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养的仓鼠

作者:涮脑花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NO.002

      薄煜同生来没有同理心。
      
      他不理解人的眼泪,更不会理解害怕这一类的情绪。
      反正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生死只是自然规律,活着没什么可高兴的,死掉也没什么不好。
      
      但看到阮桃一路狂奔,黑珍珠似的眼珠子里水汪汪的,粉色的鼻尖一抖一抖,受了多大委屈一般要哭不哭的样子——
      
      薄煜同竟然觉得有点儿心疼。
      
      这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并且在他心中得出的一个最直接的结论就是:让虫类灭绝。
      
      他头脑一热,差点就要提刀出门。
      冷静下来细想,才反应过来这种想法有多不切实际。
      
      且不说虫类适应能力极强、数量惊人无孔不入……就是真的把虫类都杀光了,就没有别的东西能让这小家伙害怕了么?
      
      一只虫子就能把她吓成这样,要把她害怕的东西都消灭,恐怕得让真正的世界末日先来一次。
      
      薄煜同敛眸,盯着那团小东西看了数秒。
      
      做了一个决定。
      
      此时阮桃还不知道,她怕虫子这毛病会引发一个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目前的她脑袋里像是糊了一团浆糊,原本属于人类的智慧大半都被仓鼠本能给占领了。
      
      她现在觉得很不安。
      非常非常不安。
      
      不安的感觉促使她又爬上了房间里的滚轮,肆意奔跑。
      
      跑完又开始犯困,趴在滚轮上睡着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阮桃在睡梦中听见了“喀拉喀拉”的声音。
      
      ——似乎来自某种塑料包装袋。
      
      这声音让阮桃通体舒畅,期待的感觉从大脑蔓延到了每一根仓鼠毛。
      
      阮桃兴高采烈地睁开眼,仰头寻找那团熟悉的黑影,和她很喜欢的好闻的味道。
      
      ……并没有找到。
      甚至还味道了一股属于少女的甜香。
      
      这次伸过来的手指头是暖色的,白皙粉嫩,很轻地放下一堆鼠粮在她面前的盘子里。
      
      显然是个小姑娘。
      
      那只手动作缓慢,偷偷摸摸地像是在做什么鬼事。
      
      她一共伸进来三次,把鼠粮堆得像一座小山。
      
      阮桃从这些鼠粮里挑出她认识的水果干和坚果,一边往嘴巴里塞,一边盘算着该把什么藏在房间的哪个角落里。
      
      突然觉得穿成仓鼠真适合她。
      因为她在此之前,就很喜欢收藏一些看上去毫无用处的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
      
      在此之前?
      
      阮桃有些晃神,怀里抱着一整颗杏仁,目光呆滞地想了想。
      
      在此之前,她在做什么来着?
      
      刺耳的刹车声在脑海中响起,还有她“临死前”都在心心念念某件事。
      
      本来脑袋里就一片浆糊想不清楚,记忆也糊在一起,像找不到线头的线团。
      
      忽然间,远处有人高声喊了句:“冬灵——”
      
      正在喂食的小姑娘浑身一震。
      
      阮桃眯了眯眼,这会儿视力又恢复了一些,她大概能看清这姑娘的轮廓。
      
      她穿着白色的短袖上衣,粉色和嫩黄色交织在一起的百褶裙。
      虽然在阮桃眼里糊成了一片,但她大概能猜出来,那应该是一条好看的格裙。
      
      这小姐姐还是个JK。
      
      而且她叫什么来着……冬灵?
      
      ……
      
      啪嗒一声。
      
      阮桃手里啃了一半的杏仁掉了下来。
      
      被唤作“冬灵”的小姐姐似乎非常紧张,然而紧张之余还不忘伸手薅了一把仓鼠毛。
      
      在房间门打开的声音响起之前,这位小姐姐可能是变了下表情。
      
      阮桃看不清。
      
      紧接着,门口走来两个人。
      
      这回阮桃总算看见了那个让她沉迷的男人——并且想起了他的身份。
      
      她听见“冬灵”喊他:“薄先生。”
      
      薄煜同没反应,径直走到阮桃面前,开口道:“怎么喂这么多。”
      
      阮桃:“……”
      
      她感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一般扑向了食物堆成的小山,圆滚滚的身躯压在果干上,生怕这位“薄先生”从她这边抢走任何一颗鼠粮似的。
      
      薄煜同被她的动作逗得笑出声。
      
      这下轮到周围的两个小姑娘震惊了。
      
      阮桃趴在果干上,逐渐清晰的脑袋里回忆起了自己“惨遭穿越”前做的最后一件事。
      
      她看了一本小说,当时正在评论区疯狂投雷,企图让作者回心转意,复活一个英年早逝的反派。
      
      那是一本末世言情文。
      
      世界末日到来之后,大部分土地变为废土,无法种植生产,还有无数变异的猛兽在废土游荡。
      
      人类只能像末世电影里那样,集中起来,竖立城墙,建设一个个小城市或者村落之类的地方——在这个故事里,被称作“生活区”。
      
      小说男主初次登场时,是某个小型生活区的“区域长”。而女主则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少女。
      
      这位流浪少女机灵又可爱,骗过男主的食物,也偷过他的小刀用来防身。男主喜欢她想要追她,被她当成了“追杀”,抬腿就跑,一路靠着小聪明溜到了隔壁更大的生活区内。
      
      这次直接换了个身份,跑来当这边区域长的“女仆”。
      女仆嘛,有个官称叫“生活助手”。
      
      而这边的区域长,眼前这个有着好闻味道的男人,名叫薄煜同,是这本小说里的反派。
      
      他没有感情,对生活区的饥荒和战斗中的牺牲无动于衷。
      平常也没做过什么区域长该做的事情,没事做就去狩猎魔兽,寻找一些没见识过没听说过的——俗称找乐子。
      
      后来男主知道女主在这里,便算好了“兽潮日”过来抢人。
      女主被他抢走,而薄煜同,死于兽潮。
      
      最气人的是,他本可以击退兽潮,只是那天吃了没吃过的东西,出现过敏症状,呼吸困难,体力不支。
      
      “高大挺拔,像是永远都不会倒下的身躯,最终缓缓地、永远地,倒在了这一次兽潮里。”
      
      ……多么让人意难平的剧情。
      
      阮桃愤恨不已。
      
      薄煜同作为一名勉强可以称作“男二”的反派角色,在他的生活区出现过很多大大小小的麻烦,很多麻烦都是女主帮忙解决的。他有多不在乎那些普通民众的死活,女主就有多在乎。
      
      女主原名叫黎语冬,跑来这边当女仆的化名是“冬灵”。
      
      这个角色同情心很足,但绝对不是无脑圣母。她也有缺点,比如会撒点小谎,小时候还经常偷别人的食物。
      
      阮桃看她的故事看了也有四十多万字了,在这个世界里,对她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此时,薄煜同笑完就伸着手指头过来摸她。
      
      阮桃下意识凑过去,捧着他的指尖,正要猛吸一口——
      
      忽然意识到自己是个人。
      
      是的,她现在才开始慢慢意识到这个问题。
      
      原本仓鼠的本能占据了大脑,随着记忆和思考能力的回归,阮桃才能意识到。
      
      她是个人,还是个小姑娘,怎么可以抱着男人的手指头嗑.药似的猛吸?
      
      阮桃放开了对方的手指,蔫巴巴地趴回了果干堆上。
      
      薄煜同:“……”
      某鼠对他的态度变得太快,他有点措手不及。
      
      薄煜同身后还跟着一个也穿了JK制服的姑娘。
      
      这姑娘反应极快,直接看向黎语冬,责怪道:“冬灵,你给薄先生的宠物喂了什么?”
      
      黎语冬也立马反应过来,这人分明是想不顾三七二十一直接甩锅给她。
      反正她也没做错什么,干脆老实回答:“鼠粮。”
      
      薄煜同没搭理她们,他专心垂眼看着阮桃。
      
      “薄先生。”黎语冬忽然开口道,“仓鼠是夜行动物,现在是休息时间,所以精神可能不是很好。”
      
      薄煜同这才点点头。
      
      他伸手去用指尖搓了搓阮桃的脸,低声道:“乖一点。”
      
      这声音实在好听,酥到人心里去了,阮桃不由自主眯起眼,把脸靠在他的手指头上,心说:我就是个脆桃,听见这声音也立马变软桃了啊!
      
      薄煜同似乎低笑了一声,扭头吩咐黎语冬照顾好阮桃,又匆忙离开。
      
      阮桃根据自己之前看过的剧情,大概能猜到一点。
      
      现在女主在薄煜同生活区内的事情,肯定已经被男主给知道了。
      他最近时不时给薄煜同安排一点小麻烦,就是想趁机把眼线送进来,看看女主是不是真的在这里,有没有跟薄煜同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
      
      根本不可能!
      我们薄少怎么可能会对人类动感情呢!
      
      阮桃一边往她的“床单”底下藏着果干,一边骄傲又满足地想着。
      
      也不知道她在骄傲个什么劲。
      
      像是为了配合她的想法,黎语冬趴在她的屋子边上,对着小仓鼠嘀咕:“我服了,今天第一次看见薄煜同笑。靠,他居然会笑?”
      
      说完以后又自己吐槽:“天哪,我这语气好像‘以前’总裁文里的管家。”
      
      阮桃背对着她笑到发抖。
      
      “怎么了,你是不是冷?”黎语冬的指尖碰了碰阮桃并不存在的腰,“我去给你拿点木屑吧?”
      
      阮桃抱着果干仰头看她,点了点头。
      
      黎语冬震惊:“薄煜同说你通人性,原来不是胡诌啊。”
      
      阮桃又蹭蹭她的指尖。
      
      末世野兽变异,会说话的动物都能找出来不少,通人性的仓鼠怎么了?起码不算太奇怪。
      
      黎语冬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她也没太过惊讶忘了正事,起身去找薄煜同给阮桃准备的木屑了。
      
      也许黎语冬说得对,仓鼠真是夜行动物。
      
      黎语冬刚一离开,阮桃就开始迷迷糊糊的有些犯困,抱着果干直眯眼。
      
      只是眯着眯着,忽然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手里的果干好像越变越小,腰也在变细,就连小短腿都好像在慢慢地变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阮桃:刚第二章就变回来了,刺激。
    你的好友[黎语冬]还有3秒回到战场。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戏精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