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姬她撩完就怂

作者:晏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蕴备四时

      湘辰咽声一顿,通红的眼睛望着吉祥:“你说什么?”
      
      “把古筝弄坏的人,是小禾啊。”吉祥的瞳仁清清明明,“姐姐想,假设吕婆子动了手脚,要么是故意的,要么是无意的。看琴损坏的样子,定是摔到了地上才会如此。
      
      “如若吕婆子有意为之,那她摔琴后何必再捡起来放回琴台,以致被人发现,直接走掉不是更省事吗?如果是她无意从琴台上碰掉的,那么宽的琴台,没有极大力气,怕是不容易办到吧。”
      
      湘辰被这番环环绕绕的推论惊住,连哭都忘了。
      
      吉祥的两片小唇直直抿成一条线,做了个怪脸:“古筝不是轻巧物,小禾图新鲜,第一次抱没估好份量,滑脱了手。闯了祸害怕,灵机一动想找人背锅,忙忙躲到暗处,等人接近琴台就跳出来指认——啊,二嘴婆婆也是运衰。”
      
      湘辰没因吉祥的逗趣话发笑,蹙着哀怨的眉尖:“这……说通也通,但无凭无据……”
      
      “小禾砸到脚啦。”吉祥歪头抵在手掌上,吐了吐舌:“没看她一直站在原地没动过么,稍稍一错步,左脚是虚浮的。”
      
      湘辰恍然,继而又皱眉:“这丫头太没规矩,你刚刚为什么不说?”
      
      吉祥道:“二嘴婆婆太霸道,杀杀她威风也好。小禾她,是大夫人派来的,虽说伺侯着咱们,但在府里的时间到底比咱们长,她既有心计嫁祸,你当着别人的面数落她,怕会心生怨怼。嗯……晚些时候姐姐隐约透个口风给她,让她明白姐姐清楚这件事是谁做的,谅她无心之失,以后的日子会好过些。”
      
      湘辰用看稀罕物一样的眼神注视她,半晌,在小女孩头顶摸了摸,“你比我还小一岁,怎么想得这样多?”
      
      吉祥笑笑,生存可比茶艺难多了。
      
      一偏头看见筝上的琴铭,吉祥好奇道:“姐姐这把筝叫‘半缘’?听说松风馆有位厉害的修琴师,姐姐师出于此,兴许能修好的。”
      
      湘辰的眼睛又湿了,自语道:“修得琴,修不了命,我与它就像这名字……终究只有一半的缘分。”
      
      吉祥惊奇地望着她。此琴虽然有损,还远不到不能修复的地步,怎么湘辰眼里话里,都有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她回想自己不小心跌过的茶盏,除了心疼,好像没有想随之而去的冲动。果然五音十二律通天下大情,非凡夫俗女能够领会啊。
      
      湘辰一天没吃下东西,吉祥也不好意思多吃。晚饭时候,吉祥心不在焉地扒碗里的米饭,偷眼看窗边空抚断弦的痴女,不敢打搅她,神思不觉飘到别处:
      
      不知穆良朝这时候在做什么?
      
      穆良朝此时,正与弟弟陪卫氏用膳。
      
      天边斜晖未尽,水荷绢灯已燃上了,堂中一张香楠如意卷鳞纹方桌,卫氏居于主位,两兄弟坐在对面,不以乖巧形容,但学童面对教书先生,也就是这般神态了。
      
      穆澈拢袖为伯母夹菜,卫氏问:“最近在忙什么?”
      
      “新得了一帙古本,这几日在臻选抄录。”心知伯母对这些不感兴趣,穆澈答了一句,目光转向身边:“子温,多吃些。”
      
      穆温眼望碟中菜,嘴角不着痕迹地偏离一分。
      
      果然卫氏并没被引开注意,对穆澈道:“伯母知你志在编书,也不是唠叨,可日日住在书斋不是长法,那诺大东厢是叫你空着的?姑娘们进府几日了,你可看过一眼?”
      
      “这几日不得空……”眼见伯母又要瞪眼,穆澈改换口风:“侄儿明日便见。”
      
      “咳。”穆温漏出一个音,身侧一个眼神飘来,他视若无见,神情正经极了:“吃了道菜有点辣。”
      
      是吃了道“幸灾乐祸”吧。
      
      穆澈伸手往弟弟背上拍两下,穆温永远笔直的背脊难得一弓,口中却淡若无事:“兄长是该上心,爹留下的字笺怎么说来着?”
      
      “对,这不单是我的意思,也是你爹娘的意思。”卫氏被提了醒,“你爹怎么留的话,阿澈说一遍听听。”
      
      雅澈的眉眼多了分无奈,语声依旧耐心:“伯母,我记着呢。”
      
      卫氏不依不饶:“我不记得,你念给我听。”
      
      穆澈无法,“禅爵携游,不计归期。内事托嫂,娶亲随意。”
      
      穆菁衣夫妇俩走得潇洒,留下的字书更不羁,只十六个字,把什么都交代了。
      
      穆澈明白爹爹的意思不是催他成亲,是不知自己要流连山水到何时,怕期间两个儿子有了合意的姑娘,为全礼数误了好事,这才留下一笔。
      
      比起当年二伯离家,笺上只留一句“去也”,已是慷慨良多。
      
      只这“随意”两字也太过随意,双亲适意,他颇失意,大伯母得了金科玉律,连到寺中上香求的也是早日抱上侄孙儿,弄得他难驳心意。
      
      哦,旁边还有个看热闹得意的。
      
      “爹娘的意思与伯母苦心,澈儿都明白。”穆澈的笑意在灯烛下拟比春风,“下月是子温生辰,往年混过也罢了,冠礼可是大事。”
      
      卫氏闻言立即郑重起来。穆温坦然接过引来的祸水,落箸道:“前日十一还与我说,老太君爱热闹,念叨着要为我操办个生辰宴。我如何敢劳动老太君,谢辞了,此事自然由伯母做主,亦不敢过分劳动,还请从简罢。”
      
      卫氏知道她这小侄儿性情冷,凡事不喜张扬,连平日穿着都是十年如一的素衣,送去的亮眼衣衫从没见他穿过。
      他爹娘不在家,这等大事不能尽听小辈的意思,一转念的功夫,规制、礼乐、宾客诸事已在心里盘算开了。
      
      却听穆澈道:“冠者礼之始。礼至周始,如今虽有式微之相,我穆家不可不慎。当简,但不能过于简陋,伯母,此事由我来办吧。”
      
      男儿成年时应由父亲在宗庙加冠,礼宾取字,拜赞谢姑。若父亲不在,当由兄长代劳。
      
      卫氏看着风骨端方的卓清新侯,其实他比弟弟不过大三岁,已成处事练达之人,可从容地应对一切事务了。
      
      卓清府的孩子,都是这样早早就懂事了。
      
      “也好。”卫氏掩住心神,随即又想起什么:“阿温这个年纪,也该着意寻一门好亲事了。”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一人往伯母碟中夹了一块煨鳗,默契无比道:“吃饭,吃饭。”
      
      卫氏戴的一对翡翠葫芦耳坠静止,突又摇晃起来:“你们嫌我啰嗦了?”
      
      “不敢,不敢。”
      
      入府数日后,姑娘们终得侯爷召见。
      
      头一个是司书,再然后是司琴司棋,吉祥满心慌喜等了几日,投石入水的涟漪却渐归平淡,始终没有听到叫她去前院的消息。
      
      她惟有整日缠着湘辰问:“姐姐姐姐,你见到的侯爷是什么样子的?”
      
      湘辰也只见过穆澈一次,清弹一曲,略回了几句话便回来了,把能说的都说了:俊逸雅方,流光高矜,远观像照在高山雪顶的阳光,又似空谷净泉映出的虹彩,刚觉得有一分不可及,一旦说上话,又是随和无比的……
      
      还有什么呢?哦,被他盯着超过一息,绝对要脸红。
      
      吉祥望梅止不住渴,更焦躁了,湘辰被问得烦,也有些疑惑:她们四个一同入府,侯爷三个都见了,为什么迟迟不见吉祥?
      
      何宓腹有诗书,形容起来更为贴切:蕴藉而备四时之气,妙绝以倾名少俊流。
      
      吉祥不喜这种虚无飘渺的话,还是更喜欢湘辰说的:他的声音很好听,他长得很好看,他身上有淡淡的书墨香。
      
      然禁不住深挖一分的愿望,吉祥追在何宓身后问:“侯爷与姐姐都说些什么?”
      
      何宓自从见过穆澈,气色都变好了,手捧一卷诗集,遐想含笑:“也没什么,不过论两晋六朝的诗,侯爷高才,总是述出奇论,使我受益良多。”
      
      转头看到皱成一团的小包子脸,何宓被逗笑了,拿卷首轻敲吉祥的头,轻声细语地安慰:“你莫急呀,总会见着的。”
      
      琏瑚提着一个食盒走进院子,看见两位姑娘说笑,眉眼弯弯地走来。
      
      “大夫人那儿做糕点,熙月姐姐送来几样请姑娘们尝,还说喜欢什么便去告诉她,再给送来。姑娘,我还特地要了你爱的水粉汤圆呢。”
      
      琏瑚是吉祥身边的,一笑起来眼如新月。吉祥却哪有半点吃的心思,揭开食盖看时,里头装着软枫糕、青玉团、云苏片几样点心,另外除了水粉汤圆、红莲银羹,还有一盒装了四五样松糖果脯的攒心捧盒儿。
      
      吉祥把最后一样捧在手里,半明半窃地看看何宓。
      
      司书姑娘忍着笑,吉祥便如同被允许贪吃的孩子,抱着满盒糖果找独苏去了。
      
      独苏正在房里摆棋局,落子声一断一续,敲破檀上醒神炉香的烟缕。四间上房数这屋里头素净,一色的紫檀什具,满目纱幔苍青。
      
      独苏不食甜,专注于自攻自守的游戏,明白吉祥献殷勤的目的,头不抬道:“侯爷啊,他输了我两局棋。”
      
      吉祥睁大眼睛,一瞬有应该肃然起敬的错觉,追问:“然后呢?”
      
      独苏静静看她,“赢了棋,还要什么然后?”
      
      “……”
      
      吉祥有苦道不出。行行行,你们都是吸风饮露不食烟火的小仙女,我自己吃糖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又是没见到心上人的一天,宝宝委屈但宝宝不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