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姬她撩完就怂

作者:晏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波澜再起

      茶杯在枫木地上跌成几瓣,侧旁的琼瑰垂眼屏息。
      
      卫氏晚饭本就没吃什么,听了耳报,愈发气得肋下作痛,扳着桌角道:
      “上一回说亲见那丫头自己摔了茶盏,我没当真,难道回回都是无影的事?一句抵得十句——余下的都由眉目传情了吗?一个姑娘家不臊面,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
      
      琼瑰知道夫人的气是因青冉一事迁怒而来,熙月被派去照顾大小姐了,案件被那经年的冤家接手,余下的还不知怎样。府里丫头知道个什么,偏挑此时来点眼。
      
      琼瑰缓着声道:“也兴许是得脸的一时高兴了,也兴许是没得脸的一时眼红了,后院里拈酸拌嘴顾前不顾尾的,夫人莫要气坏了自己。”
      
      依卫氏平常的脾性,必要即刻将人叫来问个清楚,眼下有大事未完,她自气了一阵,怒容慢慢消了些。
      
      琼瑰见夫人松动,赔笑道:“夫人从前眼盼着大公子收一房纳一妾的,如今身边真有了人,也不算是坏事啊。”
      
      卫氏叹了一声,眼底露出一片疲惫:“你懂什么,阿澈是侯府长子,如今承了爵位,这一府兴衰都在他身上,妖姬美妾误人的事还少吗?老三夫妇做起甩手掌柜,我如何能不睁眼盯着?”
      
      琼瑰点头称是,话了几句,服侍卫氏洗漱睡下。
      
      未想一夜难宁,第二日风波再起——倚南书庄又死了人。
      
      这一回的尸体出现在北城最热闹的长街上,用草席卷着扔在萃香楼前头,苦得酒楼老板连叫晦气。
      
      死者姻玉儿,是书庄求学二年的弟子,前天向书庄请假回家为祖母祝寿,出了事才知她并没有回到家里。
      
      这女子家中原有些龃龉情况,她是外性寄养在京城缙绅之家,当初求学时与本家小姐一同入考,穆夫子择才情不择家世,只选了姻玉儿。
      
      此后,那本家主母便不大待见她了,零用花销一律免去不说,这半年连学脩也扯扯拉拉地拖延,幸得穆雪焉宽怜,才容姻玉儿一席之地。
      
      是以她回不回家拜寿,那家人根本不理,也不曾打发人到书庄问一问行踪,到今早出事,反到书庄哭闹。
      
      先前青冉之事尚能压住,如今四艺塾连失两命,各家父母都堵在外头要接女儿回去。
      
      大理寺则以问录兼保护之名,将几十个姑娘扣在庄里不放,内外不可开交。
      
      又有陈儒腐生翻出旧年的黄历,道女子办学馆本就是异想天开,如今怎么样?果真酿出事端了吧,说不准凶手便是书庄的同窗,谶了“妇成悍匪”之言——隐有十年前沸议之势。
      
      “公子,是不是有人冲着四艺塾来的?”洛诵清早得了消息,赶紧禀报穆澈,等他拿个主意。
      
      穆澈披薄衫站在廊下,手抚阑干:“还不好说。死因与青冉相同?”
      
      洛诵道:“是,利器刺穿脖颈,留下两条对称的血痕,与之前——”
      
      他耳廓忽而一动,再想收声来不及,院墙外传来盘子落地的声音,几块糯团糕滚进院门里。
      
      一角曙色纱裙若隐若现,洛诵皱眉心想,这姑娘听墙角的毛病真要不得。
      
      转眼却见公子沿阶而下。看到院外那捡糕点的委屈身影,穆澈轻叹一声,蹲身帮忙捡。
      
      “公子!”洛诵忙要代劳,被穆澈挥手止住了。
      
      “调两队府卫去四艺塾,有大理寺的人在,只在外围暗处看着,不许与之冲突;瑨国公的小孙女与麟阳侯千金亦在书庄读书,拿我的手书请二府做个表率声明,暂压沸议;还要找一位开明大儒拨乱反正,去蔚清巷请东方先生。”
      
      穆澈信手捡起一枚滚了土的糯糖糕,放回吉祥端的白瓷碟,一面头也不抬地吩咐:
      “此刻我不能出面,叫犁然过去协理,一切以大理寺行事为准,不出格的都别分争。伯母得着信,必定要接大姐姐回来,大姐姐必不肯,叫琼瑰在旁劝着,大小姐十年心血不易,不可毁于一旦。”
      
      洛诵听着一连串的指令,忽然觉察,事态可能比他想像的更严重。
      
      可看着猝临不惊的公子,他又觉得有了主心骨,这天塌不下来。
      
      一条条记下,洛诵又问:“公子可有话带给大小姐?”
      
      穆澈静了静,捻散指尖的浮尘,“不用,她顶得住。”
      
      洛诵领命而去,穆澈这才拉起吉祥。
      
      小姑娘自方才伊始,一直低着头不吭声,穆澈往她低垂的长睫上看了看,适才沉着的口吻改换温声:“这是做给我的?”
      
      吉祥缓缓眨了下眼晴,眸光晶莹,却无泪。
      
      “昨日公子问茶镊的事,那是……杀人的凶器?”
      
      纯白无瓋的瓷碟颤了颤,穆澈知道她已经听见,鼻间应了一声。
      
      吉祥脸上失色,“青冉,是那日吹笛的姐姐吗?”
      
      穆澈抬手轻抚女子额角的花钿,她以往的经历他不得而知,至少在葭韵坊的五年,颜不疑和宋老爹把她保护得很好。
      
      好到但有风吹雨淋,便惹人心生惜怜。
      
      他轻道:“会抓住凶手的。”
      
      吉祥抬起头,注视着她的那双眼平和到极处,干净到极处,仿佛狂风骤雨过后,洗尽暴戾的万里青空。
      
      她听闻穆澈胃口不佳,早起送做了几样开胃小点送来,非是故意偷听。听到那些话的时候,她先是茫然,继而恐惧,然后是愤怒,最终出离了愤怒。
      
      ——什么人要拿茶具杀人,什么人非要杀人不可,犹其,是那样一个韶华美好的女子?
      
      吉祥细声问:“公子会抓到凶手吗?”
      
      穆澈在她头顶拍了拍,“此事由大理寺卿接手了,论断案,我不如他。”
      
      大理寺主审大堂空旷威严,林小成跪在地上,头顶“公正持衡”的黑漆大匾更具压迫。
      
      宁悦玄扣上杯盖,徐徐道:“卯时二刻发现的尸体,辰时初才带回,你当的好差事啊。”
      
      不坐审席不落惊木,轻飘飘的语气重于山海震慑。
      
      林小成被鲜红的袍角刺得眼疼,堂堂八尺男儿,竟流出冷汗。
      
      一年前他有幸得宁悦玄提拔,从一个小小狱卒连升三级,说不愿再晋一步是假话,谁嫌官高银烫手呢?他知晓宁穆旧事,便在北城发现那倚南庄学生尸体时有意拖延,欲传出舆议,丢了穆雪焉的脸来取悦上司。
      
      事情比他预想中闹得更大,同时出乎意料的,还有宁悦玄的反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耿直的下属不懂傲娇上司的心啊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