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穿书之厨神知青

作者:范江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菌汤

      一上午见两回,用不用这么频繁?再不待见他们也得应对,“菌子补身体,我挑常见的采点吃,也好早点把身体养好,早点回去参加劳动。”薛妙找的上山理由很是高大上。
      季淑问:“你不怕蛇?”
      
      薛妙疑惑眨眼:“团里不是在这片外围挖沟洒了厚厚的雄黄粉了吗?我都闻到味了,季淑同志你鼻子不好,给人看病不受影响吗?”
      
      噎得季淑无话可说。有人替她找补回来,扫了一眼薛妙后背满满登登冒尖的一篓子菌子,顾宇宁开口吩咐:“这哪是一点,这么多你怎么吃得完?吃不完的送到你们连炊事员那,晚上给大家煮菌汤喝,行了别嘚瑟了,赶紧下山去吧。”
      
      薛妙只能听令,怏怏下山,甩在背后的两根大辫子看起来都跟人一样没精打采。顾宇宁眼底含着笑,季淑心里不由添了份醋意,“你好像挺关注这个小知青的,她昏迷时还专门过来看了两回。”
      
      顾宇宁微微有些诧异,开口解释:“这些知青都不容易,好些都像她一样小,一下子给扔到大山里,不懵才怪,自然要重视一些。”说完低头直视季淑,诚恳道:“其实我最应该感谢你,有你在咱们团知青的伤亡率在全师是最低的。”
      
      季淑脸上浮起红晕,“那是我应该做的,”说完不自然地转身继续往山上去,“我们得快点,你爷爷治腿的膏药就差几味配药,如果我们今天运气好兴许全都能找到。”
      “好。”
      
      下山的薛妙边走边回味刚刚三人碰面时的情景,季淑比起今早刚醒时,态度又有些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顾宇宁在场的原因。
      
      都一起上山了,这两人之间难道现在就有苗头了?不过顾宇宁跟未婚妻还没彻底了断呢,军人婚恋状况都写入档案,对于顾宇宁有未婚妻这件事,不信季淑不知道。薛妙突然回过味,眼底冒火,季淑想当小三,还把她当小四、小五防备上了,吃饱了撑的,跟你们抢破猪蹄子,不有病吗?薛妙只气了一会,下山途中发现一颗青柠檬树,立即又高兴起来。
      
      至于用采来的杂菌给知青们加顿餐,她不是小气人,当然不会排斥。下了山先去二贵家用两块糖跟二贵奶奶换了一大捧南瓜叶子并一把小青椒,福德居不是什么东西都有,何况她怎么会大拉拉地从福德居里拿东西出来跟人分享,薛妙决定以后示于人前的东西都要在身边能找到来处。
      
      一连炊事员老丁刚给干活的人送完饭回来,叼了根自己卷的旱烟坐在马扎上歇晌,见薛妙过来,眉头一皱:“你们休病假的不提前来知会一声,现在没饭!”
      
      “丁班长,我吃过了,我是来送菌子的,团长说让你晚上给大家煮杂菌汤喝。”薛妙说明来意,结果人家老丁连团长的面子都不给,垂着眼皮,看都不看那篓菌子,“不做,收拾菌子费死劲了,喝点咸汤不行啊,哪来那么多花样?”
      
      “那我来帮您处理菌子吧。”老丁没吭声,薛妙就当他默认了,自来熟的找来小板凳跟大铝盆,坐那开始干活。
      新鲜的菌子上带着泥土跟草根,菌伞又娇贵,水洗洗不干净,确实不好处理,大老爷们自然没那个耐心来一个个挑拣,薛妙有窍门,南瓜叶子上有倒刺,拿来处理菌子轻柔不伤菌肉。
      
      老丁起初没当回事,慢慢眼神不受控制,把注意力放在薛妙的手上,这小知青双手分外灵活,拿着南瓜叶子半分钟不到就把菌子上的脏东西刷干净,一会功夫铝盆里已经铺了一层,他虽然做饭不行,可眼力不差,这姑娘一看就是个行家,起了谈兴:“你这小姑娘在家没少干活吧?”
      
      薛妙抬头脆声答道:“我爸在沪市第一毛纺厂食堂工作,我爷爷以前在赣省农产品收购站专门负责收购山笋、蘑菇,我的手艺都是跟他们学的。”
      
      “哦,那肯定会做饭了,要不今晚你露一手给我瞧瞧?”老丁直觉这小知青肯定家学渊源不只她说的那么简单,现在好多以前的大厨都委身在工厂、公社食堂不敢露头,这姑娘保不齐也是那些人的后代。
      
      薛妙没有不答应的,烧顿大锅饭露点小手艺,一来可以跟老丁套个交情,二来在领导那里可以留个名,现在虽然连队后勤只配三个人,司务长、采购员跟炊事员,人员满了她挤不进去,一旦以后有机会呢?让她跟大部队一起干活是严重浪费,在后勤工作才是双赢。
      
      老丁是个北方人,老兵油子一个,原先在蓉城当兵,脾气火爆得顺毛摸,一下午功夫,薛妙给他卷了两回烟,聊高兴了,已经自动把薛妙当成自家小辈,称呼都变了:“大侄女,跟你说实在的,我最不爱做饭了,我更想给团里喂猪,领导非说我力气大,喂猪是浪费,上山送饭就得我这么样的。同样是喂饭,你看猪吃得多欢实,蹭蹭长肉,看着就高兴,再看你们这帮小年轻,吃我做的饭,跟吃药似的,干吃不胖,一点没有成就感。”
      
      薛妙:“……”哪里好像不对。
      牢骚发完,拍拍裤子上的烟灰,老丁招呼薛妙:“小薛啊,到点做晚饭了,走,跟我过去给你看看我一顿做多少斤米。”
      
      一连加上连队的干部一共一百零八个人,晚饭按四两标准算,一顿饭要吃下快五十斤的口粮,老丁把米过了一遍水就要往巨大的铸铁窝里倒,薛妙讶异地问:“您就洗一遍?”
      
      “不然呢,洗多了营养都洗没了。”
      怪不得早饭时,光她饭碗就检出三粒砂子,这老丁做饭跟后世食堂大师傅如出一辙,是黑暗料理界的鼻祖,薛妙抢下洗米的盆,“您帮我打水,我再淘两遍。”
      
      老丁笑,“嫌我洗不干净?”还挺有自知之明,再开口把薛妙也气乐了,“跟你说,人没事得吞点砂子,你看鸡就爱捡石子吃,有助于消化。”一连的人现在牙都好好待在嘴里真是烧高香了。
      
      好不容易米里的砂子清干净了,给米加水又出问题了,老丁做饭米跟水的比例都快三比一了,早饭那顿二椅子粥原来是这么来的,边倒水老丁边解释:“五十年代末那会,为了多出饭我们绞尽脑汁多放水,现在比那时条件好,我就少放点。”
      
      “多出饭那也是因为水多,这样做出来的米饭根本不顶饿,吃起来口感也不好。要不今天咱少放点水试试?”
      老丁点头,嘴里却不服:“你们大城市来的就穷讲究,我跟我媳妇从小是喝糊涂粥长大的,就爱吃这一口黏糊糊的。”爱好跟没牙老头一个样,苦了全连人陪他喝糊涂粥。
      
      米饭出锅后,轮到薛妙做菌汤,新鲜的菌子不需要过度料理,一点点姜末,一点点盐就足以,喜欢香菜的可以自己撒点,不用久煮,热水一滚鲜味自然就出来了,上好的山泉水配爽滑的菌子,是大自然馈赠给人类最鲜美的滋味。
      
      从老丁储备里抠出一点猪油,青椒薄油锅里一过,一盘炒杂菇也利索齐活。贴了一层淡淡油光的菌子一盛出来,老丁忍不住先吃了一口,滑溜溜的菌子下肚陶醉得眼睛都闭上了,竖起大拇指:“太鲜了,比我做得好吃多了。”
      
      薛妙没敢怼新任丁大叔,只敢心里嘀咕:咱俩不是一个重量级,况且服务的“对象”也不一样。
      
      干了一下午活大家都饿坏了,急冲冲奔向厨房,跑在最前面的男知青猛地刹车,吸了吸鼻子不确定地开口:“一定是幻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时代不同了,男女平等了,女主得先有点事业,再谈恋爱,男主出来晚点,戏份绝对不少,本文甜宠~
    文稍稍慢热,我争取不写飘,觉得还行的话,麻烦收藏养肥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