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姬她撩完就怂

作者:晏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春静眠浅

      “大公子许姑娘——可以、直接、见他?”
      
      琏瑚候在外头的时候,眼见洛诵被罚了出去,忐忑地合计自己莫非要易主?待听罢吉祥说完大公子的处置,震惊得不知怎么将下巴收回去。
      
      她觉得要么是姑娘这名字自带福气,要么是大公子好性儿到难解的地步。
      
      上一回,姑娘不知怎么被十一公子撺掇,捧着茶盘上前殿,公子没怪罪,反给了她近身教茶的机会;这一次,价值连城的瓷器毁了,公子又没怪罪,反而给了姑娘通行无阻的特权。
      
      吉祥发觉胳膊上来回乱蹭的小手,拍了琏瑚一下:“做什么?”
      
      小妮子一本正经:“沾沾姑娘的福气。”
      
      吉祥把两臂都伸过去,肋下挠她的痒,心里却是不太踏实。
      
      不知穆良朝随口一句作不作数,虽不比天子无戏言,可堂堂侯爷说出的话,亦得一言九鼎吧……除此外,她心中还搁着另一件事:打碎瓷盏的人到底是谁?
      
      有小禾摔琴的前鉴,吉祥曾疑过琏瑚,随即觉得自己草木皆兵了,以琏瑚的老鼠胆,不可能打了东西还把戏做得这样真。再说,那连壶带盏碎得叫一个均匀,连壶把都未幸免,显不是一般落地的碎法。
      
      湘辰也不可能,且不说那日她歇在湘辰房里,小禾与琏瑚在下榻,都没出去过,单是孙祝贤这一件事,湘辰也不会平白损人不利己地招她。
      
      那是独苏,还是何宓?瑶华苑统共这么几个人,门户橱柜犯不着上锁,谁都可以出入她的房间。
      
      那位棋痴子整日闭户自弈,吉祥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何宓永远好来好往,却是万事心里有数,吉祥琢磨来琢磨去,一会儿觉得都像,一会儿又觉得都不是,蛛丝马迹随风灭,完全找不出头绪。
      
      若是知道消息是谁递给穆良朝的就好了,吉祥闷闷想。
      
      实则这消息,是先在府里丫环们之间传开的,瑶华苑离得偏,所以没听到风声。等话音传到萱宁堂,半个府邸都知道了,早不知始于何人。
      
      流言快于野草,又是“司茶姑娘使小性,故意错事引大公子注目”,又是“司茶恃宠生娇,学那撕帛作一笑的褒姒,砸了听响取乐的”,卫氏听着实不像话,才着人去知会穆澈。
      
      穆澈心里有个形影,看吉祥不曾和盘说出,似有自己的主意,由得袖手作壁上观。
      
      此事暂搁,却说吉祥实心,得了律令三天两头地往东厢跑,没有洛涌这尊冷门神,更可谓畅行无阻。
      
      穆澈不曾食言,皆由着她,捎带给她派个侍养庭前栀子的闲差。至于他每日或去书斋或出府,忙起来见面的时候也并不太多。
      
      左右主人不出口赶人,吉祥就赖在东厢,要么舀水伺弄花草,要么在屋里找一本穆澈随手放着的书,几许欢心地坐在那人常坐的天藤禅椅上,翻几页,眼睛朝山水幛上瞟几眼。
      
      她很想绕到屏风后头,看一看穆良朝的睡榻什么样子,欲谋良久,还是没敢。
      
      独自在穆澈房里的吉祥堪称乖巧,绝不乱行乱碰,惟有一双眼睛不老实地转,想把与他有关的一事一物都牢记在心。
      
      如此打发整个午后,也不会无聊。
      
      是以穆澈每每黄昏归来,过庭进门之前,总不由自主地猜想,屋里会不会有人等他。
      
      玲珑骰子分六面,这个答案却是一定,门扇推开,必有素衣净面的小姑娘蜷在下首单榻的一头,裙摆柔柔垂落,以臂当枕,安静睡着。
      
      牙牙学语的孩童稍长后,弄妆学眉骑竹衣彩,皆是自然天趣;老年迟步缓行,使登楼饮酒,问戏纺纱,不失老迈端庄。惟描说少年少女的风华,非章句可尽,只因他们无一时一刻不是鲜活美妙,譬如鲜衣少年打马春风溅起的落花,譬如娟巧少女静日小眠时,悠绵浅香的呼吸声。
      
      穆澈有时便静静看一会儿,听一会儿,等金乌沉潜,再作出刚进门的样子把人唤醒。
      
      有一回发觉窗子没关,吉祥就迷迷地在风口下睡着,柔软的长发如丝如缕地拂动。穆澈皱眉过去阖上窗子,头偏一分,将少女睡容收进眼底。
      
      长睫静舒,桃唇嫩弱,露在领口外的一截玉颈纤白如月……
      
      穆澈呼吸微沉,一声不响地伏下-身,以指背轻探吉祥额头。
      
      好像只为看她受了风寒没有,却迟迟不愿离了贴在皮肤的温度。
      
      “茱萸出芳树间,鲤鱼出洛水泉
      白盐出河东,美豉出鲁渊
      姜桂荼荈出巴蜀,椒橘木兰出高山……”
      
      是日穆澈闲暇,总算得浮生半日的相处。吉祥心中高兴,得公子许可后取了风炉茶釜,一面临窗煎茶,一面不由小声哼起茶歌,许是太高兴,后面的词顺风忘了。
      
      她的歌声不是梨园训练出来的莺鹂鸣啭,许多音甚至不在调韵,却是懒懒散散,自得其乐。
      
      穆澈叩节的手指随戛然而止的小曲一顿,“蓼苏出沟渠,精稗出谷田。”
      
      吉祥小童生一样点点头,细声唱出,倾耳听水声二沸,手下动作不慢,从炉中舀出一瓢水备用,接着以竹夹取茶末,顺沸水中心投下,旋腕轻轻搅动。
      
      从前坊中茶师教茶时,三令五申用心不可不专,这会儿吉祥无师自通了一心二用的本领,回头见云容笑切,也明媚一笑:“茶快好了。”
      
      日日混在这里,她总算长了出息,不至在穆澈面前动辄脸红。
      
      穆澈嗅着茶气,颇有兴趣问:“这茶真香,是碧……”
      
      在卓清侯说出仅知的两样茶名混淆视听前,吉祥迅速接口:“南中普茶。”
      
      穆澈“哦”一声。
      
      吉祥估计他也分不清楚,庭间飘来栀子香气,想起立夏将至,因问:“公子真没有法子赢过那个人吗?”
      
      她知道这话有些明知故问的笨,可每见穆澈闲适之态,分明是胜劵在握的样子。
      
      仿佛只要此人愿意,枯智亦出良谋,绝境也能逢生。
      
      穆澈闻言,目光勾留她的背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吉祥:哦,你偷看人家睡觉!
    穆澈好眉好眼好淡定:姑娘是在谁的屋子?
    吉祥:……你就认得碧罗春!
    穆澈:我不认得茶,但我认得你。
    吉祥——脸红——完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