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姬她撩完就怂

作者:晏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吴王射狙

      宋老爹战兢兢地引卓清侯过前楼,来到坊阁后一个独院。
      
      小院四方,为免混了茶气,目之所及无一棵花木。左右两口青石砌的宽井,两傍晾晒着一栏栏的新茶,满腔酸味让穆澈错觉身上已经发起痒来。
      
      他轻轻叹了一声,宋老爹就风声鹤唳地回头,回过头才窘迫地发现,不知该正眼看好,还是偷眼看好。
      
      从前亦有当涂贵人拜访坊主,却没这等尊贵显赫的,宋老爹现下回想腰牌上的字儿,瞳孔还疼得慌。他心道:怪不得连从来不怕得罪人、凡有客必不见的坊主也破了例。
      
      穆澈向宋老爹多瞧几眼,心里也在想:就是这老人家养出了那个时而精精灵灵,时而憨憨娇娇的丫头。
      
      两相对视,宋老爹受惊似的抽回视线,所幸已到门前,向井条嵌凌柳木门上叩了两叩,“坊主,客到了。”
      
      “请。”
      
      颜不疑年逾不惑,饮茶长寿的说法许是真的,使他细白的面容看上去顶多三十出头。发束道髻,用桃筠簪别着,身上一袭水田衣,僧不僧道不道俗不俗,不知是个什么路数,于玄门处侧立拱手道:“穆清侯,有礼。”
      
      穆澈略一点头,“颜坊主,欲访尊颜着实不易。”
      
      颜不疑笑了,“旁人说也罢了,清侯当着小人的面儿说这话,可是卖巧了。”
      
      一身书气的穆澈不似侯爷,反像个登门求访的读书人。再看颜不疑,表面端地恭敬,话却说得不甚客气。
      
      穆澈不以为忤:“冒昧前来,坊主莫怪。”
      
      “岂敢,清侯请坐。”
      
      此间屋子颇大,也颇干净,不是整洁的干净,是除了几件简单的原木室具外,根本没一丝人气。以至屋中的那张四角嵌银片绘漆台几,兀如这短短通报的时间里特意添上的。
      
      两人相对而坐,几上放着一把鉴光的乌泥小壶,倒出的却是白水,冒着氤氲热气。
      
      “知晓清侯不敏茶事。”颜不疑笑着将水杯推到穆澈面前,“请。”
      
      穆澈不动声色地望着对面之人。
      
      关于这位葭韵坊主的身份,洛诵多方打听,最终得到的却只有一条:不可测。
      
      按说能成为京中茶商龙头之一,且守着个不事权贵的脾气还能活到今天,其背影必然不凡。有背影,便有脉络可循,偏偏此人的背后如同一片墨海,一网撒下去,什么也捞不上来。
      
      好奇不止他一个,早有人猜测,倞亲王有一门表舅便是姓颜,此人莫非是倞王外戚?
      
      直至倞王府的账房瞧上葭韵坊一个茶女,三书六聘八抬大轿上门,却直接被颜不疑闭门回绝,这个猜想才不攻自破。
      
      连倞王府的面子都不给,事出后众人抱着看好戏的态度等后续。结果就是——没有结果,颜不疑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葭韵坊该开张还是迎八方来客,倞王府被甩了脸子,居然消消停停地一个追究都没有。
      
      有好事者打听那茶女后来如何,却是嫁与了那年的当科榜眼,还是颜不疑亲身操办。如此作派,摆明是让老牛想吃嫩草的色鬼账房妄动不得。
      
      颜不疑此人成谜,穆澈此来却非为解谜。他敛睫抿一口清水,笑温如古玉:“颜坊主消息灵通,此来请坊主帮忙,果是找对人了。”
      
      颜不疑看着这位清贵泫冶的年轻侯爷,眼中一抹不辨真假的惊讶:“日前听闻侯爷与大理寺宁大人定下了禅古斗茗,清侯贵足踏贱地,难道为了这件事?”
      
      “正是。”
      
      “小人身微言轻,不知何处能帮侯爷的忙?”
      
      穆澈不看他的假笑,水盏顿下,清断的两个字:“罢会。”
      
      茶坊主径自起身,一揖到地:“清侯明鉴,鹤心楼虽在小人名下,与会者皆乃权贵,小人可万万做不得这个主啊。”
      
      “坊主自谦了。”穆澈不紧不慢道:“阁下在洞庭、狮峰、攸乐、桃江有千亩茶园,临樊虞三州皆有茶庄,樾青茶庄近年更声名雀起,恐来日皇家贡茶都要落入颜老板囊中,如何说身微言轻?”
      
      “清侯的耳目……亦很灵通啊。”
      
      颜不疑被揭老底,面色变也不变:“诚然侯爷所言不虚,难道侯爷不知宁大人的母家——祁门云氏才是淮左茶会之主?宁老太宰一日在朝,这贡茶的肥差,如何落得到旁人身上?”
      
      他一言论及朝堂,穆澈眉心轻折,便听颜不疑话锋一转,偏神色不失恭敬:“难不成今日小人答应帮侯爷的忙,侯爷便能帮小人将这笔买卖说成?”
      
      穆澈算知道了,为何京中对颜不疑身份感兴趣的人一抓一大把——管中窥豹,以这样的狷狂能全须全尾活到今日,也可谓奇迹。
      
      他静静看着茶坊主:“我不是个生意人。”
      
      颜不疑再揖,愁容看着真心实意:“小人却只是个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啊,实在爱莫能助。”
      
      本本分分?若这样敢与权贵周旋的老狐狸都算本分生意人,那洛诵就是天下第一号平易近人的了。
      
      穆澈恍然怀疑,府里那自以为聪明的小丫头,就是跟着这个人学坏的。
      
      兔子学狐狸,心机没学着,短尾巴一动就破绽百出。
      
      此念生出,即使被兜转得烦,穆澈面上也和煦起来:“坊主方才有句话说错了。”
      
      颜不疑雷打不动,“敢请赐教。”
      
      “请坊主罢会,不是帮我的忙,是帮坊主自己。”
      
      穆澈食指在几上敲了两敲,见颜不疑骤然变幻的脸色,心情不错地把话说下去:“坊主心如明镜,我与宁悦玄斗茶,是必输无疑。我这个人虽然不算坏,但生起气来也难免迁怒。”
      
      言下之意,若要迁怒,这笔帐自然是算到捅了蒌子的吉祥身上,到时候,他只能把人请出府了。
      
      颜不疑也许不把吉祥一身荣辱放在眼里,只是如此一来,这些日子葭韵坊受到的荣慕,都会变成嘲辱,暗处不知有多少红眼的人等着这个机会,损益无关紧要,脸面却是大事。
      
      都是一点就透的人物,话不必说绝。
      
      颜不疑变色,脸上终于露出真实的神情,却又复杂得盖住了他真实的心思。
      
      直到一壶水冷,精明的茶坊主人长叹一声:“宁大人专断死案,磨嘴皮子说和肯定没用,侯爷难道想让我釜底抽薪,一把火烧了鹤心楼?”
      
      穆澈落指双敲:“坊主说笑了,鹤心楼乃百年古筑,就算坊主舍得,我也心疼。”
      
      顿一刹,他目中温光收敛:“坊主,必有其他高招。”
      
      颜不疑被噎得一口气上不来,办法是有,可那就不是损失一楼的事儿了,不但折银子,说不准还要折面子,他多年不与官面打交道,怕的就是这些啰乱。
      
      可若不应,眼下这尊佛……
      
      又是一阵沉默,颜不疑露出一个非笑非嘲的表情,“我早说过吉祥是个麻烦精,偏老宋当成宝,早知……就该卖了她。”
      
      穆澈眼含润光,薄笑微颔:“在此谢坊主玉成此事。”
      
      颜不疑望着眼前不露形色的人,突而笑了一声,不是苦笑,不是败阵的笑,只是笑一声。
      
      他想,那些说穆大公子清明磊落的传言都是屁话!人前嘴硬,背后怕输,又不好抵赖,便在无人处使这鬼域伎俩!穆家的后生啊……
      
      敲门声断了他的腹诽,宋老爹在外道:“坊主,穆小姐来访。”
      
      “穆小姐?”颜不疑一时回不过神,“哪个穆小姐?”
      
      穆澈从容喝完杯中最后一滴水,像领尽主人家的每一分好意,起身道:“替坊主约的人到了,便不叨扰。家姐的茶艺同我别分云壤,想必坊主不会失望。”
      
      颜不疑幽幽地看着穆澈走到门口,忽道:“往常听闻穆清侯恺悌种种,今日始知……”
      
      穆澈不指望他嘴里说出什么好话,也没听人挖苦的爱好,温然截口:“见笑。”
      
      “始知名不虚传。”颜不疑说完后半句,隐隐怀疑自己是老了。“禅古斗茗有个规矩,负战者须为胜者做一件事,侯爷是怕……牵扯上穆小姐?”
      
      穆澈搭在门上的手掌一缓,未曾回头:“阁下可听过吴王射狙的故事?”
      
      颜不疑眼风虚散了一霎,因着自己的倒霉名字,他听这个故事不是一次两次了,大笑道:“烂熟于心。不过,小人非是那只傻猴子,既没什么傲气,也不怎么聪明,只是一个本本分分的生意人罢了。”
      
      穆澈隐笑而出,他迫不及待想去看一看,洛诵是否已变成天下第一号平易近人了。
      
      穆大小姐偿愿与颜坊主请教茶艺不提,只说穆澈回到侯府,走到二门外,心头忽然掠过一抹渥丹似的身影。
      
      去了这半日,小丫头不至一直在那儿等他吧?
      
      一步迟疑而入,院中无人,惟有芳木疏疏,慵怡承沐着春光。
      
      穆澈好笑自己没由来的念头,进了屋子,当眼瞧见小几上搁着一盘茶点。
      
      那上头的月饼还是他早上咬的一块,缺了一个口,正像个咧嘴的顽童。
      
      怔疏刹那,穆澈真正笑起来。
      
      没他的允许,也敢随意出入他的房间,她是真不知规矩为何物,还是仗着自己比旁人多几个胆子?
      
      净了手,穆澈拿起半块月饼慢慢吃下。
      
      手艺却是不错,沙馅掺些玫瑰桔丝的清香,胜在客不犯主,甜而不腻,含在嘴里松松软软的,就像……
      
      “公子。”门外突然传来洛诵的声音。
      
      “进来。”穆澈取帕子拭手,“怎么了?”
      
      “公子出府不久,杜公子差小梁来送话……”片刻功夫,洛诵的脸色已不对了,“宫里刚传出消息,茗会之事……传到了圣上跟前,圣上大有兴致,特命陶公公是日亲至鹤心楼督战。”
      
      穆澈停住手边动作,抬头看向洛诵。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夸夸我澈,人不狠话不多,就是让人干没辙。
    结果皇帝陛下您……咳、真是搅得一手好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