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每晚都穿越

作者:月寂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砸碎

      第二日一早,不必人叫,樘华便起来了。
      他快速穿好衣裳,出来打水草草洗漱好,带着一身清寒水汽跑去厢房敲江平原的房门,“平原!”
      他声音那股劲儿比早晨树上的鸟还活泼些。
      江平原开门出来,忍不住带了笑意,“公子今日这样早?”
      “早些起来去看我们瓷器烧得如何了!”樘华推着他的肩,“快快快!你先洗漱,我们一道瞧瞧去!”
      “公子莫急。”江平原回头看他,嘴角带着丝无奈的笑意,“瓷器不长腿,再怎么着急也不必急在这一时。”
      樘华脆声接话,“我好奇着呢。”
      
      宁维余义在听到动静,忙进来伺候,江平原让他们去厨房端早餐来。
      樘华耐着性子匆匆用了些早点,催促着江平原与他一起赶到蛋窑那头去。
      
      他们还未走近,老远便看到那头十分热闹。
      袁劲正带着一帮学徒守在旁边,嘴里吆喝着让学徒去探探窑口还热不热。
      窑里炭火昨晚便灭了,现在走过去时,仍能感到窑壁有些烫手,在这初秋早上,分外温暖。
      等樘华走到近前,袁劲忙行了一礼,“公子。要现下开窑么?”
      樘华站在一旁看着他们,面色沉静:“开罢。”
      
      袁劲点头,带着学徒细致将窑口的砖卸下来。
      樘华先前特让江平原给他们每人做了两双粗麻手袜,样式仿劳保手袜。
      砖卸下后,其中一个小学徒用戴着手袜的手小心探进窑内试试,而后回禀:“公子,不算烫,可将匣子搬出来了。”
      袁劲等人看向樘华,樘华点头。
      学徒们忙一拥而上,进去搬出一匣匣瓷器来。
      袁劲在旁边吆喝,“都放平些,莫将里头的瓷器砸了!”
      学徒来来往往间动作越发小心,抱着匣子穿梭于湖岸。
      一百来件瓷器,分了七十来个箱子,都堆在湖边的空地上,看起来煞为壮观。
      
      匣子并不封口,樘华一个个看过去。
      第一次烧瓷,瓷器并无他想象中的那样完美。
      许多瓷器带着裂纹,还有许多有缺口,更甚者直接在匣体里被烧了个四分五裂。
      许多瓷器颜色也不对,褐色、绿色、灰色……斑斑驳驳,并不均匀。
      樘华瞥了一眼,目光投向其中一个匣子。
      
      这个匣子装的乃是一套碟子,碟边露出米色瓷胎,其余地方则是温润的血红色。
      樘华蹲下去,江平原忙上前一步,阻止他道:“公子,我来罢,小心烫。”
      江平原将手中那碟子拿起来,触手温热,并不算滚烫,这才小心翼翼递给樘华。
      樘华接过,这瓷碟极薄,略比他手掌大,触手温润,拿在手里当真薄如纸、明如镜、润如玉、色如血。
      樘华第一次摸着这个颜色的瓷器,一时眼里露出惊艳之色。
      
      江平原另捧出个碟子,轻轻摸了摸,忍不住赞道:“我们这瓷烧得真不错。”
      “是不错。”樘华心情极好,笑了笑,“这瓷足够资格上贡。”
      两人小心将瓷器放回去,接着看其他的瓷。
      
      这回真正烧成功的瓷器并不多,有七成残损,剩下两成半成色也不好。
      真正称得上郎窑红的瓷器也就十一件,四个碟子,三个插瓶,一个砚台,一个茶壶,一个小碗以及一个杯子。
      碗与杯子乃孤件,卖不上价钱,茶壶无杯来配,想要高价也悬,真正值钱的也就那四碟三瓶以及一砚台。 
      樘华自小长在顾王府,看惯了好东西,一眼便看出了个大概。
      
      袁劲笑呵呵过来,“公子。”
      樘华见他过来邀功,颔首道:“干得不错,此次记你一功,月末领赏罢。”
      袁劲忙道:“多亏公子送来的釉彩,小人不敢居功。”
      樘华不再开口,袁劲见他无意多说,不敢多言。
      
      樘华对江平原说道:“这十一件瓷器捡出来小心收好,剩下的全砸了罢。”
      “啊?”袁劲失声道:“全砸了?”
      江平原看他一眼,袁劲讪笑,“我看这些瓷器还好,那几个绿色、褐色不挺好看么?怎么就,就砸了呢?”
      江平原:“公子吩咐,砸了便砸了罢。”
      说着江平原示意学徒,“将其余瓷器全搬来,砸碎于此。”
      
      六个学徒二话不说,立即去搬动他们忙了三月有余的瓷器,咣当咣当便在湖边砸碎。
      樘华在一旁静静看着。
      谁也不敢偷懒,上百件瓷器就这般砸碎还不算,江平原道:“去拿几把锄头过来。”
      他们在此制瓷,屋里常备和泥的锄头,听见吩咐,两个机灵些的学徒转身而去,扛着锄头飞奔而来。
      不到半个时辰,尚带余温的残次品便被砸了个粉碎,连先前的颜色都看不大出来。
      
      樘华见瓷器已出窑,便回去温书了,一同带回去的还有那方郎红砚台
      郎红砚温润可喜,他找了个锦盒出来,将砚台小心放入锦盒内,打算晚上给阮时解带去。
      
      中午江平原带着人捧着剩余十件郎红瓷回来。
      “公子,这十件郎红瓷,是我等送入皇都还是等游公子过来取?”
      樘华毫不犹豫:“你明日走一趟,正好打探打探市场行情。那方郎红砚不必理,我另有用处。”  
      “是。”江平原应下,“下午我去瞧瞧有无商队,跟着一道上皇都?”
      
      樘华想了想,道:“别院中只一匹拉车驽马,我与何锐说一声,你驾马车去罢。”
      江平原点头,“正好马车稳当些。”
      “瓷器易碎,你上皇都之时小心些。”樘华沉吟,“你先用纸张将瓷器层层包起来,再用稻草裹几层,而后放入装满谷糠的匣子里,应当便差不多了。”
      “公子这法子好。”
      樘华笑了笑,“你为人聪颖细心,不必我说你也想得出来。你到皇都先找千曲,再定些好看的匣子,里头摆上绸缎,将我们的瓷器小心置于其中,这样瞧着应当就够高档了。”
      
      瓷器左右已烧出来,或早或晚都能换成大笔银钱,樘华并不着急,嘱咐江平原也不必着急。
      
      晚上,樘华抱着个锦盒,兴冲冲推开门找阮时解,“先生,我来啦!”
      阮时解抬头看他,问:“怎么还抱个锦盒过来,你们郎窑红烧出来了?”
      “烧出来了。”樘华弯腰将锦盒放在桌上,小心翼翼打开,再抬头时眼睛灿若星辰,“此乃我们烧出来的砚台,仅此一件,送与先生!”
      阮时解看那方砚台,砚台胎薄色亮,器型古朴大方,在灯光反射下宝光流转,分外夺目。
      阮时解将砚台收起来,“非常漂亮,谢谢。”
      樘华原以为先生不愿收,听他这样说后松口气,笑道:“您喜欢就好。”
      阮时解勾唇,“我很喜欢。”
      
      送完砚台,樘华主动道:“先生,今日是否要测试?”
      “嗯,语文、数学加理综,都是简易试卷,每科四十分钟,你抓紧时间。等会时间还有剩,我们就先试试明天去参加晚宴的礼服。”
      樘华一听,不敢耽搁,忙请阮时解将试卷拿出来。
      
      阮时解将早已准备好的试卷放在桌上,又拿了支笔出来,往旁边挪挪,让樘华在书桌前坐着专心写试卷。
      试卷简化过,语文三篇阅读只剩一篇,作文更是不必写。
      数学少了几个选择填空,概率等比较简单的题也去掉了,理综更是来了个大改造,压根不用市面的试卷,阮时解专门在外面请了老师出题,注重实际运用,模糊生理化界线。
      
      樘华学习素来努力,这些题对他而言并不算难,他全神贯注,书房很快便剩下两人的呼吸声与落笔的沙沙声。
      阮时解偶尔看向旁边,樘华的正确率颇为可观,一眼望过去,难找着一星半点错处来。
      樘华的功课乃阮时解一手教出来,他什么水平阮时解心中有数,考察只考他实际运用能力。
      见樘华能融会贯通,实际运用,阮时解收回目光,看自己书去了。
      
      十点半,樘华将所有试卷做完,推给阮时解,“先生,我做完了。”
      “不错,时间有剩,我们先去试衣服。”
      樘华十分高兴,并肩往阮时解衣帽间走时忍不住睁着一双发亮的眼眸凑到他跟前问:“先生,试卷我都做对了么?”
      “十有八|九。”阮时解点头,“要是等会改出来,你平均分不达标,我去看看哪里能给你找点分出来。”
      “友情分?”
      “师生情。”
      
      这回阮时解给樘华准备了套黑色礼服,里面白色衬衫。
      样式看起来中规中矩,剪裁却十分出色,将樘华的细腰长腿全衬托出来了,压下几分稚气,让他看着多几分成熟。
      樘华眨着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再看看手上戴的那块腕表,觉得镜中形象十分陌生。
      阮时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会束发么?”
      樘华点头,这些日子他都自己束发。
      
      阮时解给他一条坠了金珠与红宝石的黑色绸带,“先用发圈将头发束起来,再绑上发带我看看。”
      樘华手忙脚乱梳顺了头发,又绑上发带,回头看阮时解,“先生,好了么?”
      阮时解端详他,从他略带新奇的脸到刚扣上的黑曜石袖扣,相比起他的容颜,这身装束还是朴素了些。
      阮时解从抽屉里拿出枚缀满宝石与钻石的双羽毛形胸针,帮他扣上。
      樘华抬眼。
      阮时解与他对视,眼里带着笑意,低声道:“好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梅川凶照 10瓶;崔小妖 8瓶;panda胖哒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