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很甜

作者:衾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未婚夫

      原来不是霍远澜,唐球微微松了口气,可放松过后面对这样的场景情不自禁的就有些娇羞——认真说起来,面前站着的这位学长费宏晟可以算是她人生中正儿八经的第一个‘暗恋对象’。
      
      那是在两年前大二的时候,学校组织的一次实地考察。其实说是学术上的实地考察,实际上却是学校奖励学校优秀学生组织的一场旅游,他们所谓的‘考察山峰地质’,其实就是去爬山,所有人都带着游山玩水的心态去的。
      
      专业的爬山设备,按理来说不应该有什么意外,但有的时候就会有人变成倒霉鬼,那一次就是唐球。虽然说工作人员给她系好了所有的安全措施,但在爬山的过程中锁扣居然开了,唐球发现有问题的时候已经悬挂在半空中了,吓的完全僵硬的攀着岩石,大眼睛里蓄满了眼泪的连个大气都不敢喘,就在这时候,她头顶的学长费宏晟发现了唐球困难的处境,临危不乱的救了她。
      
      就因为这个,唐球非但不觉得自己倒霉,还觉得自己很是幸运——她因此认识了费宏晟啊。
      
      说起费宏晟,是学校里公认的校草。比她大了一届,外表一表人才丰神俊朗也就罢了,偏偏不管是为人还是学业都是极好,可以说是典型的颜值智商并存的高等人群。几乎是半个学校少女的暗恋对象,唐球喜欢上他实在是太正常了,甚至可以说,那天过后唐球的视线就离不开他了。
      
      她跟着很多女生一样,故意跟费宏晟选修一样的课程,上课的时候偷偷打量他。
      费宏晟是学生会会长,每当他参与编辑的校周刊都会有剪报,唐球都会偷偷的保存了下来。
      甚至从来不参加学生会的唐球,也笨笨磕磕报名了费宏晟所在的网球社......
      
      少女的心思单纯直白热烈,即便尽量想掩饰,也会被熟悉的人轻易的发现端倪。那个人就是跟唐球从小玩到大的许一夙,她观察了几天唐球诡异的行径,心中顿时有了数。
      
      正当唐球被心中第一次汹涌而来的感情折磨的受不了,要去找费宏晟吐露心声时,许一夙幽幽的过来,直白粗暴的把唐球‘绑架’到费宏晟所在的摄影社窗外,逼着唐球看了一下午费宏晟的所作所为——
      
      费宏晟摆弄着摄像机,为一个又一个的女孩子拍照,阳光下的美少年跟每个人相处都温柔妥帖,和煦如春风。唐球一开始欣赏的颇为陶醉,但看着看着,心中却不禁有些觉得不对劲儿。渐渐的,她明白了许一夙想让她看什么——
      
      “他对每个人都一样。”许一夙在唐球耳边轻轻的说:“对你温柔,对别人也一样,球球,醒醒吧,你不会是特殊的那一个。”
      
      费宏晟看似彬彬有礼,和每个学校都会有的那种优秀学长一样,但接触下来,就会发现他对待别人就像是对待一根根木头,全都一视同仁,毫无差别。他明明对你笑,再跟你说话,但你却能清晰感觉到他周身全都是隔膜,没人能进的去。
      
      唐球没发现,只是因为她掉落自己臆想的温柔陷阱,被蒙蔽住了双眼,没想发现罢了。
      
      “球球,这种男生不适合你。”许一夙难得温婉的语调听的唐球想哭:“他心思和防备心都太重了,你这么单纯,是应付不了的。”
      
      唐球不自觉的绕着手指,欲哭无泪:“夙夙,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
      
      “哼,我闲着没事儿观察他么?”许一夙冷哼:“还不是看你喜欢。”
      
      “女孩子就是用来疼的。”许一夙拨了拨头发,面对唐球可怜巴巴的眼神无动于衷,慢悠悠的解释:“想费宏晟这种男生,别说疼你了,你驾驭不了他以后有的是苦吃。那些外表花红柳绿的甜蜜温柔有什么用,比起来这种心思深沉的中央空调男,你就适合找一个只对你好的冷面煞神。”
      
      “那万一......”唐球依然是有些不甘心:“我还没有跟他表白,万一他能接受我呢?”
      
      “我去,小球,我怎么没发现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自信呢?”许一夙柳眉一条,一双美眸划过一丝戏谑,拿出手机调出几张照片给她看,冷声哼道:“瞧瞧这几个,不是全科满分的学霸就是多才多艺的系花,全都喜欢费宏晟你知道么?你竞争的过谁?”
      
      唐球看了一眼那照片上的那几个女生,个个唇红齿白花容姿色——唐球瞬间被刺激到了,崇拜的看了一眼什么情报都能弄到的许一夙,乖乖的打消了自己对费宏晟那点心思了,之后两年也没在想起过。
      
      即使有的时候在课上遇到费宏晟,虽然不能做到完全的心如止水,但至少不会每次都小鹿乱跳了。你跳什么跳,你既没有那些姑娘好看费宏晟也不喜欢你,有什么好跳的!
      
      此刻唐球也在这么默默的念叨着,面对着已经是研究生的费宏晟还是习惯性叫学长:“学长,你找我有事情吗?”
      
      “怎么这么客气?”费宏晟笑了笑,俊朗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清爽:“想拜托你一件事。”
      
      “好啊。”还没问什么唐球就下意识的先答应了下来,然后才发现自己的不妥,顿时尴尬的脸都红了,磕磕绊绊的又补充了一句:“那个,什,什么事啊。”
      
      费宏晟看着她可爱的样子,眼神不易察觉的柔和了一些,拍了拍背着的相机:“我们有个活动,摄影比赛,比人像拍摄,你当我模特好么?”
      
      “啊?”模特?唐球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不好意思的想要拒绝:“那个,我不怎么拍照的。”
      
      “没关系。”费宏晟笑了笑:“我会教你摆姿势。”
      
      被费宏晟拍照,真的是很诱惑的一件事情啊,可唐球想起了许一夙的警告,犹豫了一下还是找借口推脱:“我真的怕害你比赛输了。”
      
      她这么不自信的样子让费宏晟忍不住皱了皱眉,实话脱口而出:“怎么会,你很漂亮。”
      
      唐球一下子愣了,呆呆的看着费宏晟,费宏晟也难得说话这么直白,一时间也有些不好意思。正在两个人面对面僵持的时候,天色一下子阴暗,周身莫名其妙的安静了下来,温度下降——
      
      就好像有人盯着他们两个发射寒冰光波一样,强大的气息让人无法忽视,唐球浑身起了鸡皮疙瘩,猛地抬头越过费宏晟看向前方——果然是只有霍远澜能有这么强大的‘感染力’,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正靠着车站着,姿态明明是闲适的倚着,身上的气质却仿佛冷冽到零下温度,鹰一样锋利的双眸好像汪着一抹冷泉,发现她看过来了,远远的回望一眼都下意识的让唐球背脊发麻。
      
      “球球?”费宏晟敏锐的发现她变的不对劲儿,好像一下子紧张了不少,忙问:“你怎么了?”
      
      唐球张了张嘴却没回答,她眼睁睁的看着霍远澜在她的注视下走过来,站到费宏晟的身后,唐球强笑着说:“远、远澜哥......”
      
      费宏晟猛地回头,这才发现自己身后站了一个人,而这个人身上的气场......费宏晟也不由被冻了个哆嗦。霍远澜压根一个眼神都没给他,无动于衷的走到唐球旁边低头问:“还有课么?”
      
      这都快六点了,怎么可能还有课?唐球只好摇了摇头。霍远澜看着她红肿的左脸,冰冷的眼睛有了一丝温度:“疼么?”
      
      费宏晟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完全被人忽略,仿佛他是空气一样的感觉,神色不由得微微一变:“球球,这是?”
      
      “球球?”霍远澜玩味的重复了一遍,依旧一个正眼没给他,只是伸手揽住了浑身僵硬的唐球,一向清冷的声音含着几分戏谑和挑逗:“球球,你给他介绍一下,我是谁?”
      
      人来人往的过路学生不多,但都偷偷的往他们这边有两个大帅哥的地方瞧一瞧,却没人注意到唐球苍白的神色:“他,他是......”
      
      她下意识的想说‘哥哥’,但又说不出口——谁家哥哥会揽着妹妹的腰态度这么暧昧的?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霍远澜变的异常的邪肆,唐球感觉他扣着自己腰间的大手一紧,几乎是强迫着唐球更靠近她一些,声音隐隐带着一丝怒气:“你不愿意说么?”
      
      霍远澜问着,这才抬头看了表情愠怒困惑的费宏晟一眼,轻笑:“你同学好像很好奇。”
      
      “不如......”他轻轻托起唐球的下巴,冰冷的指腹轻抚着唐球的浅粉的嘴唇,眸色一暗,低头亲了上去。
      
      这下子不用唐球说,费宏晟也知道他是谁了。霍远澜亲上来的瞬间唐球脑子‘嗡’的一声,直感觉眼睛一花天旋地转,她下意识的要伸手推开霍远澜,但没等动作霍远澜就轻飘飘的离开了她的嘴唇,这个暧昧至极却又轻飘飘的吻不过是须臾之间,却毫无疑问的宣示了主权。
      
      费宏晟脸色有些难看,僵硬的问:“唐球,这是你男朋友?”
      
      “不。”霍远澜整理了一下西装领口,淡淡的说:“准确来说,是未婚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