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养的仓鼠

作者:涮脑花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NO.004

      阮桃不是第一次见到男人的上半身。
      
      她家有个朝夕相处的亲哥。
      
      毕竟朝夕相处,阮竹私底下也确实比较不修边幅。
      虽然故意不穿上衣在家乱晃会被妈妈骂,但无意间“偶遇”再顺便欺负一下妹妹,可是阮竹的拿手好戏。
      
      比如当初他们长身体的时候,大家都容易饿,经常半夜三更去厨房偷吃东西。
      阮竹夏天的时候睡觉只穿睡裤,出来偷吃也不会加衣服。
      
      有时候跟阮桃在厨房狭路相逢,冰箱里只剩下最后一块小蛋糕。
      阮竹就会把阮桃困在冰箱和自己的胸膛之间,很不要脸地弯腰把上半身凑过去。
      
      他平常有注意锻炼,身材很好,皮肤白皙,肌肉恰到好处,很有少年感,是下至阮桃当初那个年纪的小姑娘,上至已成年的女大学生,都很难抗拒的那种美好肉.体。
      
      一开始阮桃不敢看他,他就趁机去抢小蛋糕,拿了就跑,火速回房间关门落锁。
      
      后来阮桃学会了闭着眼睛跟他抢蛋糕。
      
      再后来,阮桃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看着他的身材,甚至咂咂嘴评头论足:“你的腹肌最近是不是没以前明显了啊?”
      
      阮竹也不虚,故意使劲把腹肌亮出来,一边自己摸一边反问:“是吗?你没觉得形状更好看了?”
      
      阮桃不回答,抢了蛋糕就火速回房间关门落锁。
      
      ……
      
      几年下来,阮桃早已经从“长身体的年纪”毕业了。
      虽然她觉得自己的身高还能再长一长。
      
      有了亲哥的身材做铺垫,阮桃觉得,自己在这个距离欣赏一下薄煜同的美好肉.体,应该也不会反应太大,被他当成淫鼠一巴掌拍死。
      
      于是阮桃仰着头,期待地看着薄煜同。
      
      即使早有心理准备,阮桃还是被薄煜同扯领带的动作晃得头晕目眩。
      
      薄煜同当然不会对一只仓鼠害羞。
      
      他动作自然地解开衬衫纽扣,脱下衬衫。
      
      阮桃不由自主地吞了下口水。
      
      这个瞬间她总算感受到了为什么会有“少年感”这个词——“少年”和“男人”简直就是两种不同的生物。
      
      薄煜同的肌肉线条更加明显,穿着衣服的时候还觉得他冷淡又禁欲,衣服一脱简直色.欲满满,荷尔蒙瞬间爆炸。手臂上的弧度随着他的动作鼓起又落下,看上去力气大得能掀翻一头牛。
      
      阮桃想起他在她脑袋上蹭蹭的指尖,动作轻缓又温柔,跟现在的他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薄煜同并没有注意到面前有只鼠鼠为他的魅力倾倒。
      
      他随意转身,弯下腰,亲自把衣服放进洗衣机里。
      
      ——这人有一小点洁癖和强迫症,并不喜欢“生活助手”碰到他的私人用品。
      
      洗衣服这种事情,他向来亲力亲为。
      
      于是阮桃就这么多了个免费欣赏他背阔肌和斜方肌的机会。
      
      阮桃已经有点儿眼花缭乱,没想到更刺激的还在后面。
      
      薄煜同直起身子以后转头看了她一眼,确认这只鼠确实乖乖的没有乱跑,便放心地伸手——去解自己的裤腰带。
      
      阮桃听见咔哒咔哒解开腰带的声音。
      
      这让她背后的绒毛都炸了起来。
      
      随着薄煜同的动作,阮桃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他的腰间,不可避免地看见了他的小腹和人鱼线,还有他打开腰带扣的双手……
      
      这双手温柔地抚摸过她很多次,此时此刻,阮桃才看清这是一双多么好看的手。
      
      腰带被解开,卷成一个圈,放在睡衣上。
      刚好把阮桃圈在中间。
      
      “别乱跑。”薄煜同再次警告。
      
      有那么一瞬间,阮桃突然明白了被孙悟空画个圈圈在中间的唐僧是什么心情。
      
      她震惊地看着他伸手去解裤腰上的纽扣。
      
      薄煜同也没多想什么,他正要解开裤子的拉链,突然发现面前一直傻愣愣站着的小家伙,忽然伸出两只毛茸茸粉啾啾的小手,捂住了眼睛。
      
      薄煜同:“……”
      
      他停下了动作,过了会儿,小家伙还偷摸着把一只手拿下来,悄咪咪地看他。
      
      一副又害怕又好奇的样子。
      
      薄煜同笑道:“害羞了?”
      
      阮桃捂着眼睛拼命点头。
      
      本来也没有这么害羞,只是内心已经降到很低的道德底线,拖住了她散落一地的节操,让她及时捂住眼睛。
      
      结果薄煜同这么一问,她反倒是真的害羞起来。
      
      薄煜同摸摸她的脑袋,捏着小鼠鼠柔软的身子,把她转了个面。
      
      阮桃:“……”
      
      她听见身后传来脱裤子的声音,悉悉索索的,不一会儿,就是浴室门被拉开。
      
      阮桃坐在原地,脑袋里全是刚刚的画面。
      
      还附带bgm,单曲循环某人带着笑意的低沉嗓音,全是“乖一点”“这么舒服”“害羞了”这一类的短句。
      
      薄煜同冲澡很快,大约二十分钟就从浴室里出来了。
      
      他的身体素质很好,异能强大,身上的水珠很快就被温热的体温蒸发,头发也是一缕就干。
      
      阮桃捂着脸去看他,被他笑着拎起来,拿走屁股底下的他的睡衣,又放下。
      
      这回阮桃很有节操地没去看他穿睡衣。
      
      主要是她觉得再看下去,可能有点顶不住。
      
      虽然阮桃作为仓鼠,被生物钟掌控,睡了不止十二个小时……但薄煜同去睡觉的时候,她还是摩拳擦掌地想要往某人被窝里钻。
      
      说实话,她是真的有点困。
      
      并且有种本能的东西在告诉她,吃饭运动乃至睡觉,这些事情可以延长她变成人的时间。
      
      等她能完全变成人,估计跟薄煜同的感情也朝着婚姻殿堂一路高歌猛进了吧!
      
      阮桃很乐观地想着。
      
      她主动钻进了薄煜同的上衣口袋里。
      
      可惜,薄煜同似乎是怕自己睡着了不小心压着她,没真的把她带到床上去。
      
      而是把她放回了她的屋子里。
      
      临走前还不忘用手指蹭蹭她的脑门,温声道:“晚安。”
      
      这绝对是阮桃听他说过语气最温柔的一句话。
      
      有了这句话,那随便蹭蹭的手指,变得像是以指代唇给了她一个晚安吻!
      
      阮桃被酷哥的温柔冲昏了头脑,害羞地钻进了柔软的木屑和纸屑堆堆里。
      
      薄煜同笑了声,转身离开。
      
      阮桃在木屑堆里又睡了很沉的一觉。
      
      睡梦中,她又闻到了薄煜同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薄煜同亲自拎着她的房间放回了“别墅”里,接着便准备出门工作去了。
      
      谁知某只本该呼呼大睡的鼠鼠,忽然一骨碌爬了起来,极其灵敏的扒上了他的袖口。
      
      薄煜同怕她掉下来,没敢立刻伸手去捉她。
      
      阮桃蹬鼻子上脸,扒着他的衣服一路飞奔,直接钻进了他的上衣胸前的口袋里。
      
      薄煜同:“……想出去玩?”
      
      阮桃粉色的小爪爪紧紧抓住他的口袋边沿,仰起脑袋看着他,点头点头。
      
      薄煜同皱了下眉。
      
      阮桃感觉她的视力已经基本恢复了,这个距离可以清晰地看见薄煜同这一招酷哥蹙眉。
      
      她真恨不得爬到他的脸上帮他把眉头抚平。
      
      或者像含香想对蒙丹做的那样,拿一把熨斗把他的眉毛给熨平——
      
      仿佛感应到了阮桃危险的想法,薄煜同很快松开了他的眉头。
      
      “可以。”薄煜同一边往外走,一边轻轻摁了下她的小脑袋,“外面很危险,躲在这里,我没有叫你,不要出来。”
      
      阮桃用自己肉呼呼的小脸蹭了蹭他的手指尖。
      
      薄煜同被她的动作取悦,又笑起来。
      
      他们刚好在走廊尽头遇到了正在清理某种绿色液体的黎语冬。
      
      黎语冬刚想开口,突然被薄煜同的笑容镇住。
      
      阮桃跟她对视了一眼,知道她肯定在内心,像总裁文里的管家似的惊呼:天哪,薄先生这辈子都没笑过这么多次!
      
      薄煜同正式出门之前,又摁了下阮桃的脑袋,显然希望她整个钻进他的口袋里。
      
      ——他不想让别人看见他的宠物的绝世美颜。
      
      阮桃托了托自己肉呼呼的两颊,自恋地猜测薄煜同的想法。
      
      恐怖的是,还真让她猜对了。
      
      薄煜同这次似乎是要去谈一笔魔兽.交易的单子。
      
      变异的动物大体上被分为猛兽和魔兽。猛兽基本上都是无法驯养的野生动物,只会搞破坏。而魔兽则是可以被人为驯化的动物。
      
      生活区的居民需要魔兽来帮助耕地和制造工具。
      
      这次交易的“中介”正是阮桃刚穿来时,听见的那道洪亮的声音。
      
      此时阮桃才知道,洪亮的声音名叫巴野,是游历各个生活区的异兽贩子,专门贩卖一些极为罕见的珍奇野兽。
      
      阮桃听见他的声音,觉得特别熟悉。
      
      可能是因为刚来就听见这声音,有点迷之雏鸟情节,阮桃对他很有好感。
      
      于是她从薄煜同的口袋里探出半个脑袋,和一只粉嫩的小手,对巴野十分友好地挥了挥爪。
      
      巴野一愣,被她逗得有点想笑。
      
      然而下一个瞬间,在场的人都感受到,某位大佬的目光似乎开始变凉,连带着周围的气压都低了下来……
      
      巴野的笑就这么僵在了半空,变成一个要笑不笑的诡异表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阮桃:认识。熟悉。有好感嘿嘿!
    巴野:不认识,不熟,不关我的事QAQ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