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养的仓鼠

作者:涮脑花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NO.008

      薄煜同显然不怕陆应竹。
      
      他就站在陆应竹的家门口,大摇大摆地摘了他满树的桃子。
      
      那模样,好嚣张好霸道好目中无人……
      
      好帅。
      
      阮桃担心陆应竹过来跟他打起来,也担心陆应竹再不过来,薄煜同就跟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一样,打落满树人生果还不够,把人家的果树给连根拔起——
      
      不管怎么说,水果如今价值不菲,阮桃确实还是很心疼的。
      
      阮桃猜错了一件事情。
      
      陆应竹那边忙的人仰马翻鸡飞狗跳,就为了从偌大的基地里找一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人。
      
      她本人。
      
      为此,就算知道桃树出了事儿,陆应竹也没心思亲自过来。
      
      来的人是高炀。
      
      虽然比起亲妹妹本人,其他事情都显得毫无重要性——但薄煜同这么个大活人,还不至于不重要到让凌星过来应付。
      
      高炀的态度非常恭敬。
      哪怕他在看见桃树的惨状时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
      
      他对着薄煜同拱了拱手,沉声说道:“薄区长,您需要水果直说就是,我们的区域仓库内多得是,何必为难一棵结不了多少果子的树?”
      
      他这话可太谦虚了。
      
      门口这两科变异桃树哪个不是硕果累累,怎么就“结不了多少果子”了?
      
      薄煜同面不改色:“陆应竹呢?”
      
      ——他没问自己的仓鼠。
      那只小东西估计已经溜回去了。
      
      高炀面上没有显露什么,只低声说:“陆先生那边出了些事情,实在抽不开身,薄区长可以……”
      
      薄煜同动了下手指。
      一根树枝被风刃整整齐齐削成两段,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高炀:“…………”
      
      他一秒钟光速权衡利弊,瞬间决定去把陆应竹找过来。
      
      基地已经封闭,他的妹妹如果没手段永远也溜不掉,要是有手段也早就溜走了,根本不急于这一时。
      
      高大的男人后退了两步,按着脑袋太阳穴使用了精神系异能,隔空呼唤陆应竹。
      
      阮桃趴在薄煜同的口袋里,根本不清楚外面的状况。
      
      其实她还有很多事情想做。
      
      比如跟陆应竹见面骂他一顿,再问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难道他也穿书了还直接穿成本书男主?那也太天选之子了点吧?
      
      但她不想这么快让薄煜同知道自己是个人。
      薄煜同根本不喜欢人类,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他这种人连自己都不喜欢。
      
      还有巴野那边,她很喜欢那边的味道,那味道像大森林一样清新好闻,有家的感觉,她想去玩儿。
      她逃跑时遇见的那只雪豹也好可爱,她想问问巴野那只雪豹多少钱……就算她暂时买不起,也能先定下来让他别卖给别人。
      
      阮桃委屈地躺在他的口袋里,一边扒手指,一边想她有多少事情没法做。
      
      而薄煜同,在盯着高炀看了数秒以后。
      
      突然发现一件事情。
      
      他低头把口袋扯开一点,看着口袋里蜷成一团的某只鼠鼠。
      
      阮桃正在抑郁并不想搭理人。
      
      但是她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道熟悉的声音。
      
      他说:“桃桃。”
      
      阮桃:“……!!”
      
      她震惊地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薄煜同。
      
      薄煜同又笑起来,他的嘴并没有动,但阮桃又听见了他的声音:“你能听见?”
      
      阮桃:“……好、好像能?”
      
      她突然感觉喉咙有点干涩。
      
      薄煜同对她使用了精神系异能,在她的脑海里跟她进行了直接的交流。
      
      她像是三万年没跟人讲过话一样,第一次这么紧张。
      
      不过这也是她第一次直接听见自己的声音。
      
      好像有点……奇怪?
      
      薄煜同满脸微笑地看着她,伸出手指蹭了蹭她的脑袋,笑道:“真的是个女孩子。”
      
      一跟薄煜同直接交流,阮桃那点仗着自己不是人为所欲为的勇气顿时消失殆尽。
      
      再也不敢伸手去抱薄煜同的手指了呜呜呜呜。
      
      阮桃朝角落躲了躲,有些害怕地看着薄煜同。
      
      薄煜同脸上的笑容突然就消失了。
      
      这变化更是炸得阮桃一惊,小仓鼠两只粉色的爪爪缩在胸前,看上去很委屈地动了动粉嫩的鼻尖。
      
      “薄、薄先生。”阮桃小声问,“我可以叫您先生吗?”
      
      虽然她也不介意叫主人啦。
      但是叫主人也太色气了点,变回人以后也会有点尴尬。
      
      按现在的规矩,在管理区工作的人,对自家区域长的称呼都是x先生,对别家区域长才是x区长,也算是做了个区分。
      
      能让薄煜同成为她的先生,她很开心。
      
      而且她喊的时候不会带上姓,就显得独一无二,非常特殊。
      
      薄煜同的表情稍微缓和一些:“可以。”
      
      阮桃立马蹬鼻子上脸:“那我可以出来吗?”
      
      薄煜同单方面切断了对话。
      
      阮桃:“……”
      
      精神系异能是会被别的异能者捕捉到的,如果对方的异能更强,就可以简单入侵他们的对话。
      
      高炀自认他的精神系异能已经是世界顶尖,可他也只是发现薄煜同在跟仓鼠进行对话。
      
      完全没办法介入他们的交流中。
      
      直到薄煜同那边切断了对话,高炀才开始试图建立他跟阮桃之间的联系。
      
      阮桃正捧着脸害羞,突然又听见了另一道声音。
      
      “你好。”
      
      对方非常礼貌,声音也放得很轻,像是害怕吓到她。
      
      然而阮桃还是被吓到了,她揪住薄煜同的口袋,刚准备回上一句。
      
      就感觉薄煜同动了一下。
      
      “让陆应竹忙吧。”他对着高炀道,“我回去了。”
      
      高炀:“我们基地正在全封闭找一个人,您恐怕不能……”
      
      薄煜同:“为什么?”
      
      高炀:“……”
      
      为什么?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能出去?
      
      他倒是很想说一句:“因为我们基地全封闭了啊!”
      
      事实上薄煜同在他们基地里来去自如,这种程度的封闭对他来说到底有没有存在感,还值得商榷。
      
      高炀没再说话,默默让开了道路。
      
      他跟仓鼠的精神沟通被薄煜同给阻止了。
      
      高炀也觉得自己很疯狂,居然在努力跟一只老鼠建立交流。
      
      然而在这种情况紧急,来不及慢慢分析的时候。
      
      他的直觉告诉他,薄煜同口袋里的这只小仓鼠,很可能就是今天基地里闹成这样的关键。
      
      因为全神贯注在使用异能,高炀垂落在耳边的暗红色发梢微微颤动,金色的竖瞳也变得熠熠生辉。
      
      “你听见我说话吗?”
      
      他突然听到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这声音又细又甜,软绵绵的,非常稚嫩,仿佛还带着奶味儿。
      
      高炀一动也不动,全神贯注,生怕对话被入侵或者切断。
      
      阮桃知道他听得到自己说话,飞快的一通交代。
      
      她说自己认识陆应竹的妹妹,那姑娘叫阮桃,现在活得很好,叫陆应竹不要担心,也不要再欺负薄煜同,不然阮桃会非常生气让他见识一下真正的哥斯拉入侵。
      
      最后,阮桃害怕自己有什么遗漏的点忘记讲,又来不及细想,便跟高炀说:“五天之后中午十二点,在A9区景花大街103……”
      
      这话还没说完,薄煜同停下脚步,转头看了眼高炀。
      
      两个人的精神异能在空气中猛地碰撞,高炀后退了半步,金色竖瞳里的光芒逐渐变弱。
      
      薄煜同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般,转头继续向前走去。
      
      他离开现场以后,陆应竹才姗姗来迟。
      
      “那个薄煜同又闹什么?”陆应竹皱着眉头抱怨,“我这儿忙着呢,砍树而已让他砍啊,这树又不是收不到了?”
      
      高炀沉默数秒,开口道:“陆先生,您妹妹找到了。”
      
      陆应竹动作一顿:“什么!?”
      
      “那只仓鼠认识您的妹妹。”高炀道,“它给您妹妹带了信,让您别担心,她很安全,还有……不要欺负薄煜同。”
      
      事实上高炀一直就不支持陆应竹去招惹薄煜同。
      
      基本上生活区内所有的财务和运行状况,都是他着手管理的。
      比起陆应竹的心情,他更在乎生活区内的和平稳定。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妹妹”,让陆应竹方寸大乱,什么都顾不上,没头苍蝇似的乱转。
      
      他必须保持理智。
      
      所以,高炀到最后都没有说,阮桃要约他见面的事情。
      
      “她是不是有病?”陆应竹骂道,“为什么不来见我?”
      
      骂完这一句,居然红了眼眶。
      
      高炀愣了下:“怎么了?”
      
      陆应竹闭了闭眼,恢复了平时的表情,唯有声音还有点颤抖:“我不确定是不是她。末世刚来的时候……我看着她被……”
      
      他说道这里就有点说不下去。
      
      “算了,我们该干嘛干嘛吧。我一个人这么多年也过来了,她真的有事也会自己跑来找我,不急这一时。”陆应竹拍了拍高炀的胳膊,“麻烦你了,我们本来在赶什么来着?”
      
      高炀垂眼看着面前的人。
      
      他已经恢复了平常对待外人的样子,冷静平和,有着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沉稳。
      
      也许找不到妹妹而跳脚的那个不成熟的人才是真正的陆应竹。
      可维持一个生活区的稳定,需要的领导人,并不是那个陆应竹,而是现在这个。
      
      ……
      
      阮桃觉得自己跟高炀对话的事情,铁定被薄煜同知道了。
      但他并没有追问,甚至看上去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阮桃一回家就被饱满多汁的桃子肉包围。
      
      甜蜜的气息让她有点找不着北,眨巴着眼睛期待跟薄煜同对话。
      
      于是薄煜同又一次使用了异能。
      
      “先生。”她说,“你怎么不吃呀。”
      
      薄煜同用手点点她的脑袋:“桃桃吃就好。需要什么跟我讲,我这边都有。”
      
      他笑了一声,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不用去别人家要。”
      
      阮桃:“啊……”
      
      薄煜同明显把她当成了六七岁的小孩子在养。
      
      这也不奇怪,拥有灵智的魔兽,智商顶多也就是六七岁的小孩子。
      
      而且阮桃因为圆滚滚的身体,做什么动作看起来都傻傻萌萌的。
      
      再加上她的声音还奶声奶气的。
      
      阮桃想明白这一点,总算找回了之前做仓鼠随便撒娇的感觉。
      
      薄煜同用手指头逗她,她就抱着薄煜同的手指,歪着脑袋喊了声:“阿爸?”
      
      嚯,这犯罪感。
      
      跟喊“主人”好像有点不相上下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