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姬她撩完就怂

作者:晏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审迹断狱

      事情比林小成预想中闹得更大,同时出乎意料的,还有宁悦玄的反应。
      
      按说大人向来对卓清府一人一物恨得牙痒,林小成揣不清哪里出了错,但马屁拍在蹄子上是肯定的,不敢多说,翻来覆去一句:“属下失职。”
      
      “你不是失职,是该死。”
      宁悦玄狭扬的眼角扫过他:“依我看,你是想回到那暗无天日的地界,烂到老死了。”
      
      林小成一颗心好像掉进了冰窟隆,他死也不想再回狱牢看犯人了,猛地伏地磕头:“属下该死!属下该死!求大人再给属下一个机会!”
      
      宁悦玄在磕头声中从容品茶,他不叫停,林小成也不敢停。等段澄进来的时候,林小成身前已聚了一滩碗底大小的血迹,人处在晕厥边缘,仍是一叩一震响,不住呢喃“属下该死”。
      
      段澄深知大人心性,万万不敢劝,移开眼盯住自己的脚面:“大人,倚南庄学子的口录齐了。”
      
      宁悦玄拂袖起身,“去验尸。”
      
      走到厅门时他顿住脚,头也不回道:“滚去鹅子路跪着,什么时候查出凶手,什么时候起来。”
      
      段澄的心猛跳一下,寻常在那上头跪半日膝盖就烂了,缉凶少说也要十天半月……小成这双腿岂不要废了?
      
      看着地上那个的可怜相,段澄忍不住开口:“大人这……”
      
      宁悦玄冰冷地看他一眼,“你第一天跟着我?还是觉得自己叫段澄,断丞的饭碗就丢不了了?”
      
      初夏的天气,段澄额角的冷汗说下来就下来了。
      
      林小成连连道“谢大人”,晃悠了几下子才挣起身,要去外头跪着。
      
      宁悦玄:“我叫你起身了吗?”
      
      林小成恍惚了一阵儿,扑通一声直直跪下,一挪一蹭地膝行而出。
      
      停放青冉尸身的偏舍,仵作与宁悦玄的心腹方舴已经等在那儿,尸体在这个季节存不住,屋里散出腐败的气味。
      
      两具白苫裹身的女尸并排放在长台上,宁悦玄朝佛龛上瞥了一眼,隔着手帕子查看姻玉儿颈上的伤口,神情有如风石:“从昨天那个到今天这个,把你们手头掌握的消息,一条一条说给我听。”
      
      宁悦玄还不是大理寺卿的时候,尝破京畿多起离奇凶案,这三人都是一路跟随的,知晓大人查案的习惯,于是从方舴开始,将收集查访的资料条分缕析地道来。
      
      “四月初一傍晚,青冉的尸体在四艺塾后山被发现,发现人是学子邱秋。据书庄的学生说,后山有一片青冉亲自种的花圃,她在每日午休后都要过去看看。当天申时左右开始下雨,穆夫子迟迟不见人回,申时三刻派人去找,这才发现青冉遇害。
      
      “她身边没有雨伞,周围没有明显的脚印痕迹,遇害时间应在雨前,根据最后一人看见她的时间,死亡时辰在未时二刻到申时之间。身上无明显挣扎痕迹,无中毒与迷药痕迹,是利器贯穿脖颈致命。
      
      “再有就是今早上发现的姻玉儿,死因与青冉相同,死亡时间……”
      
      仵作接口:“很新鲜,最早不超过卯正。”
      
      段澄道:“卯正是书庄晨读的时间,小人取录了诸人口证,当时大家分三班温书,有三个学子未到,一个是原侍郎家的二小姐,当日赖床起晚了,还有两个或请病假或家中有事,凶案发生时间皆有人证。
      
      “而之前青冉案发生时,也正是书庄的课时,没有哪个学子落单有疑。若说外人作案,这两日不过几个送柴米日用与送冰的伙计来过,都是熟面孔——”
      
      段澄突而不说话了,他之前竟忽略了这点端倪:“眼下还不到盛暑,送冰做什么?”
      
      方舴随口道:“你不知穆夫子怯热,立夏前后总喜吃冰镇的……”
      
      段澄瞪大眼晴看着他,方舴意识到自己说滑了嘴,狠狠咬住舌尖。
      
      屋中一瞬安静得反常,不用送冰,温度己降至冰点了。
      
      仵作为免连坐,挪脚向外蹭了几步,离这两个作死的人远一点。
      
      好在宁悦玄专注地检查尸体,似无留意。
      
      方舴毕竟打小跟着公子身边的,缓了缓神思,干咳道:
      “那个、两起案子发生的时候,正好是书庄学生的课时,早一点晚一点,大家的嫌疑都不至排除得这么干净,就好像有人故意要书庄撇出干系,难不成这是巧合?”
      
      段澄觑见大人没反应,胆子也壮了起来,顺着方舴的思路想:“会不会是书庄某个女子与这两人不睦,便买凶杀人……”
      
      “老兄。”方舴仿佛看见个奇葩,“什么深仇大恨值得这么大费周张,且不说姻玉儿,青冉姑娘的人品有口皆碑,即使旁人不知她御前的身份,到底是穆夫子身边的人,吃了熊心豹子胆呐?”
      
      “老兄。”段澄学他翻个白眼,“那只能说你太不了解女人了。”
      
      方舴冷笑:“断丞大人而立年纪,现下可有一妻半妾?”
      
      段澄轻哼:“方少爷烧火棍笑高梁杆,还不是光棍一条?”
      
      两人说说又下了道,宁悦玄头也不抬:“你们要不要滚出去?”
      
      方舴和段澄同时噤声,嘴巴抿得比针缝还严。宁悦玄凝视姻玉儿脖颈的伤口,“这创口,是不是比头一个粗糙一些?”
      
      仵作忙答:“是,根据大人的提醒比对了伤口形状,基本可以认定是茶坊通用的夹炭长箸,不排除第二次换了另一把相似的。”
      
      宁悦玄眯起眼,“杀人工具一样,方位力度也一样,都没被侵犯……”
      
      “是……”仵作刚说了一个字,被方舴拉了一把,这才意识到大人不是在问他,而是自语思考。
      
      屋里屏息无声,就见宁悦玄目光偏移,停在姻玉儿的耳坠上。他的鼻尖靠得极近,仿佛下一刻就要亲上尸体的脸。
      
      纵三人见多了宁悦玄诡异的查案方式,背上也不由起了一层寒粟。
      
      不知几许之久,宁悦玄森森笑一声,直身骂句“蠢材”,扬声道:“叫那混帐东西滚起来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