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走错片场了[综]

作者:木下浅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赚钱盖神社

      得知惠比寿有压榨的价值后,可以面不改色找女孩子[注1]要钱花的夜斗非缠着赤司要去见见金主。惠比寿的神社大部分在沿海地区,最近的一座离这有二十公里,不过乘坐动车还是很快的。
      
      到底是商业之神,神社大气磅礴,处处都透着“壕”字,连屋顶的瓦片都感觉比别人的要亮。
      
      夜斗用手做喇叭状,大大咧咧的在门口嚎惠比寿的名字,很快就有精英模样的男人出来引路。
      
      以神社为跳板进入高天原惠比寿的住所后,男人给他们端来茶水,“请两位在此稍后。”
      
      这一稍后就稍后了半小时,惠比寿始终没有露面。
      
      吃着人家的名贵点心,喝着人家的高级茶水,在人家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夜斗还不满足,“我说惠比寿那家伙,居然把客人晾在一边,这就是七福神双壁的待客之道吗?”
      
      西装男毕恭毕敬的鞠了个躬,“万分抱歉,少主这会抽不开身。”
      
      夜斗大力拍了下赤司的背,指着他对西装男说,“你知道他是谁吗?这位可是你们少主的合作伙伴……等一下。”
      
      赤司是在作为“夜斗”的时候跟惠比寿结交的,所以合作伙伴是“夜斗”,不是赤司,想通这点后夜斗忙不迭改口,改为拍自己的胸口,“我是你们少主重要的合作伙伴,赶紧把惠比寿叫出来,我可是大老远跑来的,把我晾在这里算什么意思?”
      
      西装男是知道历代少主的实验的,也从少主口中得知了夜斗神的事,虽然不清楚和这样一个看起来只会帮倒忙的人能合作什么,但说不定少主过于聪慧,实验无聊之际想找个智商低的人打发打发时间呢。
      
      比起夜斗,他倒是觉得旁边的那个人比较靠谱些。
      
      第三壶下肚后,惠比寿总算姗姗来迟,目光在夜斗和赤司身上一犹疑,最终朝赤司点了点头,“抱歉,刚才正是实验的关键时刻,让你久等了。”
      
      被无视的夜斗抢过了赤司的发言权,不满的指着自己,“你在跟谁说话,我才是夜斗。”
      
      惠比寿先是看了眼赤司,见他点头肯定了夜斗的话才相信夜斗说的,“既然他才是真正的夜斗神,那么你是谁?”
      
      “你不用知道这么清楚,我说过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孤削的下颚微扬,带着命令式的语气,在那双异色瞳的注视下竟让人生不出违抗之意,好像跟着他走真的能够得到想要的一样。
      
      再一次被忽略的夜斗发现这个话题能插上嘴,赶紧站起来走过去挡在赤司面前,以深藏不漏的姿态对惠比寿说,“我听说了,你想要驱使妖魔造福人类对吗?”
      
      惠比寿脸上没有出现任何惊讶,表情始终淡淡的,听了夜斗的话也只是轻轻应了声,“可是实验并不顺利。”
      
      自从接触到神文后,赤司能感受到某些别人隐藏起来的东西,比如……掩盖在衣服里面的恙。
      
      神明会因为神器的恶念被刺伤,从而患上恙,如果只是轻微感染,用神社的水清洗就好了,严重的话会导致死亡,只能采取一种特殊的仪式。
      
      惠比寿口中的“不顺利”恐怕就是他身上蔓延开来的恙,刺伤他的也不会是对他忠心耿耿的神器。
      
      踢开挡住视线的夜斗,赤司对他委屈的眼神视而不见,笔直看向惠比寿,“我应该说过我会帮你完成梦想的。”
      
      言外之意就是他没必要费心费力去做什么危险的实验。
      
      “但是,这个傀儡之术是先代们一点一点实践出来的,每一代都仿佛将自己当成了实验品,却一直没能得出满意的结果。”
      
      惠比寿平静的说着,好像说的不是自己一样。
      
      惠比寿经常换代,看来原因在这,像他们这种神明,就算是死了也会重新刷新一个,在记忆清零的情况下还在不断追求造福人类的梦想,世上居然真的有能为了别人不惜牺牲自己生命的人。
      
      “我的术还不完美,只能用收集的面具给妖赐名来驱使妖魔,但这个系统并没有错,然而一旦失败就会被刺伤,控制它们还需要其他力量,本来我已经在计划去一趟黄泉见伊邪那美,得到黄泉之语。”
      
      “什么什么?给妖赐名?黄泉之语?有了这个就能成功了吗?”夜斗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重新参与话题。
      
      “但进入黄泉就相当于进入风穴把自己投喂妖怪。”
      
      “这么说的你眼睛里可是相当的坚定啊,我陪你一起去。”
      
      “只要人间还存在生死,伊邪那美就是永生不死的,你真的确定吗?”
      
      “啊,咱们联手肯定成功,可别被征十郎看扁了!那高高在上的态度,绝对的绝对是在小瞧我们!看我之后怎么把黄泉之语摔在他脸上!”
      
      夜斗似乎对惠比寿的计划非常感兴趣,而赤司更在意的是惠比寿刚才说的话,他说的不是制造,而是“收集”,也就是说,做出面具的另有其人。
      
      “对了。”惠比寿说着说着突然跳转了话题,“还没向你们介绍我的神器。”
      
      他身后又出现两个穿着西装的人,和刚才给夜斗他们带路的男人并列站成一排,有序的自报家门:
      
      “我是邦弥。”
      “我是截弥。”
      “我是唱弥。”[注2]
      
      等介绍完后,惠比寿接着说,“我是个运动白痴,连鞋带都不会系,一直依赖着神器们,顺便说一句,邦弥系的蝴蝶结是艺术级别的。”
      
      一滴剔透的水珠滴落,在水面激起几圈涟漪后消失不见。
      
      赤司还没有和夜斗和神社分割关系,所以仍然能感受到冥冥之中的某种力量和联系,这是有信徒在祈愿。
      
      夜斗自然也感受到了,却满心扑在惠比寿身上,招呼小猫小狗一样对赤司摆摆手,“这事交给你了,别忘记改装一下啊,毕竟你是代表着‘夜斗神’嘛。”
      
      说完,瞥见赤司变了又变的眼色,夜斗一个激灵立马怂了,“我要和惠比寿研究下龟甲缚怎么绑,神社的事就拜托你了征十郎,我能依靠的只有你啊。”
      
      无端端情感共鸣的赤司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画面。
      
      阴霾的天空下,血腥味身临其境般无孔不入,那毫不犹豫斩杀武士的男人,其姿态宛若修罗。
      
      一切都是灰白的,连鲜血也浓厚的凝成了发黑的深红,只有那双冰冷的眼睛是有颜色的。
      
      杀尽周围所有人后,祸津神缓缓转过身来,凉薄的口中无情的吐出一句话,“我要把你绑上龟甲缚。”
      
      ……
      
      正要离开的赤司脚下一顿。
      
      龟甲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七夕快乐,虽然是单身狗但也要过节嘛╭(╯ε╰)╮
    注1:
    女孩子特指小福。
    注2:
    也有一说是岩弥、邦迷、高弥,这种细节就模糊了它吧【摊手】
    龟甲缚……请自行百度【羞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