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每晚都穿越

作者:月寂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爬墙

      挂上电话,寇生微叫住同科室的住院医,将手下病人快速交接给对方暂理,开车匆匆往阮时解家赶。
      他工作的医院也在郊区,离阮时解家并不远,尤其晚上路况良好,阮时解一早交代保安给他放行,他只用了五分钟就带着药箱赶到了阮时解家。
      
      “情况怎么样?”寇生微提着医疗箱一边跟着阮时解上楼一边问。
      阮时解言简意赅,“情况没恶化,人也没醒。”
      寇生微有些不解,跟着他进去,问:“怎么不打急救?”
      阮时解脸上表情微妙变了一下,摆摆手,没有回答。
      两人匆匆到达书房,寇生微看着沙发上的少年,忙在他旁边蹲下来,伸手探他额头,查看他瞳孔,又去听他心跳。
      樘华人事不知,脸颊上透着一些冰白,静静躺在沙发上让他们折腾。
      
      几分钟后,寇生微松了口气,“初步排查重病,最有可能是低血糖,我没带葡萄糖,你先给他灌杯糖水。”
      阮时解点头,下楼去厨房,拉开洗碗机取出干净的杯子,从冰箱里拿出蜂蜜来,给樘华调了杯温蜂蜜水。
      两人齐心协力,很快将蜂蜜水给樘华灌进去。
      寇生微跟阮时解一起守着,几分钟后,樘华的情况肉眼可见地好起来。他小脸总算有了些血色,唇色也不那么苍白,形状较好的眼睫划出两道长长的弧线,面色恬静,看着随时会醒来。
      
      寇生微瞅樘华一眼,叹口气, “你说这些小年轻怎么想的啊,减肥把自己减成这模样。”
      他再看一眼沙发上躺着的细胳膊细腿的樘华,又看着他那身交领衣服,忍不住啧一声,“这小孩挺好看的,你从哪拐的?我可跟你说,跟未成年人发生关系有违道德啊,要是没满十四,还得进局子。”
      “想哪去了?”阮时解微皱起眉,“他这种情况除了喂蜂蜜水还要做什么么?”
      
      寇生微以为樘华减肥,阮时解却知道,这小孩多半是被关着的时候没人送饭,硬生生饿成这模样。
      “暂时不用,注意观察,等他醒了让他喝点粥。”寇生微站起来后,又说道:“他这种情况,最好让他来医院做个详细检查。”
      “行,谢了。”
      寇生微打了个哈欠,“客气什么?”
      
      寇生微忙了一天累得不成,见他这边没什么事,就收拾医疗箱回去了。
      阮时解送他到门口,等他的车缓缓开出去后才回书房,没想到他一进书房,就发现书房里空荡荡的,原本躺在沙发上的那少年已经不见踪影,要不是沙发上还有印子,好友也来过一趟,阮时解说不得得疑心自己做了个不靠谱的梦。
      他坐在沙发上,摸了摸那印子,上面还残留着些许人的体温,看来那少年刚走不久,就是不知道他主动离开,还是被迫消失不见。
      阮时解在沙发上坐了一会,眸中神色变来变去,他站起来,重新走到书桌后坐下,看起文件来。
      
      樘华这一次连昏带睡,第二日一早才倒在墙边醒来,就在那道门开口处。
      地上冷硬,樘华浑身发疼,他怔怔爬起来,摸摸墙上那道门开口处,那里平整一片,还是那堵厚厚的墙,丝毫看不出异样,他不由带着种大梦未醒的恍惚。
      院子里便有口井,樘华摸摸肚腹,感觉并不太饿,只是手脚还有些绵软,他强撑着打算洗漱完,望着高墙蓝天,又怔了会,走过去敲了敲紧闭的院门。
      “笃笃笃”扣门的闷响传出去,外头并无人应答,樘华猜测外头根本无人看守。
      
      他犹豫半晌,去里屋搬了张凳子过来,放到墙角下。
      回头打量了下,这椅子不够高,樘华于是又吭哧吭哧地去搬了张桌子过来,椅子放在桌子上,瞧着离墙顶一下近了。
      这院墙不算高,大抵便是他两个那样高,樘华有些满意地点点头,应当能爬出去。
      他未爬过院墙,树却没少爬,爬起来不在话下。
      
      樘华撸起袖子,笨手笨脚爬上桌子,再爬上椅子,深吸一口气,用力一跳,手攀住高高的院墙,两条长腿在院墙上拼命蹬啊蹬,白皙小脸憋得通红。
      好不容易,他终于蠕动着爬上了院墙,两条腿骑在院墙上,用力喘着气。
      樘华居高临下,院墙外果然没人,他松了口气,正当他瞄准旁边的大树,犹豫着想攀着树下去之时,游廊那头忽然远远走来一行人。
      人由远及近,脸上表情都渐渐看得清了,那为首的不是他长兄又是谁?!
      樘华骑在墙上,对上嫡兄冷冷一双眼睛,不由打个寒噤。
      樘华竟是被逮了个正着!
      
      樘华心里哀嚎,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四下瞥着,恨不能立时消失不见。
      顾樘昱亦老远便瞧见了他,俊脸黑得锅底似的,抬腿走过来,问:“你在上面做甚?”
      樘华战战兢兢,“我,我并非要逃,我就是太饿,出来吃,吃,吃些东西,待会就回去了。”
      
      墙高人瘦,一众侍卫看他在上头颤巍巍坐着,都暗暗心惊。
      顾樘昱眼睛瞥向旁边侍卫,“去找梯子来。”
      “是!”侍卫长一使眼色,旁边跟着几人立即倒退几步,小步跑着去找梯子。
      樘华本就怕他嫡兄,现下又饿又累,骑在高墙上欲哭无泪,猫叫一样小声喊了句,“大兄。”
      
      顾樘昱毫不客气,伸手一指他,“待着别动,若不慎摔下来摔断了腿,再关你一年。”
      “……是。”樘华骑在墙上抬头望天,越发觉得这时间难熬。
      侍卫回来得很快,小跑着背着梯子过来架在墙上,樘华扶着梯子慢慢挪下来,挪到他黑脸的长兄面前,小声开口,“大兄。”
      
      顾樘昱深深看他一眼,并未再骂他,反而示意侍卫开院门。
      一行人鱼贯而入,将小偏院填了个满满当当。
      樘华看见墙根那张还带着他脚印的桌子,羞愧得只想以袖掩面。
      
      顾樘昱转身朝侍卫吩咐,“摆饭。”
      侍卫长应声,不一会儿,新的桌子被搬进来,各类小食流水一样送进来。几个着桃红衣裳的侍女抱衣物的抱衣物,提书箱的提书箱,甚至还有个小丫鬟抱着一只梅枝瓶,里面插着一枝色彩浓丽的贴梗海棠。
      樘华被长兄陪着食不知味地用了顿早点,耳边听着玩忽职守的仆从被打板子的沉闷声响,整个人越发惊得跟只小兔子一般。
      
      顾樘昱不喜多言,离开前淡淡开口,“谨言慎行,可清楚了?”
      “想清楚了。”樘华小声应下。
      “好好反省罢。”
      樘华目送长兄带着侍卫出去,院门吱呀一声又被关上了,这次关门前,樘华见着了院门口躬身站着的下仆。
      
      发了一日呆,好不容易熬到太阳下山,仆从来送过晚饭又收走了篮子,樘华迫不及待地闩好门,去找墙上那扇凭空出现的门。
      不一会,便瞧见了那道熟悉的光影,他哒哒穿着木屐,推开那扇门。
      听见熟悉的响动,阮时解在宽大书桌后抬头看向他那边,“来了?”
      “嗯!”樘华用力点头,心下一松,露出个乖巧的笑容,“先生。”
      
      阮时解见他眉目飞扬,也不由跟着露出点笑意,“坐。”
      樘华乖巧在那边沙发坐下,有昨日的教训,他动作放得十分轻缓,一分分使力,直至屁股彻底坐在椅子上,才小心地松了口气。
      阮时解见他这模样,禁不住又笑,他走过来,抬手给樘华倒杯茶,又从隔壁的小冰箱里拿出一块蛋糕,“今天还饿么?”
      樘华羞赧地摇摇头,经过前两日教训,今日他非但不饿,还吃撑了。
      
      “昨晚你怎么忽然回去了?”阮时解问,“我上来没见着你人。”
      樘华脸上又现出茫然的表情,“我亦不知,我清晨醒来人就在我房中了。”
      阮时解若有所思,“估计你在这边待的时间有限制。”
      樘华点点头,干净清澈的眸子还是一片不解。
      
      阮时解嘴角又露出些笑纹,抬手指面前骨瓷碟子装着的蛋糕,“尝尝。”
      樘华不知道要怎么吃,便抬手端起蛋糕,用小勺子慢慢舀着尝了起来,尽管他十分小心,微厚的花瓣唇上还是沾了奶油,再配上他瞪圆了眼睛的惊奇表情,阮时解想给他拍一张。
      等樘华吃完,阮时解道:“要看书么?”
      樘华小小地点头,然而等他拿到书,看见书上的尽是缺胳膊断腿的别字,他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
      
      阮时解一直在观察他的表情,见他这样,问:“不习惯?”
      樘华小小声,“怎么别字这样多呐?”
      阮时解:“我们这里的字就是这模样,你要是看不惯,我明天给你准备些别的书。”
      樘华一听他这样说,深恐给他带来了麻烦,忙摆摆手道:“不必不必,这样亦能看得明白,多谢先生。”
      阮时解点头,示意他接着看书。
      
      阮时解一直盯着时间,他与樘华共处一室,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樘华身上忽然荡漾出水波一样的波纹,他自己也感觉到了,脸上现出愕然的神情,接着他如一个幻影般,很快就消失不见。
      阮时解抬头去看时间,果然一秒不差,就是半小时。
      
      樘华回到墙角边,手里空空,原本拿着的书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他有些愧疚,不知道是否把先生的书弄丢了。
      他在墙边呆呆站了好一会,睡意涌上来,他干脆不想了,想也想不明白。
      躺倒在床上时,他脑海中又浮现阮时解的面容,他今日还是忘了问先生姓名,不怪他不记事,实在先生太严肃,身上那威仪与他嫡兄也不差多少,他一见到心里总有些发怯,自然不敢问东问西。
      
      接下来几日,两人如常相处,樘华每日都会去阮时解那里待上半小时,阮时解用书本与糕点招待他,书本换成繁体竖版,标点虽还有,却不影响樘华阅读了。
      阮时解准备的书籍大多是散文、奇闻轶事加诸少量话本,樘华从小到大从未接触过这些,一时入了迷,每日心里期盼着能赶紧到先生那儿去,尤其里头一叫武侠小说的东西,只把樘华勾得心荡。
      
      这日,樘华如往常一样来到阮时解这边,抓起小说要看。
      他手中的武侠小说一共上中下三本,密密麻麻的字,樘华坐着坐着,穿着鸦头袜的脚丫子不知不觉抬上了沙发,整个人陷在沙发里又笑又皱眉,背弓着,纤长雪白的手还时不时从桌子上的果盘里摸出一颗两颗樱桃来吃。
      阮时解正处理文件,偶尔视线扫过他这边,便见他雪白的侧脸,纤长浓密的眼睫低垂,清晰的骨骼线条十分美好,尤其嘴唇边的笑涡,显得十分可爱,阮时解看着看着,心中一片柔软,感觉跟养了只猫差不多。
      
      半个小时眼见便要一晃而过,阮时解站起来,轻轻敲了敲他弓着的脊背,“坐直,眼莫要凑那么近。”
      樘华不好意思地抿嘴笑了笑,坐直了身子,一看阮时解特地为他挂上的时钟,忙道:“先生,我先回去了,明日再来。”
      “去吧,晚安。”
      樘华眉眼弯弯,“先生晚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扫地僧和朝大大的屁屁挥皮鞭催更的地雷【orz,这名字真让人压力山大】
    谢谢大家的收藏留言,比心心!
    话说,“在路上”小可爱的评论呢?那么长一条,抽没了么?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