用他提醒?
      他不用眼睛都看出来了。
      
      ……
      
      大概是最后一天的缘故,这个展的人很多。
      整个会展是以“哆啦A梦”为主题的,集结了多名艺术家,创作出属于他们心中符合“哆啦A梦”这一主题的作品。设计成迷宫的形式,跟着指示往前走,就能看到不同艺术家的作品。
      戚嘉言原本跟在他们身后还不觉得有什么。
      
      然而他看到宋珮宁看着作品,对着叶易宁说些什么,讨论得头头是道,甚至偶尔还会传来阵阵娇俏的笑声。
      
      戚嘉言跟在后面,只有一个感受,那就是烦。
      很烦。
      
      “叶易宁,你看这张照片。”
      宋珮宁指着其中一幅“带着哆啦A梦帽子的老人”的照片,说:“中村直人……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有童心。”
      
      除了童心和治愈系,这个展览也不乏另类黑暗系的作品,宋珮宁拉着叶易宁又是讨论上半天,兴致勃勃,也不知道是真的开心还是故意无视他。
      
      想着,男人不自觉轻嗤了一声,而后抬头看着面前这幅作品。
      同样的作品,戚嘉言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
      
      “哆啦A梦”不是动画片么,怎么还有人非要用黑色的,阴郁到不能再阴郁的颜色去表现?
      这比毕加索还毕加索的作品又他妈是想说什么?
      
      男人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可戚嘉言绝不是会坐以待毙的人。
      
      “宋珮宁,”戚嘉言跨步走了过去,被叫了名字的宋珮宁这才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没给他好眼色,显然并没有打算理他。
      
      只见戚嘉言薄唇微张,顿了顿,却只憋出这样一句话:“……你眼睛累不累?”
      宋珮宁:“……?”
      
      他清了清嗓,继续说:“休息会儿再看。”
      
      宋珮宁只冷淡地撇他一眼:“你要是不想看,可以先出去。”
      
      男人皱了皱眉:“我不是这个意思……”
      
      戚嘉言刚想解释,宋珮宁就头也不回地和叶易宁两个人往前面走了。
      戚嘉言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忍不住轻“啧”了一声,这才赶上他们。
      
      然而直到这个展已经走完一半了,宋珮宁都没有消气的趋势,看样子很像决定就此无视他。
      
      戚嘉言觉得不能任凭事态就此发展下去。他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看她和别的男人笑的开心。
      
      于是就在前面两个人正准备走到下一幅作品的时候,戚嘉言率先一步走了过去,抢在他们前头开口道:“线条凌乱,模仿名家作品不成,反倒是个四不像。”
      
      宋珮宁:“……”
      叶易宁:“?”
      
      宋珮宁:“你有毛病?”
      她只斜了男人一眼就没再管他。
      
      然而戚嘉言想的是,宋珮宁终于正眼瞧了他一眼。
      
      男人不知怎么还得意上了,等到他们移动道下一幅作品的时候,宋珮宁正凝神看着,戚嘉言继续站到她身侧说道:“看着有水平,但是颜色运用过多,显然模糊了主题。”
      
      宋珮宁:“……”
      
      叶易宁忍不住笑了:“戚总,你是不是睡眠过于不足脑子都开始不清楚了?”
      
      戚嘉言看着叶易宁的笑——他把这定义为,嘲笑。
      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容忍另一个男人当着他女人的面被嘲笑?
      
      于是在宋珮宁再次决定忍耐跟着叶易宁来到倒数几幅作品的时候,男人依然面不改色地开口道:“宋珮宁,这张照片还没你拍的好。”
      
      “……”
      
      见她没反应,戚嘉言走上前去用指尖虚指了指:“当然,模特本身选的就不够好。”
      
      此时宋珮宁这才抬起头来看他,却低垂着眸,语气渐冷:“戚嘉言,你是真心想要陪我来吗?”
      
      最终本应该愉快的下午,以不欢而散告终,宋珮宁连着之后几个作品没看完就出了展馆。
      爽约迟到,来了之后还胡言乱语,这男人根本不是真心想陪她来吧?
      
      谁知就在她刚刚走到大楼门外,却看到一辆陌生的跑车停在了她面前。
      而戚嘉言和叶易宁也很快从展馆内走了出来。
      
      身穿白色长裙的女人从跑车上走下来,缓慢的,有余的,看到男人嫣然一笑:“戚总,这么巧啊。”
      
      男人皱了皱眉,很快走到宋珮宁前面,问白冉:“你怎么在这里?”
      
      白冉笑起来眉眼弯弯,是很讨男人喜欢的那种模样:“可能有缘分吧,我正好猜到了你在这里。”
      “反正晚上你也要来参加我的生日会,正好我送你一起过去吧。”
      
      宋珮宁想起来了。
      她当时上微博的时候,正好在浏览展览的信息,顺手就点了个赞。
      
      今天又正好是最后一天,只怕她是早就在外面等着了,就等着这一刻吧?
      宋珮宁还好巧不巧地正和他吵了架。
      白冉……还真是会找时机。
      
      “宋小姐,”白冉这才看到她似的,却不显得意外,“正好你也在这里,要不要要送你回家?应该顺路。”
      言下之意,是分明把她排除在外。
      也丝毫不提她和戚嘉言待在一起,仿佛毫不在意。
      
      而白冉仿佛此时才看到戚嘉言身后的叶易宁似的,夸张地喊了句:“叶少也在啊,是来陪宋小姐的吗?”
      她不是不知道,叶易宁是有老婆的。
      
      叶易宁直觉白冉这女人不好惹,只能说:“白大小姐,你这话说得可就有点奇怪了……”
      
      戚嘉言很快横在她们之中,将宋珮宁护在身后:“她和我一起去。”
      谁知宋珮宁很快说:“我不去。”
      
      男人拧着眉道:“宋珮宁。”
      
      “戚总,既然宋小姐不愿意去就别勉强了,”白冉靠近了戚嘉言一步,“再不去就迟到了。”
      
      虽然是白冉问的,但戚嘉言却是对着宋珮宁说的:“你不去,我也不会去。”
      本来这个生日会,他早就拒绝了的。
      
      谁知宋珮宁看着白冉手臂都快粘在男人身上了,忽然赌气般地笑了:“何必呢。”
      
      男人拧了拧眉,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白冉踮起脚附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戚嘉言眸色变了变,很快捏住宋珮宁的手腕说:“我们一起过去。”
      
      宋珮宁有些不可置信,他居然答应了?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极其不爽的情绪从宋珮宁的胸腔升腾起来,“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去?”
      谁知戚嘉言黑眸里蓄起深意,看了她一会儿,很快说:“我等会来找你。”
      
      宋珮宁看着戚嘉言上了副驾驶座,几乎不敢相信他居然真的……就这么走了?
      
      “珮宁,不跟过去看看?”叶易宁此时来到她身边说,“这个白冉,很有手段。”
      
      宋珮宁看着那辆车逐渐离开她的视线,她咬了咬牙,对着叶易宁道:“你送我去白家的别墅吧。”
      
      ……
      
      宋珮宁刚到白家别墅的时候,一推门,一群人诧异地看向她。
      她的穿着和这里的气氛太格格不入了。
      
      所有人都穿着礼服,只有她穿着便服就好像只是误入的无关人员。
      几个显然精心打扮过的女人走到宋珮宁跟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她,毫不留情地嘲讽道:“这位小姐,你是走错地方了吧?”
      
      原本他们打算看完展去买一套的,谁知道会生出这样的变故。
      宋珮宁不打算和她们多做纠缠,只问:“白冉在哪?”
      
      她们未必知道戚嘉言在哪,但白冉是今天的主角,她们是一定会注意到的。
      “你找白冉?”其中一个身穿嫩绿色抹胸裙的女人对着宋珮宁说,“就你这样的,也想找白大小姐?”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白冉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走了出来,高昂地仰起下巴说:“宋珮宁。”
      
      白冉走到她跟前,笑着,毫不把她放在眼里似的:“不是说不来么?怎么又屁颠屁颠地跟来了?”
      
      宋珮宁懒得和她多费口舌:“戚嘉言呢?”
      
      白冉笑得高深莫测,却不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你说呢?
      
      宋珮宁想走,白冉却没放过她:“宋珮宁,你的脸皮这么厚,真的不害臊吗?”
      
      “害臊?”宋珮宁也讽刺地笑了笑,“怎么会有白大小姐来得不知羞耻?大半夜发私信给男人——”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哦?据我所知,经营那个微博的人,不是女人吗?”
      
      宋珮宁看着白冉扬起的笑容这才自嘲地笑了。
      原来她是故意的。
      
      白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宋珮宁,你看看你自己,一年前是这样一年后还是这样。”
      “一看到潜在的情敌就下意识地紧绷神经进入战斗模式……”
      
      白冉忽然附身缓缓靠近她,语气充满讥讽:“宋珮宁,你不觉得,你很可悲吗?”
      
      她盯着宋珮宁的眼神倏忽一变,扬起手正准备往下落的时候——
      
      手腕却被人一把握住:“白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就不更啦,然后估计周六会入v,会掉落大肥章,希望大家支持呜呜呜呜。
    推基友的文:《宴已迟迟归》by冒牌反派
    一别经年,狭路相逢,她仍是烧灼他心口的玫瑰。
    爱与救赎。
    「纨绔收藏家VS冷艳策展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