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姬她撩完就怂

作者:晏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自赏孤芳

      正厢离得瑶华苑不近,吉祥回去的路上极力小心避开地上雨迹,仍不免弄湿了鞋尖。
      
      穿过三道圆月门,隐约听见喧吵声,到院门外听得清楚,果然又是琏瑚和小亭拌酸吵嘴。
      
      吉祥听了几句进去,见除了自己和何宓的丫头之外,湘辰身边的小禾也在阶下的棋碑旁,挡在两人之间调停。
      
      何宓抱臂立在廊下,身着一条洗朱衬纱八裥裙,柳烟横眉玉逐面,新涤之桃一般的好颜色,看见吉祥回来,唤一声:“小亭。”
      
      “姑娘。”琏瑚看见吉祥回来,料定有了靠山,便越过小禾拉着小亭不让她走,脆声道:“这算什么意思,你敢背后说人,倒没胆子在正主面前说了?”
      
      小亭当即屈了眉头,推开小禾手臂,“你们两个欺我一个算什么?”
      
      吉祥鼓着脸过去,把琏瑚拉到自身后,眼眸弯弯,对廊上的娇面女郎道:“姐姐兴致真好,雨刚停就出来看戏了,只是简陋了些,旦生都没扮上呢。”
      
      汝瓷茶具砸了以后,吉祥反而出入正院无阻,那背后使手段的人心中必定大大不虞。果然不多久,小亭嘴里就没轻没重起来,何宓充耳听着放任不管,这形迹便对上了七八分,可惜没有实证,吉祥一时也揪不出狐狸尾巴。
      
      琏瑚嘴快,可比不上人家主仆俩的心机,闹起来总是吃亏。
      
      “雨刚停妹妹就回来了,大公子怎么也不留妹妹用膳?”
      
      何宓笑得大大方方,小亭在旁咕哝出主子的言下之意:“天天去得倒勤,还不是黄昏就回来,得意什么?”
      
      “的确没什么。”吉祥不急不切地微笑,“只是旁人连这点得意也捞不着。”
      
      她天生音软,内里气势十足了,表面上还是像撒娇。
      
      何宓自恃才高,岂肯让她,挑起眼尾道:“妹妹与大公子一日能说几句话?大公子才学博洽,胸有万壑,妹妹连诗三百都背不全吧。”
      
      琏瑚露出一脸稚气的懑色,吉祥拉住她,娇巧一笑:“我与大公子一句抵得十句,姐姐若不信——可也没机会印证。”
      
      别人既要撕破脸,她这儿有现成的对付秦子佩的经验。想起那套无辜遭殃的茶盏,吉祥的面色也不好看了,“读书是为做人,我的书不如你,至少知道好歹,不会背后捅人的刀子。”
      
      汝瓷白轴盏举世只有两套,一套被偷了出去,尚不知追不追得回,另一套……就这么毁了,虽不是她的过错,到底是毁在她的手里。
      
      那样后无来者的珍品,只因人情妒恨,就一夕断送了。
      
      何宓听出意思,眼中划过一抹短促的虚惶,未等说话,锦裀提着一个食盒进了院子,说是大公子晚上没胃口,可惜了菜肴,叫给吉祥姑娘送来。
      
      吉祥晃了下神,方才看着好端端的,怎么没胃口了呢?
      
      小亭不愤地咬了咬唇,高声问:“这是给四个姑娘的呢,还是指名给一个人的?”
      
      锦裀道:“大公子交代是给吉祥姑娘的。”
      
      琏瑚扑哧乐了,颠颠接过食盒,挽着小禾说:“去告诉湘辰姑娘,咱们晚上加餐喽!”
      
      适才小亭说话攀带上了湘辰,气得她打发小禾出来帮着琏瑚,自个躲在屋里生闷气。吉祥带着二人径回屋里,何宓的脸色阵青阵白,因小亭自取其辱的一问,瞪她一眼,猩红裙摆划一个满圆,也甩门进了屋。
      
      黄昏雨后的院落终于消停,东屋里扒窗子的玉楸看罢一回热闹,回头见姑娘还在摆局,吐舌想:就算外头开起了染房,自家姑娘眼里也只有黑白二色。
      
      她倒了一杯温茶劝独苏歇歇,转一圈眼珠,悄声问:“姑娘,刚刚听她们吵来吵去,那茶器……该不会真是何宓姑娘动的手脚吧?”
      
      独苏落下一子,歪头审一番局势,又拾了出来,抵着颔尖重新考量,散漫道:“她们吵她们的,与咱们什么相关。”
      
      玉楸想了一会儿,“吉祥姑娘得大公子喜欢,那厢眼馋也算了,咱们又没得罪她,得了大公子的赏,也不叫咱们一声。”
      
      独苏抬头看她一眼,“馋猫。”
      
      玉楸小脸红了红,揪着发尾嘟囔:“哪是为这个了……”
      
      正在这时,外头有人敲门,“独苏姑娘,前院给添了几样菜,我们姑娘请您过去一起用晚膳呢。”
      
      玉楸眼神一亮,扯姑娘的袖子,“琏瑚。”
      
      独苏被她的样子逗得要笑不笑,朝门外道:“替我谢谢你姑娘,我才用过,便不过去了。”
      
      空着肚子的玉楸嘤叹一声,晓得姑娘性子清冷,不爱凑这些热闹。待脚步声远了,小声道:“姑娘回绝得容易,都一个院子住着,为免落人话柄,咱们还怎么摆饭来吃?”
      
      “你不是嚷着减身子么,”独苏起身去书架寻一本古谱,抹身又坐了回去,“我也不大饿。”
      
      玉楸哭笑不得地想:对面的茶姑娘成日觉着自己丰润,一到饭点便吵着减身子,也没见少了饭量,我又见不着大公子,干我什么事了?
      
      这屋里省下一餐,何宓屋里却是气得吃不下饭。
      
      小亭好不容易等姑娘的脸色和缓了些,怯怯问:“姑娘,她没有证据,可到底在大公子跟前得脸,万一指名道姓地提上一嘴……”
      
      “你也说了没有证据。”何宓不喜小亭外厉内荏的德行,双眉横成一线,“她说公子就信吗?”
      
      她冰凉的手指困成一团,那般光霁的人物,就是下凡的仙女配他,都恐玷污,那丫头除了卖乖讨巧,凭什么本事得公子欢心?
      
      她空有五车之学,竟仅得见公子一面。九窍心思六合谋略,也要有余地才能施展……
      
      古来自赏之人,都不甘做那孤芳,性情中旦存傲之一字,一事不成,一念受挫,就难保不转傲为妒,生出种种妄念来。何宓心口疼得发颤,沉声道:“刚刚她说的话,你可都记下了?”
      
      小亭怔愣一下,旋即露出针刺般的笑意:“可不都记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愉快。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