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漩涡

作者:灵坊玉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回 鸣人追源惊陆压,佐助录籍救默闻

      上回说到掌门毫无察觉将假书收进耳室,鸣人百思不得其解,就问书灵道:“掌门爷爷为什么那么容易就被蒙混过去了?”
      
      “他才大乘修为,连历劫失败的散仙都不是,还没有天眼,当然看不出来!”
      
      “……你真的是神仙?”
      
      “如假包换!”
      
      “自言自语什么呢!你现在在受罚!不好好面壁思过,罚时加倍!”是司刑长老座下的督罚执事,他见鸣人念念有词,以为他不思悔改,不由火起,可怜鸣人带上修士抹额的第一天就这么在祠堂里跪过去了。
      
      戌时的钟声响起,海良接鸣人去山下吃拉面大餐,“现在正式祝贺你成为修士!”二人以茶代酒,举杯欢饮。
      
      “谢谢海良师父!”鸣人说罢便狼吞虎咽,毕竟从昨天晚上开始折腾,到现在一顿饭也没吃。
      
      “先别高兴太早,修士最辛苦的时候现在才开始啊!”
      
      “我不怕吃苦!只要能成为天下第一的英雄修士,我什么苦都愿意吃!”鸣人神采奕奕地想道:“虽然没有娘亲做的大餐,但是有海良师父请我吃拉面!哈哈哈~”
      
      “你啊……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对了,这两天结业修士录籍,明天是最后一天,辰时正点到巳时正点,就这两个时辰,你可千万别忘了啊!”
      
      “放心吧!我就是忘了自己是谁,也不会忘记跟修士和修炼有关的事情的!”这边其乐融融按下不表。
      
      且说那书灵自祠堂与鸣人闲聊以后就消失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鸣人心下没谱,在与海良挥手告别以后,迅速回到无柳山中他的小木屋里,却不知道如何联系那书灵,只能一遍遍地叫着“书灵?”、“书灵,你还在吗?”、“书灵,你在的话吱一声啊”……
      
      “你叫魂呐!”书灵又是这样神出鬼没,吓了鸣人一跳:“你、你到底从哪里出现的?”
      
      “我可是书仙!神仙不都是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吗,少见多怪。”这书灵表面倨傲,心下却暗暗思索着:“他是□□凡胎,我都查了好几遍了,应该不会出错,可是凡人是无法拥有唤醒我的能力的,而且这个傻小子居然可以温养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书灵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怎样唤醒我的?”
      
      “我?咳咳,你听好了啊!我就是要成为天下第一英雄修士、下一代木叶山派掌门的男人!漩涡氏、字鸣人!至于唤醒你……我当时练习影分【身的时候发现那本禁[书吸血,我还以为是涂了血真正的功法才会显现,所以就把我的血滴在了书上,没想到……你就出现了……”
      
      “血?原来如此……嗳?你的姓名呢?”
      
      “姓名?”
      
      “对啊,你们人很麻烦的,什么姓名、氏字、称号一大堆一大堆的,怎么你就只告诉我你的氏字?”
      
      “要是可以的话,我也想知道啊,我是……是孤儿啦,所以很多事情都不清楚的……”鸣人不断在心里强调道:“我是漩涡鸣人,不是九尾魔狐!”
      
      “这样啊……”书灵若有所思,“我有个办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试……”
      
      “试什么?什么办法?”
      
      “就是一种能知道你的过去的仙法,没有属性,只要拥有灵力就可以施展,只是……这个仙法一个人一辈子只能用三次,否则的话就会失去自我。”而且每使用一次,就会被过去的自己影响……
      
      鸣人乍听到能得知自己的过去,二话不说就想动手,然而……“什么叫失去自我?”
      
      “人一旦转世,就不再是那个人了,这追本溯源之法,实质上是唤醒前世的那个你,但你和你的前世已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了,因此此法一旦使用超过三次,你就会被前世的你取而代之。”
      
      鸣人一头雾水地问:“可是,灵魂不是永恒的吗,怎么会一转世就不再是那个人呢?”
      
      “傻瓜,你自己也说了,灵魂、灵魂,这灵是灵,魂魄是魂魄。魂魄是不变的,因为它……怎么解释呢,就是一种跟灵气差不多的东西,而你的情感与思想才是灵,灵受人的本质、遭遇、见识的影响,魂魄则不会,人死后,一般灵散而魂魄投入轮回,轮回之后,在新的环境中形成新的灵魂,所以说一转世就不再是那个人了!”
      
      鸣人似懂非懂,跃跃欲试地道:“哎呀,不是说只要不超过三次就没问题吗,来吧来吧!”我是真的很想知道……我的过去……我到底是谁!
      
      “那好吧,你听好了啊,照着我的样子去做,运转你的灵力往头上汇聚,掐诀步罡念咒:混沌之灵,在我之身,来世可待,往事可追!”
      
      鸣人照着书灵的样子比划着,跟着道:“混沌之灵,在我之身,来世可待,往事可追!”
      
      灵力涌上的一瞬间,鸣人好似想到了许多零碎的画面,然而他拼尽全力,依旧一幅都抓不住。他的灵力刹那间消耗殆尽,与此同时,在他小木屋的上空则出现了带着霞光的七彩祥云!原本皓月当空、繁星璀璨的黑夜瞬间明亮如白昼,木叶山派举山震惊,那分明是神仙出现时才有的瑞兆!
      
      鸣人自施展追本溯源之法后便昏了过去,下一息睁眼的“鸣人”,灵还未至,威仪先到!
      
      书灵被这神威压得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后悔不迭,暗暗叫苦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再这样下去,我的灵体就要被这神威压碎了!”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什么瑞兆、神威都消失不见了,经历这一切的人好似做梦一般。
      
      书灵得以解脱,它俯视着躺在地上昏睡不醒的鸣人,暗想:“难怪能用血来唤醒我,果然来历不小,只可惜,纵然你前世再怎么厉害,今生却是个草包!可惜可惜……”
      
      这边的叹息按下不表,且说另一边木叶山派的一众修士被这一瞬的瑞兆搞得摸不着头脑,最后便以为是哪路大神因去太白主峰的拔仙台,一时不察忘了收起神通方得如此。
      
      但掌门袁无缺并不这么想,他看着终南无柳山的方向若有所思道:“看来明日得去叨扰叨扰司育长老了……”
      
      夜色清幽朦胧,只有夜莺高亢婉转的歌声回响在深山野林之间。这夜莺盘旋飞舞,最终落在了一只纤纤玉指上。
      
      那玉指的主人是个温文尔雅、仪表堂堂的童子,而他旁边粉妆玉琢、天真灵动的童女此刻则有些急躁地道:“那器灵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它这么一搅和,如此大的神力动静肯定会惊动那位道君的!”
      
      “是啊,那位六界当中,护短称第二,无谁称第一的道君啊……”童子无奈道。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师妹,一切自有天定,我们强求不来,师父也只要求我们尽力而为。”
      
      “可恶!原本这一切都顺顺利利的,我们帮助他拿到那本禁[书,顺便给木叶山派揪出个魔修间谍当作回礼,本想着他能修习仙法尽快得道成仙,好为五年后的浩劫出力,现在却变得这么复杂!”
      
      “师妹,抱怨无用,如此心性,恐会有损修为,切忌动嗔。你且去玉婵山向闭关的师父禀明一切,我在这里守着,等你的消息。”
      
      那童女依言退去,行进途中却被驾云而来的一道者拦下,那童女问道:“何人拦我?”
      
      “是在下。”竟是木叶山派的司育长老!
      
      “是你啊……一千多年未见,你怎的这副打扮?”童女竟像是和这长老是熟识!
      
      长老轻笑道:“若非如此,现在便见不到故友了。倚老卖老,到还能偷得几日清闲。拦住童女去路,只为得知……她的近况。”
      
      “她已成神,进入神界。进入神界以后便与尘世再无往来,无论是谁都无法得知神的近况。”
      
      “果然如此,是在下冒昧了,童女请自便。”长老轻捻白胡,转身返回木叶山。感叹道:“天命运数,在劫难逃。是非成败,福兮?祸兮?”这边暗潮涌动暂且不表。
      
      且说另一边鸣人昏睡过去,一觉到日上三竿,仍不见醒。一只夜莺倏地飞入木屋,踩在鸣人脸上,把鸣人啄了又啄,鸣人不堪其扰,挣扎着坐起身来胡乱揉了一把脸,猛然想起:我的修士录籍!!!啊啊啊!
      
      忙冲出去看晷面,拍着胸脯道:“还好还好,巳时,来得及来得及”,急匆匆地洗漱倒饰自己,转念一想距巳时正点还有四刻钟,今天可是自己人生中的的大日子,得好好准备准备方不辜负~
      
      于是按照记忆中在神庙里看到的神像那威风八面的脸妆样式,在自己的脸上依样画葫起来。
      
      结果在上交修士籍册的时候被掌门爷爷打了回来——因为画像不符合规矩!
      
      鸣人无奈,返回录籍室重来一次,终是在巳时正点的时候结束了这场闹剧。他还准备问掌门爷爷一些问题……
      
      却在这时,有人打开门静静地走了过来。只见此少年:身姿笔挺如修竹,气宇轩昂似青松。
      
      鸣人瞅着少年泛起迷糊:嗯……这家伙是叫做……
      
      “你迟到了,佐助。”掌门爷爷的声音犹如醍醐灌顶,鸣人如梦方醒:啊!没错!宇智波佐助!无止境堂中和我人气“一样”高的孤僻小子!鸣人不由全身僵硬,立时摆起要干架一样的姿势。
      
      那少年注意到鸣人的举动,交了籍册之后转过身来对着他面色不善地冷嘲热讽道:“我最厌恶将修道当作是游戏的小鬼!收起你的架势别惹我,小鬼!”
      
      “游戏!?小鬼!?”鸣人目瞪口呆,气的大脑一片空白。
      
      掌门等人只觉气氛糟糕,担心两人一言不合就要在厅内开打。而佐助却还嫌不够似的火上浇油道:“我最看不惯的就是像你这种人也能成为修士,修道可不是闹着玩的!”说罢转身就走,留下鸣人怒火中烧。
      
      “鸣人,算了算了。”
      
      “掌门爷爷!明明是他先招惹我的!干嘛叫我算了!”
      
      “是你在看到他的时候先做出了要打架的姿势,我可是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哦。他是剑修,看到那种架势没当场跟你打起来都是他修养好了!”
      
      鸣人无法反驳,无言以对,灰溜溜的出了掌门的理事大殿。连滞留在那里的问题也忘了问。前脚刚踏出掌门的地盘,后脚就有人来找麻烦,原来是水槐以前带过的结业修士来向他寻仇。
      
      那群人仗着多会几个仙术打得他鼻青脸肿,又抢走了他历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修士抹额,意欲烧之。鸣人气极,要施展影分【身,却不知为何提不上灵力,情急之下冲上前去:“敢烧我的抹额,我跟你们同归于尽!”
      
      他还没接近那些人,就看到他们横七竖八倒了下去。只见一个逆光的挺拔身姿立于前方一丈来远的大门前,鸣人呆呆地望着那个身影暗自感叹道:“好厉害!到底是谁……连出招的身影都来不及看到就结束了战斗……”
      
      那人转过身来,“你是……”宇智波佐助!?为什么……
      
      佐助看着鸣人呆愣的模样,出声解释道:“你别想差。我只是无法原谅把仙术当成游戏的小鬼而已!”音落御剑离去。
      
      鸣人依然是怔怔的样子。不过看着手中安好无损的抹额,笑道:“看在这次他帮了我的份上,且饶了他吧~”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时不可待,往事不可追。
    追本溯源之法贯穿始末。
    您的好友佐助正式上线,虽然下一回又下线了=。=不过第七回开始一直在线。
    本章最后,新势力登场!
    佐助的设定是剑修【有虐梗】
    鸣人的设定是*修【暂时保密】
    其实火影原漫画中十二岁时期一直都是佐助先招惹鸣人的。
    拔仙台有封神榜,事关木叶山派建派真相。
    珍惜前期乖乖掐诀念咒步罡的菜鸡互啄时期吧,文后期施法直接手一挥就完事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