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死对头的娇软表妹

作者:树里知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20章

      苏夏一开始真的想多了,她现在才意识到。
      
      顾家认定了的事情,需要证据吗?
      压根不用。
      
      只要他们心里明白,手轻轻一抬,做错事的人就连带着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了。
      这些人再也不会出现在他们的世界里。
      
      顾家从来都不需要吕婷承认自己的行为,也并不需要听她有机会解释和道歉。
      
      对于这些人,他们用不着就事论事的来想什么对应的惩罚之类的,简简单单地剔除了事。
      有错吗?完全没有错。
      
      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一点,苏夏这几天变得消沉了起来。
      
      顾夫人和顾奶奶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难道是因为月考成绩快出来了,夏夏的压力太大了?”
      
      当周围看出苏夏情绪的人,都揣测她是因为月考成绩即将出炉而低落的,纷纷安慰她刚转来第一次月考尽力就好。
      
      顾予弈找到了苏夏,给她讲起最近的培训课程安排。
      苏夏耷拉着耳朵,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着。
      
      顾予弈皱起眉头,将厚厚的文件往桌上一丢。
      文件砸桌上的声音惊得苏夏浑身一颤,她抬头瞄了一眼顾予弈,瞪圆的眼睛里多了一些惊疑,但表情依然蔫蔫的。
      
      顾予弈冷漠地说,“你要是想放弃了直接说,我、几位培训老师、张德义以及其他的人都不是没有事情做的人。”
      
      苏夏顺从地点点头,“对不起,我明白了。”事情是她开的头,确实不应该因为自己的情绪让其他人受到影响。
      苏夏老老实实地翻看文件,浏览了一遍,“我这里没有问题,全都可以配合。”
      
      虽然苏夏完全配合,挑态度也挑不出错,顾予弈还是觉得不得劲,她的状态明显不对。
      “如果是因为一次月考成绩的好坏而这样消沉,那完全没有必要。”
      
      “不是的。”苏夏摇摇头,“月考成绩我已经尽力了,分数高低都是我的正常水平,不会因此而失望的。”
      
      “那你是什么原因变成现在这样,”顾予弈有点动怒了,“你觉得你像个机器人一样,按部就班地去完成我的安排就行了?”
      “所有的培训都需要精神专注和投入,状态调整到最好的去理解和训练,轻则不过是事倍功半,要不然重则就是一个不小心而导致受伤。”
      
      “苏夏,是不是因为有我在,你就把这些事情都看得太简单了?”
      
      苏夏不安地咬着下唇瓣,顾予弈每个字都说得没有错,不管她的情绪源自何处,用在此时确实不对。
      
      曾经作为运动员的苏夏,十分明白顾予弈这些话的道理,没有任何事情是可以不专注而获得提升的,哪怕是在外人看来,运动训练十分枯燥,或许只是单纯机械地在反复练习同一动作而已。
      
      但实际上,每一次挥臂,每一次击球,运动员的头脑也应该在快速地运转,角度对不对,球飞出的运动弧线是怎样的,这个力度的球速如何等等。
      
      苏夏在事情发生后,潜意识消无声息地包围住全身,整个人用情绪来催生出了防御性盔甲套在身上,在此时,才稍稍软化了下来。
      
      “是我错了。”苏夏这句是发自内心的,语气也又变得柔软恳切起来,“我只是……只是有点难过。”
      
      “吕婶走了,我都没来得及打招呼。”
      “我吃了吕婶做的那么多好吃的,却没能跟她说一声再见。”
      “吕婶记得我每一点细微的口味喜好,可是……她却因为我的原因而走了。”
      “离开了她待得这么久的顾家。”
      
      苏夏的大眼睛里尽显迷茫,她看向顾予弈,却似乎是透过他在看些其他什么事物,“我很重要吗?并不是这样吧。”
      “我不过是在顾家暂住的客人而已。”
      “不过是住上一两月就会离开的过客,待了多年的吕婶却因为我而离开。”
      
      “所以你是在对吕婶愧疚吗?”顾予弈从来没有想过,苏夏的消沉是因为这么一件小事。
      他觉得有点头疼,天真善良也应该有个度吧?
      
      “不是。”出乎顾予弈的意料之外,苏夏很坦荡地否定了他这个疑问,“至少不完全是,或许有那么一点,但并不会让我觉得是自己的错。”
      
      “是吕婶在顾家多年,还不是说被辞退就被辞退,丢了饭碗,从此生活大变样的遭遇。太容易了……她的人生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天翻地覆了呢?”
      
      说到底,苏夏并不是同情心泛滥,而是感同身受,同为相对顾家的弱势群体而对命运被他人随意颠覆而无法不去产生的戚戚然。
      “我……会不会哪天也一样?”轻易地就被人随手改变命运轨迹,苏夏有些怅然。
      
      顾予弈从来没想到,眼前这个十八岁的小女孩,竟然就因为一个佣人被辞退,而能产生对这么大的悲观感,直接到了怀疑人生的程度。
      
      等等,对了,眼前这个女孩子是十八岁?
      顾予弈突然意识到什么了,难道是……因为……青春期吗?
      
      顾予弈几乎没有过这种教导孩子的经验,当年的他对青春期的心理变化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他从小就内心成熟,看着同龄的男孩子,都觉得他们还是跟八、九岁时一样幼稚。
      整个就是一群大型猿猴,心志未开化的那种。
      
      苏夏这种娇娇软软的女孩子,一看就不一样,平时心思应该就很敏感细腻,到了青春期,情绪的波动,思想的变化应该更为频繁了。
      顾予弈在自己的备注里添加了一个新的事项——给苏夏安排心理医生,预约定期会面。
      
      但是眼前女孩的疑问还是要解开,今天搁置在一边,对于好不容易敞开内心的苏夏来说,会更加多疑多虑的吧。
      
      顾予弈反问道,“在你看来,吕婶很软弱吗?”
      
      苏夏回想了一下吕婶平时的状态,并不会这么觉得。
      
      吕婶有眼力见,勤劳能干,拥有一手好厨艺,脾气温柔但不怯懦,有自己的想法也会直接表明和去做。
      
      比如她的口味,顾夫人没有察觉到的细节,吕婶一眼就观察到了,而且并不会事事跟顾夫人汇报,直接拿主意替苏夏准备了更符合她口味的饮食菜肴,然后娓娓道来原因。
      这也是顾夫人和顾奶奶一直偏爱吕婶的原因。
      
      她摇头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既然如此,失去顾家的工作,吕婶也能够凭着自己的一技之长很快找到新的工作,她的生活或许会有变动,但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啊?”在苏夏的想象中,吕婶一家从此就要变得拮据了,“你是说,吕婶还是能够找到跟在顾家差不多的工作吗?”
      
      “可能没在我们顾家这么好吧,但是却是现在最适合她的。”顾予弈很自然地表明在顾家还是最好的。
      
      “那吕婷呢?”她本来能在华嘉学院这么好的学校学习,现在因为转去了普通条件的学校,差别还是很大的啊。
      “吕婷做的事情本来就应该被学校处分的,现在档案上干干净净的换个学校已经很客气了。这是看在吕婶的面子上。”
      
      “再说了,华嘉学院是很优秀的学校,但是适合吕婷吗?在这个学校里,她眼里反而没有作为学生最基本的事情——那就是好好学习。”
      顾予弈实在是懒得多说吕婷,“还有不到一年就高考了,早点转走开始认真,她还是有希望能够提高成绩去参加高考的。”
      
      苏夏听完了这些话,一直压在心里的大石头才咻得一下消失了,心情变得开阔轻松起来。
      
      她因为忽然穿书到了这个全然陌生的世界,但是又有着上帝视角的知道人生走向。
      
      苏夏对于书里动不动就颠覆整个人生的情节,内心潜意识里是害怕的,甚至有点消极看待,有时候想起来,总觉得自己再认真地经营生活,分分钟地被打落谷底,很是绝望。
      而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说到底,也还是个有着正常逻辑,不停运转的世界。
      
      想通了这一点,苏夏又恢复了往常开开心心的样子。
      
      今天上学前还挥着手,大声地跟顾夫人和顾奶奶喊着,“我走啦,去上学了!”
      
      顾夫人经过顾予弈提醒,才知道苏夏是犯了青春期的小情绪,看着她心情又好起来。
      
      顾夫人一边向着渐渐远去的苏夏挥着手,一边转头跟顾奶奶念叨,“心情好不容易好起来了,月考的成绩今天又要公布,不会回来又垂头丧气了吧?”
      顾奶奶摇摇头感叹道,“当初养顾予弈咱们俩可都没像现在这么操心过……”
      不过,操心也有操心的快乐,有养孩子的参与感。
      
      华嘉学院的成绩是全校公布的,教学楼下电子屏公布,校园网系统公告处公布,还会实时发送消息推送。
      
      许妍秋先看了下自己的名次,提升到了年级三十名左右,不过因为这次考卷简单了,前面同分同名次的人好多,真正算起人数来,她差不多还是跟往常一样的年纪五十名左右。
      
      苏夏呢?
      
      许妍秋看完自己的,打算替苏夏也看看这次月考的成绩如何。
      她在查找框里输入了苏夏两个字,点击“确定”。
      
      页面跳转出现的时候,许妍秋看到的瞬间,慢慢张大了嘴巴。
      
      学校老师办公室里,校长爷爷亲自过来问,“这次月考的排名和成绩都是仔细检查过的吧?”
      “这是当然,高三的第一次月考,我们也都是很重视的。”老师们都拍着胸脯保证绝对没问题。
      校长爷爷看了看系统里显示的排名,“学生,只要努力都会有回报的。”
      
      教学楼下的电子屏上,年级第一名:章楠、刘敏尔、谷雨新。
      长年占据年级前三名的同学,这次挤到了一起。
      然而并没有结束,年级第一名还有第四个名字出现:
      
      苏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顾予弈搜索:青春期的女孩子要怎么对待?在线等,也不是很急。
    苏夏搜索:二十多岁的大叔要如何讨好?在线等,有点着急。
    顾予弈:大叔?不是大哥的吗?
    苏夏默默删掉大叔,换上:大佬。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Jingle Bells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