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姬她撩完就怂

作者:晏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昼梦巫山

      所谓生成盏,是一门在茶汤上注水运勺,利用汤纹水脉幻化出鱼虫花草、山水禽兽等物象的技艺,又谓“茶百戏”,非绝顶茶匠不能掌悟。
      
      整个四艺塾中,亦只穆大小姐一人通晓此道。
      
      卫氏也来了兴味,命人将圈椅搬得近些。青冉便道:“既如此,便以五瓯为限,茶面幻化景致佳者为胜,优劣但凭我断,二位姑娘可有疑义?”
      
      吉祥细柔的眉尾生动一翘,巧笑道:“子佩姐姐好比攻擂,我为守方,为公平起见,我便点四瓯吧,到时胜负无怨。”
      
      “我需你让我?”秦子佩眼色不屑,“说五瓯便五瓯,我说要胜你,便光明正大胜你,说到做到。”话间,已利落摆好茶布长匙。
      
      吉祥耸耸肩,不与她争驰。青冉坐于梨树之下,取玉笛试一二音。
      
      便在晴日薰风,雕阑花栊中,一脉笛声悠扬而起。
      
      二女几乎同时动作,左腕提壶注水,右手以长匙搅动茶汤,疾于转针绣花,轻于落笔成字。一时间笛声,水声,瓷声浑成一片,黄莺的脆啼都被落花掩住,任是何等妙手,也只好取这一幅现成的《仲春行茶图》。
      
      青冉一心二用,吹着笛子,眼不离双案茶瓯中的景象。
      
      只见秦子佩全副身心凝在目下指端,不敢一丝分心;吉祥看着却是玩闹作派,转茶没有半点章法,点过四盏,到底不在第五瓯下心思,从高处猛急地注一缕水流,便满意地撂下了。
      
      笛曲停,茶戏成。
      
      青冉起身,落在裙上的几片杏花飘然拂下,她似对吉祥一丝无奈地摇摇头,请示卫氏:“夫人以为如何?”
      
      卫氏看得赏目舒心,对胜负不以为意,“说了由你评判,你且评来。”
      
      青冉微一欠身:“一三盏子佩姑娘略胜一筹,二四盏当是吉祥姑娘更有新意,至于第五盏——”
      
      她瞧向那眼神灵动、笑时浅涡浮现的小姑娘,忍不住又摇头:“既然吉祥姑娘放弃,胜者为子佩姑娘。”
      
      “这位姐姐。”吉祥突然开口。
      
      青冉以为她不服,目光不瞬道:“茶戏审美不一,此场先言以我为凭,不必说了。”
      
      “不是的。”吉祥一点也不着急,软声道:“大夫人,还没结束呢。”
      
      话间只见吉祥面前四只茶盏,汤面上的纹影渐次断绝,原来的山川花石,竟幻凝出四个字来。
      
      秦子佩看见这一幕,捂着嘴几乎叫出,眼中雾气一寸寸凝重。
      
      连卫氏也扶着椅背站起来,奇道:“这是……”
      
      青冉惊得眉心出汗,依次吟出盏中字句:“花药分列、林竹翳如、清琴横床、浊酒半壶——你居然会‘水丹青’!”
      
      生成盏里水丹青,后者连笔出字的功夫,可比单单幻出图景难上几倍,怪不得她只用四瓯……
      
      青冉想到这儿,却见吉祥拿起茶匙,在第五盏缘脆声一击,那盏茶汤中央突起漩涡,一片茶叶从盏底飘浮上来,恰如清波上荡漾的一叶绿舟。
      
      原来之前急注水流,是为了将空气包住的茶叶压在碗底,受到震动后便会漩然升起。这种技艺漫说眼观,便是耳闻也不曾,卫氏再有气也笑了,指着吉祥:“你哟!”
      
      吉祥见大夫人笑了,心头一块大石落下,卖乖地吐吐舌。
      
      秦子佩面色如土,喃喃道:“坊主连水丹青都教给你了,他……果然更看重你一些。”
      
      吉祥敛下眼皮没有说话。至此她们之间,已无话好说。
      
      秦子佩吸了下鼻子,向卫氏道:“小女愿赌服输,是我技不如人。”
      
      卫氏神色淡淡:“罢了,去账房领一封银子,算是表演的酬劳。”
      
      秦子佩苦苦一笑,“小女唐突登门,多有叨扰大夫人,蒙上不罪,岂敢领赐。”
      
      卫氏微微点头,这孩子到底还有些骨气,没露出丧家之犬的败相。
      
      吉祥盯着秦子佩黯然的背影,也想:她到底还有自己的骄傲,不算丢了葭韵坊的脸。
      
      “原来姑娘是颜坊主的高徒,怪不得能够雅比夺魁。”青冉眼中多了些亲切之意。
      
      吉祥忙回神道:“不过学些皮毛,不致折损坊主脸面罢了。”
      
      青冉道:“颜先生是茗战高手,我家小姐常说想去请教呢,只一直无缘得见。”
      
      “坊主俗务多,时久不在家,一年到头我也见不上几次面的。他日若见,必转达穆小姐美意。”说着,吉祥觑向大夫人。
      
      卫氏对她可谓又气又爱,原本没想拿她怎么样,但总要问清楚家世原籍这些事,现下被哄得高兴,也懒得再问,佯怒道:“再出什么乱子,我定不饶你!”
      
      吉祥忙不迭应了,知晓大夫人惦念女儿,必与青冉有话,乖觉告退。
      
      方经历一场比斗,她尚有些心神不焉,迈出院子时,不防与两个颀俊的男子迎面遇见。
      
      玉面相逢,吉祥心跳落了一拍。
      
      樱草色倩影擦肩的刹那,穆澈眉心轻动,驻足回头,若有所思望着渐远的人影。
      
      身旁的穆庭准问:“良兄,怎么了?”
      
      穆澈也不知怎么的,“眼熟。”
      
      “这不是你家的茶姑娘嘛。”穆庭准何止眼熟,他对这姑娘印象深刻,一眼便认了出来,想想觉得不对劲,奇道:“你没见过她?”
      
      穆澈摇头不语,眉间锁出一片缄默的风情。
      
      这就怪了,良兄从来过目不忘,就是见到一只蝴蝶,都能记清翅膀上的花纹,这一个大活人……
      
      穆庭准回想那水灵灵的小姑娘,再看看身边这位龙凤姿容的人物,嘿嘿凑近,没大没小地逗趣:“莫不是昼梦巫山……”
      
      穆澈推开头顶欠包的脑袋瓜,两人进屋见到卫氏,听说刚刚一场精彩绝伦的茗战,始知发生了什么。
      
      穆庭准跌手大呼:“这种趣事我怎的总赶不上趟!”
      
      卫氏对东俊府小公子打心眼儿里的疼,笑着摩挲他脖颈:“今日阿温不在家,便想起来看看我这老婆子了?晌午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备着。”
      
      “婶婶才不老,我看比琼瑰姐姐还年轻些!”穆庭准一通胡说:“今天嘛,我是想婶婶了,特意来看您的。”
      
      二人说话时,穆澈一直恍着神,卫氏少见侄儿出神,稀奇地打量:“阿澈,想什么呢?”
      
      穆澈目光回复清明,笑了一笑。惟恐天下不乱的小爷抢话:“他呀,他是在想——”
      
      穆澈嘴角温扬:“我是在想,每到大哥哥休沐,允臣便想念起伯母,特别准时。”
      
      卫氏掩帕而笑,穆庭准斜扬的眉锋一片委屈:“良兄也欺负人了,婶婶您不能不管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确认过眼神,你是眼熟的人。
    已经擦肩了,离在一起还会远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