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影视]想和谁组cp就组谁

作者:陪伴她的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沙海》

      车嘠力巴的话让黎簇瞬间进入了深一级的戒备状态,只是他东说西说,就是想让我们聘请他当导游,一番“肺腑之言”煽动了梁湾、苏万的同意,继而黎簇对车嘠力巴实锤要去古潼京,他却反口说那地儿太危险不去。
      
      就在我以为他会有非常强硬的态度时,他倒是在梁湾说买十头羊的时候信仰崩塌了(五万块),他说为何改变主意的原由是为了爱情,为了和老婆回祖国定居,之前不回去是也不过是国内房价太高买不起。
      
      我信你个鬼!这可是要堵上命的,他一天就能杀五六头羊,会为了十头羊去做这种不保本的事儿?还为了爱情,真当我小傻子过礼拜天呢,不过将不定因素放在身边,也总比放在看不见的地方好,若他威胁到我们,哼哼,对我来说,顷刻间抹杀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车嘠力巴在拿到黎簇给他的微信转账时,透露到还有一个队伍他要带,不过他们的目的地不是古潼京,这时,一阵脚步声从屋外传来,走进来的几个人也算是“熟人”,是刚刚在路上碰到的(当时我们停在路口等苏万上厕所,杨好被他们讽刺车技撇)
      
      并没有什么兴致和他们说话,问了房间编号拿了钥匙就走人,古潼京对现在的我来说还是有一定危险系数的,怎么说如今我也是血肉之躯,会困会累,不是打个坐就能疗伤恢复体力的,必须着手做些准备。(比如搞点有意思的药物)
      
      捣鼓到差不多吃完饭,梁湾便来拉我一起去吃那五万块的烤羊肉:“我说霜霜,你在干嘛呢?这么多瓶瓶罐罐,还有这些草药你哪儿来的啊。”
      
      “湾湾姐,你也知道我以前其实是学中医的,为了应对不时之需,我在配药,到时候可以用的上,至于草药,我之前就放包包里了。”
      
      “是么,还是你想的周到,也不知道在这茫茫沙漠会发生些什么事儿。”
      
      “好了,别想太多,既来之则安之,我想我们都是有主角光环的,定能逢凶化吉否极泰来。”握着梁湾的手给予自己的温暖,“快点走吧,他们都坐那儿了。”
      
      梁湾坐在位置上后就瞬间加入了三人的讨论组,讨论那队人马的领导者到底是谁,苏万和杨好觉得是开车的男人,而黎簇与梁湾则指出是那个长发女人,因为她非常说得上话。讨论到一半,杨好发现了我们这张“桌子”的不同之处,因为这根本不是啥桌子而是石碑,正纳闷于这上面绘画的是何东西,那长发女人就走了过来。
      
      她告诉我们她叫蓝庭,曾写过一本关于古居延城的书,大致给我们讲了一通这个石碑所绘故事后,就说这次她们是来考察沙漠的,并对我们要去古潼京表示意外和感兴趣,立刻扭头就对车嘠力巴说,她们也要一同前往。
      
      扫了那五个人一眼,抿了一口果汁:“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吃了个七、八分饱,就回房洗漱歇息去了,至于梁湾,她和黎簇在篝火边谈心谈话呢。
      翌日一早,我们就背着各自的必需品往后院前进,那儿站着十二匹骆驼,蓝庭等人已经在绑物资了。
      
      “怎么了你们三儿?看什么?难道骆驼也怕?它又不咬人。”刚好绑好行李就见梁湾、苏万、杨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和黎簇。
      
      “没,没,怎么可能!”杨好死鸭子嘴硬。
      
      “那行,你们自己解决,湾湾姐你过来,我帮你绑物资。”
      
      好容易都整利索了,便在车嘠力巴的带领下,前往古潼京。他先是带众人来到当时他捡到石头的那片干枯海子,就在我们围着看位处中央的石碑之际,蓝庭走了过来,讲了一个厉鬼会来夺取人命故事,不只是有意无意的触发黎簇的记忆,而且她给人的感觉相当不对劲。
      
      反应过来的黎簇连忙催促着我们赶紧离开,但是除了我以外,梁湾三个还觉得黎簇是不是病了,才会变得神经兮兮的,就是车嘠力巴也不愿意丢下蓝庭他们带我们离开,当下就跑去叫他们上路。
      
      “你们几个别再傻白甜了,昨儿人家巧言令色了几句就半点不把警惕心带在身上,在这种地方不保持警惕,随时都会没命。”扶着腰际的剑柄,好心提醒着几人。
      
      不过片刻车嘠力巴就一脸惨白麻溜的跑了回来,告诉我们他们的确有问题,让我们快上骆驼走人。由于这一打岔就不可能在今天白天赶到古潼京,除非赶夜路,为此,黎簇便让车嘠力巴顺着他地图所指的路线加快速度,却没成想车嘠力巴并没有按照地图的路线来走,反倒是走什么捷径路线,而且被黎簇戳穿后,更是嚣张的想与之动手,可怜见的黎簇,这次梁湾三人还觉得的是他有毛病,好好的捷径为何不走。
      
      “别吵了,你们三个能不能动动脑子?既然吴邪给了黎簇这张地图就是要我们按照地图上来走,若是我们随意走都OK,那还要地图做什么?吴邪会那么傻么?他不知道走捷径?苏万、杨好你们是为黎簇来的不假,没人质疑你们的兄弟情,可即便是黎簇他态度不好,但你们要明白,他来过!而且平安出来过!我们就应该相信他,难道相信他会比相信陌生人难?”
      
      看了黎簇一眼,觉得这样的他才算是个可塑之才,很好的贯彻落实了不能相信任何人的这句话。
      
      转身的瞬间拔剑出鞘,刀刃紧贴车嘠力巴的脖颈:“你最好老老实实带路,当地人会不知道古潼京有多危险?捷径这种东西,我并不相信,再给我整什么幺蛾子,便让你尸首分家,掩埋于此,走!”
      
      车嘠力巴不敢多言,牵着骆驼就往地图上所指方向过去。
      
      苏万看着陆霜的背影,手有些颤抖的拍了拍其余几人:“刚刚霜霜姐好可怕,我真的感觉要是车嘠力巴敢武逆他,立马就会人头落地。”
      
      “是啊,我也觉得,你看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悚起了。”杨好揉搓了下自己的双臂。
      
      梁湾扯过二人跟上大部队:“好了,霜霜也是为了我们,别多话了,赶紧走吧,别浪费体力了,古潼京还没到呢。”
      
      连夜赶路让人有些精疲力竭,就算是我,也有些乏,但还可以支撑,见太阳升起,立刻将面纱包裹在脸上,沙漠的太阳太毒,晒脱皮都算轻的,说起来我和沙漠还真有缘,三五不时来和沙漠亲密接触。
      
      在路上休息之际,看到杨好等人喝水的力度和速度开口道:“你们别喝得太猛,我们距离下一个海子还不知道要多久,原本带的就不多,别还没到就先渴死了。”
      
      话才落就感觉到一阵凉风吹了过来,心头猛然一跳,往风的来源望去就看到一片火光,当下连忙招呼几人跑路。
      
      “干嘛呀,霜霜,我们好不容易能吹点凉风,再歇会儿。”
      
      “歇个啥歇,再歇下去,我们都得死这儿!美女说的没错!火烧风来了!快走!”车嘠力巴也看到了那片红火,整个人瞬间从地上弹了起来。
      
      “火烧风是啥?”黎簇还呆萌的问了起来。
      
      “只要是它经过的地方都会被烧成飞灰,赶紧跑啊!还愣着干嘛!等成被烧成灰啊!快!上骆驼!快!”要是我们所有人都能活下来,也真的是祖宗保佑老天开眼。
      
      可是跑了一段时间,骆驼便不再向前,任凭我们如何抽打拖拽都无济于事,没有办法,我们只好拿着最要紧的几样东西,弃骆驼而跑,徒步攀爬沙漠,我们几个还能再坚持,但梁湾这个身娇体弱的姑娘已经不行了,她因为体温过热又不出汗得了热射病,晕了过去。
      
      我连忙揽着她躺了下来,让黎簇几人停下,将她的外衣脱掉,取过苏万手里给骆驼含的盐巴,塞进梁湾的嘴里,等她醒过来的时候,让她吞服新制的清心丸,但由于她外衣里面的衣服是背心,所以她那凤凰纹身都被众人看到了,尤其是黎簇,眼神有一瞬间变化。
      
      不过他倒是按捺着性子没有发问,而梁湾因为药效没那么快出来,所以还是四肢酸软,没有走的力气,意识也非常昏沉。
      
      刚打算将梁湾背在身上,黎簇就走了过来,将她接了过去:“霜霜姐,我来背湾姐就好,我们四个大男人都在,怎么能让你一个女的受累。”
      
      这话听着才像个人:“行吧,谢了,坚持不住就说,我和你换,包包给我吧。”取过黎簇身上的背包和梁湾的,示意黎簇跟在我身后。
      
      就这么走了一会儿,黎簇突然大声嚷嚷了起来,嘴里说那蓝庭这些人都已经是死人了,为什么还阴魂不散的跟着他,一把将背上的梁湾推给查看他情况的车嘠力巴,然后就不顾死活的往身后的火烧风里冲,眼见众人如何叫喊他都不理睬,于是我也没管那么多,揪住他领子硬是拖了回来,见他还想反抗,上去便是一巴掌,清脆的巴掌声响在了我们每个人的耳朵里。
      
      “你清醒了么?”撮着自个儿的手指,看向捧着脸蛋发愣的黎簇。
      
      “嗯……我,我,好想出现了幻觉。”
      
      就在我们相望有些尴尬之际,刚刚先行探路而没看到这场景的杨好跑了回来:“哎!快点来!我找到海子了!”
      
      于是所有人都瞬间精神了(除了梁湾),兴冲冲的冲向那片海子,想要补充自己缺失的水分。
      
      “等等!”将一小包净化剂分别洒进他们的杯子里,“以防万一,等一分钟之后在喝,省得把里面有不好的东西喝进去。”
      
      “真够谨慎的,来沙漠还讲究那么多,我们都要渴死了。”
      
      “黎簇,我才夸过你,你就急着扔脑子啊,你爱喝不喝。”冷笑一声,转身离开,去给在帐篷里的梁湾送水。
      
      “鸭梨,你干嘛老是和霜霜姐呛,这一路上只要我们有意见分歧,她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待你就比对湾姐差了一点点,”苏万很是不明白,“而且她给我们净化水也是怕我们喝了不干净的水会有问题。”
      
      “我只是觉得她实在不像是个普通的医生,和梁湾形成了强烈对比,同样是女生,她的身体素质比我们几个男的都好,这一路走来她就是流了些汗衣服脏了些,脚步还是那样稳健,再一个,昨天她威胁车嘠力巴的时候,完全没有半点犹豫,那杀气连我都感受到了。”
      
      “那又怎么样?就像是她说的那样,若她想要我们死,我们早就在睡梦间就去了,还等你在怀疑这儿怀疑哪儿?或许她是带有什么目的,但我就问一句,从你们认识到现在,她害过你没?”杨好的话怔到了黎簇,让他没有话继续反驳。
      
      晚上梁湾起身去陪黎簇值夜的时候,我便在同一时刻打开了五感,听到了他们二人的对话,原是梁湾知道是黎簇一路背她,所以愿意将地图贡献出来,哎哟,终于要合作了。
      
      这时睡在不远处的车嘠力巴出现了动静,我本以为他是起夜,结果却并不是,连忙穿衣跟上,发现他也不是逃跑,就是在看地质变化,耳际又传了梁湾的哭叫声,想着反正车嘠力巴也不跑,便折身回去看他们发生了何事。
      
      原来海子上涨,淹没了黎簇等人挖的河沟,而梁湾竟站在那中间,由于是黑夜所以海子里面的变异生物都跑了出来,只要人走进去就会被咬。
      
      “怎么办呀,霜霜姐,湾姐还在那儿呢!”苏万着急的看着站在危险地带的梁湾。
      
      真是醉了,这两人聊天也不知道怎么聊的,一个在海子里,一个在陆地上,居然还傻乎乎的看着水涨起来也不知道跑。
      
      扫视了四周的着力点和梁湾的位置:“你们几个闪开点,我去救梁湾。”
      
      “你怎么救啊,说了只要一靠近水,这里面的东西就会咬人!”黎簇因为情绪激动说话的声音都有些走调。
      
      “那就不碰到。”脚下用力一蹬,在水面上轻踏两脚,揽过梁湾的腰就旋身飞了回来。
      
      “怎么样?没事吧,湾湾姐。”
      
      “我,你”被我刚刚那一手惊讶到的梁湾,瞪着大眼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我。
      
      “霜霜姐,你,你那个是轻功!?这世界上真的有轻功!?你不会真的是武侠小说中的侠女吧!从小说跑到现实来了。”苏万激动的整个人都兴奋了,就是杨好和黎簇也是如此。
      
      点了点头:“轻功是轻功,但不是小说里头跑出来的,你们别那么激动,赶紧收拾东西,这海子已经涨到帐篷那儿了。”
      
      “哦,对对对,赶紧收拾东西。”
      
      天色渐渐泛白,车嘠力巴也回来了,当然免不了一番争吵。
      利落的将包裹背上肩膀:“好了,别浪费时间了,车嘠力巴昨儿发现了什么,就赶紧带我们过去。”
      
      “原来你注意到了,走吧,跟我来。”
      
      昨天的地质变化让原本存于地下的暗河浮现在地面了,黎簇决定造船渡河。
      
      “苏万,你霜霜姐到目前为止还真没服过谁,你算第一个,”满头黑线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四只火烈鸟造型的救生圈,“你来沙漠还带救生圈?”
      
      “霜霜姐,你就看我的吧,吹就是了。”
      
      不过我和车嘠力巴没有吹这玩意儿,毕竟就四只他们吹就好,然后又见苏万丢出一个床垫和打气筒,我的黑线就更长了。
      
      “那苏万你可以解释下,你这东西为啥刚刚不拿出,非要自己吹得脸色憋紫?”
      
      “哦呀,我给忘了……”苏万挠了挠自个儿的头发呆呆地说道。
      
      好嘛,一阵鸡飞狗跳的也算是成功做好了船,搭着这汽艇船往古潼京而去。船开到海子中心,车嘠力巴就掏出了一个小铁壶,告诉众人说这是好喝的,苏万他们几个也不等我阻止,全都一骨碌的把里面盛着的液体喝了,还问我要不要。
      
      “我说你们说喝就喝了啊?也不怕这里加了别的?”嘴角微抽看着几人。
      
      “没事的啦,霜霜,你太警惕了,我们不是没……”
      
      梁湾还想说些什么,这药效就上来了,昏了过去,其余几人都是如此,这特么是加了十成十的迷魂药吧。
      
      “你这家伙!真是不想活了!”
      
      然而我刚把剑拔出剑鞘,这车嘠力巴就给我跪了(一大男人居然还给我哭了),说什么这都是吴邪的计划,接下去的路得靠我们自己,他不能再送了,只要跳进这个海子,它就能带我们去古潼京。
      
      演技可以,隐藏够深,不过阿日也确实和我说过,有人会送我们到古潼京,反正也没再差的结果了,而且这四个人都晕了,量我再大本事也不能将他们一起送走。将物资和四个人尽数丢进了海子,没多做犹豫也跟着跳了下去,意识有一瞬间的迷糊,接着就陷入了黑暗,醒来就已经在古潼京外围的白沙上躺着了。
      
      见四周没有黎簇等人的身影,身上又潮扭扭的不舒服的很,便脱了外套,拿出背包里密封好的毛巾擦拭,接着听到一阵悠扬的萨克斯声,内心奔腾过一万匹草泥马,不会又是苏万吧,他居然还带了萨克斯?!
      
      朝声音的方向望去,看到三个点在那儿上下蹦哒,地面突然开始抖动,立刻反应过来,这是地下的东西醒了,拿起背包和长剑没有多犹豫,几个起落就站到了他们面前,却不见梁湾。
      
      “湾湾姐呢?”
      
      “她在哪儿!”黎簇指着西南方的光亮处,一个人影正在往这儿跑,“我们吹萨克斯就是想让你们注意到这儿很危险。”
      
      注意到梁湾的身后有几条长长跟触手一样的树藤破土而出,死命的去缠梁湾的脚踝,将她往自己的地界带,想必那就是蛇柏,把背包一甩,抽出长剑就往她那儿跑去,砍断触碰到梁湾的蛇柏,抱起梁湾施展轻功落于黎簇身边,而他将手中的冷焰火丢向蛇柏阻止它的靠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喵呜草~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