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走错片场了[综]

作者:木下浅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赚钱盖神社

      在学校操场上走了好了圈赤司才冷静下来,把夜斗没节操的话抛到脑后,否则夜斗免不了又要蹲一趟厕所。
      
      忍下了惩罚夜斗的不良情绪,赤司这才观察起盘踞在教学楼天台上的巨大蛙形妖魔,从圆鼓鼓的大眼睛到脚指头全部散发着诡异的黑雾,这些都是负面情绪,人沾染后容易受到影响变得消极抑郁,甚至易怒暴躁,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学校,尤其是临近考试的时候,过大的压力最容易滋生邪恶强大的妖,在这种随时会爆发的节骨眼下,居然还有人敢玩笔仙游戏,这不是嫌死的不够快么?
      
      祈愿的是柴田学校的前辈,最近教室总是发生怪事,班上的同学也一个个的因各种各样原因进了医院,昨天午休时间还个平时阳光开朗的女孩子跳楼自杀,幸好发现的及时被成功救下来。
      
      无意中听柴田说有位很灵验的神明他就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试着祈愿了。
      
      赤司对神文的了解只是冰山一角,或许这是世界意志的体现,而神明也不过是构成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食指微动,一个简单的神文出现在刀身上,整把刀瞬间变得流光溢彩,提高了不少逼格。
      
      感受到它的威胁,似蛙非蛙的庞然大物挪动了身体,每一次移动都会流下大量黏糊糊的墨绿色液体,和地面接触后呲的生出绿烟,发出恶臭,周围鸟兽尽无,大概是有毒的东西。
      
      赤司怕这液体有腐蚀效果,没有直接拿刀砍在它身上,不过这枚神文自带空间效果,有没有接触并不重要。
      
      俗话说得好,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表面上来看妖魔被劈开成两半也能在瞬间黏合回去,毫发无损,应该是攻击落空的赤司在下风,但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能看出游刃有余的明明是赤司。
      
      不管怪物往哪里攻击,好像都能提前预知一样,想要避开和破解轻而易举。
      
      此番一边倒的战斗全部落入花坛后的人眼中,褐色的眸子神色莫名。
      
      不管外貌如何相像,只一眼就能看出,他不是夜斗。
      
      凭借天帝之眼的卓越洞察力,赤司第一时间发现了本来就没打算隐藏的人,等妖魔被消灭,径直扫向那个人,穿着这里的校服,春光明媚的笑容搭配柔顺的茶发,极易让人心生好感。
      
      对方举着双手以示人畜无害,“我是这所学校的学生藤崎浩人,你是谁?”
      
      赤司皱了皱眉,按照这个世界的设定,除非是彼岸的人,不然普通人不会看到他们,而这个人居然看得到他。
      
      “啊,那个,其实我从小就是这样,偶尔可以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我想那些应该就是名为妖怪的存在,但是,你看上去好像并不是妖怪,难道是地缚灵?”说话间,藤崎浩人真的十分好奇一般上下打量着赤司,恨不得在他身上瞧出几朵花来。
      
      末了还煞有介事的嘀咕起来,“地缚灵应该都是有什么未了心愿才会被这里束缚,你待在学校难道是考上大学走上人生巅峰之类的遗憾吗?”
      
      赤司无意跟他解释,压根不想和他有任何交流,这个人表现得合情合理,但散发出来的恶意令人作呕。
      
      藤崎浩人忙叫住抬脚离开的人,追过去走到他身边,“对了,你刚才是在做什么?我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黑影,你是在跟妖怪战斗吗?你在保护学校吗?果然你不是恶灵啊!”
      
      赤司用力扣住藤崎抬起的手,“你想做什么?”
      
      “你突然干什么啊,痛痛痛!我只是想跟你打个招呼而已。”
      
      “打招呼?别让人发笑了。”赤司用另一只手抚上左眼,“我看见的未来可不是简单的打招呼,你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你刚才是想要在我身上做类似标记一样的事吧?”
      
      藤崎的脸色变了变,勉强维持着干笑,“你开什么玩笑呢,我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啊。”
      
      赤司也没说相信或者不相信,注视了他几秒后一哂,却是松开了手。
      
      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的气息……和惠比寿一样是个术师吗?夜斗所谓的“父亲”就是个术师,这样的巧合不得不让人想多了一些。
      
      赤司再看向藤崎的视线就多了几分探究和深意。
      
      和左边的赤色眼瞳不同,右眼是灼人双目的橙金色,纯净清澈,带着一抹从骨子里溢出来的高傲蔑视,如高高在上的神明,神圣不可侵犯。
      
      藤崎忽然就有种自己不该跟他搭话的念头,这个人和夜斗不同,是无法控制的。
      
      “马上上课了,我先走了。”
      
      空气中淡薄而延绵的压迫感让藤崎做出最好的判断,找了个借口离开。
      
      赤司放过了他,却没有放过夜斗,回头就找夜斗谈心,着重关心了一下他的“父亲”。
      
      卡米亚晚安系统给的资/料太过笼统,只知道夜斗是从“父亲”的愿望中诞生的,“父亲”还让野良跟他一起杀掉无关紧要的人。
      
      夜斗不太愿意提起以前的事,“父亲”这两个字对他来说更是禁忌一样的存在,偏偏赤司非得在他伤口上撒盐,夜斗一激动也口不择言起来,“你不也是受伤了默默躲起来舔伤口的野兽吗!你妈妈死去之后我不相信你没哭,家族强加给你的压力都让你精分开花了,第二人格什么的,让你掀开伤疤给我瞅瞅你乐意吗?”
      
      来呀,互相伤害啊,反正大家都有“故事”。
      
      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我不会有弱点,我是绝对的。”
      
      “别以为说几句口头禅就能蒙混过关,你再逼我我就把你老底掀了,露出血淋淋的伤疤信不信!”
      
      “你在威胁我吗?”
      
      夜斗一顿,他是真怕了强制排便的能力,既然这条路走不通就改变策略,认怂谁不会,马上哭起惨来,“我也有伤心的时候痛苦的时候想哭的时候啊。”
      
      “你太弱了。”
      
      赤司面无表情的总结。
      
      “……”
      
      夜斗一时无话可说,沉默许久才闷声道,“我是从父亲的愿望中诞生的,他确实是个术师,转生后还会保留前世的记忆,像我这种不被他人记住的无名神,如果不是他还记得我,恐怕早就不复存在了吧。”
      
      低沉的嗓音氤氲而出的是淡淡的自嘲……以及悲伤。
      
      赤司定定的看他两眼,稍长的刘海在眼部打上了一片阴影,看不清夜斗此刻的表情,但不妨碍赤司直接叩开他的胸腔,清冷的声音低回婉转,那是对他的肯定:
      
      “我会记得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要体检,怕打针该怎么办,谁还不是个脆弱的宝宝了π_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