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你不可

作者:清澄白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没拍到没拍到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宋珮宁显然不愿意多讲,咕囔着道,“要不是叶易宁提醒,我都快把这件事忘了。”
      
      戚嘉言很快被她口中的“叶易宁提醒”这几个字吸引了过去,只觉得,让她穿正装果然是他选择失误。
      
      他看了看宋珮宁身后的背景,拧着眉说:“这里背景不好看。”
      宋珮宁摇头:“我只是想拍一张,无所谓的,就这里吧。”
      
      见她不挑剔,戚嘉言没再坚持。他接过宋珮宁递过来的手机,半弯着腰,对着面前的女人“咔嚓”一声。
      
      宋珮宁接过看了看,撇着嘴嫌弃道:“你把我拍得也太矮了吧!”
      
      男人清清淡淡地陈述道:“你本来就不高。”
      垫脚才刚好到他胸线这。
      
      宋珮宁抬手,生生抑制住拿花砸他的冲动,想了想还是说:“……算了。”
      本来就是留个纪念自己看,矮就矮点吧。
      
      谁知此时戚嘉言长腿一迈,叫住了面前的一个路人,把手机递了过去,毫不委婉地说:“帮我们拍一张。”
      这个语气听起来完全不像请求别人帮助的样子。
      如果那路人不是看他西装革履,看上去不好惹的样子,大概会直接走人吧。
      
      戚嘉言把手机递过去后,很快走回宋珮宁身边。
      
      宋珮宁忽然感觉脚下一轻,猝不及防就落入了男人的怀里,被他打横抱了起来。
      
      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宋珮宁靠在他怀里,顷刻间就感受到了男人周身散发出的滚烫的气息。
      莫名有些暧昧。
      
      而他的手掌落在她的腰际,惹得宋珮宁有些发痒,她忍不住在男人怀里扭了两下。
      
      男人的呼吸立刻沉了,压抑着嗓子道:“别动!”
      
      宋珮宁被他说得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仍然轻声辩驳道:“你的手……我不舒服啊。”
      男人沉着呼吸,大掌往下移了移。
      
      温热的指腹落在她腰下半寸,宋珮宁只觉得更痒了,她想忍,但发现根本忍不住,出声抱怨道:“戚嘉言,你抱女人的技术……真的太差了。”
      随后就感觉到那只手紧了紧,搞得宋珮宁忍不住吃痛叫了一声,转头狠狠瞪他一眼。
      
      面对着两个人的打情骂俏,此时站了十分钟有余的路人显然忍不住了,战战巍巍地开口道:“可以……拍了吗?”
      他拿着手机的手都快僵了,还要被塞狗粮。
      
      宋珮宁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点头:“可以可以,麻烦你了。”
      
      她把鲜花捧在手里,摆好表情,路人这才“咔嚓”一声。
      
      她很快从男人怀里跳下,接过手机,看了眼照片,炫耀般地拿到戚嘉言的面前,“你看,人家拍的比你拍的好看多了。”
      
      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炫耀般的,扬起笑容。
      戚嘉言愣了半拍,这才将视线转向手机上的那张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看着他怀里的女人,戏谑地打量着,而她怀里的女人看着镜头,手拿着鲜花,笑得异常灿烂,看着不过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女孩一般。
      
      过去的宋珮宁,常常因为戚嘉言送了她什么东西,又或者发了什么短信感到很开心,她甚至从不掩饰这种开心。
      
      今夜戚嘉言忽然觉得,其实她没什么变化,甚至比从前更加容易满足了。
      只是如今这满足是来自于他么?
      
      戚嘉言眼神暗了暗,一反常态地没有打趣她,只说:“送你回家。”
      宋珮宁摇摇头:“离这不远了,我自己走回去。”
      
      “你回去吧,陈叔还等着你,”她转身,回首和他道别,“拜拜,明天见。”
      话刚说完,宋珮宁就离开了他的视野。
      
      戚嘉言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而后上了车。
      男人一进入车内,就开腔问道:“陈叔。”
      
      “你刚刚说……你老婆经常在这里买花?”
      
      陈叔点头道:“是啊,她喜欢花嘛,说是能让人心情愉快。”
      “我们结婚纪念日的时候,我也会到这里来买。”
      
      “戚总也想给宋小姐买?”
      
      “嗯……”戚嘉言用指尖轻点了下膝盖,缓慢地应道,“不过我不知道她喜欢什么。”
      
      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戚嘉言其实也只送过她两回花。
      
      一次是他们交往没多久,他让助理买了一大束玫瑰送给她,还有一次是为了庆祝她事业上的成就,他订了餐厅买了一大束花,具体是什么他其实不太记得了,只记得每次她都很高兴。
      其实直到现在,他大概都不知道宋珮宁究竟是不是真的喜欢花,还是单纯地因为他送她花而开心。
      
      “啧……”回忆往昔,男人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他以前……还真是混啊。
      
      ……
      
      宋珮宁家离花店不远,走了没几分钟,很快到了家。
      
      而她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把照相机里的照片上传到了电脑里。
      
      她看着屏幕里她拍下的男人的一举一动,男人的面容占了几乎整个屏幕,沉思的,不坏好意的,她盯着一张张看了过去。
      
      他好像没有变,又好像哪里变了。
      
      处理完照片后,宋珮宁又打开微博创建了一个账号,将戚嘉言的照片选了最好看的几张传了上去,顺便也加了几个tag。她正打算关了页面,谁知右上角很快弹出[您有1条新的评论]
      
      一点开,一个名为[今天也想恋爱]的昵称留了条言叫做:啊啊啊啊!戚总帅断腿!
      
      宋珮宁打着字的指尖微顿,但很快回:[选了个好摄影师(/调皮)]
      
      然而她刚回完,页面刷新后,发现底下又多了几条留言。
      
      [xxddyyyy]:啊啊啊啊啊戚总上我啊!!
      [今天秦宴回复我了吗]:啊啊啊啊啊妈妈戚总你还缺老婆吗?可盐可甜的那种!
      宋珮宁:???
      
      她不是才开这微博吗为什么她们都这么快?
      更何况这人还顶着秦宴的名字这么快爬墙真的不要紧吗?这年头的小姑娘都这么不要面孔的吗!
      
      还有一条评论是:
      [咸咸又酱酱]:戚总正儿八经地拍照片果然更加帅了,羡慕摄影师了呜呜呜呜呜。
      
      正儿八经?
      看到这条留言,宋珮宁忽然想起来了,她第一次在娱耀的时尚庆典看到戚嘉言的时候,主持人似乎说过许多年轻姑娘想要嫁给他,什么之类的。
      
      起因似乎是因为年度最佳财经人物里,在一众歪瓜裂枣里就衬托得戚嘉言格外帅气了。
      
      此时宋珮宁定睛看了看,发现她刚刚回的第一个人,昵称已经改为了:[戚总正面上我]
      
      宋珮宁:“……”
      微博的拉黑功能在哪??
      
      ……
      
      隔天一早,宋珮宁穿戴整齐以后,下楼就看见戚嘉言的车停在那。
      宋珮宁打开车门以后,眼前忽然被一片紫挡住了视线。
      
      她把面前的遮挡物往前推了推,这才看清了是一大束花,还是非洲堇。
      
      宋珮宁颇有些嫌弃地接过这束花,闻了闻,嗓音里却带了笑:“戚嘉言,人家都是送玫瑰,你送我非洲堇,是想送我去非洲啊?”
      
      “宋珮宁,你有情调么?”男人笑着,俯身将她和花束一同圈在身下,“非洲堇的花语是……”
      戚嘉言那双黑眸盯着她极为认真,薄唇缓缓吐出了四个字:“……关怀我吧。”
      
      宋珮宁:“???”
      
      “神经啊!”宋珮宁作势用花砸了砸他,但害怕花坏了,到底没用力。
      
      小猫挠痒似的,男人唇畔笑意渐深,俯首靠近她耳侧,低沉的声音好像带着磨砂般的颗粒感,一点一点研磨着宋珮宁的心:“还有……”
      
      谁知等了片刻,却只听到他说:“……算了,没什么。”
      
      宋珮宁狠狠瞪了他一眼。
      这男人玩她吗?
      
      他很快坐了回去。
      心下有种莫名的怅然,但宋珮宁没说什么,只岔开话题道:“昨天我回去帮你建好微博了。”
      
      她拿出手机打开了账号递了过去,语气也不是很好:“不过你别抱什么太大的期待,没几个粉丝和回复。”
      
      谁知男人接过去看了一眼,笑容肆意,“我怎么觉得,关注的人还挺多的呢?”
      
      他这么一说,宋珮宁心下疑惑,拿过手机仔细一看,一个晚上居然1W粉了。
      
      “戚嘉言?!”宋珮宁急道,“你居然买粉?太无耻了吧?!”
      
      戚嘉言撇他一眼,懒散道:“你好好看看。”
      他这么一说,宋珮宁这才仔细看了一下底部有人@她。
      
      是鼎盛集团的官方微博,转载了她昨天那条微博,发的博文还是:“戚总专属个人微博正式上线啦,每天都可以舔一舔颜了呢[/舔唇]”
      
      之后这条微博就得到了好多人的转发和评论。
      
      然而宋珮宁在回完那几条评论以后就睡了,早上起来的时候评论也没比昨天多几条,根本不知道鼎盛的编辑这么辛苦,这么一大早还要帮他们老板转发微博。
      且和他一样不要脸。
      
      “我记得,昨天评论好像不止这一些……”戚嘉言看着她,笑容玩味,“宋珮宁,你是不是删过评论?”
      
      宋珮宁回得很快:“你不知道你有多讨人厌么,不删掉点难看的评论评论区我都看不下去好吗?”
      
      “哦?”男人半挑眉,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翻了翻,照着念道:“啊、啊、啊、啊、啊,戚总上我啊,两个感叹号。”
      戚嘉言念得面不改色心不跳。
      
      念完,戚嘉言把手机举到宋珮宁面前:“这条评论,哪里不好?”
      
      没等她回应,他就想抽回手继续念,谁知却被宋珮宁眼疾手快地握住了:“你有没有羞耻心啊你!”
      
      宋珮宁原本是想抢过他的手机以防他继续念,却由于太快握住了他的手,甚至微微站起了身,花也从她手里跌落,落到了座椅上。
      
      而戚嘉言也顺势将她一把搂了过来。
      
      宋珮宁险些跌进他怀里,右手撑在皮质座椅上,戚嘉言半仰着头看着她,轻轻地捏了捏她的下巴,戏谑地道:“宋珮宁,你吃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啊,戚总真不要脸啊。
    另外想说一下互相试探,共同成长,这大概是这个文的走向~
    破镜毕竟没那么容易重圆嘛。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